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五卷 辉煌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上网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夜吴永成一夜没有能够好好地入睡。

    对于沁古县县委书记冯海民酒后的满腹牢骚,他听后也是心中颇有感悟。

    吴永成自己心里也非常有楚,在发展与稳定之间,存在着一个不小小的矛盾。

    他知道,目前来说,无论是东部沿海达地区,还是中西部欠达地区,发展经济都是当地党委、政府压力最大的事情。

    但由于各地的经济发展阶段不同,压力也不尽相同:东南沿海基本处于县级财政不断壮大、“招商选资”局面,中部地区则倾心于上项目、引客商,而欠达地区仍在“盲目选资”寻找出路。

    由于政策限制和资源约束力,有的地方还不惜冒着被批评、处分甚至免职的风险“踩红线打擦边球”

    他自己就在省里召开的一个政策研讨会上,曾经听过一个县委书记讲到:“现在展县域经济很难,上面限制政策又这么多,只能逼得大家‘玩魔方’。有些事情不踩点红线根本搞不成。”

    而另一位县委书记说:“为了加快展脚步,我宁愿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于是乎,这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更多的不符合国家政策的“土政策”,也就由此激了越来越多的矛盾;而那些为了求稳、以达到境内暂时的风平浪静,也就只能采取固步自封的措施了,当地的经济展,也就根本谈不上什么质的飞跃了!

    唉,真是上有上的难处,下有下的烦恼啊!

    第二天一早,吴永成一行就离开了沁古县到别的县市去转一转了。

    在沁古县已经呆了两天,应该嘱咐的有关事项,吴永成也对该县的班子成员都一一进行了分别谈话,从几个座谈会的结果来看,沁古县目前来说,还是一个比较稳定的地区,并不存在什么比较大的上访焦点。

    可就在吴永成的车子将要到达下一个他预定好的县的时候,市委办公室突然打来了电话,让吴永成立即返程,参加下午召开的市委常委紧急会议。

    吴永成皱着眉头问接到电话通知的秦新平:“新平,电话里有没有说是什么议程吗?”

    按照以往惯例,市委书记王必顺在召开市委常委会议的时候,一般都要和几个市委副书记提前打个招呼,把所要进行的议题跟他们通报一下,即使时间来不及也会和他这个市委副书记、市长通气的——在这一点上,王必顺书记还是很注意的,绝对没有一点独断专行的家长式工作作风在内的,这一点也是吴永成尊重王必顺的一个原因。

    更何况,在前两天出门的时候,王必顺特意向吴永成强调了这次下乡的重要性njiu吴永成所知,到目前为止,包括王必顺在内的各位市委常委,都已经到了自己所包点的县市(区)进行摸底安抚了,有的县市距离市区所在地丹青市的距离远达五六个小时,一时半会的哪能赶回去?!

    秦新平迎着吴永成疑惑的目光肯定地回答道:“没有,办公室的通知只是请各位领导们尽快赶回,没有再说别的内容。”

    这可就奇怪了,难道说又有什么不好的紧急情况出现了?!

    吴永成皱着眉头,使劲回忆在自己前世的时候,是否发生过什么全国性很紧迫的事情——要知道,在王必顺书记所强调此行工作的重要性,那可是关涉到明年省委换届的重大事件,甚至可以这么说,这也是丹青市目前压倒一切的重大政治任务啊!

    就在吴永成还没有理出一点头绪的时候,秦新平手中的手机再次地响了起来。

    秦新平匆忙看了看手机↑的来电显示,回过头对吴永成急促地汇报了句:“吴市长,是必顺书记的电话。”

    吴永成点点头:“嗯,把电话给我。”

    “永成市长嘛,我是王必顺。你现在在哪个位置?会议通知接到了没有?”电话接通后,话筒中传出王必顺一贯严肃的腔调。

    “王书记,我是吴永成。我们刚出沁古县出来不久。刚刚接到了办公室的电话通知。王书记,是不是发生了紧急情况。”

    “对,永成同志,是有重大突发事件发生了,你马上返回市委,具体情况咱们见面后再详细谈。”

    在当时的时候,虽然说手机的发展,已经摆脱了那种大、笨、重的“黑金刚”砖头形状、已经变得小巧可爱了,可这个时候的这种手机基本上使用频分复用方式只能进行语音通信,收讯效果不稳定,且保密性不足,无线带宽利用不充分。用专业人士的话说,此时的手机更类似于类似于简单的无线电双工电台,通话是锁定在一定频率,所以使用可调频电台就可以窃听通话。

    有时候这种模拟信号的手机的确是很搞笑的,你如果在这一间屋里打电话,另一个人在另一间屋里拿一个收音机,就可以收听到你的谈话声音。

    因此,在有关部门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为了加强保密工作,就严格要求一定级别的领导,严禁在手机中谈论有关工作上的事情,只能通过保密电话来交流。

    吴永成挂断电话之后,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马上对秦新平说了一句:“通知前面开道车,迅速赶回市委。”

    于是,国道上行驶的车辆都看到了令人惊魂的一幕:一辆警车拉开警报、警灯闪烁,呜哇呜哇地飞驰而过,车中不时还传出“前面的车辆靠边、前面的车辆马上靠边!”随后则是两辆高级轿车打着双闪紧随其后。

    这一幕也发生在丹青市其他县区的一些国道上。

    吴永成距离市区比其他市委常委们要更近一些,因此他也在第一时间就赶回了市委大院。

    下车后,吴永成马上赶到了王必顺书记的办公室,王必顺书记的秘书可能事先得到了什么指示,就在自己办公室的门口张望着,见吴永成疾步走来,马上向前一步迎了过去,低声说道:“吴市长,王书记让你来之后马上就去他的办公室,他现在正在等着您呢!”

