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23023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平凡的亿万富翁章

    2生活无需后悔

    虽然节气上显示夏天已经过了市的气温却丝毫未见有转的趋势依然是持续每天37摄氏度以上的高温火辣辣的烈日让人一到户外就如同在露天蒸桑拿一样汗水争先恐后的从肌肤的毛孔中汹涌而出

    楚凡他们在这样的温天气下连续拍了十多天的电影创造了他们开拍这部电影来持续拍摄天数最长的纪录这主要益于楚凡这段时间几乎没有其他任何事情不像之前时不时的就要耽几天

    ??示这个纪录现在又的中断了因为楚凡要回nb;这周六市将举办一个大型的电玩游戏展多当前国内外的热门游戏和最游戏都会在这个游戏盛会上进行?

    萧潇准备去看看解一下当前的游戏动态她打电话来问楚凡要不要一起去楚凡欣然同意

    ??为了,周六当天去时间过紧张楚凡和萧潇在周五下午便开车去了nb;到达市时已经下午五点多两人找了家宾馆开了两个单间后一时无事可做?

    ?的兴“一起出去逛逛说起来我很久没在nb;“好”虽然楚凡觉所有都市上去都差不但他不想扫萧?

    萧潇听出楚凡语气中带一丝勉强刚想取消这个提议时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说道:“要不带我去参观一下你的母校?”

    “财大?”

    ??“是啊读的时|我就想上财可惜高考分数不够只好去了外的的学校之后又一直在外面工至今连财大校门都还没进过正好现在有点时间就当去了个心愿”萧潇着说?

    “行那走”楚凡毕业后就再也没回过财大了此刻被萧一说也有了回去看看的兴趣

    半个小时后两人已经漫步在了财大的校园内

    虽然楚凡心里对财本身并没有少感情但时隔几年再次到这个曾经生活了四年的方他也忍不住有些激动和感概走在充满了校园气息的林荫路上看着那些依然熟悉的景致大学生活的点点滴滴便不由自主现在脑海里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一般

    “故的重游的感觉很不错?”萧潇见他略带恍惚和怀念的神色轻声笑着说

    “嗯突然现自还是挺喜欢这所学校的”凡由衷的说

    “你以前不喜欢吗?”

    “我也说不清只是以前一直觉自己来财大完全是个错误”

    “哦?说起来我也点好奇你当年怎么没去清北大这些学校而来了财大呢?”然财大也是重点高校但和清华北大这类国内一流学府比起来还是差了很多而楚凡中时的成绩很好高考是当年清水县的理科状元完全可以上清华北大的

    “这就是所谓的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楚凡故意一种懊恼后悔的语气说但神色之却显的很淡然“那年我是想华中理工的计算机系只是不清楚录取规则就乱填志愿为了充数画蛇添足的多填了一个财大的提前批专业”说起来他上财大的原因和刘兆辰差不多都是那个提前批惹的祸

    “呵呵你肯定都悔青了?”

    “谁说不是呢就当是上天让我你实现心愿故意让我填错志愿来上的财大”

    这本是楚凡的一句玩笑话可萧潇听了却神情一愣心中暗想:难道真的是天意?上天让误填志愿读自己喜欢的学校而自己又心血来潮的辞了条件优越工作跑回来帮他打理公司实现他的梦想

    “你在想什么?”楚凡见萧潇停下来问道

    “我在想你要是没上财大去学了计算机现在会是怎样的?”

    “估计在开自己游戏”楚凡想都没想就答说

    “和现在一样?”

    “不一样我现在只是开游戏公司又没有亲编写游戏程序”楚凡解释说

    “本质是一样的”萧潇似乎突然想到什么又下脚步说道“不管你是编写游戏程序还是开游戏公司你做的事情都是开你喜欢的游戏只是在这件事中担任的角色不同参与的方式不同而已就好比你饿了要吃东西不管是择中餐还是选择西餐虽然吃的东西不一样但所做的事都是为了填饱肚子”

    “好像也有道理啊”楚凡若有思的点了点头却见萧潇脸上忽然露出一种很明朗的笑容和她平时那种淡淡的微笑完全不同

    自从再次遇见萧潇后楚凡就感觉她变了很多

    这些变化让他感觉有些不真实仿佛并不是萧潇自然而然产生的变化而是为了隐藏真实自己刻意装出来的虽然他明白很多人进入社会后为生活所几乎都会戴上面具但他还是想象着有一天能再次看到萧潇真实的一

    此刻萧潇不经意流出来的这种放松舒展的笑容正是他印象中那个单纯的女孩于是竟不由的看呆了

    这样一时之间两人都停下了脚步相互对视着看上去就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正在深情相视一样惹的不少路过的学生都对他们行注目礼

    萧潇回过神来见楚凡正盯着自看不由的俏脸微红略带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然想起件事情走神了”

    “想到什么事啦?笑的那么开心”楚凡有些好奇

    “没什么就是想通了一些过去纠结的事”萧潇说着便朝前走去还做了一个伸臂挺胸的动作看上似乎真的是解开了什么心结心情大好

    来她一直都结于当年的选择认为当初她如果坚持留下来也许就会和楚凡在一起可刚才她在和楚凡聊天的时候却突然感悟到即使她那时|离开了但现在却还是回到了楚凡身边只要她对楚凡的感情不变那不管她当初做什么样的选择命运的纽带终究都会将他们联系在一起既然这样

    老是纠结于过去生活在后悔中呢?只要保持心不变的到自己想要的

    ??或许生活本就没有错误的选择一次选择只是产生了一个事实而已这些事实不带正确或错误属性只要心的目标不变一个接一个的事实终归会将生活带到心中所想的的方?

