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一百二十八章:命运真相 幸福天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呵呵,我想现在你们该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厉害了吧?没错,他就是林天赐,那个孩子。“听着方孝儒的惊呼,左老也是转头笑着说道。

    “这……老师,你知道天赐的事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方孝儒感觉自己现在彻底的糊涂了,老师不是说没有林广仁和那个孩子的讯息吗?怎么现在又似乎是认识的样子,而且林天赐竟然还是以这样的形式杀进天星基地,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左老没有回答方孝儒的问题,因为这时天赐已经醒了过来,并且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揉了揉自己有些发晕的大脑,天赐突然感觉自己的脊背很疼,在爬起来扭头看的时候,天赐不由愣了,一对黑色的像蝙蝠一样的翅膀,怎么回事?自己怎么长出了一对翅膀?迷糊中,天赐开始打量四周,他正身处那个庞然大物的下面,而身边正站着那个斯文的男秘书,还有那个国字脸,在男秘书的后面站着一名穿着白色衣服的老头,看样子这家伙应该就是他们口中的左老左新之了,再向后看,天赐不由一惊,失声叫道:“什么?神皇?葬爱?还有神秀?”天赐指着方孝儒、王振、马少军三人惊讶的喊道。

    沉默,看到天赐认出了自己三人,方孝儒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然后回道:“是的,我就是神皇,怎么,在这种情况下见到我,很惊讶吗?”

    “切,他惊讶,我还更惊讶呢。“后面的王振也是瞥了瞥嘴,“真是没有想到,我们一直在寻找的小孩竟然就在身边,竟然就是天赐,真是没有想到啊口”

    听着葬爱说寻找的小孩,天赐明白了,艳说的就是自己,他们在找自己?他们找自己干嘛?带着疑惑,天赐怒视向了左新之,“你……就是左新之!”天赐对着左老怒声问道。

    “天赐,你怎么能这么直呼老师的名字,你小时候,可是都是老师一直在照顾你,你不能这样对他!”听到天赐直呼左老的名字,马少军也是站了出来,厉声对天赐喝道。

    “老师?神秀,你们也是左新之的帮凶吗?他杀了我的父亲,我为什么不能喊他钧名字,我不仅要喊他的名字,我还要杀了他!“天赐反瞪了神秀一眼,指着左新之大声喊道。神秀竟然说自己小时候,都是他自己照顾自己,简直是笑话。对于这个话,天赐是根本没有听进去。

    “计么?“听着天赐说左老杀了他的父亲,方孝儒三人都臧怔,“你……你说的父亲,不会是林广仁吧?”方孝儒疑声向天赐问道,同时方孝儒也是惊异的看向左老,想通过他的表情看能否得到些什么,可惜,左老此时是一脸的平静,默默的看向身前的天赐。

    “是的,我父亲就是林广仁,我通过国家安全部人才知道,原来父亲是遭人杀害,而那个凶手就是左新之!”天赐大声的对方孝儒回道,从神皇的话来听,似乎他们也是不清楚事情的真相。

    所有的目光都是集中到了左老的身上,左老也是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深深的望向天赐,“对于这个事情,我拥有无可推卸的责任,我只能说这是一场意外,当年我派阿猛去追林广仁,只是想追回命运水晶和天赐你,我并没有发下杀戮的命令,但是不幸的,在争夺中,林广仁出了意外。”

    “哼“……听到左新之承认,天赐冷哼一声,意外?我把你杀了我也可以搪塞说是意外。

    “老师!那……这次命运水晶的事情,你不是在美国得的吧?而是你从天赐那里弄出来的?”方孝儒惊讶的看向左老,惊讶的问道。从左老的话来听,似乎他们被左老欺骗了很多东西。

    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左老也是现出痛苦的神色,苍老的摇了摇头,左老转身看向方孝儒三人,然后说道:“在这些年里,我一直在苦苦寻找他们,寻找他们不完全是因为命运水晶的问题,我很愧疚,我愧对他们,所以我想偿还一些什么,幸运的,在命运中举行了天下比武大赛,而天赐入围三十二强,从而我终于再次寻找到了他们,只是“……在顿了一下之后,左老看向了天赐,“只是他们的生活已经非常的稳定,我不想打扰他们,于是就只是将命运水晶偷偷的换了出来,我不想打扰他们的生活,所以我将这个事情对你们做了隐瞒。“左老在命运水晶的事情上忽略了左强介入过的事情。

    “呵,不想打扰?只是一句不想打扰就可以了吗?但是你的儿子左强可不这么想,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就是被你儿子所迫,他绑架了我妈,他让我来和你要命运水晶!我不想理你们那些破事,给我命运水晶!“天赐冷笑一声,大声对左新之吼道,这些人把他们当什么?杀了人,说句不想打扰,就永远的消失?从此置身度外?

