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520章 终章(全书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九月的天,非常的炎热,代表着真正世界中心的商会总部*。周远强一个劲地傻笑着,望着地图上面插满了七彩雨伞旗的地方,至今还有些不敢相信。世界之王啊,多么巨大的诱惑,不,确切来说,已经不是诱惑了,而是实实在在的世界之王啊。

    可能每一个人心中的梦想,就是能够旃在别人永远不可能攀爬的调度上。

    一国总统,应该是人类能够想象的最高权势位置了,可是此刻在自己顶着的头衔下,却没有任何的吸引力。或许自己的功勋不是统治整个世界,而是给予了人类更大的野心,更大的权欲追逐目标。

    但不管如何,自己终究是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人,无人可以比肩的第一人。

    老实说,周远强的梦想,刚开始的时候,不过是能够赚上一笔能够让自己在现代里买车买楼,过上城市人生活而已。但是随后的各类机遇,却是将自己一步步的推离了原订目标。随着利益的不断冲刷,彻底地绑在了末世这辆战车上。自己的生死存亡,就要看末世这辆战车到底是驶向何方 了。

    命运的不甘,驱动着周运强只能是尝试着控制这一辆战车。很幸运,至少周运强目前已经将整辆战车给控制住了,至少不会出现自己无法掌控的情况。但仅仅是理论上而已,事实里,只有周远强知道,自己的命运,终究不可能真正的掌握住。

    只要想想这个戒指,它所展现出耒硌一系列功能,就可以知道,自己的命运,或者说地球的命运,根本就偎琉璃一样的脆弱。

    想想两个时空间毫无延迟的传送,这种匪夷所思的科技,以地球的科技,需要展多少年才有可能办到?一 千年,还是十万年?更重要的是,能够在空间里建立一个庞大的 储存空间,这种可以切换两个空间的储存空间,尽管看似没有传送这么令人震撼,但周运强却知道,它所运用到的科技,还要更加复杂。

    冥冥当中,好像自己被操控着一样,偏偏自己又找不出一丝被操控的痕迹来。

    甩了甩头,周远强并没有再想戒指的事情,哪怕是明天就死去,又何妨?自己能够站在这个高位上,绝对是人类史上最重要的传奇「就凭这一点,就足够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抢破了脑袋,也希望能够流名千古,一些极端的人甚至会选择遗臭万年。

    就拿现代来说,白己的建树仅仅是统治了索马里,但却同样是站在世界这个金字塔顶端上的人。相比十几年前自己只是一个打工仔,距离是何奇的远?现代不比末世,现代里,就算自己得到了整个末世为后盾,可是终究不耳能达到统治世界的目的。

    末世的成功,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这一场丧尸形成的浩劫。

    人类在这一场浩劫被彻底地洗牌,一切新老势力,全部被摧毁一空,变成了一个混乱又群雄并起的时代。只要能够抓住这个时代尾巴的人,无一不是一方霸主。在古代,也许改进换代,一国之君,就会是他们其中的一个。但枭雄们同样是悲哀的,因为他们所在的时代是现代明文时代,一项科技,一项革新,就可以将他们所有的努力给断送掉。

    周远强当初将大半的人物力投到科研当中,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现在看来,这一场豪赌,终究还是以自己胜利而落幕。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这就是民族与国家的概念,在末世这一场浩劫下,被冲击得七零八散。失去了信仰与信念的人,才能够融入到商会的体系当中来。否则一个有信仰与信念的民族,哪怕是死,他们也会选择反抗。这么一来,不将他们灭族,又谈何统治他们?

