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二七一章 坟泪相离(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正轩!”文衣、剑飞包括人群中的通综同时一声尖叫,在别人还在惊异天华山被劈开的时候,文衣、通综和剑飞关心的,还是正轩的安危。

    地泉的旁边,正轩死死的爬在那里,一动不动,而就在他的上空,乌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散去。

    “渡劫失败了?”无尊真人有些失望,但随即释然,正轩今年不过二十多岁,比之那些千年修行的人来说,已经是幸运的不知多少倍,何须让他现在就渡劫成功呢?

    月琪等人也是微微叹气,可惜了。

    “正轩!”剑飞一把扶起他,通综急道:“大哥,正轩怎么样?”

    剑飞瞅了瞅通综和文衣,抓过正轩的脉络,略微探了一番,剑飞的脸上恢复了平静:“没事,没伤及到内脏,失血、虚脱晕死过去的。”

    通综深深呼出一口气:“这一下,二哥要想完全康复,没个一年半载是不行了。”剑飞点头:“没事就好。”

    “赤炎兽,该你做个选择了!”无尊真人的声音回响在深渊之中。

    还被困在‘聚灵棺’内的赤炎兽低声吼了一声,她亲眼看到了魔神的死,而且现在天华山中,无尊真人、月琪、音惠、海空子等联手的话,恐怕自己也讨不了什么好处。

    “你放我走,我保证再也不进犯你们天华山!”赤炎兽低下了高昂的头颅。

    “掌门师叔?”月琪等人等待着无尊真人的回答。无尊真人淡淡一笑:“冤家宜解不宜结,你说是不是?”

    赤炎兽连连点头,看来无尊真人是要放自己走了。

    “空间碎裂!”无尊真人趁赤炎兽毫无防备,对准了赤炎兽的身躯,施展出这种残酷的仙术。

    “吼……!!!”赤炎兽嘶声大吼,就在他的身躯四周,空间变得扭曲,一瞬间赤炎兽竟从当中被斩断,中间的身躯凭空消失,几个肢体和一个头颅掉落在地,燃烧的火焰也慢慢熄灭,只留下两只充满愤怒的眼睛。

    所有人愕然看着无尊真人。真人缓缓收回‘聚灵棺’,长叹一声:“可我天华山几百名弟子的性命,就这么白白牺牲了么?”

    地泉的水不断的溢出,冲刷着殿外的血水,顺着被玄雷劈开的深渊,全部冲了下去。

    “把他们掩埋了。”无尊真人看着遍地的尸体和肢体,目光中充满了惋惜。

    侧眼望向密林,真人突然露出了无奈的笑容:“小道士,出来吧。”

    不少人惊奇的望去,果然,密林中一个身影慢慢移了出来,浑身还在瑟瑟发抖,显然被刚才一连串的场面所震惊了。

    “虚天?”月琪认出了他。

    虚天连连点头:“见过各位前辈,我,我来是找正轩,正轩他们的……”虚天的嘴唇发白,似乎被吓的不轻。

    无尊真人朝远处的正轩几人看了看,点头:“去吧。”

    虚天行了个礼,刚要离开,却被真人又给叫住:“对了,虚天,听说你所重建的风尊道观已经快竣工了,可有此事?”真人关切问道。

    “恩……”虚天叹道:“老前辈,本来我是想来请你们去我们的道观进行开观大典的,可,可没想到……”虚天看着满地的尸体,话硬是给收了回来。

    无尊真人慈笑一声:“孩子,放心吧,只要你说准时日,老夫必定带着一干人前去参加,并叫上天下正道一同前去!”

    “真的么?”虚天大喜:“那我们可说好了!一言为定!等竣工之后你们一定要来!”

    “老夫决不食言。”真人笑了。

    “恩,恩!”虚天连连点头:“那,那老前辈,我去看看正轩的伤势去了。”

    “去吧……”

    公元六百四十三年,也就是唐太宗贞观之治第十六年,青州以北的风尊山脉,此刻已经聚集了成百上千的修真之人,而在他们的面前,耸立的是一座崭新的风尊道观!

    而这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无疑是天华山一派派来的祝贺队伍。以无尊真人为首,已经出家为僧的无道真人也赶了过来。其次:

    轩辕明、海空子、音惠、方晴、方天、荷雨、通综、正轩、文衣、乔竹燕以及一批资格老的弟子。而这其中,唯独没有看到月琪的身影。

    而另外的,剑飞、风灵、空闻携带‘空明寺’少数僧侣前来祝贺。

    “咚!”的一声炮响,周围纷纷安静了下来。片刻后风尊大殿的殿门被缓缓推开,迎面走出来的,是一位身披宽大的道袍,手握浮尘,头戴几乎能遮住半边脸的道冠,却面色清秀的小道士——虚天!

    “扑哧!”乔竹燕看到虚天的打扮,率先第一个笑了出来。紧接着,台下的人一片哄堂大笑。虚天涨红了脸看着众人,不知该说什么好。

    无尊真人淡笑着跃上殿前,朗声高喝:“众位,今日是风尊道观重建之日,也是新观长上位之日,我无尊就冒失一番,代表虚天道长答谢各位的到来了!”

    “好!”“真人客气了!”周围一片客套之声。

    台下,脸色已经好转的正轩在文衣的搀扶下看了半天,呵呵一笑,转头道:“文衣,这里看来是没有什么事情了,我们也该走了吧?”

    “该走了。”风灵嘻嘻拉着剑飞:“我们走吧。”

    这边还在喧闹之时,正轩、剑飞、文衣、风灵,已经悄然离开了人群。

    “大哥,你看。”远处的密林中,红犬指着走远的正轩等人。笑骷髅远远看着他们四人,重重的叹了口气:“算了,魔教再想复兴,恐怕又要等上百年了……”

    四道剑光闪过,正轩等人翱翔在青州的上方,默然看着云层之下生机勃勃的青州城,曾经的鬼镇,曾经的魔教孤山,都已经成了过往的云烟。

    “呵呵。”正轩突然笑了:“通综还在这里留下了一段情啊。”

    青州边境,山中草屋前,黄雨柔仰望天空,突然闪过的四道剑光又瞬间消失了。心中一颤,是通综么?苦笑一声,黄雨柔甩头走进了房间,她知道她和他是不可能了,可通综,却会让她记一辈子。

    天华山。

    后山山谷中,一座孤坟前的木牌之上,刻着宋前的名字。

    此时,坟前静静的,一人凝望,山风吹过发衫,长长的发丝随风随意的摆动,几滴水滴落地,下雨了么?仰望天际,万里晴空!

    “师妹……”

    “小师妹……”

    “月琪师妹……”

    声声的呼唤,敲击着内心的最后一丝触动。

    无声的泪水,划过脸颊,颤动的嘴唇是在倾诉么?泪水渗入嘴唇之内,为何,却是苦的?

    缓缓转身,那么的迟疑,那么的不舍,多少的曾经,自己愤然转身,露出厌恶的表情,是悔?还是心痛?

    坟墓,背影,越拉越远,直到她转过弯角,只留下了那孤零零的一座孤坟,独自在微风中耸立着。

    大结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