    “左强绑架了清玉?这个畜生,这种事都做的出来。“一听天赐来这里的真正原因是左强绑架了李清玉,左老也是不由着急起来,训、天赐,命运水晶是绝对不能交给左强的,至于清玉的事情,我一定会想办法,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左强伤害到清玉一根头发的。”左老在思索了几秒之后,对着天赐说道口

    左老对母亲的关切和称呼让天赐感觉一阵迷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疑惑间,天赐仔细的看向左老,左老的身体虽然瘦干,但是人却显得很有精神,是一个慈祥的老人模样。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老人,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想到这,天赐的怒火又燃了起来。

    “零,赶快给我联系其他的特虎成员“……左老说到做到,当即就开始向零发下了命令。正说着,一声大笑突然从顶上楼梯传了下来,天赐、左老众人不由的向楼梯上看了过去。

    “哈哈哈,别联系特虎成员了,因为已经来不及了,现在,我就要命运水晶,不然我立刻就杀了李清玉!“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人站在楼梯之上大声的说道,在他的身后,跟着十几名手持武器的大汉,大汉们也都是穿着黑色的西装。

    “郑元?“看到来人,天赐也是一愣,惊讶的喊了出来,同时天赐也认出了后面的那些大汉,他们赫然就是曾经左强身边的那一个个“铁塔,“他们怎么跟郑元在一起?

    “郑元?他给你说的是这个名字吗?哼,他就是左踱弊~“左老看着天赐惊讶的表情办是冷哼一声,说出了让天赐弊讶的名字,说完之后也是仰头看向正向下走过来的左强“,强,我希望你能收手,别再做肝实验了,命运水晶我是不会给你的。”

    “哼,少用一副慈父的表情劝我,你这个父亲在我眼中就提款机,从小到大,你在我身边的时间有多少?命运水晶我是要定了,有了它,我的实验就能成功,你竟然派人到日本把水晶偷走,那就别怪我无情再抢回来。“左强根本不予理会左新之的劝告,在来到地面之后,左强也是将目光转向天赐“,我就担心你会和这老东西串通的害我,果然让我猜到,天赐,你现在既然已经恢复了真身,我想特虎的人应该是拿你没有办法的,快,给我把命运水晶抢过来,不然你母亲的生命我可不保证口

    “喀唧……天赐的指节此时是捏的是咯咯直响,他真想上去给左强一拳,但是他又不能这样做,母亲的命现在可是在人家手中,无奈中,天赐将目光转向了一边的左新之,将手一伸,沉声说道:“给我,给我命运水晶!”

    “嗡“……一阵刺耳的声音在这个时候突然传入了天赐的耳朵,天赐转身看向身边的国字脸的家伙“,别使用你那无聊的精神攻击了,没有用的。”天赐冷冷说道,在说话的畔候,天赐的翅膀轻轻的扇动,表示天赐此时正在极力压制自己愤怒的心情。

    “左老,您快走吧,这里我先顶一会,左强已经疯了。“零将左新之往身后一护,沉声说道。看着身前着急的零,左老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用的,他走不走都已经不影响大局了,左强要的是命运水晶而不是他。

    虚伸左手,天赐隔空对零挥了挥手,而零则就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

    抓住一般,身体不由自主的向一边移了开去“,这里已经没有你什么事了,别妄自做什么决定,一边呆着去。“将零移到一边,天赐走了过来,冷声对零说道,说话的时候眼睛死死盯着左新之“,命运水晶在哪里?交出来,不然你也会发生什么意外。”

    对于天赐的威胁左新之似乎是无动于衷,突然的,左新之笑了,“天赐,你知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左新之指着身边的庞然大物向矢赐问道。

