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三十七节 万夫当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咚——”一声闷雷从地平线的前方传来,位于大陆的中央,在燃烧着的丛林的中间地带,一个小型蘑菇云冉冉升起,巨大的爆炸将周围的火焰猛烈的吹向两边,浓烟过后,一个半径10米的真空地带形成了,不要说人,就连原本再哪里的树木也已经踪影全无。

    “中级霹雳雷火阵!”

    这已经是我军第二次将地雷运用现代战争了,3个小时前的那一次爆破,他的各种相关数据已经被完完全全的记录在案,被我**来的10几个初级机关师都细心的调整了药量,保证不浪费一点弹药,不放走一个敌人。

    经过了周密的计算,爆炸的范围和当量被合理的控制在,能够炸死10米方圆内所有3级藤甲兵的最小剂量。

    有人说过:节约是一种美德,特别是公家不报销的时候。

    “咚——”刚刚的爆炸余波还没有消失,又一次爆炸在相隔很近的位置发生,同样是在林间的大路上,同样是在孟优同志的身边,又有上百名无辜平民在爆炸中丧生。

    两次爆炸的死难者加起来有将近虽然现在是战时,可是这样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也是相当少见的。

    随后,我手下的天国原教旨组织声称对这一事件负责。

    不可否认,这是一次有预谋,有计划的恐怖袭击,是**裸的挑衅,是对人权的蔑视,对主权的侵犯,是对合理游戏健康生活主旋律的公然违背,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惜我们听不到少数民族人民的抗议,因为接下来的2分钟里,连环爆炸的数字在不断攀升,这一世界纪录在被我们自己一再刷新。

    历史上将这一次系列的连锁爆炸袭击事件比做“西双版纳的拉链”,这种比喻无论从形式上还是逻辑上都充分表现出我们计划的科学性和严密性,可以说能够做出这么形象比喻的人一定有非常好的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能力,而且,根据佛罗依德心理学的心理暗示分析,这个人在私生活方面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检点。

    正如这个比喻那样,经过周密测算的爆炸就像拉链一样,一环扣一环,一个挨一个,不留一点空当,不留一点死角,顺着两座山寨之间的高速公路,一个接一个的连续爆发,原本完整的热带丛林被彻底的撕裂。而孟优就象是拉链的拉环,永远走在时代的前列,在他的身后,是巨大的爆炸声和数十个醒目的弹坑。

    顽强的孟优以经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爬起来,在强大的冲击波面前,孟优圆墩墩的身体也经常表演随风舞柳。本来已经被火焰烧的残缺不全的一身戎装,此时更是只剩下要害部位还有一点点遮挡。据传,这是为了通过中国国家文化监察部门的审查,才刻意加强了游戏人物要害部位服装的耐用程度。

    从前方的火焰隔离带,到我军的阵前,仅仅几百米的距离,孟优就享受20多次腾云驾雾的感觉,虽然看不到他还有多少的生命值,但是他身上的血迹,烧伤的痕迹,他每次被炸伤高空的情景,在场的人可是都看在眼里了。

    在孟优的身后,至少3000名忠心耿耿追随他的贴身护卫直接去了大后方,这些都是孟优最精锐的部队,烈火都没能夺取他们的意志,却被卑鄙的炸弹袭击夺去了生命。

    要我说,他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和自己的主子走得太近,伴君如伴虎,相信他们以后会记得这句话。

    几分钟后,被炸的晕头转向的孟优出现在我军的射程之内,孤单一人,距离他最近的友军也有50米之遥。

    孟优像一个孤单的旅人,就要回到他魂牵梦系的故乡,尽管没有任何人的帮助,尽管没有了往日簇拥着他的卫队,他仍然对回家充满了渴望,一个人坚定的向数万人的大军走来。

    “射”,一瞬间,2万只羽箭欢快的离开绷紧的弓弦,向着一个孤单无助的目标飞去……

    如此渺小的目标,如此庞大的数字,任何能够命中目标的箭只都是幸运的,而最后一支进入对方身体的箭只无疑是最幸运的。

    这是一场数万人对一个人的战斗,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

    最关键的一点,故事的主角是站在人多的一方……

    山火在迟来的大雨之下,纷纷熄灭,原本郁郁葱葱的热带丛林,植被覆盖率由原来的99%下降到现在的不足20%,在几公里见方的土地上,到处是烧毁的树木和躲避不及的非战斗NPC的尸体,数万的蛮族男儿就长眠在此。

    尾随而至的天王部队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光战利品就捡了几十万。虽然敌人是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但是林中大量的怪物NPC身上可是有不少好东西的。

    我带领的主力部队并没有留下来清理战场,我们在第一时间尾随退潮般的蛮族士兵杀向孟优的主寨。我要百分之百确保我们今天作战的胜利,绝对不会为了这一点点蝇头小利而贻误战机。

