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完结章 新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脚南、西两个方向,两道赤红的光柱从山脚亮起,好相对而立分别咱站在南北,互相看不到对方。

    莫郁老头带着温柔站在西边,宁静站在南边,利用那个极其消耗灵力的结界阻挡原来原接近的岩浆所带来的高温。乔阳踏着桃木剑飞在空中,要一直维持这种状态是非常花费灵力的。而那个身份神秘的男子,则是盘坐在东边山脚的空中!

    温柔低头看着双手手心中一黑一白两颗石子,回忆着这些年来生的所有事情。

    “丫头……”莫郁老头不放心地看着她,让一个活得好好的人自动去送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不能怪温柔在最紧要的时刻还要犹豫几分。

    “我没事,莫爷爷,来吧。”温柔眼睛一闭,双手紧紧握着那两颗小小的石子。

    “不能后悔的……”莫郁老头身体轻轻一颤,除了维持结界的疲累外,还有觉得亏了这个和自己不算很熟悉的丫头。

    “莫爷爷,没有时间犹豫了。”温柔还是没有挣开眼睛。

    莫郁老头叹了一口气,双手渐渐亮起了微弱的光,随后温柔双手手心的小石头也开始有反应。而后,温柔便直觉握着伴生阴石的手冰寒刺骨,握着阳石的手炽热刺痛,就好像有两股力量从手心开始一直往她的身体里钻去。

    随后,在温柔昏昏沉沉之中,她地身体竟然开始慢慢地浮了起来,往那喷着金色岩浆的火山顶飘了过去!渐渐地,温柔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冷一热两股力量撕扯着,像要将自己分开两边一样,这种灵魂被撕开的痛苦,终于让温柔再也无法承受,失去了意识。

    渐渐地,温柔的肉身竟然慢慢地变得透明,在接近山顶的时候已经化为虚无,但是却有一黑一白两个光团留了下来。

    不明白生什么事情地乔阳和宁静。则是在那两个光团出现地时候。灵魂似乎产生了什么呼应一样。正在飞快地抽取他们身上地力量。无论是念力、灵力还是体力。所有一切能够利用地。全部都被抽取了去!

    随后。那一黑一白两个光团飞快地壮大。而乔阳和宁静。已经渐渐地感到无力。再也没有办法支撑身体而昏了过去。让人不安地是。那神秘男子和莫郁老头根本没有办法看到他们两人地情况!

    而山顶浓烟中那两个十分耀眼地光团。在壮大到一定程度后。开始按照固定地一个圆心旋转起来!在一黑一白两个光团地旋转下。奇异地事情生了。一个太极地团竟然出现在了山顶上!

    虚无地太极。就像一个幻影。员便越大。最后停止了旋转。就像一块巨型地遮盖了整片天空地布匹。笼罩着这座山!就在太极出刺眼地光芒后。汹涌滂湃地力量向整座火山压了下去。那些已经快要流到几人身边地岩浆。竟然停止了。

    然后。时光仿佛倒流……

    ……

    刺眼的阳光洒遍大地,所有的所有仿佛什么都没有生过一般。花,依旧开得灿烂;草,依旧绿意依然;谁,仍旧畅快地流荡;飞鸟,仍旧欢快地歌唱。

    溪边,老人中食二指捏着一张咒符,正闭着眼睛念着咒语。他面前的草地上,正躺着平整地躺着四个人。

    “去。”老人轻轻对着符纸一吹气,符纸便“噌!”一下化成白色的粉末,分成四条线,被力量牵引着钻进四人地鼻子里。

    “咳咳……”那个身份神秘的男子先醒了过来,他爬起来按了按昏的头,平静地看了看四周还有灿烂的阳光,松了一口气。“看来事情结束了啊。”

    “弥原大师,您没事就好了。”老人见男子醒来,松了一口气。随后看了看还躺着的两人,“他们……”

    男子摇了摇头,淡笑着道:“他们应该没有什么事情,还有,不要叫我大师,实在不好听啊。”

    “感谢你远道而来,这天劫总算是破除了。”莫郁老头也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他对着男子捏了个手诀行了一个礼。

