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六十六章 简短的信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PS:这本小说我写的很卖力,可是反应一直不好,不过三道坎还是一直坚持着,除了有两天因为特殊情况以外,其他时间一天一更,从没有间断过。开这本书之初,我就说过,这本书更多的是要对自己有个交代,我做到了。

    这些天我们周围总是拆房,所以家里老断电,我更新的时间也不固定,请大家原谅。】

    第六十六章简短的信息

    虽然见到了邱爸的伤感和李阿姨的佯怒,但那个为音乐而疯狂的男人我却始终没有放下来。我想知道他最后的结局。

    我一直伺机寻找机会,临睡前,终于在从邱爸口中得到一点讯息。但是那个讯息却让我瞠目结舌,滕旭竟然死了。

    滕旭是割腕自杀而死的,至于自杀的原因邱爸没有提,我也没敢问。但是我却有所猜测,不过最后我又否定了我的猜测。因为一个敢于为了音乐放弃一切的男人,而且选择在就要触碰到成功的罗盘时急流勇退,如果说他的自杀是因为音乐梦想,我以为那是站不住脚跟的。

    根据邱爸所说,往前推算一下,滕旭死的那年我正好在母亲的子宫里培养着与这个世界的感情。我与他本来是没有交集的,但是我却不明白他为什么能牵出我那么多的情绪。

    滕旭像是一个迷,他突然闪现又瞬间消失,却是在我的心上划下一道长长的痕迹。那痕迹是湿滑的,因为每忆起那个被邱爸称作疯子的男人,我的心里总会牵出疼痛。难道就因为他与我一样,都为音乐痛过?

    那些思绪当然都是放在心里的,联想到提起他,邱爸和李阿姨的反应,后面的日子我就没敢再叙起他,就连在邱瑾的面前我也没有再提起过,我把一切都埋进了心里。我有个想法,人一辈子总是要有些值得珍藏的东西才好。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就将那个叫滕旭的男人珍藏起来了。至于原因,我说不清楚。

    那后面的日子过的就快了很多,开学的日子转眼就来临了。

    学校依旧没有什么改变,只是因为我们的回归,它又将宣告远离宁静。

    我早早的便和邱瑾坐车去了学校。拧起自己的东西回宿舍的时候,那几个家伙都还没有来。简单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我便无聊的在床上躺了下来。

    迷迷糊糊中,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翻个身将装手机的那个裤兜袒露出来,打开电话,有些慵懒的眼睛竟然一下子睁圆了。电话上显示的是小鱼发来的信息。

    信息很简短,就几句话,“璞子,不好意思,近段时间忙!我很好,勿念!”

    看着那则简短的信息,我心里有些添堵。臭小子,好几个月没有消息,有点消息了,竟然就拿这几个字打发我?

    我连忙编辑了一则文情并茂的信息发了过去,可是很久之后都没有见到信息报告回来,我有些焦心,再发一遍,效果还是一样。

    我骤然坐起身子,这家伙干什么呢?手机是不是该换了啊?难道收信息的功能坏掉了,可如果是那样为什么又能够发出信息来呢?

    连续抽了好几根烟,还是没有等到期盼的那个铃声。我有些气急,妈的,不用这么耍我吧?猛地将刚刚点起的一根香烟扔在地上,我拿起电话,熟练的按下一串数字。

    按下接通键,好半响之后,电话那边有反应了。我竖起耳朵,正在脑子里组织教训人的话,电话那头却传来一阵甜美的女声,“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我当时就懵了,妈的,算怎么回事啊?从收到信息算起,前前后后也不过十五分钟时间,怎么就又关机了呢?难道是刚好遇上电话没电?

    又拨了一遍柳丁和的电话,可听到却也是一样的声音。

    我彻底无语了,那两个家伙究竟在干什么?将电话往床上一扔,再点起烟的时候,眼皮骤然一阵猛跳。

    后来几天里,我又拨了很多次那两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可是得到的回应却始终如出一辙。

    心里骤然担心起来,那两个家伙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因为我每次拿起电话拨过去的时候,眼皮总会一阵一阵的跳着。先是左眼皮,再是右眼皮。

    佟勇那些家伙不住的安慰我,说不会有事。

    李光明说:“左眼跳灾,右眼跳财。”

    “可是我的两只眼皮怎么都在跳呢?”我按住两只同时跳动的眼皮。

    “哦,那正常,左眼跳财,右眼跳崖。你只取好的那一种说法就好。”肖聪敏在一旁说到。再开学的时候,初恋失败的阴影已经完全从他的心里消失了。他像一只着陆的小虾米,整个一活蹦乱跳。初恋成了他的一种记忆,被深深的封藏了起来。看到他蹦?的样子,我才记起,原来男人的心和肩膀一样,都是很宽阔的。

    那一阵我被那该死的眼皮跳的问题折磨的心力交瘁,所以完全没有意识到那几个家伙是在调侃我。我只是在听到他们的话后惯性的思索起来。

    “左眼跳财,右眼跳――”我终于反应过来,“靠,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财迷一个,真不愧是你老爸的种!”