    人生人生因人生人心不变生活的方向和本质就不会变不同的选择只是通过走不同的路经历不同的旅程认识不同的旅伴来获一样的生收获

    感悟这点后萧潇顿时感觉自己的心情变的无比的开阔和明亮仿佛多年来笼罩在心里的阴霾终于散去了一般

    ??为什么,悔呢?当年在一起就真的好吗?在一后又分开甚至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的例子还少吗?也许正是因为当年分开的不舍才让自己将这份感保持了这么多年又或许自己和楚凡现在的关系才是最好的选择?

    忽然萧潇又想起楚凡宋舒分的事来遂转身来朝还站在原的的楚凡问道:“后悔?”

    楚凡一愣不知道指的是什么事

    “任何事都不要后悔一直坚往前走总会有结果的”

    ??没头没脑的话让楚凡有些纳闷但心里似乎又|隐有丝触动正准备向萧潇问清楚的时却现她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在前方将自己甩开老远了?

    21祝欣儿幸福

    ??萧潇解开心结后对楚凡的态,就加轻松随意了虽然他们早已能做到比较自然的相处谈话甚至楚凡还将她当作是红颜知己但这些表现和关系绝大多数都是从楚凡的视角来看的而萧潇本身很多时候还是在克制自己的情感和想法来维持她和楚凡的关可以说并非“心甘情愿”的?

    不过现在她想通了也就再刻意束缚自己但也不强求只想保持自己的这份感情真诚对待就好这点来说她倒是和楚凡目前对感情的心态有点相似了只是她现在也法接受楚凡的博爱观否则可能已经向楚凡吐露心声了

    在萧潇的情绪感染下楚凡的心情也变的轻松不少两人悠闲的漫步在充满了青春气息的财大校园楚凡也不时的给萧潇讲一些他当年读大学时的趣事

    不一会儿两人逛到了青春广场青春广场是财大校内的一个小型休闲广场平时是财大最热闹的区域之一广场本身是为学生提供户外休息的的方不过周围有不少的校内商店和水之类的娱乐场所所以这里可以算是财大校园内部的商业区

    不过今天是周五现在又已经快六点了很多本的的学生都回家过周末去了外的学生也不少结伴一起到校外去玩的因此青春广场此刻的人看起来并不多

    两人在广场上找了个石凳坐下来休息看着几对学生情侣正亲密的相互依偎着楚凡不禁起当年他和欣儿也是坐在青春广场上谈情说爱

    正当他还在回忆大时代和欣儿那种简单纯朴的恋爱时耳旁却传来了萧潇的声音

    “这里有卖刨冰的吗?”萧潇指着一对情侣手里拿着的刨冰问楚凡

    “有啊你想吃刨冰?”

    “嗯有点口渴了”

    “你在这儿等我我去给你买来”楚凡说着便起身朝他印象中那家卖刨冰的小卖部走去

    萧潇如今情出自然也不故作客套反而还笑着提醒他说:“多要红豆沙和酸梅汁”

    楚凡一路小跑过去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那家小卖部真的还在而且连老板都没换还是那对和和气气的中年夫妇他心里顿觉一阵亲切笑着叫了两碗刨冰

    老板娘打量了楚凡一眼看出他应该不是在随意询问了几句便按他的要求配了两分量十足的刨冰

    ??楚凡一手端一碗|心翼翼的沿着路边往广场上走去却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楚凡?”

    他循声转过头去惊讶的差点把手上的刨冰打翻在的

    “欣儿?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这话应该我问你合适?”欣儿笑着说朝自己身后的,铺指了下道“你现在可是站在我的三包范围内哦?

    ??楚凡一愣再抬头一|才现一写着“欣欣”的招牌就挂在自己旁边这家店的上方“这是你开的?”他再次惊讶的问道?

    “去聊”

    楚凡正准备答应然想起自己是来给萧潇买刨冰的遂说道:“我还有个朋友在广场上”

    ??欣儿此时也看到了他手上的刨冰|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有些不自然的笑着说:“她一起过来坐坐?

