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六十七章 让长社公主寒心的烦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玉卿和张中都只经在身边,浊让刘宇终干可以真正的知…来,好好的去想一些事情了。

    来找众女固然重要,但是,在已经找到了这些女人之后,刘宇觉得,自己在洛阳好像还有许多事要做。

    先的。当然是女人的事,来洛阳的时间不长,却分别弄上了福满楼客栈的老板娘姚依及当今的皇后何婉。这两个女人都是一个妙人儿,刘宇自是要多点心思去想想和她们的以后。

    然后就是还没有真正到手的招蝉及万年公主。想想和她们今后将要如何展。

    还有,已经见过面的醉香楼里的卞玉,这个现下洛阳第一名姬,要如何才能将她弄到手呢?早在刘宇到这个时代的时候,在为了寻找陈玉卿及叶子丽而烦恼的时候,刘宇就下定了这辈子要好好活着的念头,要好好的欣赏这个时代的那些美女的念头。

    要想好好的欣赏这些美女,那么自然是要先将她们变成自己的女人,那样才有可能好好的去欣赏的。但是,这些都是要建立在一个实力的基础上的。因此,然后才有了在乐安郡定居,割据一方的想法和做法。而,如何寻找这个时代上的那些出色的美女。却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好不容易才碰到了卞玉,那么刘宇当然是不会轻易放过她,这么一个精通歌舞的女人,是刘宇求之不得的。

    只要将她也弄到手,并带回到自己的家里。那么,懂得琴乐的,有蔡婚和蔡琰。能歌善舞的有卞玉,嘿嘿,岂不是可以组建一个属于自己一个人欣赏的歌舞团?在没有电视电影的年代,有一个属于只有自己才能欣赏得到的歌舞团,该了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啊。

    对对,还有那个据说舞艺不在卞玉之下的来莺儿。如果能够连她也弄到了自己的身边来,那样该多好吧。

    不至这样。刘宇甚至还想,自己完全可以根据自己所熟知的一些歌曲跳舞动作。将自己身边的众女人都练成一群能歌善舞的女人,让皇后她们都跳着艳舞来勾引自己,嘿,那种感觉。相信一定会很爽。

    不过,除了女人,刘宇也不会忘记了正事,何谓正事?那就是要打响自己的名气。让天下所有的群雄都知道自己的名字,让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强力,让他们今后不敢随随便便招惹自己。除此之外,刘宇还要想办法弄得钱。很多很多的钱。

    乐安郡的展,是离不开钱的,眼下,立忏已经几乎走动用了能够想到的办法。动用了所有的资源,才有可能将乐安郡展成这样子,这是远远不够的。

    易家虽然也是一个有着几百口人的家族,但是他们并不算是富可敌国的那一种。易家是刘宇的一个主要资源,然后就是孔融孔家,还有那个泰山羊家。

    刘宇所争取到的,也只是这两三家的支持,才能将乐安郡经营下去,但是,孔融所给的支持是有限的,而和羊家。似乎又有着点解不开的矛盾。虽然。羊家的家主现在对刘宇也挺客气,在刘宇离开乐安郡的时候,非常慷慨的赐送了不少粮食财物给流民营,但是他的那个大公子羊徇因为他自身的关系,自己和刘宇和蔡接产生了敌视怨恨,这是一个解不开的结。蔡暧自是不会当什么事都没有生过,不可能再和他言归于好了,而刘宇更加不会将蔡接拱手送回去给他。那么当他这个羊家的未来主人真正的接手羊家大权的时候,那么就是和刘宇反目的时候。

    经济来源太少了,所以,刘宇觉得,必须在洛阳这个最繁荣的城市里,想办法弄到大量的资金,以供自己的乐安郡展。

    活人靠务农,展还得要靠经济!

    除了这样。还要展乐安郡的工商业,这些都是要逐渐展起来的东西。而做这些东西,也必须要有人才。

    刘宇和姚依所说的那些,让她到乐安郡里去做她喜欢做的事,让她在乐安郡开客栈。经营旅业,也走出于这方面的考虑。只不过,现在乐安郡并没有真正展起来。这些事情也不用太急。

    等黄巾动乱过后,将是一个真正展的时期。直到群雄起兵讨伐董卓。那个时候,汉室真正的名存实亡,才是真正的是群雄随鹿的时候。

    到那时候,哼哼,刘宇想到,自己已经拥有了一个坚实的大后方,看看天下群雄再耐自己何?那时候,自己要守要攻,得看自己的心情,如果有哪一个家伙不长眼睛,也正好给了自己一个借口去接收了他们的地盘。

