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十三,韦帅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张文没等说完李唐已经过来:“我调了十侍卫六个中队待命。”

    冷先沉默一会儿:“张文你去问问南家怎么得到的这封信为什么撕了信同他们说这个信的真实性我们需要向教主复核一下请他们稍等两天。

    看看李唐:“不用带那么多人带几个侍卫以防万一。”

    李唐点点头。的od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张文道:“我让范迪跟着。”

    冷先点头。的b137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的362e8od4df43bo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张文长叹一声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外一有啥冲突不是很容易就算我头上了?

    的e46de7e1bcaace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张文回去看看自己的手下内心长叹不是对手啊好在冷先在外面盯着李唐呢。把范迪叫来:“同去的有别的堂的人你看着点我在里面谈判我不给手势不能动手。这话我会同冷先说冷先看不到的地方你要看着别把老子害死在里面。明白吗?”

    范迪答应:“是!”

    的aeoeb3eed39d2b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话说南家兄弟刚得到路达很客气的通知于是很客气地送走了路达。回过头来四个人面面相觑。

    南玥扬扬眉毛瞪瞪眼睛咧咧嘴:“居然好使?”小屁孩儿随便写个纸条就好使?人家还特意赶过来告诉我们稍安勿燥呢.

    南朔半晌道:“这么说江湖传言竟是真的!”

    南玥问:“什么江湖传言?”

    南朔道:“二哥没听过韦帅望是冷恶的儿子?”

    南玥道:“听过不是谣言?不会吧我见过韦老大那老驴脸!他不象是肯戴绿帽子的人啊。”

    南朔望天:“所以没有人敢公开谈论这件事二哥你出了家门再也不要提一个字。”

    南玥“切”一声:“我没事提这个干什么?”肚子说妈的我正想回去同我们镖局里张三李四好好聊斋一下呢这么精彩的故事不能说……简直锦衣夜行啊!

    南玥搔搔头:“韦帅望真是大魔头冷恶的儿子?韦老大不知道吗?全世界都知道他不可能不知道啊。他知道他怎么不把那野种捏死啊?我听他们说话那意思姓韦的可护着韦帅望了他们都不敢把我揍……”南玥还没傻透猛地顿住。

    南朔与南朝一对眼两孩子一脸无语望天南朔哭丧着脸心惊肉跳地:“二哥你揍谁了?”

    南玥知道失言瞪着眼睛:“我我我我没说揍谁啊!我就是说他们都不敢惹他儿子就就就是这个意思!”一头汗。

    南朔看着他:“他们都不敢惹他儿子?你从哪听来的?我怎么听说韦帅望最近没事就被人揍一顿揍他的人里没有你吧!”

    南玥连连摇头:“没有没有没事我揍他干嘛。”

    南朔问:“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南玥觉得自己的三弟真是越长大越讨人厌了:“我们在楼酒遇上了就认识了呗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啊?”

    南朔气:“你在酒楼见到一个认识一个啊?怎么相识的他怎么就告诉你他是韦帅望他能帮到你了?是不是你又动手打人了?”

    南玥终于忍无可忍爆了:“你管不着!你闭嘴!滚一边站着去!”

    再不讲理这暴龙是他哥南朔只得闭上嘴一边站着去了拿眼睛看着南朝小子换你了。

    南朝笑嘻嘻地:“二哥韦帅望不是啥好东西不过赶人家被废了功夫的时候揍人家传出去不好听。”温柔体贴的话把南玥气得七窍生烟:“我怎么知道他被废了功夫!这小王八蛋调戏……”南玥无语望青天。

    转头哭诉:“大哥记不记得小时候我建议把这两小崽子扔河里淹死?咱当时咋没下手呢?”

    南朔与南朝互看一眼完了完了二哥揍了韦帅望……他还有什么事瞒着咱们呢?

    南朔虚弱地问:“你不是一边暴打他一边逼着他写的信吧?”

    南玥抓狂了:“我暴打他……我要是看着他写会让他写上我是个白痴?”

    南朔松口气:“对啊。”转头问南朝:“二哥至少还认字……”

    南玥嚎叫一声扑过去暴打南朔忍无可忍了。

    不要这样的弟弟!他让我的生活无限困苦。

    张文敲敲门没人理他他站在门口笑:“怎么每次见面你们都在打架?”

    南玥放下拳头没有啊我只是在锻炼身体……

    张文笑眯眯地:“你揍了韦帅望之后他怎么会给你信的呢?”