    男子点点头,指了指还没有清醒的宁静和乔阳:“他们恐怕还有一段时间才会清醒过来,你们还是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吧。”

    “那大师您……”

    “那边恐怕还等着我回去收拾,我便先行离开了。”男子说着,突然向宁静和乔阳招了招手,竟然将伴生阴阳石给招了出来,“记住,唯一的生机。”说罢,将两颗小石子放到了莫郁老头的手中,随后身影在几个眨眼后便消失在远处。

    莫郁老头低头看着手中的石子,沉思。

    “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中年人翼从远处走来,脸上带着明显的疲倦,身上还有不少地伤口,“这里是能久待的地方。”

    ……

    站在村子远处,遥遥看着这一条渐渐变得熟悉的村子,宁静脸上挂着慢慢的担忧,以及哀伤。

    “我们……真的要过去吗?”松开牵着乔阳地手,宁静把手放在胸口的位置,“我怕,怕温妈妈不会原谅我们……”

    乔阳沉默了一阵,低下头看着宁静道:“我也怕……但是我们必须要让温妈妈知道,这是我们地责任,也是……我们不能不面对接受的事情,不是吗?”

    “话虽然那么说,可是……温柔不可能再回来了!”

    乔阳轻轻牵过宁静地手,抬起脚往前走,“走吧,别担心,一切有我。而且,温妈妈一定会理解这事情的。”

    “嗯……”

    再次踏进温家院子地时候,

    地是温柔一家四口紧张又欣喜的眼神。

    “菩萨保佑,你们终于回来了。”温妈妈双手合十对天拜了拜,随即抓着宁静的手问:“看见太阳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结束了,是不是已经……没事了?”

    宁静有点勉强地拉起一个温和的笑容,点头轻声道:“嗯,已经结束了,以后不会再有问题了。”

    “那,我家柔儿呢?”温爸爸走到门外四处张望,没看见温柔的身影,追问道:“柔儿她是不是受伤了,不方便过来?那她现在在哪里?医院吗?哪家医院?我们去看看!”

    “是啊,我家小柔呢?”温妈妈也有点焦急,“她是不是真的受伤了?”

    “妈,别那么急,你怎么让他们站在外面说话呢?”温大哥连忙插嘴,“走吧,我们到屋里谈,外面太阳大,晒久了可不好。”

    话落,在温家人热情的邀请下,乔阳和宁静只好别扭地进了温家大屋。

    “来,喝口茶,跟我们说说小柔在哪儿?”温妈妈将沏好的茶端到桌子上,还是忍不住焦急地问。

    宁静看着眼前这四个人,心里越的觉得对不起他们。如果不是自己找上温柔,温柔就不会被卷进这次地事情来,也就不会因此是牺牲掉自己。如果不是那师叔莫愁,所有事情都不会生了!只不过,过去已生的事情,她们就必须要面对,这个厄运般的消息还是不得不告诉温柔的家人的。

    乔阳明白宁静心里不好受,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可是他还是比较于宁静来说是冷静的,所以他用力按了按宁静地手。而他这个较为亲密的动作,让温妈妈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

    “伯母,我有一个消息必须要告诉你们。”

    温妈妈突然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厉声喝问道:“你是因为这个女人,才和小柔分手的,对不对!”

    在场所有人的身体都一震,温柔的家人齐刷刷地看着宁静和乔阳,眼中尽是责问。

    但是温爸爸还是知道实情轻重的,于是伸手拉下温妈妈,低声道:“事有缓急轻重,先问问柔儿有没有什么事情吧!再说,柔儿是因为这个丫头才恢复了一点神采的,怎么可能是这丫头跟柔儿抢男人呢?”

    温妈妈脸上的愤怒稍稍往下压了压,看着乔阳问道:“好吧,这个事情先不说,你刚说的消息是什么?”

    乔阳看着温妈妈期盼地眼神,垂下了眼眸,过了好一会儿,在温柔一家焦急的催促中才沉着声音道:“温柔她……消失了。”

    “消失了?”温柔一家的声音中带着茫然,“消失了是什么意思?”