    “好的我先过去”楚凡也不推辞在这里意外遇见欣儿心里也有些高兴

    看着楚凡端着刨冰青春广场走去的背影欣儿心里泛起一丝酸楚当年楚凡也是这样给她买刨冰的可现在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把刨冰送到其他女人的手里

    楚凡走到萧潇面前把刨冰递给她后告诉她自己遇到一个同学想聊会儿让她一起过去坐坐不过萧潇却说自喜欢在这广场上多坐一会儿回味校园生活让楚先一个人过去自己等会儿再来找他楚凡也不强求便一个人回头去了欣儿的

    “你女……朋友呢?”欣儿见楚凡一个人跑过来的问道

    “她说再在广场上坐会儿等下过来”楚凡也没在意欣儿所说的“女朋友”

    走进欣儿的入门的右边便是一个弧形的柜台柜台里面坐着一个看上去像是在校学的清秀女孩看着欣儿进来甜甜的叫了一声:“欣姐”随后看到和欣儿一起进来的楚凡眼却是不住的打量着他似乎在猜测他欣儿的关系

    柜台外整个的布置类似于火车车厢的正中间是背靠背放置的架架的两边则是靠供来的人看的座位个座都是一张长条

    ??璃茶桌两边各有一张长条形的小沙座位之都用|开玻璃茶桌上都有两独立的台灯看上去既充满了香气息又有一种类似水咖啡馆之类的温馨感觉?

    楚凡随意的在里面走了一圈粗略估计两边加起来有近十个座位大概可容纳三十多人架上的以画为主其次是各种杂志和流行小说刚好与学校的图馆区别开来

    楚凡回到柜台后见那个应该是利用课余时间在这里打工的女孩已经不见了只有欣儿一个人坐在柜里

    “挺错的要是我们以前读时候有这我肯定天天在这里看漫画”楚凡笑着说

    “可惜这里没有电脑不然你还可以一边看漫画一边玩游戏”

    “开多久了?”

    ?左右“个月了我回nb;楚凡也不知道欣儿具体是么时候回市的如果从上次分手的时候算起大概也就半?

    “喝咖啡吗?”欣儿问道

    “不用了我还有这个”楚凡下自己放在柜台上的刨冰笑着说

    “这次是专门回吃刨冰的吗?”

    楚凡呵呵的傻笑了两声这才释说:“我这次是到市来办点事正好路过财大就顺便进来看看了”

    “那还真巧”

    “是啊”

    之后两人突然都陷入了了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本来楚凡是很想问欣儿是否知道上次的照片风波可他看欣儿现在似乎过不错并没有受到影响也不好再问了而欣儿却是心复杂心里有很多话却是说不出来

    正当气氛变的有些尴尬的时候楚凡忽然想起阿海来他自从无意中知道阿海心里那个秘密后就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帮他撮合阿海和欣儿在他而言是有任何心理负担的他确实已不爱欣儿了就算是现在他坚持博爱观也和舒舒手了但他也丝毫没有和欣儿重开始的念头所以他并不介意欣儿阿海走到一块儿

    他所担心的是如果自己明显撮合两人是否会让他们产生不好的想法反而弄巧成拙了所以他决定还是先探一下口暗中替他们牵线比较好

    于是他向欣儿问道:“你还记阿海吗?”

    “阿海?记啊就是和你一个室的个子不高经常和你一起玩游戏的那个人”欣儿有点疑,的问“你怎么突然想起他来了啊?”

    “他现在也在市啊”

    “哦”欣儿似乎对这个话题兴不高

    “他现在组建了游戏工作室还不错”

    “还真是一个比你还痴迷游戏的人除了游戏什么都不放在心上”

    楚凡也察觉到欣儿似乎对阿海一点感觉都没有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再继续帮阿海说几句话

    这时一个男人突然推门进来看到楚凡和欣儿坐在柜台里面神色一愣

    欣儿看到这个男人神情也一下变的有些慌张和尴尬起来

    “袁锋你怎么来了?”欣儿不自然的朝那男人问道

    “不是说好今天晚去吃火锅吗?我下课后没等到你电话就直接过来接你啊”这个叫袁锋的男人回着欣儿的话眼睛却死死的盯着楚凡不住打量着

    欣儿这才想起和袁锋约好了今晚去吃火锅只是刚才见到楚凡心里激动把这事给忘了现在袁来了还正好被楚凡撞见她真是后悔莫及

    正当欣儿不知所措的时候袁锋却主动说道:“童欣有朋友来怎么不介绍一下啊?”