    当然,树大招风,刘宇可没有想过要大肆侵占地盘,自己的地盘有多大。得要看自己的展来决定,还有,得要看自己的召唤力,能否得到多少天下的英雄跟随,可以有多少人才为自己所用。

    如果兵精粮足。将多才广,刘宇自然是不能屈从了这些尖臣武将,自然是要将他们放到了应该到的舞台上去。

    刘宇和陈玉卿在长社公主府里的后花园里想到了许多事情,也想通了不少事情,知道自己今后应该要如何去做了。

    现在,已经身为万年公主的一个护卫统领,虽然看上去很不错,可是,刘宇觉的并不算什么。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统领罢了,根本就没能够引起别人的重视。都已经被皇上任命了好几天了,却没有一个朝中的大臣权官来祝贺自己,也没有什么人来过问,由此可见,做万年公主这个护卫统领,其实真的不算是什么。

    和袁绍兄弟相会的时候,袁绍也只是谈谈的介绍了自己一下,说是万年公主的护卫统领,并没有生出自己是万年公主的护卫统领而要特别奉承的样子。就算是袁家兄弟的手下,像张合、纪灵之辈,也根本不为刘宇的身份而动容。

    所以,刘宇一定要做的,就是要立威,让所有人都知道刘宇是不好惹的。第二件事。就要求得一个真正有点实用的官职名称,让所有人都不能够忽视自己的存在。

    呵呵,至于官职名称,刘宇是想到今后天下十八镇的诸防丫戈董卓的时候,不想像刘备那样,被人赐予张小泽甲心引未席,并说为什么的增添第十九镇第二十镇。到时候,自己不参加也就算了,若参加了,必须要在这些诸候当中占得一席之地,也一定要从中想办法弄到一点利益。

    夜色渐暗之后,刘宇和陈玉卿、万年公主享受着由宫里派来的厨子弄的美食,长社公主才一脸愁色的回来。

    刘宇看得心里一跳,还以为是益阳公主的事让她感到担忧,赶紧问:“公主,生了什么事?是没能打通让我去见见益阳公主的事么?这事不用太紧张,只要益阳公主在宫里好好的,我晚一点见她也没关系。

    “唉,”长社公主似乎也不太忌讳万年公主也在座,走到刘宇的身旁,依着刘宇坐了下来叹了一口气,皱着眉头道:“不是这事,是我皇兄让我做的事,那些朝臣实在是太狡猾了,昨天还说得好好的,可是要他们真正的做点实事的时候,就个个想着办法来推搪,都不知道他们的眼中还有没有大汉,还有没有皇上!”

    “哦?那么是什么事呢?可不可以和我说说?”刘宇见长社公主那愁眉不展的样子,不禁有点关心的道。

    来到洛阳之后,每天都是在忙着寻找女人的事,还真的没有关心过长社公主到底是为皇上在奔波着什么,在刘宇的印像当中,皇上肯定是为了废除皇后的事而苦煞心思,还有就是想怎么样搞到多点财物和平衡宦官、外戚及权臣之间的势力。

    “唉,这些事情说来话长。”长社公主摇着叉道:“我皇姐的事,人家已经安排好了,花了点钱,让那些看守皇姐的宫女同意了偷偷带你进宫里去看她,相信这些宫女是不敢乱说,因为让人进去和益阳公主相见,这已经是她们的失职了,你就安心去见皇姐吧。”

    “好,如此甚好!”刘宇听长社公主又为自己解决了一个问题,有点高兴的说着,情不自禁的就亲了一口长社公主的脸蛋,若得才好看到的万年公主张大了口,目瞪口杀。

    “明天晚上吧,在宫里关门之前我带你进宫去见益阳皇姐,晚上就在宫里过夜,天一大早就出来。”长社公主对刘宇说出了自己的安。

    “哦,那你也吃点东西吧,别太劳累了,一边吃一边说说,你这些天都在忙些什么。”刘宇为长社公主拿过了一只白玉小碗及一对精美的象牙筷子道。

    “不吃了,刚才在宫里吃过了。”长社公主摇着头道:“这些年,我都不在皇城,不知道皇宫里的情况,皇兄一开始是想让人家去劝说那些反对皇兄另立皇后的朝中老臣,让他们支持皇兄的这个。想法。这事你应该也听说了吧?自然是没有结果的,我也没有什么的理由去说服那些老臣。不过,”