    所幸以前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却被末世的环境给改变了,这也是商会能够成功的因素之一。

    “会长,大合时间就快到了,各大代表已经入席,请您准备。”

    副官的提醒,让陷入到苦思中的周运强回过神来,他点了点头,示意副官退下,依然是继续盯着地图在看,良久之后,又是将眼光放向地图边上的一副太空画卷上。上面无数的星星正在闪烁着,被放大的月球上,还可以看到继续扩建的月球城。

    “下一站,将是全面地探索太空。

    周远强握了握拳头,在太空众多星域里,点 了点,这才是扭头离开。

    九月召开的商会全球各区代表大会,在商会总部 所在的 1号城市举行,全球被选举出来过两千余名代表出席 了此次会议。

    为期一个星期的会议,将全球划分为五个匾,分别是亚洲区,欧洲区,澳洲区,美洲区和非洲区。区的划分,以旧时的洲际区域为准,其中亚洲为都区。其实区的区长,则是以当初的合并谈判条件,早就选定了各o的人选。在军权上,由于已经是全球统一,目前不存在外敌的可能,所以各区拥有的力量,只是地方警备力量。

    整 个商会的军事力量,直抬、掌握在周远强的手上,进行了中央集权。

    另外一项提议,就是远强商会这个名称,已经不再合适此时的国情,经过讨论,正式宣布废除远强商会这个使用了十几年的名称,更改为地球联合国,周远强出任地球联合国最高议会长,兼任地球联合舰队总司令与地球联合政府最高 行政总长。

    同时议会还通过了周远强之前所享有的特权,并没有丝毫的改变。但是会议同时也通过,只有做为建立商会的周远强,才享受着这一系列越着宪法的特权。下任议会长、总司令与最高行政总长,将不再享有这一系列特权。

    与其说这是一次展会议,不如说是一场利益分配的盛宴,每一个人的职位都在变动,权力得到极大的加强。

    这十几年来,远强商会一直没有宣布过建国,只是每一个商会人早就将商会当成一个国家而已。所以建国,完成最后一道程序,则是众望所归。开国功勋的头衔,是每一个人都经不住诱惑的,更何况是这种全球全人类唯一国度的开国功勋,必定会成为千万年后依然是人类敬仰的存在。

    正是如此,议会同时通过了将十月一日定为建国日,延用了  旧大6同一个国庆日。

    而在组建最高议会时,则是规定,华人必需占据六成席位。虽然这个提议受到了其他非华人代表的强烈反对,但你**不会后悔生在这个家庭上?”

    周远强一共有九个儿手,已经全部成家立业。“父亲,我并不后悔!”

    周明权的语气很诚恳,说道:“相比起古代的帝王之家,我们一家人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兄弟反目相残。开口虽然拥有一个总长为父亲,但我们却能够感受到父爱,有着快乐的童年,有着外人难以相信的自由。

    他望向白己的妻子,一个普通家庭出生的女人,相貌平凡。在一些家族或者说一些其他高官的眼里,门当户对才是最重要的,可是在自己的家中,自己的父亲却用是没有任何阻碍来支持着自己的选择。至今周明权还记得父亲 说过:“你们的一切决定,我都会支持,我不会勉强你们做任何事。

    谁说生在这种帝王之家是一种悲剧?至少自己的父亲给了自己一个父亲应该给的一切。

    周远强点了点头,说道:“戎老了,在这个位置上不可能呆上多久。我需要一个继承人。你的性格我是了解的,所以你现在就开始熟悉身为总长需要做的事情。

    周明权现在的职位,不过是一名普萄=的官员而已,但是周明权毫不怀疑g 己父亲的能力,在地球上,自己的父亲就是神。

    望着自己的三位妻子,周远强微微叹了一口气,让周明权去陪沙滩上的孙子们,走到任欣云她们三人面前,痛声说道:“我对不起你们。”这毫无头绪的话,却让任欣云她们全都是失声哭了起来。

    贾可儿抓着周远强的手,说道:“不,是我们对不起你们。你为我们守了几十年,我们已经感觉到足够了。是我们配不上你,其实我们当初就知道,拥有你,只是我们的一种奢望而已。其实能够在一起这幺多年,我们已经满足了。

    最了轩周远强的人,自然是他的三个妻子,丈夫的变化,她们是最清楚不过的。

    周远强没有说话,而是望着儿孙们,说道:“我还需要守护他们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以后就不能陪你徂■一起去 了。

