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三百三七章 法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337

    月上中天,映照的水渠波光粼粼,秦乞用陶罐盛了水,便向回走去。

    短短一截路,秦乞想了很多,秦乞在想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忠信仁义。

    白若兰隐忍三十载,仍不忘旧朝,毅然复辟,这是对宗朝的忠。但究竟是真想兴宗,还是自己的野心作祟?

    父亲临死之前将自己托付给白若兰,白若兰抚养自己十六年,这是对朋友的信。但这十六年白若兰不过是将自己当做一件兵器在养罢了。若不是刘云清身死,自己永远也不会知道。

    秦乞喟叹一声,施仁于天下,行义于江湖,然后可成事。这是白若兰教自己的,想必他自己也是如此做的。但秦乞知道一切都不过是假仁假义罢了。

    天下并无真正的忠信仁义,每个人都挣扎在利益交织的大网之中,到死都解脱不开。

    所以这个世界根本无人可信,至少对于秦乞如此。

    “水打来了。”秦乞将陶罐放在那女子脚边,知道接下来自己不方便留在这里,便向小坡另一边走去。

    “帮我敷药。”那女子似乎毫无顾忌,将衣襟一角拉开,露出晶莹剔透的香肩,但此时的肩头却是一片血污。

    “这,这——”没想到这女子竟不避嫌,秦乞停下脚步,瞬间不知所措起来。

    那女子从腰带中抠出一包药粉,然后递给愕然的秦乞。

    那女子见秦乞如此窘态,登时失笑起来,“亏你还熟读经典,难道没读过‘革囊盛血,红粉骷髅,一切色相,缘皆是空。’吗?”

    红粉骷髅?秦乞如醍醐灌顶,登时出了一身冷汗,这女子说的不错,万法唯识,万识为心。所见所闻皆是虚无,一切在人心。

    “受教了。”秦乞接过油纸包,然后站在那女子背后,正准备将纸包中的金疮药洒在伤口上,却听那女子道:“且慢,待我将伤口血渍清洗干净了。”

    那女子用棉布沾着水,很快便将血污除尽。秦乞搭眼看去,肩头只是被利刃蹭破了些皮肉并不打紧,但伤口内侧却乌黑一片,显然是风压入体形成的瘀血。

    “帮我把瘀血放出来。”那女子又递给秦乞一柄小巧的匕,然后端坐在地上,不再言语。

    也只有这么办了,秦乞将药包先收进怀里,然后左手将伤口的皮肉翻开,借着皎洁的月光,右手提着匕轻轻将伤割开。

    只听那女子浑身一震,嘤咛一声,显然这一割甚是痛疼。秦乞第一次替人开刀,难免笨手笨脚,连忙对那女子赔罪。

    秦乞见黑血已经流的差不多了,便用棉布拭净,撒上金疮药,然后用棉布缠扎好,弄完这许多,秦乞总算松了口气,一抹脸颊已是大汗淋漓。

    “我是滇牧州佛国城法藏圣僧的弟子,冰心,此去滇牧州便由我一路护送。”冰心将衣襟整理好,两人坐在小坡顶上,望着东天,那里朝霞萦绕,天要亮了。

    “法藏,法藏的弟子?”也不能怪秦乞大惊小怪,只是事情实在有点难以理解,尤其对释教颇为熟悉的秦乞来说。

    现今天下有五大宗师,道教有二,儒教有二,释教只有一位,就是冰心的师父,法藏圣僧。

    五大宗师之所以被尊为宗师,不外乎两点,一则是盛名在外,二则武技群。

    儒教暂且表过不提,后文自会详述。就说释道两教这三位宗师。

    邪龙山一战,刑天剑杀白伦梵,一战成名,其又身为天命教座,且被帝君尊为国师。

    易云子曾为星宿之将,帝宗大战立功无数,又是隐派传人,八域无人不敬。

    虽然他们盛名不负,但实力自也要相称,自古以来为大宗师者必须修成五行功法之一,才会被世人所承认,不然就算盛名再响亮也是无用。所以刑天有水极功,易云子有火云功。

    那么再来说说法藏,宗朝末年法藏已是佛国城的**师,执掌释教。

    在帝宗大战时,滇牧州保持中立,当时八域所有释教门徒皆逃难至滇牧州避祸。在帝朝乾坤已定之后,滇牧州这才开城投诚,并献上佛国城三宝。

    法藏德高望重,盛名在外,释教信徒又遍布八域,是时天下方定,为了安抚民心,于是帝君便亲自册封法藏为大宗师。

    那时候法藏钻研佛法,对于武技只是略通,距离大宗师的境界还相差老大一截。

    自古大宗师都是世人尊奉,而法藏却成为了第一个由帝王册封的大宗师,这顶大帽子自然压迫的法藏喘不过气来,于是法藏便闭关十年,苦心修武,也算法藏天纵奇才,竟在短短十年间精通释教三大秘技,且修成了五行功法之一的土元功,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宗师。

    对于法藏秦乞只知道这些,但是接下来秦乞从佛女冰心口中听的秘辛却又会令他大惊小怪起来。

    “这些事情是师父要我告诉你的,他说你竟以接光明王衣钵便应该知道。”冰心看了秦乞一眼,双眼露出一丝疑惑,也许她并不觉得秦乞有何出众之处。

    秦乞沉默,每段历史背后都有一段秘辛,所以他只是静静听着。

    “释教兴盛于光明朝,释教认为光明王是光明王如来转世,而光明王如来就是三世佛之一的燃灯古佛的化身。”

    “所以释教派出武技最强的七十八位弟子作为护法,终日不离光明王左右,自光明王一统八域,建立大业期间,在连年的征战中这七十八位护法已经剩下四十人了。”

    “接下来又经历了三族混战和南冥迷踪,剩下的四十护法只剩下一人,这位护法就是法弘,虽然光明王失踪,但是光明朝还在,所以法弘继续作为护法守护着光明王之孙光耀王。”

    “法弘一生中只收了一个弟子叫法永,法弘死后,法永传师父衣钵守护光耀王。光耀王死后,法永继续守护光耀王之子光照王。接下来生的事情也都知道,南冥鬼船带来了三本奇书和一封光明王的遗诏。”

    “佛智以三本奇书为基修炼至大圆满境界,执掌元道宗。也不知为何法永得知此时后,便不再守护帝王,而是成为了佛智的护法。佛智收佛灯为弟子,法永便收法绵为弟子,在二人百年之后,法绵便成为了佛灯的弟子——”

    “千年来便是如此一代代传承了下来,而法藏就是当世的元道宗护法。不,确切说应该是传承者的护法。”冰心缓缓道。

    “即使如此,那你可知道佛灯与佛光如何能跨越千年成为师徒呢?”这个疑问已经成为秦乞最想知道的秘辛之一了。前文也说过,佛灯是光明朝初期的人,而佛光是宗朝末年的人,这二人应该八竿子都打不着才对,竟能成为一对师徒,真是不可思议。

    “这个问题我也不甚清楚,我只知道我们的职责是护卫传承者。”冰心道。

    “这个我知道,元道宗分为两派,一派是以海渊的正统派,一派是佛光的传承派。”秦乞笑道。

    “现在传承派又多了一人,就是你。而今年这个佛会也可以说就是为你所开。”冰心提醒道。

    “你说什么?”冰心这句话令秦乞登时受宠若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