    “这个“……目光转向身边的巨大梭状物体,天赐那种亲切熟悉的感觉又涌了上来,“似乎我在哪要见过,但是我想不起来了,这和命运水晶有关系吗?“天赐向左新之反问道。

    “用命运大陆的话说,这个东西名字叫探索方舟,是当年皇甫荣志制作出来的,可惜的,他本来该是用来探索宇宙的东西,可是却最终成了皇甫圣凌的逃命飞船。”左新之望着身前巨大的飞船叹息的说道

    听着左新之的话,天赐直接愣了,什么?这个是探索方舟?皇甫荣志制作出来流放皇甫圣凌的那个飞船?这不是命运中的东西吗,怎么到了现实中了,这左新之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呵,此事说来话长亦……轻笑一声,左新之开始为天赐讲述天星的来历,听着天星的来历,天赐整个人都愣了,《命运》竟然是这么来的……早在二十多年,左新之当时还只是一名有钱的科学家,后来突然有一天,左新之收到了在乌鲁木齐的克拉玛依附近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挖掘出了神秘飞船的事情,于是左新之马上带着人就来到了这片沙漠之中,当时探索方舟只是被挖掘出了一部分,仅仅的从这一部分,左新之就感觉到了事情的重要性,于是马上上报中央,要求秘密处理这个东西,当时为了保密,知道这个事情的人少之又少,而宇宙飞船的发现,也是被列为国家机密。

    于是的,左新之就开始用国家的钱在这片广袤的沙漠中建起了秘密基地,而这个秘密基地,就是在天星的外围扩建而成的,天星是左新之后来给探索方舟起的名字,而探索方舟的名字,则是左新之后来通过天星主机而知道的。

    当年在飞船完全的被挖掘出来之后,左新之也是吓了一跳,因为这个东西此时竟然还在运行,后来,神奇的,飞船底部的门打了开,左新之得以进入,当年同左新之一同进入的还有四个人,分别是方孝儒、马少军、王振以及林广仁四个人,当时四人也都是年青,充满了激动和好奇,通过飞船的传送飞盘,左新之接触到了天星主机,也就是探索方舟的运行核心一一纳库拉。在见到纳库拉的时候,左新之一众人也是见到了一个婴孩,这个婴孩张着人的样子,只是他却有着一对黑色的肉翅,婴儿被放在一个生命维持的装置之中,纳库拉告诉左新之,这名婴孩是他们的王子,名字叫皇甫圣凌,它接到命令,将王子带到一个适合他们居住的地方,于是它就经过几百年的寻找,终于找到了地球这个地方,可是在对地球人类的研究中,纳库拉发现,人类有着各种万恶的劣性与排外性,纳库拉也是不敢轻易的降落,于是的,纳库拉选择降落在了无人的沙漠之中,然后开始采集附近的资源,用以维持王子的生命,但是经过这么长的时间,王子的生命力竟然在几百年的旅途中开始了衰弱,最终,纳库拉经过权衡,决定赌博,将王子托付给人类抚养,等王子彻底的恢复了再带回飞船,寻找新的住所。

    于是的,皇甫圣凌就被左新之从飞船内带了出来,皇甫圣凌也是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但是让左新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婴孩简直就是恐怖的代名词,你可别小瞧了他,他虽然是婴孩,但是要知道,他是外星婴孩,在一岁的时候,皇甫圣凌就已经能跑能跳,甚至能飞,整个基地的人几乎都被皇甫圣凌欺负过,轻则丢物受吓,重则断骨重伤,就连皇甫圣凌的养父,左新之的胡子都在睡觉的时候被皇甫圣凌用火点着,烧的一干二净。对此,左新之于是再次找到纳库拉,纳库拉在考虑再三之后就拿出了命运水晶,命运水晶可以压制和吸取皇甫圣凌的能量和能力,于是左新之就将命运水晶制成了项链,戴在了皇甫圣凌的身上,从此皇甫圣凌的能量被大幅度的压制和吸取,最终,就连皇甫圣凌背后的两只翅膀都消失了,皇甫圣凌彻底的变成了一名人类的婴孩。