    “嗯?不过什么?”刘宇见长社公主话题一转,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

    “父皇想另立皇后的事。慕儿也知道,不过,我看皇后好像也挺不错的,当时父皇问我。我都说不要把母后打入冷宫为好,只是父皇说我一个小孩子,哪里知道什么好不好。

    万年公主突然插话道。

    “哦呵?慕儿,你今天跟我去西山祭庙,在庙里你不是说皇后对你很凶的么?怎么你会反对你父皇为你另立一个母后的?你不会是在说谎吧?”刘宇听到当今皇上最疼爱的女儿居然也会反对另立皇后之事还真的有点奇怪,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如果是真话的话。那么皇后在这个万年公主的心目中。似乎也并不是真的一无是处,尽管皇后对她可能很严厉,可是这个万年公主对皇后似乎还是有点感情的。如果是假的话,呵呵,一定是这个小丫头在见到了皇后和自己在一起,而皇后似乎对她好了很多的样子,她现在才会做出一般小孩子都会做的事,那就是现在对她好,给她糖吃的人。都是好人,所以要为好人说上句好话。

    万年公主眨了眨她的大眼睛,呶了呶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谎话了?人家说的可是真的,虽然母后对人家可凶了,可是人家生病的时候,她还是会来看人家的,父皇都不管人家,她还喂人家吃药呢。人家睡觉会蹬被子,皇后也会来为人家盖上。嘿,她以为人家不知道,她来的时候,人家都是在装睡的。”

    “真的?”长社公主也怀疑的问。

    皇后的恶名,长社公主自然是听说了不少,尤其是皇后的坏处,更是被皇上说到长社公主都起耳备了,从来没有人说过皇后的一句好话,更没有人对她说过皇后居然会对万年公主有着这么母性的一面。

    “真的,我要骗你们干嘛?”万年公主还真的要为皇后打不平了,她仰起俏脸,挥着小拳头道:“母后她对两个弟弟也是这样子,可就是怕我会带坏了他们,所以一般不让我去和他们玩的。”

    看万年公主的样子,似乎是没有必要说谎为皇后说好话,长社公主不由相信了几分。

    刘宇却是完全相信了。至少自己见识过的皇后,似乎和那个传说中的恶毒皇后拉不上边儿,别人或者会说皇后的不是,但是对皇后有着惊惧的万年公主,却绝对不会为皇后说好话的。可是。如今却这样维护着皇后,由此可证,其实皇后在万年公主的心目中也只是对皇后有点敬畏罢了,那是子女对严父严母一种敬畏感觉。

    “或许,皇上是受了一些奸佞的馋言,所以才会那么的讨厌皇后,才会想法子废了皇后另立的。”刘宇以为长社公主还在为这些事而烦恼,所以安慰着长社公主道:“我看,皇后可能也不至于像现在传说的那样不堪,皇上能不能废立皇后的事,你也不用再去管了,毕竟皇上和皇后也算是两夫妻了,人家夫妻间的问题,你去操心什么?”

    呵呵,这样甚好,让皇上废立不了皇后,但是却又不会和皇后和好,这是刘宇最想见到的。当然,皇上现在就算是想去和皇后和好,恐怕皇后也不会答应了。而让饥澡住她的皇后!位,那么也就等干在今后几年里保住了懈怔寸。还有。保住被她带进了宫的招蝉。

    “唉。你说的也是,这些事我是管不了啦。也不想再去过问。”长社公主摇着头道:“不过,我现在并不是为皇上在奔波着这件事,因为这事现在是不可能的,皇上也不敢再提。”

    “哦?”刘宇想不到长社公主是在为皇上奔波着其他的事。

    “呵呵。你想啊,现在皇后的大哥是大将军,手中兵权在握,皇上现在对何进大将军也多有依凭,现在又怎么会提什么的废立皇后的事呢?”长社公主解释了一下道:“其实啊。皇上现在也好像变了性子,他竟然在为大汉的百姓着想了,正在想法子筹措出一些钱粮,用来安抚一下王都周围城镇的困难百姓。”

    “哦?有这样的事?”刘宇不禁来了点兴趣,呵呵,现在刘宇不只是见到美女才感兴趣了,只要一说到钱粮。这家伙也会来兴趣。

    “是的,前些天,在洛阳周边的郡镇驻守的官兵,都来报告说当时因为灾情。粮食减产,虽然受到天下各处的黄巾暴动的影响相当较少,可就是怕一旦民众的粮食出现了危机,这些民众就会生骚动,那样就不太好办了。所以那些当地的官府,都有奏表送到了皇上的那里,说最好能让朝庭拨下一批粮食,分派给那些粮食不足的百姓,让他们安定下来。不至于像天下各地的那些黄巾军一样生暴动。”长杜公主将这些事详细的说了说。