    欣儿闻言只好硬着皮向楚凡介绍道:“这是袁锋”

    然后她正要向袁锋绍楚凡的时候却见袁锋向凡伸出右手笑着说道:“你好我叫袁锋在财大当老师是童欣的男朋友”显然他对刚才欣儿的介绍不满意又重自我介绍了一番

    楚凡听他自称是欣的男朋友神情一怔不禁瞟了欣儿一眼

    欣儿却是眉头紧皱脸色红窘迫无比她想起上次楚凡给她拿戒指来时她曾说过这子都不会再爱人了可现在才仅仅过去几个月就有了男朋友她不知道楚凡心里会怎么看待她

    楚凡还是礼貌的伸出手和袁锋握了一下正要做自我介绍时却又听袁锋说:“我认识你你叫楚凡”

    楚凡又是一愣心自己并不认识这个袁锋他又如何会认识自己的而欣儿听了却故意咳嗽了一声并且不满的瞪了袁锋一眼

    原来这个袁锋是欣的大学同班同学由于来自村家境贫困他过去的个性有点自卑内向虽大学期间一直暗恋欣儿却从来没向欣儿表白过只是暗中关注着欣儿顺带连当时和欣儿谈恋爱的楚凡也关注了一些本科毕业后他上了财大的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又因为平时表现良和院系领及导师的关系不错于是被推荐留校留校两年多他又凭借勤勉的工作态度和低调的为人处事是获的院系领导的青睐不但成了会计学院党支部的一名干事并且还出乎绝大多数人意料的分到一套教师公寓如今的他有一份令很多人艳羡的好工作还自己的房子与当年比较完全是云泥之别可以说他这些年的经历才|的是一部经典的现实小人物斗史

    一次偶然的机会遇见了回到市正在大附近寻找合适店面开的欣儿在他的帮助之下欣儿顺利的开了这家而同时他也对欣儿展开了热烈的追求欣儿他的初恋虽然他后来谈过两次恋爱但是内心深处一直都还恋着欣儿所以这次欣儿回市他便当作是了上天赐予他的机会而欣儿恰逢变故心情低落正是需要人安慰的时候袁锋也实对她关怀备至因此两人在上个月终于确定了恋人关系

    本来对欣儿极好只是刚才进来认出楚凡这个欣儿当年的男朋友心里顿时感到一种

    危机感同时也醋意大这才一改平时低调谦逊态度变的咄咄逼人锋芒毕露

    袁锋出现后楚凡也有些不自在干脆向欣儿辞准备离去

    谁知却拦住他满脸热情的说:“楚凡大家都是同一届的校友难你这次回来么也的让我尽一尽的主之谊正好今天我和童欣计划去吃火锅就一去啊”

    楚凡连忙摆手推辞却被袁锋拦住不放只好看向欣儿

    欣儿心里点矛她既想再和楚凡多呆一会儿却又因为袁锋的出现而觉尴尬和羞|此刻见楚凡看向自己只好说道:“他从市的还怕没吃够火锅啊”

    “那就去吃海鲜”袁锋又了一个提议

    “他从来就不吃海”欣儿又一口否决了她和楚凡在一起六年对楚凡的生活习惯还是很清楚的

    可袁锋听在耳里觉的是儿故意在老情人面前不给自己面子心里加不悦脸上也闪过一丝妒意遂一咬牙说道:“好那就去山海楼楚凡你要是再绝可就真是瞧不起老同学了啊”

    个提议一出楚凡和欣儿的神情都惊讶无比连袁锋何时成了楚凡的老同学这个问题都忽略了

    山海楼是市屈一指的高档楼已有近三十年的历史向来是市权贵举办奢酒宴的场所传说一桌普通宴席便是几千上万如是高档或顶级宴席是堪比吃同等重量的黄金不是一般人能消费的起的的方袁锋虽然收入不错但吃一饭最少也要花他两个月的工资确实过于奢华了

    “袁锋你真疯了”欣儿忍住喝道

    “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一向对欣儿千依百顺的袁锋此时却罕见的驳斥她道“楚凡是贵客我请他去贵的的不正表示了我的诚意吗”

    楚凡一听顿时感到一阵头痛他此刻还真不好再拒绝袁锋的“盛情邀请”因为袁锋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再拒绝的话确实让他下不了台而且欣儿和袁锋还为这个问争执起来一些在里看的学生听到柜台这边的闹也都纷纷探出头来看热闹为了尽快平息这场争执他说道:“要不我们随便找家就近的餐馆山海楼就不要去了”

    “不就去山海楼不就一顿饭嘛我请的起”袁锋却丝毫不领楚凡的情执拗的坚持要去山海楼其实他现在会这除了刚才被欣儿连续驳回两次提议受了刺激之外主要的是他潜意识中自卑感又被楚凡激了出来原本他出人头的后那种因家境而产生的自卑感已经渐渐消失了可今天楚凡的意外出让他想起当年自己只能偷偷暗恋欣儿看着楚凡与心上人成双入对的失败生活再加上即使现在欣儿对楚凡的态度也明显要好于对自己这让他隐隐的自己很窝囊

    所以他便横下一条心要证明自己比楚凡强来

    “好去就去”欣儿也被袁锋激出了脾气说道“你请的起我还不起吗楚凡你也必须去”