    在后来与纳库拉的接触中婷滂揽将左新!带入了全新的世界,一同的,仇将方痒儒、必“u大锨册少军、林广仁四人的科学研究带上了巅峰,在随看研究的友展,林广仁向左新之提出了将他们所有人的科学研究融合的想法,制作全球首款虚拟集实游戏,林广仁的意见一提。顿时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而游戏的背景,也是决定直接利用皇甫圣凌原星球的历史,一切石这一刻都有T目标,所有人开始为未来而努力口模拟纳仵扣,左析之也定竹始着干制作最新的电脑主机“蓝天”,在后来制作的过狂甲,左析之盛冤刿丁能量的不足,如果有强大的能量!左新之绝珂吁以制~出比监大史历害的主机,甚至的,要超过纳库拉这个原主机大主。

    但毒!就在所有的事情就开始走上正规的时候!林厂仁矢然带看皇甫圣凌也就是天赐,突然离开了基地,而被他一起帝走的!还有命运水晶。从此!林广仁的消息完全的消失了……

    “为什么?当年父亲为什么会带我离开呢?听元左析之的讲述,天赐也是疑惑的看向左新之,一切的转折都在林厂仁突然带自己离开的那一刻。

    “唉!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是很困扰,而晋我想闩厂仁的时候,广仁已经死了。“左新之轻叹一口气,悲哀的说道。

    “哈哈哈哈……”沉默许久的左强这个时候矢然大关起来!“你们想知道原因吗?我告诉你们!”

    听着左强的话,众人也是齐芥向左强看了过去,不明白他忑么又会知道其中的原因了?

    “原因很简单,就是我告诉林广仁,我的父桀打算将大赐的命运水晶占为己有,做更高级的运行主机。而天赐,则会被暗巾送给图冢做研究,还有这里所有的研究成果,这些就走用未文换这个圣地的代价。“左强轻笑一声,轻蔑的对众人说道,“当时天赐交给了还没有孩子的林广仁、李清玉夫妇照顾,他们早已经视天赐为荣身,在骤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惊恐万分。于是我就安矫他们逃离J大呈基地~唉。本来是想在他们逃出去之后。我偷偷衩待命运水晶和大赐的,可惜的。林广仁连我都进行了防范,在逃出去之后就让李清玉常看天赐逃到了上海,而他则去了北京,他似乎想暗中倜查这个)事情的具相,当然了,这个事情的真相是不能让他知道的,所以我就让判猛卜J死手。”

    真相在左强的话语中东这样揭开。天赐、左刹之都走愤怒的肃向左强,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在从中作搜。

    “别这样瞪着我,我知道你现在想杀我,但走我也知道,你不会这样做,帜,给我进天星里面把命运水晶拿出来,不然我就杀J你母亲!”左强看着天赐血红的双眼。毫不害怕的盯着天赐说道。

    怒!天赐死死盯着左强,他现在真是非常非常的想上去给左强一拳。这个恶毒的小人!四友发布,z盯加毗四m

    “啪嗒啪嗒……”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剧烈的脚步户从楼上传丁下来。众人也是仰头上望!一队队会副武装的士共纷纷从枝梯上跑丁下来,士乓越涌越多,最后将整个基地都图了起来。看看四个黑洞洞的枪口。方孝儒出声向零问道:“零。这些人走什么人丫我们基地的护卫吗?”

    “不,不是,这些好像是地方年队……笨也看看周困困的越来越多的士兵沉声说道。

    对于周围越来越多的士兵,左强似乎也定陷入J述惑!这些人是什么人?

    待整个基地都被控制之后,两名身穿少校车装的人从电梯门口走了出来,看到从基地出来的两人,天赐一时间也叉有点发问,这今天怎么这么多惊喜?明镜无尘,还有寂寞的风铃,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嗨,天赐,神皇,你们好啊?”一边从楼梯住卜走,芋明敬一边对天赐等人打招呼问好道。

    “是国安部的人!”看到李明敬,零也叉一愣!低户对身边的左新之说道。天赐的听力现在也是十分灵敏,在听到容的话之后也是大脑一晕,什么啊,这个李明敬怎么又是国安部的人?

