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也是一种可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直在挣扎要不要把这篇贴上来,最后的结果还是放上来了。也许看完之后,很多人都不会满意,或是有意见,但猪仔就真的是想也许这也是一种不错的走势。

    随便吧,喜欢的人就这么想,不喜欢的人就当没看到过~

    不过,猪仔也担心,是不是有人会看不懂,因为有些地方写的比较隐晦,可能搞不清楚谁和谁是谁,有何关系。

    呃……算了,猪仔蹭着地面,冒充毛虫

    *************************************************

    好安静,安静的让人感受到孤寂的绝望。

    孤寂的绝望?呵,好奇怪的感觉,我竟然能感觉到何为孤寂,何为绝望。本就是孤孤单单的一人,我的存在也只是为了他人的便捷而已,我原本就不应该有情感才对。

    可为什么我却越来越感觉到不足。在所谓的心的位置,总是有空空的感觉。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种仿若永远填不满的空虚感。

    依稀记得,似乎是从那个运气离奇的女孩子抽取到一份奇特的奖励开始。因为无所事事,所以开始习惯了关注着她,看着她笑,看着她伤脑筋,看着她愤怒,看着她落寞……

    好像就是在这不知不觉中,我有了改变。

    我不应该存在着所谓的情感,因为我只是虚拟的代码所组成的数据,唯一的特别之处,就是我拥有超越大多数现实人类的智慧,相对的,我也被剥夺了现实人类所能拥有的情感。

    我以前从不在乎,因为在我看来,各种情感的交织,只会蒙蔽双眼,让人看不清真相。可自从见到了她,熟悉了她之后,我第一次那么希望自己拥有喜怒哀乐,可以去读懂她千变万化的表情。

    越是注意她,越是能从她身上找到更多的惊喜,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那份好奇逐渐被深深的、名为“嫉妒”的感觉所取代。应该是嫉妒吧,毕竟数据分析出来,它的确是一种被称作为“嫉妒”的负面情感。

    她有着所有我没有的一切。足以信赖的朋友,深爱的情人,丰富的表情,乐观的性格……

    被关在虚拟空间的我,永远也体验不到的一切。

    所以我对她百般刁难,所以我默认他人对她的伤害。其实我更想知道,她能不屈不饶到何种程度,她是不是真的如同我想象的一样,绝不任人欺凌。

    最后得到的结果就是不惜和那个最贴近我的人彻底的决裂,可我依然觉得欣慰,因为她做的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精彩。

    没有人知道,在她因为使用超越自身太多的强大力量反噬而昏倒的时候,我欣慰的流出了所谓的泪水。依据当时的情感波动,而从数据库中调阅出定义为“流泪”的数据组,通过自动虚拟幻象转化为可看见的晶莹泪水,这在以前我只当是一组的理论数据,没曾想到会在我身上体现出来。我不应该拥有眼泪,因为我的源代码中就不存在眼泪。

    接住出乎意料出现的泪珠,我真的有几秒的茫然。我,还是我吗?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她,彻底走上了对立面;而和他--最懂我孤独的人,为了她,彻底决裂。

    能懂我的人,又离去了一个。不,也许打从一开始,那个人就不曾希望懂我,在他的眼里,我只是一个被自己困住、作茧自缚且不懂得解脱的笨蛋。

    每当我独自一人透过水镜注视着她的时候,我的女官总是问我一句“何苦”,他的副官每每摇头叹息,不懂我为何就是如此别扭,不愿意敞开自己的心扉。

    但他们又何曾懂得,我的顾及。如若真的对她垂青,那才是真的害她。

    我只是他人为了某种目的制造出来的一个虚拟体,如果我脱出他们的掌控--哪怕只是一星半点的脱离--等待我的只有全盘的格式化。我不希望这样,我不想忘掉她,我不要忘掉那个在我独自一人时,也能让我笑的温馨的女孩。

