95中文网

90:当9官有肉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90:当官有肉吃

    90:当官有肉吃

    “你也对梅若琳有兴趣?”苏林仰着眉头问道。

    “谈不上什么兴趣吧,也就听你这么一说,觉得很好奇罢了。”方少阳推脱道。

    “呵呵,你现在说没兴趣,等你见了她之后,你就不会这么说了。”苏林顿了顿接着说道:“你知道安雅熙吧?”

    “知道啊,上次不是来了咱们新门诊室的嘛。”方少阳还知道这骚骚诱人的**少妇是陈子安的老婆呢。

    “知道就好,安雅熙漂亮吧?够诱人吧?你们男人见了都想凑上去咬上一口吧?”苏林问道。

    “呃…”方少阳听着这话就郁闷了,什么叫你们男人,你苏林下面还不是带把的嘛。

    苏林拍了拍方少阳:“别不好意思了,这有什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何况这安雅熙还是难得一见的**女人,加上一向**不羁的生活态度,可以说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谁都想一试美人的滋味。”

    “为什么会这样呢?”方少阳问。

    “女人漂亮的不少,可很容易能上床的不多,所以当你认识一个既漂亮,又很开放的美女的时候,你能不想尝尝她的味道?”

    苏林自顾自的喝了口水,接着说道:“而梅若琳就不一样了,她是美到极致,然而浑身却又带着一种让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独特气质,不仅医术高明,而且精通七国语言,天文地理无一不晓,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简直就是博学多才的大才女,哪怕地位再高的男人,在看到她的时候,都难免会升起一种自卑的心理。”

    “不会吧…”方少阳暗叹,师娘竟然这么厉害?

    “梅若琳那么漂亮,难道别人就没想着那些龌蹉心思?”

    苏林笑了笑说道:“这个你就不懂了,人都有一正一反两面,当看到安雅熙的时候呢,所有来自性的欲望都会被勾 引出来,而看到梅若琳的时候,就会带着一种欣赏的态度,这…算是个人魅力吧,让无数男人折服。曾经就有个富少,想要追求梅若琳,几次碰壁之后,竟然使用极端手段,结果还没成事,就被好几路人给摆平在半路上了。”

    “也许闲庭漫步静观云卷云舒,说的就是梅若琳院长这种女人吧…”苏林不由叹道。

    “那梅若琳院长为什么会凌驾于安雅熙和欧阳灵之上呢?后两者可一个是大富婆,一个是政界要员啊。”方少阳不解的问道。

    苏林微微一笑:“嘿嘿,这还不简单,梅若琳院长关系网之大,绝非你能想象的,不瞒你说,连省委书记都时常专门来中海市邀约梅若琳院长下棋呢。而说到商界,那就跟不用提了,好几个世界五百强老总,想请梅若琳院长去当副总呢!这些都不是欧阳灵和安雅熙能比得上的。”

    方少阳这下子沉默了,听苏林这么一讲,他心里也隐隐升起了一丝不愉快,自己这个师娘实在太厉害了,原本还想着从老家来就投靠师娘呢。

    但照这么样看来,自己若是不做点成绩出来,也太没面子了吧。

    其实说起师娘的事,方少阳也没见过梅若琳,只是老道士尝尝捧着画像睹物思人,说什么师娘美若天仙,和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惜十八岁的时候,师娘梅若琳就下山了。

    两人一别就是十几年光阴,方少阳对师娘的认知,也仅仅是来自于老道士的讲述罢了。

    可事到如今,方少阳就算再笨也基本可以猜到一点了,那就是老道士是在骗人,以老道士那鬼摸鬼样,怎么可能娶到梅若琳那种女人呢?

    而且根据苏林的讲述,梅若琳也就三十岁光景,跟老道士一比,相差二十来岁,所以两人之间更不可能有什么关系在里头了。

    “嘻嘻,老道士玩单相思啊。”

    “但不管怎么说,我是代表老道士来找梅若琳的,再怎么也不能丢了面子呀!说到底老道士也养了我十几年,教会了我那么多东西!对,绝对不能丢面!”

    方少阳心里暗想道。

    苏林不知道方少阳沉思什么,顿了顿问道:“现在事情已经基本跟你讲清楚了,你也应该知道其中的利弊,想要彻底把陈家父子搞得家破人亡是不可能的,欧阳灵第一个就会保陈帅相安无事,而陈广德毕竟是欧阳灵的结发夫妻,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陈广德真正沦落到多惨的地步,所以你权衡一下吧。”

    “这个…”方少阳估摸着,之前苏林说的三种惨法,估计也顶多能让陈广德丢了院长位置,让陈帅白养一个儿子。

    “那我要利益!不管他们惨不惨了,反正要追求最大最大的利益!我该怎么办?”方少阳问道。

    苏林微微一笑:“呵呵,这就对了嘛!现在你手里的把柄,足够让你向陈家父子讨要很多东西,所以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把这些把柄一样一样的丢出来,让陈广德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然后,大家再坐下来,慢慢谈!”

    “恩,那就这么办!我这就给陈广德打电话!”方少阳当即拍板了,等了这么久,一切都快结束吧!郑雅丽、初中小女生这些都统统拿出来!

    ……

    医院病房里,陈广德经过一番检查,基本已经没有大碍。

    方才给陈子安去了个电话,可陈子安那小子竟然还么找到自己的老婆,说是有2天没见人了。

    连自己的老婆都管不住,活该被带绿帽子!