    很快的,李明敬带着卢郁婷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在来到左强身边的时候,李明敬呵呵一笑,说道:“谢谢你,谢诮你为我讲研我一直也是不明白的东西。现在我完全的清楚了。

    说完!李明敬也是走到了左新之的身前,微微一关!况道:“左老。你把政府骗的也好苦啊,但是你要知道,在这~,世芬上,钱不走万能的,你能买通所有知情官员,能销毁所有的贲科!你掩盂不J事买,事实是你偷了国家的资源为自己牟利。侵害了囫家利益,对此,我现在以窃取目家信息等罪名逮捕你!”说着。李明敬右于轻轻一挥,一队士兵将左新之围了起来,用机枪指着左新之以及零弄人。

    在说完之后,李明敬也是将头转向了方孝儒、王振、与少车三人。“你们三人以危害国家安金罪罪名一同逮捕,我现在不姿求你们说什么,以后会有专人对你们进行审问……彳对士季明敬的话,方李儒三人相视笑笑,他们已经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不在于死第二次。

    最后的,李明敬来到了左强的身前,挠丁抚头!“额,你的罪名可就多了,杀人、绑架、秘密进行非法研究,乱七八糟的,你十的坏事还真不少,所以我现在以国安部的名义逮捅你,日后冉给你慢恢的给你安罪名。”

    “哗啦咖……一队士乓在李明敬的命令卜,将左强一致人困丁起来。皱着眉头左右看了看,左强望向天赐,“天赐,我现在命令你,命令你将所有人都杀掉,难道你不管你妈的命丁吗?

    “额……”被左强这么一说!天赐也是捏紧J夸头,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难道要听左强的祜,将这里的人杀掉,救左强吗?

    “啪……”李明敬突然拍了一下额头,醒悟的说道,“啊呀,差点忘记了,我已经将伯母救出来了。”说着,芋明敬对看上面的士兵打了一响指!顿时就有一名士兵跑了出去,没有几秒狎,一勺,人被带入了基地,而这个人就是李清玉,天赐的老妈。

    “啊,老妈!”看到老妈,天赐也是激动的叫j起来,甘后翅膀一展。天赐就飞了起来,直接向老妈飞了过去。

    看着天赐向自己飞过来,天赐鹞仇是热泪盈眶,“天赐……”仰着天赐,天赐妈重重的和爽赐拥抱在了一起,短短的几日分别,让这对母子都是感觉似乎是经历了很久似的。

    轻轻扶了扶眼镜,李明敬看着惊得目瞪口呆的左强,叹息的说道,“唉,你认为自己已经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但是疏不知,在最后关头,更要将自己的王牌藏好,一时的疏忽,全盘皆输,你等着在监狱中过余生吧。“说着,李明敬向手下发下了最后的命令。

    最终的,左强、方孝儒、王振、马少军一众都是被士兵押解了出去,最后到左老了,左老也是望着天赐和天赐母亲团聚神色渐渐暗淡了下来,“唉,都是怪我,如果不是我从小就不管左强,他也不会变成这样,唉,或许监狱是对我最好的惩罚吧。”说着,左老将手伸了出来,“啪……”士兵适时的将手铐给左老戴了起来。楼梯之上,天赐和天赐妈也是低头看向左老,一丝淡淡的悲伤涌上天赐的心头。

    一个月后……

    上海的一座豪华的别墅之中,天赐坐在正中的沙发之上,沙发的左边是雨婷,沙发的右边是姚月,两人都是轻轻的依偎在天赐的身边。

    “哎,天赐,你这个翅膀真的是真的吗?”雨婷摸着天赐黑忽忽的翅膀嘟着嘴柔声问道。

    “呜,雨婷,你都问了第三十八遍了,是真的。“天赐垂着头,闷闷的回道。

    “哎,天赐,你真的就是皇甫圣凌吗?这个故事不会是你遍的吧?天赐你是外星人啊?”右边的姚月抓着天赐的另一只翅膀这时也是轻声问道。

    %……”天赐继续无语,“姚月,你这个问题比雨婷的还多啊,你问了第四十二次啦,你要不相信,哪天我让纳库拉带我们到月球上玩玩怎么样?然后插上中国的旗子?”