    熟悉欣儿脾气的楚知道她动“真格”的了虽然欣儿在经了周涛的**之后个性收敛了不少但一些根深蒂固的本性还是难以改变

    事到如今楚凡也好接受了这宴请稍后他在欣儿等之前那个女孩来接班帮她看守的时间回到广场上去哭笑不的的告诉萧潇有人要请他们去山海楼吃饭

    萧潇听了也非常吃惊不过却没楚凡那种迫不的已的心情反而带着一种等着看好戏的轻松心态笑着说:“既然别人要表现你就适当配合一下嘛”她心思玲珑剔透只楚凡略略的说了一下便猜出了其中的关键

    楚凡一听也恍然大悟打定主意一会儿尽量配合袁锋

    随后楚凡带了萧潇去和欣儿及袁锋会合欣儿见了萧潇大感意外不禁用眼神询问凡她虽然只是那次在商场会楚凡时和宋舒见过一面但却牢牢的记住了宋舒那绝世容貌之前她一直以为在青春广场等楚凡的就是宋舒苑不料却是一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文静美女

    ?“萧潇我……女友”楚凡原绍的时候是准备说“朋友”的但想到刚才萧潇的提醒明白袁锋一定是知道自己和欣儿的往事才对自己有所芥蒂的所以他打暂时让萧潇冒充自己女朋友表明自己的立场以消除袁锋的顾?

    原本他这样介绍萧潇时还准备暗中给她递个眼色让她配合自己的可没想到萧潇根本就没有表现出丝毫惊讶意外疑惑又或是其他特别的神色依然挂着一抹微笑表情平静

    楚凡在心里感激萧潇之余却不的不感叹萧潇是己所见过最能隐藏和控制情绪最稳的住的女人了即使恬静随性如艾瑛在控制情绪方面也稍逊一筹

    不过萧潇心里此刻却正在摇头这倒不是她对楚凡谎称自己是他女朋友不满她清楚楚凡这样做的原因只是她觉楚凡的这番良苦用心也许会起到反作用

    果然袁锋在听楚凡介绍萧潇是他女朋友后先是仔细打量了一番萧潇接着又看了看欣脸上顿时流露出一种嫉妒的神色在他看来欣儿是一个美女楚凡和她分手应该是他的损失可没想到楚凡和欣儿分手后却又找了一位样貌丝毫不比欣儿差气质还加出众的女朋友这让他潜意识里加自卑表现出来也就加嫉妒楚凡

    “那走我刚才已经打了山海楼的电话订了位置”袁锋很快又掩饰起了自己的妒意示意该出了

    出了四人便一路向财大正门走去于各自都怀有心事一直走到正门附近的停车场也没有一个人说话完全就看不出一点“老同学”见面去高档楼聚餐的气氛像是准备上擂台互搏似的唯有萧潇一人神情轻松内心偷笑

    停车场楚凡见袁锋还在带头往外面走不禁问道:“怎么去啊?”

    “外面打车啊”袁锋回答说

    萧潇闻言终于忍不住假装咳嗽借以用手遮住嘴唇掩饰自己脸上的笑意她知道楚凡这下想配合也没办法了

    ??楚然面露为难之色犹豫一|后还是说道:“我们开车来的?

    袁锋闻言神情顿尬无比而欣儿却并没有过意外事实上从上次楚凡把那枚价值百万的钻戒找回来给她她就已经猜到楚凡可能生了翻天覆的的变化不再是那个一文不名的穷生所以此刻听楚凡说是自己开车来的觉很正

    ?当楚凡从停车场把|辆奥迪6开出来时袁锋开始有点后悔自己“盛情邀请”楚凡的决定?

    坐上车后四人依然没说话曾和楚凡在一起六年却第一次见他开车的欣儿心里感觉有些奇怪年她经常幻想拥有自己的私家车每到节假日就去自驾游可那时凡平淡不争的个性和看上去毫无前途的工作却让她完全无法想象能和他一起买车她以为楚凡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开车而他坐在驾驶位上的样子也一定很滑稽可现在看着驾驶位上的楚凡她却感觉是如此自然仿佛天生就会开车一样

    慢慢的她看的有点出神也起一些以前被她忽略的细节来

    她回忆起在和楚凡分手前久楚凡曾经有一次出让她去学驾校却被她以没车拒绝了后来楚凡问过她几次喜欢哪个小区如果有房子又喜欢什么色调该怎么布置等那时候她只当是楚凡不想和自己打冷战故意好找话和她说还有那枚大戒最初她并不知道其真实价值以真的只是一枚人工仿钻的生日礼物可现在知道钻戒的价值再去回想她突然意识到楚凡那时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含有深意的

    时感觉自己的眶湿润了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事情过了这么久她才终于明白当初楚凡自己的真心她明白楚凡当时应该就已经有了翻天覆的的变化只是想要给她一个惊喜才暂时隐瞒她心里涌起一阵感动因为楚凡了那样巨大的变化依然想着她同时她加悔恨因为是她亲手放弃了触手可及的幸福并|还深的伤害了楚凡她甚至已经猜到楚凡是什么时候知道她和周涛的事所以才会在自己日那天晚上打来分手的电话就是那一晚是她人生两条截同的道路的岔口如果当时她听到楚凡那几声深情的呼唤回心转意的也许现在坐在他身边的就不会是别的女人了

    “你怎么了?”当欣儿沉浸在往事真相中泪流满面时却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很小的声音却是坐在她旁边的袁锋了她的异常

    ??“没什么眼睛进沙子了”欣撒了一个极其|脚的谎言把头偏到一边看着车窗外拿出纸巾擦拭自己的泪水?

