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269章]争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斜在月璇光怀中熟睡的时候,明端还没有睡{泡.书首.发}

    这一晚,终于听到小斜与他相约将来在一起这么久,这还是她第一次明确的对他说,她喜欢他她还说,不管多久,她总是在灵界等他的

    明端很奇怪,得到了小斜的承诺,可自己却为什么没有想象中的兴奋与狂喜?

    非但不够兴奋狂喜,在她从他身边离开以后,他心中那种不对劲的感觉甚至加强烈

    仿佛快要窒息,仿佛双足无法踏到实地的无力感觉明端细细的回想两人在一起的所有细节,终于找到了心中不安的源头

    是她眼中偶尔露的空洞感,混杂在她的轻嗔浅笑之中,尽力抑制却不时会泛起的空洞感这种仿佛已根植在她骨子深处的空洞感,在他今晚刚找到她的时候尤为明显

    她还没现他的时候,宛游魂般在宫殿之间茫然而行那时从她身上透出的,正是那种强烈得让人心灰如木石般的空洞感

    若是她真如她之后所说般跟他相约将来,怎么会失魂落魄到那样程度?

    明端怵然变色

    难道这一次,又是她在哄着他,敷他?难道她又打算扔下他一次,甚至根本没有打算与他有再相见的那一日?

    同一缕清风明端掠出了房间在殿宇之间穿行

    在外面他没有到小斜可是她也不在她地房间里他向犹未入睡地阿眠询问小斜地行踪阿眠利用幻灵鉴地联通作用对小斜传出思感后骇然现小斜又一次失踪了阿眠甚至隐约感觉到有什么力场屏蔽了幻灵鉴地能量场她甚至无法进入幻灵鉴

    阿眠与端讨论地结果是小斜又一次选择了逃避为了不连累明端她用话稳住明端之后已只身悄然离去外面有修士们将)土界重重围困所以她连夜潜逃地可能性不是很高大地可能性则是就在)土界中弄了一个足够隐蔽地空间出来暂时藏匿所以她关闭了幻灵鉴阿眠亦无法找出她地踪迹

    “小斜这个笨蛋又钻牛角尖了她以为她一走你就只能认命地接受现实了吗?你……应该不是那种没有主见地人?”阿眠蹙眉道

    明端抿了抿唇“阿姐你不必对我用激将法了我不会放弃小斜天下地下人界妖界只要她在哪里就会跟到哪里”转过身他大步地向外走去

    阿眠追出来:“你要去哪里?”

    他没有回头:“去找师父辞行”

    她对他说了半天的话,终究还是白费了明端承认现在师门很需要他可是他不能失去她

    轩辕旗的住所中还有旁人这一晚他的房中真是客似云来现在在房中的,是公输和凤勰

    公输这会儿没有戴面纱,秀美的容颜中透出些隐约的疲惫明端忽然现,公输的口鼻轮廓和小斜实在极为相似对于小斜的血脉问题心中又多了几分肯定

    而看他们这一副长夜清谈的格局,很显然,明端这一晚肯定得不到单独与师父密谈的机会反正这两个人也是小斜的亲人,明端在心里叹了口气,对着轩辕旗拜倒在地:“师父儿不孝,只怕不能随侍在师父身边了……”

    “你要投入隐龙宗?”轩辕旗还没说话,公输已是抢着问道

    明端怔了怔:“不我是要找小斜……”

    “胡闹”公输蹙起眉“离火宫现在百废待兴,你也该替阿旗分忧才是

    我知道你和小斜自小感情好,可也总不能老这么腻在一起……”

    轩辕旗看了看自家徒儿,了然的出声道:“端儿和小斜,不是感情好”

    “呃?”公输愕

    轩辕旗肯定的道:“端儿喜欢小斜”

    公输吃惊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什么?”

    明端没有想到自以为隐藏的很好的心事,师父竟然早已明白他瞅了一眼轩辕旗,垂头老老实实的道:“是,弟子喜欢小斜”

    “胡闹”公输怒的说“你跟小斜辈份有异,这事怎么可以”

    明端未及答话轩辕旗已淡淡的道:“情之所钟,无关辈份”

    公输一窒而恼道:“纵是端儿喜欢小斜,我看小斜未必肯接受呢”

    这点亦是轩辕旗的顾虑日间他见小斜对明端神色都是淡淡的至有故意避开的迹象,这时也难以替徒儿分说

    明端咬了咬唇是垂头道:“弟子罪该万死……小斜与弟子已有了白之约,夫妻之实”

    “什么?”这次不但轩辕旗与公输动容,连凤勰都霍然立起

    无形的压力从凤勰身上散出来,压得明端抬不起头来

    明端在凤的威压之下,仍是咬着牙再重复了一遍:“弟子与小斜已有了白之约,夫妻之实”

    凤勰颓然坐倒,对着公输与明端道:“这小子说的是真的”在他的天凤威压之下,明端若是说谎,绝瞒不过他的气机感应

    想了想,凤勰对明端怒目相向:“小斜才只二十余岁,按天凤的规矩她还尚未成年说,你是如何诱骗了我家女儿”

    对于这种主观上就判断他为过错方的言行,明端无言以对他当然不能对凤勰说:是您的宝贝女儿诱骗在先?