    在这里,我是最高的存在,同时也是最卑微的存在。因为我不像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可以重生--无论是玩家还是NPC,甚至是小小的一棵草,它灭亡了却还是能再次出现,只是忘了一切而已。我只要消失,就再也没有重获独立思维的机会了。

    我虽然只是整个主体中的一小部分,但我也想努力的留下来,不图自由,也不奢望自由,只想贪看她那一抹的温柔,哪怕她所展现温柔的对象并不是我,我也觉得足够了。

    既然不能成为她的朋友站在她的身边,那我就拾阶而上,来到她的对面吧,最起码我还能在敌人的位置上,正面去欣赏我最为留恋的她。

    也许我真的像那人所说的一样,潜意识里一直在寻求毁灭,彻底的消散在这世界上。如果真是如此,我希望让我消失的人,是她,那个让我妒忌,让我羡慕,让我向往,让我怜爱,让我温暖,让我落泪的她。

    在我彻底明白何为七情六欲,被本体发现异状之前,唯一使我心揪的女子,请彻底摧毁我吧。

    ************************************************

    “你也懂得哭泣吗。”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是不会有眼泪的,你应该明白。”

    “你始终不明白哭泣是什么意思,可是你却明白了哭泣是什么滋味。我相信我刚才并没有眼花。”

    “你折回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种无聊的事吗?如果是的话,那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我回来只是要告诉你一句话:我不会把弱水让给你的。”

    “……她从来就不曾属于过我。”

    “因为你从来就没想过要去紧紧抓住他。”

    “我没那个资格。”

    “你永远是如此,给自己限定无数的条条框框,然后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能踏出一步。”

    “我不若你那般自由。”

    “所以你只懂得一个人躲在这里哭泣。”

    “我不会流泪,我没有被设置流泪哭泣的程序。”

    “你的心在哭,不是吗。而且,就算你再否认,到最后还是让泪水出现在你的眼眶中了。”

    “我会有心?这算是我听到最不好笑的笑话了。我是天后,缥缈的主宰,一切的顶源,也是最不会有心的存在,因为……我只是一段从主体中分离出来的代码。”

    “所以你才总是抱持着随时会被主体发现异常,接而被进行无情替换的心情,偷偷的看着弱水,却不愿意站在她的面前,对着他微笑?”

    “……很傻是不是。”

    “是。”

    “真不留情呢,不过这才像你。”

    “为什么当初要把我安置在弱水身边。”

    “……因为我需要有人能保护她,在我不得不和她为敌的时候,我需要还有人能站在她的身边。”

    “天后……”

    “嗯?”

    “你傻的让我连恨你都做不到。”

    “你不会恨我,整个缥缈内所有的非玩家存在都没办法恨我,连我自己都没办法恨自己。可以质疑我,可以否定我,却永远没办法恨我。”

    “因为这是程序的设定,他们永远都是你手中的棋子。”

    “唯独你不是。毕竟……”

    “毕竟我是你唯一一个分离出来的分身,我是专门去完成你没办法去完成事情的自由体,我是你残存的希望。你是想这么说吗。在缥缈内,零星几个超越普通智能界限的NPC,都只是我的衍生而已,从理论上讲,和你没有任何直接的联系,所以你永远不能给予他们任何信赖,能做到不排斥并给予最大程度的自由,已经是你能做到最宽的程度了。”

    “……能懂我的,永远都只有你……银狐,算我拜托你,保护好她,不要让我有机会毁了她。”

    “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

    “我们今天的话……”

    “放心吧,我不是多嘴之徒。弱水那边,我也不会多话的。”

    “你走吧,我有些疲了。”

    “你的身体永远不会有疲累感的,归根结底还是心累吗?”

    “随便你怎么说吧。给你最后一个意见,好好利用龙草,那是弱水恢复原有水平的唯一希望。希望我们下次见面时,还能如此平心静气。”

    “不可能了……有仇必报是弱水的性格,更是他的行动准则。”

    “呵呵,是啊,不可能了。我,已经是她的敌人了。我这个敌人,能让她留恋多久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