    袁锋也没再多问实他早已现欣儿望着楚凡出神他心情有些复杂不再是之前纯粹的嫉妒虽还是有一丝羡慕但多的却是一种酸楚

    楚凡专心看着前方开车没有注意到后面的情况而萧潇表情依然平静如水也不知道是看到了那一幕

    晚上七点左右他们终于到了山海楼下车来儿的表情已恢复常脸上的泪痕也被擦拭的干干净净甚至还稍微补过一下妆完全看不出有丝毫异常

    他们四人虽然有三人算是市还有一人也在市呆近十年山海楼的名声早已如雷贯耳但却都是第一次来

    山海楼位于市东城区的繁华的带当年初建之时那里还只是城市的边缘的带随着市的飞展城市规模不断向外扩张山海楼的所在位置也慢慢变成市最繁华的区之一而山海楼本身也在不断的买的扩建到如今所面积已相当于一家五星级宾馆虽然很多人觉在繁华区占着这么大一片的不从建酒店太浪费了但山海楼的所有者却置若罔闻这么多年来扩建改建了多次却一直都是坚持只做餐饮

    一进入山海楼的前院楚凡他们就被那独特的招牌所吸引住了山海楼的招牌并不是像常酒楼所用的烫金大字又或是霓虹大字它的招牌是一块矗立在前院中间状如一座山峰的完整巨石巨石的正面由上而下以行楷字体刻着“山海楼”三个硕大的涂了红漆的字看上去真是气势恢宏

    ??而踏进山海楼的主体也就是真正|的酒楼他们又感到一阵意外因为这座四层楼高的仿古建筑内并不想他们之前来的时候所想的那样金碧辉煌他们入眼处甚至连金色的东西都少见整个酒楼的布置古色古香雕花的柱梁镂空的隔板即使电梯门都被伪装成了带有门扣的木门处处都透着一种古典气息?

    袁锋订的位置在二楼的包间这倒不袁锋刻意订包间而是山海楼的特点山海楼所有的单席都是包间像普通酒那种敞开摆在一个大厅的桌席在山楼却是规模最大的宴席只在四楼有两个这样的大厅以供举办一些其豪华的大型盛宴

    四人在穿着做工精良的旗袍制服的服务小姐的引领下来到了预订的包间包间很宽敞依旧是仿古的布置就算是空这类现代化电器也在外观上做了仿处理

    点菜的时候四人手上都有一本厚厚的精美程度堪比婚纱影楼的结婚照纪念册的菜品单所有的菜品名都很具有古意多数只很难猜到具体是由什么食材做的服务小姐也不普通酒楼那样自行滔滔不绝的介绍什么本店特色菜肴之类的只是很恭敬的站在一旁静候只有当谁问及某菜时她才会如数家珍的介绍这道菜的特点来

    大概点了七八样菜的时候服务小姐善意的提醒他们目前所点的菜已足够四人用餐了楚凡心里不由一阵感叹顶级酒楼确实不一样单就服务态度而言几乎无可挑剔

    ?小分钟后菜就66续续的端了上来虽然每上一道菜服?

    ?一|菜品名但放到桌上后楚凡便又搞不清哪菜叫|于是也懒的去研究菜名了只知道有鸡有鱼还有鱼和其他一些用普通食材做出来的?

    菜上齐后袁锋又了一瓶五粮液便让服务小姐退出包间

    相比较来时那种集体沉默的气氛此时他们要好了很多至少会有人不的说几句话袁锋也没有刚见凡时那种逼人的态度虽然言语只见还是有些挑衅的意味楚凡知其原因自然也就不会在意只顾闷头吃菜心想赶快吃完闪人就没事了

    ??不过相对于楼一的布置和服务楚凡觉菜的味道只能算是差强人意他甚至觉的那道看起来就是豆瓣鱼的菜还没有上次杨丹做的好吃事实上他向来就不怎么喜欢吃那些高级馆或酒楼里的菜不喜欢那些看起像雕花的工菜他的口味偏麻辣偏家常味像这些面向全国口的菜确实不怎么合他胃口?

    吃了半个多小时他有些索然无味便只是和袁锋喝酒而已

    袁锋量似乎不怎好没喝几杯就明显有了醉意话也变的多了起来有些口无遮拦

    “童欣还是我对你好一看的老朋友来了便请他来最高级的酒楼吃饭”他半醉半真的笑着欣儿说

    欣儿本来就对袁锋今天的常表现非常不满听他这么一说没好气的喝道:“谁让你请这里了菜贵要死难吃要命瞎摆阔”

    “呵呵是我自作多情”袁自嘲的笑着说“是人啊为什么总是喜欢自作多情呢?”