    空气刹那降温到冰点。

    南玥用目光出噼噼剥剥的电波:都是你们都是你们问问问这下子完了吧……就你们聪明!专门坏事的狗屎聪明!

    南朝微笑:“信是真的吧?”

    张文点点头:“看字迹是韦帅望的字。但是应该不只是这张纸吧?”

    南朝笑问:“还应该有什么?”

    张文见一小朋友面带微笑从容不迫倒也纳罕:“你就是南朝?”

    南朝微微一笑心惊坏了这小子千万别当着我哥哥们的面说出我……

    张文淡淡地:“交友要小心。

    南朝一张脸顿时变色。

    张文一见效果不错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便微微一笑穷寇勿追:“张文此来并无恶意几位不请我进去?”

    南朝不敢出声其余几位南家兄弟互相看看南朗伸手:“张堂主请!”

    宾主落座张文笑道:“几位别担心不管什么原因韦小爷一句话没人敢不听的。”

    南朝送上茶水微笑:“堂主请。”

    张文道声谢转着茶杯笑问:“好久没见了韦小爷好吗?”

    南玥“呃”了一声欲言又止难得的迟疑让众兄弟瞪住他咦您老人家不是一贯的当头炮吗?居然会脉脉不得语啊。

    张文倒笑了:“啊不太好!是吧?”

    南玥半晌道:“我听黑狼说说他活得太痛苦不如帮他了结然后于姑娘说他自己觉得值得。”

    张文半晌才“啊”了一声微微皱下眉忽然觉得黯然。

    黑狼觉得韦帅望生不如死吗?

    南玥百上加斤:“我眼看他痛得衣服被汗湿透张堂主他这是得的什么病?”

    张文抬头:“他没同你说?”

    南玥噎了一下没有。

    张文笑:“你也没问?”

    南玥搔搔头我问没问过?好象没问。

    张文点点头这蠢货同韦帅望真不熟!张文笑道:“帅望还是那么豪侠三杯许然诺吗?”

    南玥眨着眼睛“呵呵”两声没敢给个否定的答案可是那一脸的敷衍表情还是很明显的。

    张文笑:“小韦不是一拍胸膛答应你的?”

    南玥笑了妈的老子吐了吃吃了吐他才答应的他倒是让他手下拍了我一顿。

    张文笑道:“你即同韦帅望不熟小韦又不是豪侠之人你还揍了他他怎么会帮你来要这笔镖银?”

    南玥呆了呆这个那个忍也忍不住:“这这这关你啥事?”

    南朔站起来:“张堂主信在这儿是韦帅望的字。您把镖银还给我们是韦帅望的面子您不还驳的也不是我们的面子。堂主如果您要责问我们我们没有回答您的义务如果您这是向我们打探韦帅望的事恕我们无可奉告。”

    张文沉默一会儿:“那么信是怎么撕毁的?”

    南朔道:“我同二哥要信看交接时不小心撕了。有什么过我领着。”

    张文苦笑:“唔国有国法帮有帮规撕了我们少教主的信帮规是砍手挑筋挖眼。”

    四个兄弟全站起来了。

    张文再次苦笑:“坐下坐下如果我真想这么做就不会进来了。”

    南家兄弟慢慢坐下南朝目光轻扫墙头屋顶南朔竖起耳朵听风声人声。

    张文道:“规矩是规矩教主不是原来的教主我们也不敢冒然得罪贵客。您几位留下一个也好全留下也好毕竟五万两银子准备出来也要点时间你们稍等两日我们把银子准备好也派快马去问一声我们这位未来的小教主的意思如何?”

    南朔半晌道:“韦帅望是你们的教主?”

    张文微笑:“他现在还没答应未来也许是。”

    南朔缓缓道:“那你们这是拿我们做人质胁迫他了?”

    张文沉默一会儿:“不我们怎敢……”

    南朔笑笑:“韦帅望知道你们会这么做吗?”

    张文道:“你想多了你们同帅望也不熟韦帅望死都不肯做这个教主拿你们威胁他也没用。我们不过是慎重点。虽然帅望不是那种小气量的人但是规矩上我们应该问一声几位见谅。”

    抱抱拳转身而去

    南朝上前一步:“三哥!”留下他?