    吴永成点点头,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匆忙在秘书的引导下走进了王必顺的办公室。

    此时王必顺正站在自己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屋内烟雾弥漫,一开门一股浓浓的、呛人的烟臭味扑面而来。

    “王书记,事情到底是……”

    还没有等吴永成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必顺就挥挥手让准备给吴永成倒茶的秘书出去,自己亲自拿起茶杯给吴永成倒好水放到了他的面前,吴永成连忙双手接过。

    此时王必顺的秘书已经轻轻地掩好门到了他的办公室。

    吴永成此时更觉得所发生的事情之严重性,已经超出了他的所想了,因为在他的影响中,自从他来到丹青市工作的这几年里,第一次看到王必顺这么失态,连秘书给自己倒水的这点工夫都不等了——要知道,到了像王必顺这种级别的领导,那城府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即使做不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同于左而目不瞬”,喜怒不形于色那也是最基本的修炼功夫啊!

    “永成同志,全国人大今天上午给我们省委、省人大发函,要求解释张大伟代表资格审定的具体情况。”

    吴永成听到从王必顺嘴里说出的这句话,差点惊得把一口刚喝到嘴里的热茶吐了出来。

    什么,全国人大给东方省发函了?那是不是说秦晋琳已经把她前两天递给自己的那些材料通过有关渠道递了上去?!!

    此刻,王必顺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后,又点燃了一支烟,重新燃起的烟雾,把王必顺的那张严肃的脸慢慢地笼罩起来。

    吴永成不确定地问道:“王书记,你是说这个事情是由秦晋琳引起的?!”

    王必顺低低地嗯了一声,接着说道:“到目前为止,也没有确切的证据能证明是秦晋琳干的,不过,据省委办公厅和省人大办公厅的同志说,全国人大的领导们也是通过网络上的一些信息注意到这个情况的,影响很大,性质很恶劣,全国人大有关领导就此事专门做了批示。”

    “什么,是通过网络获悉这个信息的?!”吴永成惊讶得脱口而出。

    这下子吴永成记起来前几天秦晋琳离开自己办公室的时候,自己为什么有一种不妥的感觉在内了,那就是自己无意中对秦晋琳说了一句严禁她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把有关张大伟兄弟的那些资料发到有关媒体上,而正是“网络”那个字眼直接地提醒了秦晋琳——因为秦晋琳清楚地知道,即使她自己的亲妹妹就在东方省日报工作,可要通过她的渠道想把有关那些材料,通过报纸、电台(电视台)曝光,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层层政审把关那可不是形同虚设的啊,不管是在省内还是在省外!

    可网络这个新生事物就不同了,一则是网络刚刚兴起,国家有关部门也没有针对网络这个新生事物而制定出相应的管理办法来;二来网络属于虚拟世界,你只要随便编个网名,就可以随意地在上面上传一些东西,有关部门也不一定能像后世那样,通过网络上留下的蛛丝马迹来捕获到你本人——那个时候黑网吧本地都是,上网也不要什么实名登记,监视探头也不想后世那么遍地开花,要想抓到作案者,无异于大海捞针。

    可自己当时为什么要那么说呢?

    吴永成扪心自问。

    因为在哪个时代,网络并不是那么很普通,一般人,特别是像秦晋琳这种上了年纪的退休老教师,也不太留意网络这个东西,像体制内的官员们,当时也只有县处级以上的领导办公室才配置电脑这样的设备,大多数也是做了摆设品而已。

    嗯,可能尽管自己从工作角度来说,不希望秦晋琳把这件事情闹大,可在潜意识中还是非常同情秦晋琳的际遇,并对材料中张大伟兄弟的恶行感到深恶痛疾,这才下意识地说出了网络这个字眼吧,着也是有意无意中提醒了秦晋琳。

    吴永成想到这里禁不住心里一阵惭愧:嗨,这件事情虽然自己不是有意而为之,可事情的结果却还是由于有了自己的言语不慎,这才导致了现在所造成的这种格局,说自己推波助澜那也不算是冤枉啊!

    “王书记,那网上的情况您看了没有?”吴永成站起身来走向王必顺的办公桌。

    王必顺无言地指了指摆在一旁的电脑——电脑此时还一闪一闪地处于工作状态。

    吴永成也顾不得再问什么,快步走过去,熟练地挪动鼠标,随便点击了了一下,电脑马上闪出了界面,一行醒目的标题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全国人大代表居然疑是黑社会头目!”

    他沿着标题大致浏览了一下,嗯,凭着自己的记忆,网络中所见到的这些内容,虽然说与秦晋琳上访那些资料中不尽相同,但大致一些事实还是被罗列到了上面。

    吴永成迅速地又点开了网页,输入了张大伟几个字进行搜索,马上就发现了不少的一些网站也都了这个内容,而且点击量非常之大,网友们评论的言语非常尖利,不少人甚至于破口大骂。

    吴永成的心里顿时为之一沉:如果说王必顺头疼事因为全国人大发函要求答复的话,他却是不仅仅想到了这个麻烦——作为一个后世穿越者,他可是非常清楚网络力量之大的。

    虽然说目前网络的发展还没有像后世那么厉害(毕竟上网的人数是远远不及后世的),可万一省外的一些媒体再了这个新闻的话,那后果就更不堪设想了。

    怪不得王必顺把大家这么着急地叫回来召开这个市委常委紧急会议呢,事态的确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时刻了。

    “王书记,目前我们市委采取了那些相关措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