    周远强的面貌,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哪怕是眼神也很像。但是任欣云她们却知道,自己的丈夫,面貌根本就没有 改变过,还是像刚认识他的时候。这是一个惊天的秘密,真正知道的人,就只有任欣云她们三人,毕竟同床共枕,不可能没有现这些。

    是的,周远强的面貌没有变化,但是任欣云她们却渐渐老了,越来越老,离开是迟早的。更何况,周远强能够陪她们到七十多岁,面对还是小伙子一样的丈夫,任欣云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多么的伟大和让人尊敬。如果用他的权势,想要得到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困难,可是他却坚守着。

    任欣云她们知道,~u有她们去了,自 己的丈夫才会开始新一段婚姻。

    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因为连她们也不知道自 己的丈夫会活到多少岁,还可以组建多少个家庭。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这一生已经是值得了,有一个如此对爱情忠贞不渝的丈夫,这一生又有什么遗憾的?

    地球41年,周远强的三位妻子先后离开。

    地球42年,周远强凭着自己的能力,讴:立副总长,任命自己的大儿子,已经是57岁的周明权为副总长,权利仅次于总长。而在同年,周远强运用自己的权利,由最高议会通过了封存总长的位置,世间除了周远强外,将不再有人会被任命为总长。而副总长,将替代总长的权力,对整个地球联合国行使总长权力 q

    周远强不是一 个大公无私的人,真正算起来,还有点小市民气,只是这种小市民气,一直被他深埋在内心里而已。

    现在要退位了,所以小市民的心理,让他将自己九个儿子全部推向联合国的一个个高位上,在各经济行业,各权力中心掌握着一股让人生畏的强大力量。

    地球4s年,举国悲壮,地球联合国的总长,统治着 鉴个地球长达』8年之久的周运强,终于病逝于中央医院。

    风和日丽,由于世界大同,黑、白、黄三种人,都是混居在城市里,你不必惊讶于街道上出现的各类人。

    在欧洲区的行政城市伦敦里,周远强兴致勃勃地看着街道上一幢幢还保留着  欧洲风味的 建筑。当然,街道上挂起来的白布,对他的影响力几乎为零。周远强知道这些白布条所代表的是什么意思,还有远处行政大厦已经完全降下来的七彩雨伞旗,也逃不脱是为自己送葬的。

    是的,没有错,是送葬的,谁让自己“死”的消息传出,今天正好是国葬日呢?

    周远强有些纠结地望着屏幕上正在直播着的葬礼仪式,骂道:“我***真是犯贱啊,自己活得好好的,却非要弄成自己死了,这是什么世道啊。”他无奈地摇着头,但是见到街道上行人都是严肃着脸,也不敢嘻皮笑脸,只能是低着头,学着世人的样子……

    周远强的面目,在化妆下,有着改变,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事实上,如果不是为了怕自己的样子让人怀疑,周远强露出来的直面目,绝对是和七彩币上的头像一样,还保持着二十多岁的样子。

    有着戒指强化的存在,青春似乎并没有从周远强的脸上消逝”

    对于此时的周远强来说,自己已经是一个死人,自然放下了一切。对欧洲风情的向往,让周运强第一站就选择这里。没有什么原因,其实就是身为总长的时候,根本就没有 什么机会到欧洲来旅游。

    人口爆炸性的增长,加上数十年的时间,足够让一座座城市街头上行人如织……

    其实周运强要离开总长这个位置,也是有原因的,总不会自己像个怪物一样,活个几百岁还在总长的位置上吧?人的生老病死,是自然的规则,自己只不过是遵守着这一规则而已。更何况,自己劳心了凡十年,也应该好好休息一下,好好休会去享受生活了。

    至于一直担心着的戒指问题,这几十年来,一点儿也没有动静,如果不是功能还在,周远强几乎怀疑戒指是不是变回了普通的样 式。

    到了现在,周远强也不去计较戒指会不合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反正自己能够活到现在,拥有过这么辉煌的成就,一切已经是值得的了。就算现在是死,又有何妨?其实看到自己的生命还有很长,可是又能怎么样?