    南朔摇摇头轻声:“外面的人功夫都比我们高。”

    张文出了南家的门见到冷先:“他们不认识韦帅望不知道是什么事偶然遇到帅望可能是打赌也可能是一场冲突帅望给姓南的那小子亏吃了不得不补偿这小子。”

    冷先眨眨眼睛:“你说怎么办?”

    张文道:“我说如果真要抓人质京城里没人不管我们去抓他桑成师兄或者抓小公主都比这几个人有用!”放低声音:“关键是你把他弄来你能保住他吗?”

    冷先看着走过来的李唐:“你我二人支撑不住魔教。”不能自断手臂啊。冷秋那王八蛋只是走了并没有死冷家山上还有同样有份量的人冷思安功夫也不差差太多的人敢同韦老大叫号吗?四方霸主的实力不容小窥魔教人数众多但是真正有实力有功夫的就这么几个虽然魔教依靠群众的力量经常给冷家带来困扰可是自从冷恶死后他们再没敢上过冷家山。

    这个时候决不能再自废武功。

    冷先道:“一定要韦帅望来!”

    冷先向李唐道:“收兵!”

    李唐一愣:“收兵?”他还以为一定要韦帅望来的意思是不计代价扣下这四个人呢。

    冷先道:“他会给魔教带来新血帅望会壮大魔教的力量他会带来黑狼带来冷家的新生代他还有世大的财力与朝庭良好的关系他是魔教的希望。咱们不用各怀鬼胎地内斗齐心合力还支持不住呢你算算吧韩青出关!冷家山上的人我们对不对付得了。你再算算冷兰冬晨桑成甚至冷平冷却一旦长大我们拿什么来对付他们!我们死定了我们没有未来。一定要韦帅望来!只有他能救魔教!要他自愿来!”

    冷先痛苦万分怎么才能让韦小爷过来呢?大约教主在天之灵现身都不行吧。

    李唐向手下招招手真让冷先说郁闷了。李唐功夫脑子都不错就是性子狠辣孤僻点。有实力没人缘张文很努力地靠近他他也很努力地拉拢每每三言两语就有话说到两岔的感觉硬是制造不出和谐融洽的假象来。

    张文无奈叹气大哥你愁成这样韦帅望真是这样的宝吗?好吧我出个主意吧。张文道:“不如就用这个借口副教主您去一趟吧。”

    冷先点点头:“我无论如何要再去一趟。”

    李唐道:“注意安全韦帅望未必把你当自己人。

    冷先道:“把镖银给南家人。替他们护送到地方好好安抚。

    张文苦笑:“是!”唔唔看起来冷逼教主对韦帅望的评价还真是高啊。最好了我也不想招惹那魔头。

    冷家山下桃花酒楼。

    黑狼看着韦帅望的脸:“又被人揍了?”

    帅望长叹一声:“上山看病吃药顺便看我师父我师父看起来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了。”

    让你自绝于党和人民见面说不到三句话就挨两巴掌然后他爹在边上添油加醋地:“活该!该打!就是小时候打的少他才这么大胆子!”帅望脸上那个淡淡的微笑好象在回忆什么好事儿似的看起来他对挨了两记耳光一点羞耻的感觉也没有。

    可怜的韦帅望当时不过是说:“我觉得这样很好啊总能见到你们。”韩青就给他一左一右两记大耳光。而且在此之后韦帅望忍辱负重地陪着笑巧颜令色厚颜无耻地谄媚他也没再看韦帅望一眼。帅望叹气顽固的家伙临走时他紧紧拥抱那个顽固的家伙结果那家伙差点悲愤欲绝地吐血。

    黑狼问:“你师父好了?”

    帅望道:“没全好主要是我爹挺不住了宁可把冷家大权扔给冷思安他也不要干了。冷长老更绝提反对意见时可有精神了一听说轮到自己动手立刻声称代的他不干除非掌门把位子让他他才不要替别人干活。”

    黑狼瞪了半天眼睛:“这位冷长老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帅望笑:“我爹有气无力地看着他已经被气习惯了。估计他就是把别人搞习惯了才活到这么大的。

    黑狼问:“药有效吗?”

    帅望道:“有吧要不咱不阴阳相隔无法沟通了吗?”再次长叹:“苦得要死。”

    黑狼无语你还嫌苦?

    帅望问:“此去京城如何?”