    陈广德暗骂了几句,左右思量起来,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胡永信药监局那边会不会出大问题!

    随即,他又拿起电话,给陈帅打了过去。

    “喂,小帅,你那边怎么样了?找着你妈 没有?”

    陈帅急忙说道:“还没呢,我打电话也没人接,去他们基金会问了问,说是去省里举办一个慈善募捐晚会了,要两三天才能回来。”

    “这…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怎么就遇到这时候办什么募捐晚会!”陈广德浑身都紧了紧,眼下胡永信还没发招,或许还没检查出最终结果,若是等下去,让胡永信查明问题之后,上报出去,到时候一切都晚了。

    陈广德只好挂了电话,还不忘嘱咐陈帅继续找那未成年的女孩。

    他的眉头都皱成了一个川字,琢磨一下,就最近这半个月光景,事情一出接着一出,比过去一年还费心费力,而发生这一系列头疼问题的缘由,似乎都汇聚在同一个人身上,这就是方少阳了!

    说实在的,陈广德一直觉得此生最大的对手就是黄建,方少阳不过是小孩子罢了。

    “这次药监局检查的事情,背后到

    底是谁在捣鬼呢?”

    陈广德思索了好一会,最终矛头只能指向2个人,一个黄建一个方少阳!

    “这两天黄建都没见人影,难道真是他在背后捣鬼?”

    “可黄建是孤家寡人一个,背后根本没什么大背景,若是能做到这种事,他早就做了,没必要等到现在,难道说…现在他后面有人了?”

    “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有个神通广大的人在后面给黄建提供帮助,否则,光靠他一个黄建,如何能一抓一个准,把胡永信这尊大佛给利用了?”

    陈广德沉思着,心里渐渐有了一个清晰的答案。

    就在这时候,身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你好,我是陈广德,您是哪位?”陈广德沉声问道。

    “呵呵,陈院长,我是你最优秀的下属,方少阳是也!”电话里传来方少阳嘻嘻的声音。

    陈广德一听,顿时脸色就垮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昨天要不是方少阳最后制住了小张,说不定胡永信就受伤了,到时候一大乱,谁还顾得上什么检查的事呢!

    “方少阳!你打我电话做什么?有事?”陈广德皱眉问道。

    “嘿嘿,院长大人昨天受伤了,我本来早就该来看看您的,可惜工作太忙,实在抽不出时间来,这不,正好有点空闲,就抽点时间给您打个电话问候一番嘛。”方少阳这番说辞,都是苏林教他的,不过这么一说,倒也在理。

    工作太忙?新门诊室一天到晚苍蝇都没见一个,还忙个屁!

    陈广德哪能听不出方少阳的假意,他微微一笑:“多谢方医生的关心了,我没什么大碍,浑身精神的很,现在正准备回办公室办公呢!”

    “噢,那就好!”方少阳顿了顿:“不知道院长大人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请您吃顿便饭。”

    “吃饭?”陈广德冷哼了一声:“抱歉,我很忙,实在没什么闲工夫奉陪了。”

    陈广德是毫不掩饰自己的不爽,口气自然是重得很。

    方少阳到不在意,嘻嘻一笑,说道:“陈院长,您别急着回绝啊,今晚其实不是我做东,而是您未来儿媳妇要请您吃饭呢。”

    “我儿媳妇?”陈广德微微一愣:“方少阳,你又在玩什么花招?陈帅从来没说过他有女朋友!”

    “没有女朋友?我靠,陈院长,您可不能这样啊,好歹也是一院之长,做事说话得负责噢!我跟你讲啊,现在您不仅有儿媳妇,而且连孙子都有了,估计再几个月,您就真该升级做爷爷了。”

    “什么媳妇孙子爷爷的!方少阳你别跟我兜圈子,有什么话你就直说!”陈广德心里有些发虚了,这方少阳说的有头有尾,难道真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

    方少阳微微一笑:“嘿嘿,陈院长若是有空,就打电话问问您宝贝儿子,和王大力一起去***妹干那事的时候,有没有做保险措施就知道了。反正今晚中海明月等候院长您的大驾光临,如果您不顾及儿媳妇,也不要孙子,那我也只好和黄建主任琢磨琢磨是不是该给药监局胡局长点东西了。”

    “嘟嘟嘟…”

    陈广德耳边响起了挂断电话的忙音,此时他的背上已经是一片冷汗。

    方少阳刚才的最后一段话,几乎就是在他的心里扔下了一个炸弹,轰然爆发了。

    这段话透露的信息量很大,第一说明方少阳已经在陈帅之前找到了那个未成年少女,而且更糟糕的是,那女学生好像还怀上了陈帅的孩子!

    其次还透露了一个陈广德刚才还在猜想的信息,昨天药监局突然来临,果然是背后有人在捣鬼,而且还真是黄建,只是没想到,背后还有个方少阳在!

    陈广德紧皱着眉头,这个电话,对他来说还真是悲喜参半。

    本来这一系列事情已经很糟糕了,不过还好,方少阳既然能给自己打电话,相约一见,至少说明,这些事情还有一个转机!

    而代价,就是方少阳要什么了!

    没有多想,陈广德随即一个电话,将还在闷头找人的陈帅给召回了医院,他要和儿子好好筹划一下!

    至于晚上的饭局,他自然要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