    呵。刘宇听长社公主说了后,心里不禁暗笑一声,这哪里是皇上的转性。懂的了关心民众?这是皇上在怕啊。试想,马元义等一众人,只是在洛阳城活动,但是一追究之下,马上就牵扯出了这么多人,被处死的,有一千多人,而那些听到了风声逃走了的,及还没有搜查出来的太平道众,那会有多少啊?两千?三千?甚至一万?这人可说不准。而就算是一两千人,在突然难的情况之下,完全有机会被他们控制住洛阳城的其中一个城门。只要控制了其中的一个城门,那么就可能会涌入了更多的黄巾军,那个时候,皇城危殆。

    而一个皇城,在天子眼下,已经这么的危险。

    有这么多的反贼,那么在洛阳城外呢?还有在洛阳附近的那些城镇呢?尽管在洛阳城周围,已经设置了重兵在把守着一些关隘,可是这些重兵也只能是守着那些关隘,却管不了洛阳城附近的城镇。而真正的百姓。也正是生活在那些城镇之中。

    如果。万一这些城镇的百姓生活不下去了。要走上和黄巾军一样的道路。那么。洛阳之外,关隘之内的黄巾军民,将是一个对皇城有着非常威胁的一个存在。

    皇上现在筹措粮食,采取的正是一种安抚怀柔手段,只要有粮食送到百姓的手里,那么就可以昭示皇上的皇恩浩荡,可以表示皇上还关心着他的子民。表示皇上还没有放弃这些百姓。那么这样一来,这些安到了皇恩的百姓,自然是不会再随大流造反了。

    因此。皇上只是因为怕皇城附近的百姓会起义,所以才会采纳了地方城镇官府送来的奏表。

    皇上同意拨一批粮食去救济不能过活百姓,起到了一个安定人心的作。尽管只是暂时的,但是多少都会有一些作用。不管怎么说,这似乎都是一件好事,都是为了确保洛阳的安全而做的一件好事。

    可是。看长社公主的神态,似乎是这件事出了问题。

    “长社公主,难道你就是为了这事而烦心?这件事是好事啊,难不成那些朝中大臣没看到做这件事的好处?会在这事上为难皇上?不同意皇上拨粮食?“刘宇奇怪的问。

    “不不不,,朝中的大臣,反对倒是不反对,而且一开始还相当激动呢。把这件事说成是皇上登基以来所做的最好的一件事似的,不管是宦官还是外戚,加上那些朝中权老,他们都不知道有多赞成。”长社公主一连说了几个不字,然后脸上浮现出一股寒心似的神色道:“我还以为那些臣子都转性了,一个个都成了一个为了国家社稷担忧的良臣,他们不仅不反对皇上,而且。还个个都争着做这个筹措粮食的筹粮官,他们为了争取管个官职,一个个好像据理力争,一个个表现得为了大汉死而后已的样子,他们在朝堂之上,争得差点没打了起来。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们并不是为了什么大汉的社稷。而是盯上了这个筹粮官的美差。”

    “哈哈,,有趣,这些该死的无知的家伙,死到临头了,还要想着如何去搜刮利益。”到宇听长社公主说完,马上就想到张让等一党人眼睛都亮了起来的样子。

    “哼,你还有趣啊,人家都愁死了。”长社公主推了一下刘宇道。

    “呵呵。那你说,他们是如何收场的?最后又让谁做了这个筹粮官?”刘宇也深知这个官职的好处,筹粮嘛。到底筹到多少有几个人知道?而给各地官府的安民粮食又会有多少?这个就是筹粮官说了算。

    “怎么收场?当他们争持不下的时候,皇兄说,这个筹粮官是要自己筹粮的。朝庭只会拨出一点国款来给他购买粮食,不够的,先让各大臣资助一部分,其他的,就要这个筹粮官自己想办法了。”长社公主说到这里。现出了一种莫可奈何的苦笑道:“在这个时候,这些朝中的官员就凋谢了,一个个像只死老鼠一样,个个推脱这差事,然后又一个个托老托病的,个别的,还非常慷慨的当场说应该尽快筹好粮食去安抚百姓。他愿捐出一半家财一百两银子来让筹粮官购买粮食。”

    这帮混蛋!刘宇听了也对这些朝臣感到寒心又无可奈何,那个谁,堂堂一个朝中大臣,竟然说拿出区区的一百两银子,还要说是他的一半家财 ,真是一个人才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