    至于孟优,他是否成功闯关已经不再是一个命题,关键是,谁成为了最终解决他生命的那个幸运儿。

    “捏哈哈哈哈”站在我旁边的新建文件夹从10分钟钱开始就一直保持着这种耸人听闻的笑声,我怀疑,虚拟头盔下真实的他,是否已经嘴巴笑到脱臼。不怪他这么失态,在万千军中,了结孟优生命的最后一击竟然被他这小子摊上了,只能说他今天确实走了狗屎运。

    剿灭孟优的战争是枯燥和乏味的,没有人可以从300名玩家的集中攻击下逃生,拥有远程武将技的玩家从对方刚一进入射程就不惜血本的释放着自己的技能,拥有近身终结技的玩家忘记了对方几乎可以秒杀自己的强大实力,一个个像看到没穿衣服的性感女星一样前仆后继的冲上前去,所有在西线防守的2万名弓箭手全都忘乎所以的朝一个狭小的空间倾泻着箭雨。

    原本在东线防守的100名玩家全部放弃了防御,而转到西线去赌那三百分之一的幸运。原本坚如磐石的东线在失去了玩家的强力支援后,在2分钟之内就几乎陷入了崩溃,凶悍的蛮族士兵面对只有百米之遥,被我军围殴的主帅,都像吃了耗子药一样,发出拼死的挣扎。

    即使是出于防御状态的朴刀兵在对方近乎自杀式的攻击下也只能节节败退,敌人从东线的各个方向**我军的防线。

    3分钟的时间,我军的伤亡数字超过了国战时间半个小时的损失,而我军也第一次在局部战场上,损失数字超过杀敌数字。

    “报~~,东北防线被敌人突破。”

    “报~~,东南方向我军防线全线告急。”

    “报~~,东线中部战斗减员

    告急的战报雪片一样的飞来,我知道在密林深处和蛮族士兵作战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我们在和自己赛跑,我们在和时间赛跑。如果我们将孟优成功杀死,就会出现我收服木鹿大王一样的情景,我们将得到一个超强的NPC同伴、一座装满了金银财宝的山寨以及数万名不能再称之为垃圾的蛮族兄弟,背后的敌人也会即时退去。

    “东线防线所有内部士兵全部退守西线,换弓箭,外部士兵死守,不得退却。恶魔,准备。”我下达了变阵的命令,一时间,原本由5万人组成的庞大阵线分出1万人继续留在原地保持防守状态,剩下3万余人全部迅速得向西部防线靠拢,两军合并,再一次组成了一条巨大的钢铁防线,这一次,整整5万人,全部装备了弓箭,没有任何人采取防守的态势。

    留在原地防守的1万名朴刀兵只不过才过了3分钟,就被淹没在狂暴的藤甲兵海之中,当他们的先头部队越过我军士兵的尸体时,等待他们的是长达百米几乎不设防的热带丛林。

    也许放在任何地方,5万人的弓箭部队都绝对是骇人听闻的,但是在此时此地,我们的敌人是几乎永远不会穷尽的丛林杀手,谁也不会乐观的认为,弓箭手可以杀死比自己的生命更多的敌人。

    一百米的距离一越而过,就当跑在最前边的藤甲兵已经将清新的口气喷洒到我军最前沿的士兵脸上之时,在林中的许多地方,一个个光点亮了起来,接着,一条条光柱直插云霄,光柱的直径不断变大,直变到一米粗细才告停止,我们终于能够清楚地看到,这些光柱投射在天空中的模样,竟然是中国太极图中八卦的符号。

    我仔细的数了一下,竟然有64个符号,环环相套,行程8个彼此结合的圆圈,在圆圈的中心,一个巨大的“锁”字迎风招展。

    “八门金锁!”

    是已经隐忍了许久的恶魔24鼓点出手了。“操,劳民伤财。”

    就在所有人都被这百年一遇的异像所震撼之时,只有我敏锐的察觉到,这小子绝对是拿着纳税人的钱自己在这显呢。

    战局的发展完全在我的计算之中,完全没有必要摆这么大的场面,天国打下现在这点基业不容易啊。

    不过这一招的效果确实明显,8个连环的圆形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半月形,将我军的防线挡在了身后,所有在这个半月笼罩范围内的蛮族士兵全都停住了脚步,放弃了防守,任由我军宰割。所有排在后方的士兵由于被自己的同伴挡住了去路,只得向两面延伸,我军正面战场上的压力下降为零。

    巨大的咆哮仿佛从地狱中传来,8只丈高的木制巨兽突然出现在我军的阵前,“虎战车!”又是一项小发明,今天这是怎么了,世博会吗?