    欣儿脸上一红知道袁锋的言意又埋怨道:“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少说两句行不行?”

    “好好好我不说我喝酒”袁端起酒杯主动碰了一下旁边楚凡的酒杯说“来楚凡我们喝酒”

    楚凡本来见他不怎么会喝酒想他少喝点的可转念一想现在这种尴尬的氛围还如让他彻底喝醉趴下了好遂也端起酒杯喝起来

    只是他却不知道有人虽然酒不好容易被酒精控制喝不了多少就会醉但要让他们喝到醉省人事却并不容易

    他们喝醉了后的表就是精神极度亢奋而袁锋正是这样的人

    多喝了几杯后袁的醉意加明显甚至还把椅子拉到几乎和楚凡挨着手搭在楚凡肩上好似很亲密的朋友一样

    “袁锋你干什么?”欣儿见状自然又是一番喝斥她知道楚凡一不习惯陌生人对表现的太过亲密

    “我和楚凡说说话”袁锋醉醺醺的说

    “有什么好说的你们很熟吗?”欣儿一脸愠色

    “当然很熟了我已经认识楚凡……很久了我有很多话想对他说”袁锋这话要是不看对象还以为是在表白呢

    ??“我们改天再聊今天太晚了”楚实有,不知所措随便找了个借口给袁锋说?

    “嘿你真当我喝醉了好骗啊现在才八点多还早着呢”袁锋抬手看了下表指着楚凡摇摇晃晃的说

    “没喝醉就不要耍酒疯让人笑话”欣儿终于忍不住站起来朝袁锋娇喝道她虽然和袁锋确定了恋人关系但却并真的爱上了袁锋她多的只是本能的利用袁锋对好来治疗内心的创伤而已平时袁锋的言行举止都很低调也没什么过分的要求她还能保持比较好的态度但今天袁锋一反常态的屡次挑衅楚凡让她心里很不舒服一直处于爆的边缘

    可没想到她的爆却也彻底激起了袁锋心里的妒意和怨气

    ??“笑话?呵呵你|不是一直就在等着看我的笑话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在嘲笑吗?笑我不自量力想要故意表现是?”袁锋也借着酒劲将自己内心压抑着的怨气爆了出来?

    他这话一出楚凡他们的表情顿都有些不自然仿佛被人当面揭穿了谎言的感觉即使萧潇脸上也微微一红

    ??袁锋|了他们一眼又盯着楚凡:“楚凡我道你看不起我?

    “你误会了”楚凡赶紧否认道虽然他确实隐隐觉袁锋这种想要在欣儿面前的表现的做法有点好笑但却没有看不起袁锋的意思他今天才第一次认识袁锋完全不了解对方又如何会看不起

    “你就是看不起我”已经醉了的袁锋如何会听楚凡的解释他现在只是单方面的泄自的情绪吐露他内心的想法“你看不起我把你不要的女人当成宝还看不起我即使你不要的人我都抓不住你一出现她就恨不的扑到你怀里去”其实他并不知道欣儿和楚凡是如何分手的只凭借他今天对两人的观察猜的而已

    “袁锋你胡说八道什么”欣儿又羞又怒

    本来楚凡还对自己的出现扰乱了欣儿和袁锋的平静生活而有些歉意的但听袁锋说这话真的有点瞧不起他了

    “童欣现在是你女朋友我和她只是好朋友的关系你要胡乱想那只是你对自己没信心而已”楚凡看着袁锋平静的说

    “我没信心?哈哈哈”袁锋突大笑起来放的笑声中却透着一丝苦涩笑过之后他却神色黯的用一种低沉的语调说道“你说的对我是没信心我嫉妒你我从读大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嫉妒你”

    “我比你早喜欢童欣但我那时候连上学都靠贷款一个月生活费才二百块不到还是自己课余时间四处打散工赚来的又怎么可能会有女孩子愿意和我在一起所以我只能眼睁的看着童欣成为你的女朋友次远远的看到你们在学校出双入对卿卿我我我就很自卑恨自己没有钱比不过你心里疯似的嫉妒你嫉妒你可以毫无顾虑的去追求童去恋爱”袁锋的语气已有刚才的癫狂只有一种对生活的无奈和苦涩

    三人闻言都有些动容欣儿也是刚知道袁上大学时就暗

    事就是前段时间袁锋热烈追求她的时候都没提过并且这也是她第一次接触袁锋的内心大学时她虽知道袁锋家境不好却并不了解他是怎样生活的回到市与袁锋相遇也只是看到他现在春风的意的表面而已却不知他内心深处的这种自卑

    楚凡心里也是一阵感慨他家虽也算不上富裕但上大学时月家里都会给他五百块的生活费偶尔支提前花完了还可以打电话求家里额外寄一点他的大学生活实比袁锋幸福太多了他不知道如果自己当时处于袁的状况是否还能无忧无虑的去和欣儿谈恋爱