    公输也蹙

    :“端儿,小斜年幼不懂事,你怎么可以阖顾伦常辈…”

    在父母心中,自家孩子自然是稚弱无知需要怜惜的小宝贝公输和凤勰再忆起白天小斜对明端的逃避行为与闪烁眼神,心中对明端是恼恨

    凤勰冷哼一声道:“别以为你要了小斜的身子就能要胁到谁咱们天凤一族向来不在乎人间的纲常礼法,无论男女都不禁有多个伴侣……况且小斜至少还有十年时间方能成年,自然要留在我们作父母的身边***,老子自家的女儿二十年不能相会,怎能让你这居心叵测的小贼轻易拐走”说到最后,凤勰竟然爆了一句粗话,可见他心中对于企图拐走女儿的明端怨念有多么的深

    宁镇航与月璇光爱慕小斜勰心中还大有“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豪可听到自家女儿已经被明端吃干抹净,他心中却是陡然生出女儿就要让人拐走的危机意识二十年来对小斜不闻不问,一直是凤与公输的心中恨事他们早拟回到灵界好好的陪伴女儿,修复疏离的父女母女感情对于明端想要拐走女儿的企图,凤勰当然不会愿意

    公输也是如此想法眉一挑道:“这事……我须先问清楚小斜再作打算在此之前,明端你须好好辅助阿旗重建离火宫……”

    一直沉默的轩旗淡淡的出声:“端儿,你说你跟小斜有了白之约那么你的意思是,小斜也是喜欢你的?”

    明端垂头答道:“小斜与弟投意合只是她碍于自己天凤的身份,害怕与弟子公然在一起会对师门有着不利影响,又担心弟子此刻离开师父您会缺乏人手以要弟子暂时留在师父身边,待离火宫危机消除之后再往灵界与她相会只是弟子却不舍跟她分别……”

    凤勰怒道:“有此理,我家女儿是何等身份?你不将她捧在手中好好呵护,怎么反要她替你如此设想”

    公输截住凤的话道:“纵是你小斜有情,但小斜的说法也极有道理你若也离开离火宫旗这边怎么办?这样,小斜跟我们走,你留在阿旗身边若是小斜真的喜欢你,我们问明之后……到时再作计议”

    求助的望向轩辕旗

    轩辕旗眼望徒,淡然道:“不错,端儿的功力固然提高很快,又得了神龙为助力有端儿助我是对我执掌离火宫很有利可是,我还没无能到只能依靠徒弟的牺牲才能执掌离火宫的地步端儿,你只管放心去做你想要做的事记住,一定要好好照顾小斜若是你惹小斜生气,别怪为师要‘大义灭亲’”说到最后的眼中闪出欣悦的笑意

    明端大应道:“是师父只管放心”

    公输怒道:“阿旗,你怎么能放明端离开?不行事我决不允许”

    轩辕旗望了她一眼:“小,你是站在什么立场反对?”

    公输一呆:“刚才我们还说端和他订约的神龙助你……”

    轩辕旗温和的打断了她的话:“那只是你的想法可现在,离火宫的宫主是我”

    公输气怒交集:“我将离火宫交给你是为了让你断送离火宫”

    轩辕旗抿了抿唇,神情忽的淡漠下来:“我也不认为,端儿喜欢小斜,就会断送离火宫”

    “怎么不会他……”

    轩辕旗不待公输多说,淡淡的截住了她:“当年你决意要跟凤大哥在一起时,有没有担心会断送离火宫?”

    公输一窒

    与轩辕旗相识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他用这样带着淡淡讽刺的口气,直接的挑战她的决定

    以前,她所有的决定,无论是对是错,他都从不违拗纵是不赞成,但只要是她的决定,他也会屈从

    现在,他一当上离火宫的宫主,突然就对她的意见公然唱起了反调她实在很不能适应噎了半响,她才气怒的说:“正因为我跟阿在一起,造成了今天这样的后果,所以我才要带走小斜我才要隔开小斜和端儿阿旗,我知道你心疼端儿,可是一时的心软只会让离火宫为被动……我就是前车之鉴……”

    轩辕旗断然道:“很多事我都可以委屈,可是端儿……端儿和小斜,只要我还一息尚存,我就不会让他们受委屈”

    看着委屈欲语的公输,轩辕旗淡淡的道:“今天的事,你已经委屈了小斜很多你也知道我并不赞成你将小斜逐出门墙亦不赞成你自己脱离宫门,可那时你是宫主,你的决定我无力反对现在你既已让我继位为离火宫主,这些宫内事务……自有我来操心我不认为屈从外界的压力委屈自家孩子是一项明智的选择”

    公输紧紧的咬住下唇

    他居然指责她从来都对她从不违拗的他,居然在指责她

    自己真的错了吗?

    不,公输觉得自己没错

    她刚想辩驳,从旁边伸出一只手来,将她轻轻的拉住

    凤勰眼中泛出黯然的神色,对她摇了摇头,制止了她将欲出口的说话

    “或,我们真是委屈了小斜”他对她说“况且,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小,这件事……还是交给阿旗来处理我们既未曾做一对尽职的父母,此刻哪有置喙的余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