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301章 弑师谋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晚间更新送上,明日中午继续更新,感谢大家的支持!)

    华山派众弟子见忽然间冒出个天字辈的本门前辈,都是惊诧莫名,郑兴显见大伙儿都注视着叶杨二人,悄悄来到汪天玉背后,伸指点向汪天玉脑后玉枕**。手机轻松阅读:整理这玉枕**是人身大**之一,郑兴显身为华山派掌门,武功自是不弱,这一指既疾且劲,若是点中,汪天玉当即便要命丧当场。

    汪天玉见郑兴显靠近便已知不妙,但他此时全无闪避之能,情急之下大叫道:“姓郑的,你杀人灭口!”

    叶天士飘身疾掠而出,从一名华山弟子手中抢过长剑,指在郑兴显背心,喝道:“住手!”但就在他长剑刺出的一瞬间,郑兴显的手指已点在汪天玉脑后,叶天士心下不由一沉:汪天玉一死,这件事可就死无对证,今天当真是大意了!

    可郑兴显这一指点下,汪天玉却似并无反应,而郑兴显背心被长剑所指,却如木偶泥塑般僵立不动,叶天士一怔:难道这厮竟然被吓呆了?

    只见崔安从那边火堆旁盈盈起立,微笑道:“叶伯伯这少阳指果真好使,莫孤影的玄阴指这下可遇到克星啦!”

    原来崔安心知郑兴显为人狡诈,一直提防他趁机捣鬼,是以郑兴显身形甫动,她便已察觉,运起叶天士传授的少阳指心法,一缕指风电射而出,恰在郑兴显出指的一瞬间点中了他腰间**道。

    她这少阳指自练成之后尚是首次使出,牛刀小试之下挥洒如意,亦是心下暗喜。

    叶天士心下一宽,缓步走到汪天玉身前,冷冷地道:“汪师弟,几十年不见,你还是没有半点长进,你说,楚师弟是怎么被你害死的?”

    汪天玉此时也已认出叶天士,情知今日必无幸理,把心一横,大声道:“大师兄,楚师哥不是我害死的!他是死在自己宝贝徒儿郑兴显的手里!”

    叶天士不知此事缘由,皱眉道:“杨师弟,你来问他。”杨天风亦走到汪天玉对面,道:“你先前一口咬定楚师哥是被拜月教使毒害死,此刻又说是死在郑兴显手里,到底哪一句是实话?”

    汪天玉冷笑道:“当年楚师哥与拜月教风雷二使相斗,不过是受了些内伤,但楚师哥为人谨慎,生怕拜月教的人阴魂不散大举来袭,万一自己被害,华山派便即群龙无首。就写了封密函命郑兴显送回华山,信里说要立葛兴仁为掌门弟子。可谁知郑兴显私自拆看了这封密函,见楚师哥不肯立他为掌门弟子,就悄悄赶回来在楚师哥的伤药里下了毒。”

    郑兴显面色大变,嘶声道:“姓汪的,你含血喷人!师父去世时只有我在他老人家身前服侍,当时你人在华山,就算有送信下毒之事,你又是从何处得知?”

    汪天玉冷笑道:“这就叫做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楚师哥被害之后,我始终觉得此事甚为蹊跷,便前往川中你们当时住过的客栈查访,嘿嘿,当真是老天有眼,被我查到了你这逆徒弑师谋位的真相!”

    他这几句话语气阴森森地,众人都是听得心头发凉,杨天风喝道:“快说!楚师哥到底是怎么死的?”

    汪天玉缓缓地道:“我把那客栈中从掌柜的到店小二逐一盘问,终于找到了那日服侍楚师哥所住客房的店小二,楚师哥要写信,是他拿来的纸笔,又亲眼瞧着楚师哥把信交给你送出。可不出半日你又回到客栈,还把店小二赶走,说是要亲手给师父熬药。楚师哥喝下你熬的药之后,不出片刻便即毒发身亡,若不是你下毒还能是谁?”

    郑兴显听他这样一说,反倒稳下心神,冷冷地道:“你这不过是一面之辞,有何真凭实据?”

    汪天玉哈哈一笑,道:“我若没有真凭实据,怎敢出言指证你郑掌门?那店小二说,楚师哥自知毒发不治,临终前趁你不备写了一个纸条塞在店小二手里,那店小二生怕牵扯上人命官司,一直藏在身边不敢拿出,我是花了几十两银子方才得到这张字条。”

    郑兴显回想当时师父毒发之际,似乎确有一个店小二曾奔入屋中伺候,不由面色惨白,但嘴中兀自大声道:“你胡说!师父是中了拜月教风雷二使的剧毒,临终前又何曾写过什么字条?”

    汪天玉冷笑道:“姓郑的,你真是不见黄河心不死,这字条如今就在我衣袋之中,大师兄,烦请你帮我取出。”

    叶天士伸手到他衣袋中掏摸,触手处仅有几块散碎银子,哪里有什么字条?便在此时,忽见汪天玉朝自己使了个眼色,登时会意,沉声道:“好哇,这正是楚师弟的亲笔,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何话说?”说着微微将手一扬。

    郑兴显的目光被汪天玉挡住,瞧不见叶天士手中是否真有字条,只道是师父临终前当真留有遗言,一时心智大乱,厉声道:“胡说!七步断肠红中者立毙,何况我用了五钱!师父怎会有什么字条留下?”

    他话音刚落,却见叶天士双手高高扬起,两只手掌中都空空如也,不由大是得意,笑道:“如何?根本没有什么字……”说到此处,忽觉周围气氛不对,只见众人瞧向自己的目光中又是惊奇又是愤怒,这才发觉自己说走了嘴,一身冷汗登时透体而出。

    汪天玉见郑兴显居然被套出了实话,不由哈哈狂笑,道:“姓郑的,我去查了客栈不假,送信、下毒这两件事都是从当日情形中推算而出,想不到你人面兽心,当真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师父!”

    叶天士双目中似是要喷出火来,喑声道:“楚师弟一生为人宽厚,最后竟然被你这弑师犯上的畜生所害!我今天倒要瞧瞧你的心到底还是不是人心!”说到此处,喉头哽咽,竟然说不下去。

    汪天玉嘿嘿惨笑道:“姓郑的,我早就说过,我手里有你弑师犯上的铁证,哪一日你想要算计我,那就是自己活的不耐烦了,嘿嘿,我可没说错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