    不要忘记了,自己已经“死”了,现在的身份,不过是一名普通的联合国国民而已。

    周远强最喜欢的是什么,当然像当年一样,做点两个时空的小生意。末世里自己去世了,现代里又何尝不是?  只是在索马里,一样是由自己的子孙控制着,统治世界谈不上,但至少索马里还是归于周姓。有这些就够了……

    想到做点小生意,周远强又变得眉开眼笑起来,变着戏法拿出了一个古董,偷笑地说道:“不是说乱世黄金,盛世古董吗?现在也算是盛世了,倒是可以做做古董的生意。”用眼睛扫了几眼,锁定了一个目标,轻轻地走过去,媚笑地说道《“要古董吗?”

    结果可想而知,被周远强问到的人,扔了一句白痴,就躲瘟神一样地躲开了。

    周运强也不以为意,出一阵哈哈的笑声,没入到人群当中。

    地球178年,拥有九十亿人口的地球联合圈,终于实行了第一次殖民。高科技的展,终于让人类在银河系寻找到了适合人类居住的行星,在通过大开之后,进行殖民计划。这一年,也被称为殖民时代年。

    地球孩÷年,版图已经横跨整 个银河系的地球联合国,终于在各类问题利益驱动羊 ,很多掌控着几个星球的家族,忘记了家族一直流传下来的秘密,全都当成了一句笑话。再配上由于版图过大,中央对地方的控制能力越来越低下,终于爆出了第一次分裂战争。

    木家所在的天而星上,战争的气息扑面而来,做为第一个动了战乱的家族,木家占据着强大的军事力量,虽然不足以和中央舰队对抗,但是联合了几个大小家族的木家,却已经有了和中央舰队叫板的实力。如果不想两败具伤,同意木家的独立,成了必然。西木家看中的,正是这一点。

    如果 中央舰队损失过重,凭什么压制其他家族的力量?恐怕到时候,整个地球联合国就会陷入到处处分裂当中,形成十几个,或者数十个国家也未必。

    这个世界的法则,原本就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哪怕再强大的地球联合国,也不能免于此。

    走在天雨星上,这里的气候比起地球来,还要合适人类居住。做为木大哥后人,出于对先人的贡敞,才划分了这么一个天然星球给他们。可是谁能够想到,第一个站出来的执行动乱的,却会是木大哥的后人呢?

    周远强有些悲伤地行走在街道上,没有人会注意得到周运强,哪怕现在他有些像开国总长,但近三百年过去了,谁又记得住曾经总长的面貌呢?恐怕现在的人,只会记住太空旅行,只会记住一艘艘数公里长的战舰,只会记住不敢相信的科技,只会记住……

    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木家所在如同要塞一样的家里,身为现任家主一样存在的木横天正在家里。

    周远强进来的时候,木横天正在用全虚系统布了一系列命令,布置着舰队的防守位置,还有即将组建的政府章程。无声进来的周运强,根本就没有让木横夭查觉得到。等到木横夭觉的时候,周远强已经是站在他办公室的墙边,望着墙壁上的一幅有着很久很久年历的相片。

    “你是谁?”

    木横夭简直不敢相信,来人竟然可以躲迥过一切防御系统,安然地进入到自己的办公室里。他在惊叫中,直接说道:“幻影,这是怎么回事?”可惜今年的幻影,却没有半分回答,仿佛不存在一样。

    周远强淡淡地笑了笑,说道:“你是在叫幻影智能系统吗?”他叹一口气,指着相片,说道:“你是木孤山的重重孙 吧?”

