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一百五十八章、行至终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齐渊的眼神已危险的眯起来,他上前一步要将季优拉回去,可飞虎将军早已拔刀相向,阻止他向前一步。

    “小优,原来你真的跟他……”齐渊气怒的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本来他以为季优至少会对得起他,没想到她真敢无视他的存在。

    “对不起,渊哥哥,如果你没有以季府上下的人相要胁,我绝对不会嫁进宫里去的,只是事到如今,你就当我已死不好么?”季优见局面僵持住了,祈求的道。

    齐渊扫了她一眼,心里却被扯得生生的痛,他爱她少了么,为什么她感觉不到他的心意,“小优,我到底哪里比不上白凤宇了,你要这样对我。”

    季优痛苦的闭了闭眼,现在追溯往事又有何意义,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爱上白凤宇,仿佛就在初见的那一刹那所有熟悉的感觉都回来了,所以她只能一再的说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她似乎已没话可说。

    “我不要听你说对不起,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你死了的消息,我什么都顾不了,只想回去见到你,我在墓室前整整坐了三天,我希望老天开眼,给我一个奇迹,你能自那死气沉沉的地方醒来对我笑,说你是吓我的,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除了我自己以外,那里再没有出现过任何人,但是我不绝望,硬要进墓室去看你,结果却让我发现你根本就没死,死的不过是个小宫女,我的希望又回来了。直到再次见到你,虽然知道你背叛了我。但我仍是无法停止爱你,小优。你回来吧,只要你回来我既往不咎,我们回到齐都去,好好地过日子,再也不来边关了。好吗?”齐渊几乎完全丢弃了自己的尊严,声泪俱下地道。

    季优并不是铁石心肠的人,见他那样心里也阵阵难过,可是难过又能怎么样,她地心早已不在他身上,她爱的是白凤宇。肚子里的孩子也是白凤宇的,她不能放弃白凤宇,所以她只能负他。

    “对不起。渊哥哥,我无意让你受到伤害。但是爱情是个奇妙的东西,它并不会因为谁爱地多就一定会有回报。所以渊哥哥,请你忘了我吧。还有更多的女子等着你的。”季优已哭得肝肠寸断,她不想伤害他,可是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他伤口上撒盐。

    白凤宇紧紧的抱着她,向飞虎将军使了个眼色,飞虎将军心领神会,慢慢的退到门边,掏出火折子点燃一旁地火雷,然后快速离去,齐渊一时情动并未察觉,等察觉时一阵火辣辣的气体已直扑向他,他抬头眼前却没有季优的影子,耳边传来轰一声巨响,他下意识地扑倒在地,再抬起头来,眼前什么人都没有,而后在门外的侍卫连忙冲了进来,扶起齐渊。

    “殿下,殿下,你有没有伤到哪里?”一名侍卫焦急地上下打量他,见他满脸风沙,但是身上没有任何血迹,他才放下心来。

    齐渊一手甩开他,冲上前去,院子里早已没有了人,他厉声道:“通知各个城门,关闭城门,不准放任何人离开,其他的人跟我去北城门。”说完他匆匆地跳出坍塌的院子,奔至巷子口,骑上马然后快速向北城门而去,因为北城门那一方正好是卫军扎营地那方,如果白凤宇要回去必会走这一条路。

    而确实如他所料。白凤宇带着季优走地是这条路。只是他抱着她一路御风而行。速度之快街上根本就无人察觉。很快两人出了城门。然后速度开始放缓下来。季优没料到情况变化如此之快。等他们地速度慢下来。她才开口问道:“大魔头。渊哥哥有没有事?”

    刚才突然地爆炸吓了她一跳。她还来不及看看齐渊受伤没有。就被白凤宇抱着离开了。她现在很担心。自己不爱齐渊已给他造成不可弥补地伤害。现在若再让他受伤。她地良心又何安?