    怪不得他会下这么大的工本,一个战车对应一个阵法,拥有范围杀伤能力的虎战车在对付手无缚鸡之力的敌人时可以发挥最大的效用。

    致命的烈焰从8辆虎战车的口中喷出,大片大片的无人区就在他们的吐息中被制造了出来。火箭就可以对藤甲兵形成巨大的杀伤力了,更遑论这样的火焰喷射器了。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应用于实战的虎战车,它的威力超乎了我的想象,而且看他们出场时的表现,很有可能是可以靠召唤出来的,无疑对它的实用性和突然性有了很大的提高。

    只是不知道这个玩意的造价和维护费用……

    八门金锁可以维持半分钟的时间,也就是说,在这半分钟里,我们可以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对孟优的围剿之中。

    实际上,从刚刚开始对孟优的定点打击到现在,孟优也只剩下小半条命了,依靠着矫健的身手,超强的恢复力,以及强大的生命力,他以一己之力,一直推进到我军正面防守阵线的20米处,才被顽强的阻挡,他的四面八方全都是来自天国的强力近身型打手,虽然没有天王那样警世骇俗的终极技能,但是丝毫不间断的强力攻击,还是很快就将孟优的生命值消耗殆尽。

    当孟优的身体终于在人群中倒下,围攻的300名玩家一时间出现了短短2秒钟的沉寂,紧接着就听见“新建文件夹”这个白痴大呼小叫的声音,我相信如果不是他是我的小弟,他嚣张的笑声早被人暗算了不知多少次了。

    孟优化为白光而去,东线的援军突然像接到了统一的命令,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

    此时,八门金锁的时效刚过,那些还没有被虎战车虐待致死的蛮族士兵还没来得及撤退,就成为了299名玩家泄愤的目标,仅仅10秒钟,1万余人的部队就成为了历史名词。

    当我军成功的进驻孟优山寨时,新建文件夹顺理成章的收到了他的新小弟。这又一次验证了人多力量大的真理,对付孟优这一级别的没有比他多出100倍的瞬时兵力,是不可能取胜的,而一般人像要得到这样的同伴更是白日做梦。整个天国上下,到目前为止,也仅仅只有我们两个人有这样的幸运。

    天国的庆功大会在孟优的私人官邸里如期召开。天国的自卫反击战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从今天起,天国真正拥有了和孟获一较高下的能力。

    这是一次团结的大会,会上自然少不了论功行赏,歌功颂德,天王老子开心,就把我国前一阶段的工作做了一下工作汇报,把下一个阶段的工作目标作了一下简单介绍,至于总结为天王的12点讲话,还是天国8点论述,这就是某些新闻工作者的事情了。

    通过天王的讲述,不少人终于知道了我军是如何打赢这一场现代化战争的,他们对我和天王的崇拜又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

    首先,今天的作战目标的确立,为什么选择孟优而不是其他人。直接攻打孟获不是没想过,做梦都想,但是不现实,他身边有个比他还霸道的老婆,有个吃软饭的妻弟,三个人一扎堆,我军就难办。而孟优至今未婚,孤家寡人一个,对付起来比较方便,更加重要的一点,孟优是连接孟获和蛮疆众多小山寨的纽带,如果将其切断,孟获的山寨将变成一座孤城,我军进可攻,退可守,战争的主动权全部掌握在我们手中。

    其次,今天作战时机的选择,为什么是在国战结束后。原因无他,我们并非争夺一城一寨,而是要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在国战中消灭敌军将领是不会影响到历史,不会改变敌我的实力对比的,即使我们拿下了孟优甚至孟获的山寨,只会把他们挤到一起,集中到一起的敌人是恐怖的,他会将我军的全部优势转变为劣势,这是我们绝对不愿意看到的。而在国战外杀死NPC,就可以将它收为特殊同伴,他的所有家产都会充公,这才能起到消灭有生力量的目的。

    最后,今天作战方式的选择,从敢死队,到游击队,从防火烧山,到金锁制敌,无一不是经过了周密计算的结果。

    16个大型防御箭塔,对付蛮族士兵几乎是立于不败的,狂沙阵的成功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游击队的巨大牵制作用也引起了所有人的重视,有这三者的帮助,80人的防守部队完全可以挡住任何规模的进攻。这奠定了作战前半段我军胜利的基础,它使我可以将更多的士兵用于最后决战阶段的战斗。

    如果不是在战争开始前就从山寨中撤离,在伏击地点潜伏下来,而是等到战争结束时在一拥而上,估计我们只能看着孟优绝尘而去的背影了。

    国战结束后,我们快速的切断敌人的退路,并且一分为二,就是为恶魔的金锁阵提供掩护。当敌人到来,我们用非人道的方法放火烧山,并不是为了消灭多少对方的有生力量,而是为了阻挡侧翼敌军的前进,让所有的人都从我们给他们事先准备好的大路上通过,而哪里早就预先埋好了大量的地雷。

    地雷的杀伤效果达到了最大化,而他在战略层面的意义在于,他像是从米饭里挑沙子一样将孟优从他的大部队中捡了出来,让我军可以拥有一个数万比一的强烈对比。

    我喜欢一个人打败一万人的感觉,可惜这样的YY想法在现实中往往被无情的打碎,于是我就只能通过一万人打一个人的YY方式来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是人之常情,谁都会理解的。

    看似强大无比的孟家天下如今已经被我军拿下了一半,有过前两次的胜利,天使们对天国的前途产生了近乎盲目的乐观,只有我和天王大人在与民同乐之时仍然保持着一份清醒。

    就在我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时,一个不详的消息从前方传来,为天国的争霸大业蒙上了一层阴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