    木横天四十多岁,掌握着几个星球,是铬河十个区中的一区之长,上位者的威严,普通人见到恐怕都要软下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年纪人的面前,自己却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孩一样,有说不出来的惶恐,总是害怕惩罚会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周远强不理会木横夭的脸上表情,像是记述着什么一样:“知道吗? 这么多人当中,我和木大哥是最要好的,他像一个大哥一样。我对他的亲近,更胜过很多人。记得当年……”周远强摇了摇头,叹气说道:“不提这些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只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第一个动战乱的人,却是木大哥的后代,这叫我怎么对得起木大哥当年托付我照顾你们的要求?”

    悲痛的周远强,甚至是有些哭泣,是的,这种恨铁不 成钢的感觉,还有 对封陈数百年的记忆的一种迷惑。

    木横夭盯着这个奇怪的男人,他所说的话,让自己迷茫。

    “你到底是谁?”

    严厉的问话,让木横天找回了一些自信,他暗地里启动了警报器。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警报器却失去了作用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

    周远强点燃了一根烟,非常普通的烟,在吐出一口烟雾后,笑着说道:“是不是很惊讶?要知道,整个地球联合国的智能系统,在我的眼里,不过是一个得力的助力而已。”他轻轻地呼唤了一声“幻影”顿时办公室里就出现了 一团全虚影子。

    “很高兴为您服务,总长大人!”

    木横天变得目瞪口呆,他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代表的是什么「他惊讶的是,“幻影”系统竟然服从对方的命令。要知道展到现在的智能系统,它的智商比起任何人类还要可怕,不可能违背自己的命令,而被其他人所控制,因为智能系统的厉害,远远不是外人所能想象得到的。

    周远强笑了,说道:“是不是很奇怪?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整个地球联合国的智能系统,它们的最高指令,就是以服从总长的命令为第一命令,任何命令与之冲突时,都以第一条命令为准则。哈哈,这条准则是不是和机器人智能系统的三大准则有所冲突,或者说根本不可能存在这一条命令?”

    不等木横夭回答,周远强拿出了一张纸币,轻轻一弹,神奇地飘到了木横无的桌子前。

    历经了数百年的联合国,纸币的行,已经是有近三十代。木横天第一个感觉,就是这张纸币不可能是假的,但是当他看到纸币上的年月时,还是差点跳了起来。是的,没有错,上面的日月,显示着这条纸币的行时间,竟然是***纪年,而不是采用新纪元年,也不是采用地球元年。而且在行单位上,则是远强商会中央银行。

    木横夭的肌肉在跳动,他当然知道这种纸币的珍贵,一枚的价值,足够买下一艘豪华的星际游轮。毕竟当年仅仅是行号另亿这种纸币。存于今夭,经过流通磨损,还有后面中央银行统一回收销致后,存在于世,绝对不过一千张。

    而木横天所见到的这一张,竟然还是崭新的。

    当木横天看到上面印刷着的头像时,一种熟态感让他眼皮一跳,然后望向笑盈盈会在沙上的年轻人,再联合刚刚“幻影”所说的那一句话,隐约抓住了什么一样,脸色陡然一变,差点跳不住,猛地扶着桌子,竟然是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

    神 态已经像是陷入到疯狂中的木横天,不断地喃喃自语地说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

    周运强还是在笑,弹了弹烟灰,说道:"身为一个家族的现任家主,你应该知道你们家族从诞生时流传下来的一个秘密,难道你父亲没有告诉你吗? 呵呵,是啊,近三百年了,谁又合认为这个秘密是真的,而不是一个玩笑话而已呢?”

    说到这里,周远强将烟头一弹,很精确地弹到 了远处的烟灰缸里,眼色一冷,说道:“是的,我就是周远强,开创了整个地球联合国的周远强。不需要怀疑你所看到的一切,因为你的祖先流传下来的秘密,是我给他们的一个承诺。可惜,才仅仅是三百年不到,后人已经忘记了这个秘密,”

    木横夭像是疯了一样,指着周运强,咆哮道:“不可与 的,这绝对不可能,你不可能是周远强,周远强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两百余年了。不可能的,你不可能是他,不可能的。”