    黑狼道:“冷凡对小孩子很好。”

    帅望点点头黑狼道:“张文是个墙头草。”

    帅望点头。

    黑狼道:“张文问过冷先是否与你父亲的死有关冷先肯定地说无关。然后张文问冷先他是否与逸儿的死有关?冷先的回答是他心里没鬼。”

    韦帅望忽然倒吸一口气然后屏住呼吸半晌微笑:“没事没事我对自己的内力控制能力越来越强了。”

    黑狼道:“你不希望是他?”

    帅望笑:“他一直有嫌疑现在也是有嫌疑。要证据要证据。”

    黑狼道:“我肯定你能从他嘴里弄出证据来。”

    帅望懒洋洋地:“疼极了时真想抓个人来折磨我怕我爽上瘾。”

    黑狼道:“要不喂他吃你吃过的毒药吧。”

    帅望道:“老子当年并没有凭白逸儿的含糊指证刑讯你!”

    黑狼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右肩。

    比武时你给我那一剑一点泄私忿的成份也没有哼第一剑就打算要我的命?!黑狼也不过是要尽快赢了对手不择手段而矣不是以杀人为目地而是以取胜为目地。韦帅望当时是微笑着要他的命。

    帅望揉揉鼻子望天假装没看到。靠俺师父说了你死我活的对决不可手软。那不是刑讯也不是行刑你少污蔑我。

    韦帅望内心长叹自从在冷家山上没管住自己狠整了师爷父女一把之后想继续伪装成好人真是越来越难了。有时自己都觉得自己怎么那么暴戾那么偏执。

    “李唐呢?”

    黑狼道:“听他说话好象挺关心你不过他说你去了之后他们得看着你点免得你里通外敌。

    帅望笑道:“挟天子经令诸候之计。”

    黑狼道:“张文出卖你你私下写信给他他公之同僚。”

    帅望点头:“他同谁近点?”

    黑狼道:“虽然他第一时间去找李唐但是同冷先私下里说话的时候多。”

    帅望道:“左右逢源是高智商的人玩的东西他没玩砸了?”

    黑狼道:“南朔那小子挺有骨气。”

    帅望笑了:“他们南家都挺有骨气。”

    黑狼摇摇头:“那个最小的有鬼。他去找的张文不知道通过谁找的后来他面对张文时神态不安。

    帅望半天点点头。

    黑狼道:“南二傻子人不错对自己兄弟很好。南四虽然有点阴对自己哥哥也不错。南老大人挺稳重勉强能压住场子。”

    帅望沉默一会儿笑:“生命挺无聊一时又死不了不弄点什么事分散下注意力时间真难打。”

    黑狼拍拍帅望的肩以示同情与安慰:“芙瑶天天把两个孩子带着身边不过你说得对她爱自己儿子多点抱自己儿子时笑得都更开心点。不过小双也过得不错把你儿子打哭时你老婆也不过训她几句不许打人。”

    帅望微笑半晌:“敢打我儿子!真刁蛮象她娘一样。”

    黑狼也露出一个惨淡的微笑:“对因为芙瑶抱小念时间长了点小双把他推了个跟头。然后小双被训哭了小念也陪着哭姐弟两个感情很好。”

    帅望刹那记起勾着他脖子用额头抵着他的头泪如雨下的白逸儿。精灵与妖是不哭的。

    他们任性而强大他们通常不哭一辈子哭一次终极悲哀然后就死了。

    帅望轻叹:“小妖精。”嘴角一个淡淡的笑。童年所有伪装的幸福被小妖精的死撕成碎片。

    帅望再次轻叹:“妖精。”你粉碎我的心。

    亏了是兄弟要是爱人韦帅望会疯掉的。

    帅望伸手勾住黑狼脖子拉近点:“为了逸儿值得去探下魔教是不是?”

    黑狼道:“我跟着你。但是把手拿下去不然我给你掰成两断。”

    帅望放手:“靠白逸儿都不介意亏你还是个男的。”

    把黑狼气得:“你再敢说!”他恨死韦帅望动不动同白逸儿滚成一团了。因为白逸儿从来不肯同他滚成一团。

    韦帅望再次重申:“没有证据不许动手。”

    黑狼道:“你被你的善良弄成这个样子!”长叹一声:“我听你的。”

    帅望轻声:“那个小梅……”

    黑狼道:“让他在狱里呆着不挺好?”

    帅望道:“非战之罪啊!余国既然割了城城就是我们的城城民就是我们的民当然不能进行屠杀式攻击。”

    黑狼道:“你小心他出来把你老婆办了。”

    帅望道:“你再说小心我把你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