    “小优。我知道你放不下心。但是现在你是我地妻子。是卫国国师地夫人。你怎么还能去关心敌军首领。这场战争总是会以一方败一方胜结束地。不是他死就是我们亡。你懂吗?不要天真地以为现在还可以和平相处。”白凤宇俊眉拧作一团。虽然他不忍心看到季优难过。但是这是事实。双方拼斗这么久就是为了得到最后地胜利。

    “可是……”季优还想再说什么。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大魔头说得没错。两国已平静太久。静极思动。双方都有意一统天下。所以现在不是她个人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地。但是私心里她还是不愿见到双方有任何人伤亡。

    季优被带回卫营后。卫云急匆匆地前来看过她一次。见她并无大碍便放下心来。齐渊因为没追到季优。早已按捺不住频频向卫军宣战。而白凤宇却主张现在不宜应战。就等到敌军失去耐性时再出奇制胜。

    可是不管怎么样。一场激烈地战事也没办法再避免了。一日季优被铁蹄铮铮给吵醒了。她走出军营。正好看到迎面而来地西媛。西媛一脸凝重。看见季优时脸上强挂起笑容。

    “西媛姐姐,发生什么事了?”季优自是知道西媛为什么会这样,那日回来后白凤宇怕她知道的多就烦恼的多,所以让所有人都不许向她透露战事上的事,她只知道白凤宇每天早出晚归,回来时身上都会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她不敢问也怕问,更怕知道自己承受不了的事实,可是今日一见帐外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将士时,她心里突然恐慌起来。

    西媛还想再瞒她,但是到最后却直言道:“小优,我说了你可千万要镇定,这一次大战,我军损失惨重,卫云与妖王都去了前线支援,现在不知是生是死,但是我得到漠的指令前来带你走,这里怕是不安全了。”

    季优脸色发白,她没想到战争是如此残酷的事,想到她关心的人都在战场,她实在不忍心就此离去,虽然她知道白凤宇最终会回来的,但是没能看到他,她就是不安心。所以,“西媛姐姐,带我去战场,我不希望他们任何人有事。”

    “小优,你别天真了,战场上不是由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快跟我走,要不然等一下就来不及了。”西媛训斥她,她实在想不到季优在这当口还要使性子。

    “西媛姐姐,我说的是真的,我要去战场,我要去阻止他们。”季优一根劲似乎转不过来,执拗的道。

    西媛气得咬牙切齿,她从来都不知道季优还有这么固执的一面,可是她却不能让她胡来,她道:“别耍性子,战场岂是你我说能去就能去的,快跟我走。”

    季优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她不能就这样离去,她欠齐渊太多,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战场上,所以她转身就跑,眼前正好出现一匹马,她翻身骑了上去,从头上拔下钗子刺进马**,马儿吃痛撒着腿就向前冲去。

    西媛紧追了几步都没追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马像疯了似的冲出军营,“小优,你回来……”

    转眼间,季优的身影已消失在军营前,西媛颓丧的站在原地,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也骑上马追了过去。

    战场上全是杀红了眼的将士们,血流成河,白骨堆积,好一派血腥又残酷的景象,季优骑着马到的时候双方人马都死得差不多了,而在战场中心,有几个人仍旧缠斗着,似乎不分个胜负就绝不罢休。

    白凤宇雪白的衣袍上仍是半点血迹都没,在一片血污中就如圣洁高雅的白荷徐徐绽放着,季优远远的看着他安然无恙,心里松了一下,然后又看到卫云,周身虽然都是血迹,看样子也很好,而被两人围堵着的齐渊就一点都不好了。

    俊秀的脸上全是血迹,身上的战袍也迸开几道口子,从里向外汩汩流着鲜血,看到这一幕,季优的心颤抖了一下,直冲了过去,白凤宇与卫云是背对着季优的,所以根本不知道季优来了,而齐渊却是面对着的,看着季优着急的面容,他诡异的笑了一下。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左一闪躲,就将季优骑着的马给砍断了腿,马儿狂奔的势头一停,季优栽了下来,白凤宇这才注意到她的到来,连忙飞上去抱着她,而此时齐渊却正好趁势将怀中的小飞刀向白凤宇掷去。

    白凤宇早已被季优的样子吓得肝胆俱裂,此时虽听到耳后风声袭来,他却没办法置季优的性命不顾,季优却是瞧见了那把闪着寒光的飞刀飞了过来,见白凤宇无意闪躲,她不知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推开了白凤宇,那把刀正中季优的胸口。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下来,季优就如秋天的落叶轻轻的落向地面,白凤宇狂吼了一声然后冲过去抱着她,双手止不住的颤抖,季优躺在他怀里,看着她几欲崩溃的面容,眼前突然闪过许许多多熟悉的画面,那都是在那个美得不像话的仙界里发生的事,鲜血自她的唇角缓缓的溢出来,她幸福的笑了。

    伸出无力的手颤巍巍的抚着白凤宇如玉般的脸颊,她断断续续的道:“宇…我终于想起来了,呕,对不起……”说完她眼一闭陷入无止尽的黑暗中。

    白凤宇愣了一下,随后撕心裂肺的喊道:“小优。”(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