    “哈哈,好啊好啊,我还要筹上我的名字。“听着天赐的话,雨婷在另一边也是激动的说道。

    “呜……”烦躁的扶着脑袋,天赐看向对面正在聊天的何胖子和李菲娜,“喂喂,你俩别在哪里聊了,我们打电动游戏吧?要不打麻将也行?”

    此时李菲娜正躺在何胖子的怀里,听到天赐说话,也是将头一歪笑着说道:“哈哈,天赐,谁敢和你玩啊,你现在是身家百亿的人,我们可和你打不起麻将。输了我们伤心,赢了又没有意思,干脆你直接把钱给我们得了口“说完话,李菲娜将头一歪,继续和何胖子聊起天来。

    “帆……”天赐郁闷,李菲娜这算是什么妥?

    “嗨,天赐,你在家吗?“李明敬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了进来,接着李明敬和卢郁婷两人穿着军装就走了进来。

    看李明敬和卢郁婷进来,何胖子和李菲娜也是坐起身来,进屋子里面聊天去了,而姚月和雨婷也是知趣的各自对天赐吻别了一下之后进子屋子。“切,还不是你们,现在命运停服了,没有游戏玩,我不在家还能去哪里?到外面,我一定会被当外星人围观的。”

    “哈哈哈哈,难道你不是外星人?“李明敬也是大笑着坐了下来,不用天赐支呼,李明敬自己就为自己倒了杯水,而卢郁婷也是看着李明敬无奈摇头。

    “明敬,真的必须要关闭命运吗?虽然左新之出了问题,但是他仅仅只是隐藏在背后的人,对于九天华夏的整个运作,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影响的吧?”天赐烦躁的对李明敬说道,从乌鲁木齐回来之后,天赐就收到了九天华夏关闭全世界服务器的消息,而关闭的理由则是游戏主机发现严重故障,需要停机维护。

    “唉,天赐,你是不明白啊,你知道左新之、左强他们是怎么处理游戏中那些拥有特殊身份~比的智能问题的吗?他们使用真人,然后输入游戏角色的智能记忆,然后利用网络将这些人接入游戏,他们其实同你们一样,也是玩着这个游戏的人,只是,他们所扮演的角色是助d和怪而已。这个实验的名称就为肝,左强就是为了让自己的这个实验更完美,才千方百计的去获取命运水晶航”李明敬叹息一声,对着天赐解释道。

    %……”李明敬的话让天赐直接愣住了,许久,天赐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的拿起桌子上的茶水缓缓喝了一口,天赐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放心吧,天赐,我想你们很快就不会寂寞了,超越时空公司已经设计出了神魔世界,现在他们缺的仅仅只是一台主机。”李明敬嬉笑着对天赐说道,说话时,李明敬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容。

    “哈,我说你这个大忙人今天怎么突然来找我,原来是打纳库拉的主意。“天赐身后的两只肉翅这个时候轻轻的展了开,天赐也是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此时天赐看上去,真正的像一个吃人的恶魔。

    “没有办法啊,命运突然停服,引发了太多的社会问题,上头发下命令让我们解决,这不是为了我们伟大的祖国嘛?”李明敬才怕天赐的威胁,嬉笑着说道。

    “呼……”天赐看着李明敬不受威胁,也是将翅膀收了起来,眼中思索的光芒隐隐闪烁,许久后,天赐将身体一仰,回答道,“好,这个事情我会和纳库拉说一下,反正它也是无聊,天星基地停了以后,那里没有了人,它也是有点孤独,暂时的就让它陪你们玩玩吧。”

    “好,那就这么定了,天赐我这就去超越时空联系,再见了。”听到天赐答应,李明敬也是高兴的站了起来,当即就和天赐挥手告别,准备联系超越时空公司去了。

    “嗯,不送,我也是很期望神魔世界的啊,希望这个游戏能和命运一样的好玩,我在家都快闷死了。“天赐对李明敬挥挥手说道。

    “呵呵,会的,你就等着吧。“李明敬回头嬉笑着说道,说完带着卢郁婷就离开了别墅。

    当李明敬离开别墅的时候,天赐也是站了起来,远远的看着李明敬离去的背影,这时,雨婷、姚月、何胖子、李菲娜四人也是走了出来,四人都是微笑着看向天赐,天赐的黑翼此时也是微微摆动,回头,天赐看向自己四人,“呵呵,这下我们又有的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