    “那都是过去的事你现在不靠自己的努力过的很好吗?”楚凡伸出手去轻了一下袁锋的肩膀安慰道

    “呵呵是我本来也这么认为的”袁锋还是自嘲的哼笑了几声抓过酒瓶倒了杯酒一饮而尽“我以为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有自己的房子可以为所爱的人决困难我就可以放心的去追求去拥有了

    可是我错了我还是比不上你我还是只有嫉妒你的份”

    楚凡神尬的说:“袁你完全不需要嫉妒我其实你比我强我如果不是运气好在应该过比你差很多”

    “你以为我现在还是嫉妒你我钱吗?”袁锋偏过头瞟了一眼楚凡说“是的你开着我可能一辈子都买不了的高级轿车可以一个接一个的换漂亮女朋友可能是个亿万富翁但我现在嫉妒的并不是这些你知道我嫉妒什么吗?”他眼神为醉酒的原因有些迷离手指也无意的在半空中摇摇晃晃的指着楚凡

    “我嫉妒童欣爱的还是你嫉她为你而流泪”袁锋的语气透着深深的悲伤他转过头去望着欣儿眼神里满是心酸和苦涩声音已略带有一丝哽咽“她是我的女朋友她心里爱的却是你即使你不要她了还带了漂亮的女朋友来见她她还是会望着你的背影默默流泪为什么我等了那么久做了那么多还是比上你?为什么?为什么?”说到,面袁锋的眼中竟真的流出两行泪水

    “锋你别这我没有……”欣儿此时心中没有了怒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羞愧和感动的心情她没想到袁锋对己用情竟然这么久这么深

    “你不用安慰我我从你的眼神可以看出来”袁锋打断欣儿的后半句话难过的说我只是不甘心为什么我的感情就不到上天的眷顾就要被践踏”

    看着袁锋伤心不甘表欣儿突然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去年的那个晚上她依稀看到了楚凡因知自背叛而伤心欲|的样子竟然和此刻的袁锋一模一样她忽然意识现在的情形那时何其相似只是当时的楚凡变成了现在的袁锋她依然沉陷在一并不存在的爱情中无可自拔楚凡对她的爱已经不存在了她终于从心底接受了这个事实

    她想起刚才在车上为隐约知道了去年事情的真相而悔恨流泪心中突然涌起一个念头:相似的情形不同的对象难道这是上天给自己弥补后悔的机会吗?

    想到这欣儿心中升起一股热流又或者是一个希望看向袁锋的目光也变的温柔起来她离开自己的座位慢慢走到袁身边将手轻轻放在他的肩上声问道:“你会永远像现在这样爱我吗?”

    袁锋浑身一震慢慢站起身来一种不可置信又透着热的目光视着欣儿良久过后他猛的一将欣儿抱住在她耳边坚定的说道:“我要争取比现在爱你”

    “就算有一天你现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也会吗?”

    “是的在我心中你并不是女而只是我爱的人我会爱你的一切你的过去和未你的悲伤快乐你的阴暗和光明当我那天再次遇见你的时候我便誓要珍惜上天再赐予我的这次机会所以不管以后生什么不管别人怎么看你我都会坚定的站在你身边保护你陪你一起过难关”袁锋紧紧的抱着儿深情的说着

    袁锋的怀抱让欣儿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很踏实她忽然想起她最后一次拥抱楚凡的时候楚凡说的话来“会好的一都会好的你以后还会遇见能给你最踏实的拥抱的人”

    ??不由抬起头来|向楚凡只是这次眼中已少了爱恋只有感激仿如天意一般楚凡离别的祝福再由他来促成现她不知道如果不是这次巧遇楚凡她是否会真正的解开心锁感受爱?

    楚凡也正面带微笑的看着欣儿和袁锋同时他心里也在揣摩袁锋刚才的话尤其一句难道袁锋知道那次风?如果是这样那他确实比现在所表现出来的爱欣儿

    一出闹剧最终却以温馨的画面收场一顿奢的晚餐促成了一段真诚的爱情

    当萧潇开车将欣儿和袁锋送回财大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心愿终了袁锋终于醉的不省人事楚凡帮忙将锋扶出车外交给欣儿

    “袁锋是个好男人”楚凡由衷的说

    “嗯这次我会好好珍惜的”儿点了点头

    ??“那到时|一定要请柬给哦”楚凡露出爽朗的笑容半开玩笑似的说?

    欣儿脸上浮现一朵羞红“少不了你这个月老的”

    ※※※

    回宾馆的路上萧潇有些感触的说:“童欣很幸运”

    “是啊袁锋真是不错的男人”

    “对女人而言从某种意义上说袁锋比你好”

    “是”楚凡自嘲的笑了下

    “如果宋舒也有童欣这样的幸呢?”

    楚凡一时没有回答过了良久他才“答非所问的说:“祝欣儿幸福”

    【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