    乔阳开始有点不敢面对这一家人,看了看身边脸色古怪的宁静,他只能将在莫郁老头那听来的经过简略地说了出来。

    “你……你的意思是……”听完后,温家一家四口的脸色都猛地煞白起来,“小柔她……她……死了?”

    乔阳散了他们一眼,深呼吸一口气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滚!滚出去!”温爸爸和温妈妈的反应激烈,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后,伸手就扯着乔阳和宁静的手臂,往屋外拽去。

    “出去!你们出去!”

    “那个……伯母……”宁静忍着被抓痛的手,想要解释。

    “那个可是我地女儿啊!!死了?就这样死了?我含辛茹苦地拉拔长大的女儿啊!你们……都是你们的错!为什么你们这些人要跟那些鬼怪斗?我们的小柔是招谁惹谁了?为什么会认识你们这些人?什么**师,你们为什么不保护好我的小柔?啊?告诉我,为什么啊!我地小柔啊……我的女人……”

    温妈妈激动地尖声哭喊,最后因为激动过度晕了过去。

    “你们走吧!不要再出现了!”温爸爸地脸色也很差,痛失女儿的他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很多,眼角挂着泪水,却始终忍住了。理智,他还是有一点地!当初温柔不听温妈妈的话非要跟去,如今出事了,责任却不全在这两个人身上。

    温大哥则是脸色难看地瞪着乔阳和宁静,颤抖着手扶住摇摇欲坠地妻子海莹,趁着声音道:“你们走吧!我们温家当没认识过你们!温柔地事情,不需要你们再插手!”说罢,硬是将乔阳和宁静退出了大院,然后和温爸爸一起将晕倒的温妈妈扶进了屋里。

    “乔,怎办……”宁静再也忍不住了,她自己也不像温柔死的,但是……但是事态根本不容她犹豫,而且……而且温柔自己也……越想以前和温柔在一起的快乐日子,宁静的眼泪就哗啦啦地往下掉。

    而刚才温妈妈的尖叫早就引来了四周邻居的注意,他们都是用一种茫然的眼神看了温家的屋子。

    “你们……还是让温嫂子他们一家冷静一下吧,毕竟白头人送黑头人啊……”

    相对于温家人的激动,这些村民虽然伤心,但在没有了解事情地情况下,却还是对带来消息的乔阳和宁静抱持着友好的态度。

    “这样吧,你们先在村子的旅馆里住下来,等温嫂他们冷静下来后,恐怕还有很多事情想要跟你们谈呢。”吱吱喳喳八卦寒暄了一阵后,一个村民建议道。

    看着根本控制不住眼泪的宁静,乔阳也只能选择这么做了。

    住进旅馆后,乔阳用尽千方百计,在忙得焦头烂额后终于把宁静的眼泪哄停了,让宁静睡下后,他只是站在床边,默默地看着缓缓往下掉地太阳。

    “这么快就傍晚了啊。”

    傍晚了,你这个死小子,居然拐跑了小静。”一把声身后传来,吓得乔阳差点失手从窗户掉出去。莫郁老头站在船边,看着一脸泪痕的宁静,轻声道:“不用担心,我这次来是带了一个好消息的,相信快则明天,慢则过几天,温氏一家就不会再怪你们了。”

    “什么好消息?”在这种情绪低落的时刻,好消息也未必能够让他们的心情变好。

    “关于温柔那丫头的好消息……不过,得等小静这丫头醒了后,我才告诉你们。”莫郁老头脸上带笑,卖起了关子。

    深夜,温妈妈静静地站在床边,手中紧紧地握着什么东西。

    “老伴……”

    “你说,那个人说的是不是真的?”温妈妈的声音有点嘶哑,将紧握的手张开,手心里愕然躺着一黑一白两颗小石头。

    “哎……”温爸爸揉了揉太阳**,“现在都快十二点了,如果真地见不着,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哼,那个该死的老头难道就像用这个东西骗我们!”温妈妈盯着手中的小白石头,“可是,这个东西确实是前段时间小柔不离身戴在身上的项链啊……”