    周远强叹息了一声,铠?无声地出现,渐渐将他包围住……只要看过地球联合国成立史的人都知道,这就是总长独一无二的能力。周远强如今展现出 来,不过是让木横天相信而已。

    “我答应过木大哥,要好好照顾他的后人的,如果是其他人「我不需要证明什么,直接就会杀死,甚至是整个家族抹杀掉。你很幸运,因为你是近三百年来,第一个见到我的人。虽然我答应过,但惩罚还是要的,以后你们就做个普普通通的人好了,没有了权利的纠葛,你们会现,其实生活会更美好。”

    周远强说完,也没有理会木横天,通过 "幻影”系统,在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之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木横天的办公室。

    地球286年的 动乱,似乎像是一场博剧。

    木家猜对了,中央不可能拼着 两败具伤对付木家。可是在中央舰队还没有启动的时候,木家却在木横夭的带领下,一家老小全都是亲自返回地球,跪于地球亚洲区这个古老的商会总部周远强的雕像前,同时向最高议会递交了请降书,并且宣布解除自身的区长职责,交出所有一切权利,只希望能够在地球上划出一处容身之所,以供全家居住。

    这个消息,让整个地球联合国处于震惊当中,明明可以成为一方霜主的木横天,却用这一种方式结束掉了一场看似绝对会成功的动乱。

    然而在内部里,通过木横夭,仅乎每一个家族知道了什么,全都是在第一时间将展庞大的家族武装上交于中央。

    已经隐隐失去地方控制的中央,再一次将权利集中化,巩固了整个中央对地方的统治。而这一切,只要身处于高位的人,全都知道,这一切的变化,全都是因为一  个人,一个传说般,对于地球联合国来说像神一样的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周运强开始现自己也在老去,年轻渐渐地离去,自己不再年轻,皮肤再也不再保持,充满了老人斑。

    面对这种变化,周远强不是恐惧,而是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是的,如此长久的时光里,似乎生老病死以自己无缘,心中隐藏着的秘密,永远不可能让人一同分享。对于这个世界上来,自己只是一个不存在的人。这种孤独,日夜在吞噬着周远强……

    现奋终于要解脱了吗?

    趟在地球当初的荒原聚层地旧址的一幢古老的房子里,周远强感觉到无比的虚弱,身上强大的力量,正一点点地流失着。

    脑海异 常的清晰,记忆像是一场用光播放的电影,不断地在周远强的脑格里闪过,让他靳-渐露出 了一安慰的笑容,回忆当中的爱与情,一个个熟悉的人浮现出来,一段段让人不可能忘怀的记忆……

    渐渐地,周远强现自 己的头脑变得迟钝迷糊…··.’

    “死前就是这种感觉吗?”

    周远强突然现白己很失败,守候着整个地球近千年,也遇见过心动的女孩,也组建过无数个家庭,恐怕算起来,自己的后代,一代代延续之下,没有一亿,也有个几千万了吧?可是在自己老死的这一ke,却还是孤零零地一个人,默默地离开。

    更加刺激的是,就在自己将行大限的时候,守候着的地球,终于演变了四分五裂的局面。

    分分合合的规则,没有人能够阻挡得了,哪怕自己也仅仅是让它迟来千年而已。如今横跨着十几个星系的庞大联合国,已经无法统治如此庞大的版图,近千亿的人口基数,分裂成了必然。而这一切,周远强已经没有办法去改变了。

    这一刻的周远强,只感觉到自己在脑海里不断地沉沦,似乎要堕入到无尽的黑夜当中。

    无意识地动了一下戴着 时空戒指的手指,周运强在模模糊糊中,似乎感觉到自己手中的戒指终于在沉默了近千年后,有了动静。

    只是周运强再也没有办法知道是什么动静了……

    灵魂在这一刻沉沦,守候着上千年,周远强终于是累了。在脑海里,像是有一个声音不断地呼唤着,引导着周运强的灵魂向着不明的地方而去。

    是的,周远强永远不可能看得到,他手指里的戒指在他灵魂沉沦的这一ke,陡然放出撕裂着时空的能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