    本来心里就被小鱼和柳丁和的杳无音信搅的很乱,那几个家伙还那么耍我,我的心里当然不舒服,于是在反应过来之后我毫不留情的反击到。

    那话是针对肖聪敏的,他急了,一个激灵窜了起来,“咦,你个贱人,我安慰你,你却反过来骂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你那是安慰我呢,你小子安慰人的方式也太另类了吧?”正愁没人给我消解怨气,赶巧碰见一个我当然不会放过,所以听到肖聪敏的话后,我没有让步,而是针锋相对的说到。

    其实我心里很明白,我与肖聪敏无论如何也是不会真的吵不起来架的。但即使如此,我也希望能以斗嘴的方式疏解一些心里的压抑感觉。因为连续很多次电话不通,我心里的担心已经越来越重了。

    “璞子,你别怪他,他那是惯性,谁让他是从钱堆里滚过来的呢?”

    很早我就已经说过,601住着的几个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看见我和肖聪敏酝酿起了“战场”,剩下的那几个家伙全都加入进来了。

    “钱堆里滚过怎么了?你不满意?那你滚一个试试!”肖聪敏不退反进的话语当真噎住了刚刚说话的陈龙,因为我们几个人当中,论富裕,那当然要数肖聪敏的家里。不说别的,就他爸的数十座涉及很多行业的大厂子,不动产至少也是十位数。其他的根本不用算,就那些,我们另外五个人的家庭加在一起挣上一辈子,能不能持平都还是一个未知数。所以在财富上肖聪敏绝对有值得炫耀的资本,虽然那些钱暂时还不是他的,可迟早总是他的吧。

    陈龙语拙,一时间也找不出更好的词来反击,情急之下,他脱口而出,“贱人,有本事你自己挣点试试?别拿你老爸的东西来显摆!”

    那句话完全没有杀伤力,肖聪敏是谁呀?商人的后代,商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奸诈?不是,是脸皮厚。一张脸皮在钱堆和人堆里滚来滚去,到最后总是会百炼成钢。肖聪敏虽然还没有修炼过,但是却充分的遗传了那一大特点。只见他摇头晃脑的点起一根烟,“看见没有,这是什么?中华!”他将手中的烟拿到眼前不停的晃动。

    更多的时候我们都抽“阳光娇子”,但是每个月之初,肖聪敏都会从他老爸的柜子里顺手牵羊**一条“中华”。所以听到陈龙的话,肖聪敏故意将手中的“中华”烟高高的举了起来,那动作胜过了一切语言。陈龙顿时蔫了下去。

    “钞票,一张张钞票,你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看陈龙“阵亡”,肖聪敏彻底的嚣张起来,他肆无忌惮的吼着。

    “XXX,和你聊天好开心哟,我们见面好不好?”

    “噢,我亲爱的XXX,你终于肯约我了,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天已经等好多天了。噢!偶的神呀,我简直太幸福了!”

    “XXX,那你是答应了?”

    “噢,亲爱的XXX,那是当然,快告诉我地址,我马上就去和你见面。噢!我不要读书了。”

    “OOO,对不起,我要走了,要去寻找我的真爱。和你相识只是上天和我们开的一个玩笑,噢!你,忘了我吧!”

    “啊!XXX,你不要走啊!你走了我的天空便会失去颜色。噢!偶的那个心呀,瓦凉瓦凉的!神啊!救救我吧!”

    、、、、、、

    看肖聪敏实在太过于嚣张,佟勇、李光明和佟勇竟然合伙导演了一场简短的话剧。刚开始,听到他们故作嗲态的那种声音我们只觉得身上瞬间长满了鸡皮疙瘩。可是后来终于反应过来了,那不就是导演的肖聪敏失败的初恋么?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虽然揭人短处很不厚道,但是却不能否认在那样的状况下那是唯一一个可以瞬间将肖聪敏击倒的方法,所以没有人去管那厚不厚道。

    “神啊!救救我吧!”我们乐了,手牵手在宿舍里不断的重复着那一句歌,只见肖聪敏脸上的嚣张神情终于在我们手舞足蹈的嬉笑中慢慢隐去了。肖聪敏宣告失败。

    那一次闹剧稍微缓解了一下我心灵上的压抑感觉。后来的很多日子,他们也都会时常的闹闹,让我的脸上多一些笑容。

    能够有那么一帮子朋友,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看到你脸上的阴霾,他们甚至愿意将自己的痛处呈现出来充当笑料。那几张稚嫩的脸让我看到了曾经与小鱼他们在一起时的欢乐。

    所以,我心里的压抑稍微好了很多,但是思念却也越来越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