    就在温妈妈想得出神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房间里,温爸爸和温妈妈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我在这里。”这个时候,温妈妈手上的两颗小石子开始渐渐出一阵柔和的光,然后,温柔出现在温妈妈身前。

    “小柔……”温爸爸和温妈妈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半透明的身影,一时说出话来。

    “爸妈,你们先听我说,我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只能将我想说的话说完。”温柔淡淡一笑:“你们不要怪他们,这次地错不在他们身上,一路上他们都拼死要保护我的,我才是那个碍手碍脚的人呢!而且,这么做也是我自愿的。”

    温妈妈想要打断温柔的话,却被温爸爸阻止了,因为温爸爸现温柔半透明地身影开始有点不稳定,好像要随时消失一样。

    “你们想想,我拯救了整个世界,这是多么伟大的事情啊?小时候你们不都这样教我地吗?好了,时间不多了,我必须要回到石头里了。我最后只想说……不要怪小静和乔阳了……对不起…不过,请相信我……我们还有机会见面的……”

    说完,小石头地光芒一下子消失了,温柔便不见了踪影。

    “小柔……”

    温爸爸拉着温妈妈坐到床边,“哎……”

    “还有机会见面?”

    ……

    两年后。

    温妈妈和温爸爸显得十分激动,车子还没有停下来,就马上站在门口用兴奋的眼神盯着缓缓停在身边地车子。而温大哥和海莹则是牵着一个一岁多的小男孩,慢悠悠地往屋外渡出来。

    宁静轻轻打开车门,怀里正抱着一个出生不到一个月的小婴儿。

    大哥、嫂嫂。”宁静轻轻吐了吐舌头,脸上带着淡淡地红晕,轻声唤道。

    “嗯嗯,小静乖,快让妈看看孩子。”温妈妈笑得乐呵呵的,小心翼翼地从宁静怀中抱过小婴儿。她认真地盯着小婴儿,然后忍不住兴奋地,却又怕把孩子弄哭了而压着声音道:“看!老伴快看,真的和小柔好像!跟小柔刚出生的时候一模一样呢!”

    温爸爸一听,马上把脑袋伸了过去,然后兴奋地道:“啊,真的,和小柔一模一样呢!”

    这个时候,温大哥也跑了过来,一家人乐颠颠地在讨论着这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婴儿。

    小婴儿见不到妈妈不但不哭,在看到温妈妈后还咯咯地笑了起来,逗得温妈妈开心得不得了。

    “没想到温柔当时真的没有骗我们呢!”

    “呃……”说到这个,旁边的宁静脸蛋一下子就涨红起来,又逗得温妈妈大笑不已。

    “都做孩子妈妈了,还害羞什么?你这孩子真是……”

    回想起当初莫郁老头告诉自己和乔阳,他在两颗伴生阴阳石上感应到了温柔的气息,在苦思了几天后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因为当初利用温柔特殊的体质,也可是说是利用温柔特殊的灵魂,让伴生阴阳石完完全全结合在一起,引出了伴生阴阳石真正的力量,又在抽取了宁静和乔阳身上所有的灵力和法力以后,才将那个阵法给破开了,竟然还让火山内部的时间产生了扭曲,让当时灾难的现场仿佛什么都没有生过一般。

    而随后,温柔的灵魂被伴生阴阳石各吸去了一半,所以才会温柔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温柔的肉身,确实被那股强大到没有办法理解的力量给冲击得化成虚无。所以,温柔即使魂魄扔在,却还是没有办法活过来的。

    只不过,想要温柔重生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乔阳和宁静重新将伴生阴阳石收回体内,然后……做人。

    只有这样,才能让温柔撕成两半的灵魂重新结合在一块儿,然户用一个新生命的形式回到所有人的身边。

    “对了,小静。”逗乐了好一阵,知道小婴儿累了,开始哇哇地哭起来抗议了,温妈妈才不舍地将孩子重新交回宁静手上,“孩子取名字了没有?”

    “嗯,”宁静哄着小婴儿,柔声道:“她的名字叫司柔,乔司柔。”

    —《全书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