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168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百六十八章

    因为最近林敏敏直是住在游艇上,为了她的安全,这游艇早就被好几根缆绳牢牢绑在船坞边上。

    等众人追到船坞时,就只见钟离疏抱着林敏敏,坐在游艇甲板上的椅子里。经过刚才那么番哭闹折腾,明明才刚刚睡醒的林敏敏此时又困倦起来,正神情蔫蔫地靠在钟离疏的怀里打着盹。

    听到身后乱哄哄的脚步声,钟离疏蓦地回头,那细眯起的利眼,顿时瞪得众人原地站住,谁都不敢靠前了。

    这时,莫大柱领着太医也过来了。林敏敏睁眼看看那个太医,却是认出,这正是当初和景王联手的那个老太医,不由把脸扭,埋在钟离疏的怀里嘟囔道:“不看太医。”

    “好,我们不看太医。”钟离疏温柔摇晃着她,像哄孩子般哄着她,又道:“你困了,睡吧,我抱着你呢。”

    “嗯。”林敏敏答应声,便合上眼睡着了。

    直到这时,钟离疏才向着老太医打了个手势。早已荣养了的老医正不禁阵摇头,只得就着钟离疏的怀里替林敏敏把了脉。

    钟离疏紧张地盯着老太医的脸看了半天,就只见那老太医会儿捏着胡子摇头晃脑,会儿又是皱眉,会儿又是扬眉,直搞得他颗心七上八下不得安生,老太医这才睁开只眼看看他,然后嘿嘿笑,刚要开口说话,钟离疏却是忽地伸手扬,示意他不要出声。

    望着怀里的林敏敏,他不禁阵纠结,有心想要放下她,又怕她醒来看不到自己会再次变得不安,可不放下林敏敏,他又怕太医说话的声音会惊醒了她。

    正纠结间,就见那老太医忽地从怀里掏出盒银针,拿过林敏敏的手就在她的穴道上扎了几针,然后抬头笑道:“现在侯爷可以放下夫人了,不到明天夫人应该不会醒。”

    顿时钟离疏目露凶光。老太医赶紧摇手,“侯爷可别不识好人心!夫人前些日子太过耗费心神了,如今本该多休息才是,睡觉只会对夫人有好处。”

    钟离疏这才放下心来,将林敏敏送进舱房。转身出来时,只见老太医已经开好了药方,正对莫妈妈等人说道:“这怀孕之人原本就容易焦虑,偏又叫她遇上这些糟心事。好在如今侯爷回来了,以后只要多顺着她,慢慢开解于她也就好了。”

    那秦公公听了,忙上前道:“既然如今夫人已经睡下了,侯爷还是赶紧跟老奴进宫去趟吧,皇上那里还等着呢。”

    顿时,钟离疏又再次纠结了起来。他不放心林敏敏人在家,偏这老太医的句“糟心事”,不由就叫他想起林敏敏最近所遭遇的那些事来。而,且不说这皇帝和太子的打算,就冲着魏王的无礼,他也需得进宫去替林敏敏和自己讨个公道!

    想来想去,他忽地把揪住老太医,道:“无论如何得麻烦老医正留下来帮我照看二,等我回来定重谢。”说着,便喝命莫大柱招来侍卫队,将船坞团团围了起来。

    看着和秦公公同离开的钟离疏,老太医不由就是阵哭笑不得,摸着鼻子道:“还以为咱们大周朝最不讲理的人是景王那个小混球呢。”

    *·*

    林敏敏醒来时,本能地惊,才刚要抬头确认下四周,忽地就看到鼻尖前钟离疏的脸。

    而,就在她睁眼的瞬间,钟离疏的眼也睁开了,紧张地望着她道:“怎么了?”

    林敏敏看看钟离疏,再看看那光线幽暗的船舱,不由松了口气,“没什么。”说着,她伸长手臂搂住他的脖子,转眼便又睡着了。

    望着她的睡颜,钟离疏则是默默叹,将她往怀里又搂紧了些。

    就这样,在钟离疏的看护下,林敏敏吃了睡睡了吃,整整又过了三天这样的猪日子,然后,到了第三天的下午,她忽地就睡饱了。

    睁开眼,就看到钟离疏仍像三天前样,将她抱在怀里。只是,那紧闭着的凤眼下却是印着两道隐隐的青影。林敏敏不由眨巴了下眼,抬手摸向他的脸。

    她才刚抬头,钟离疏就醒了,身子晃,险些从床上掉下去。

    却原来,这船上的空间有限,且那床铺原本就只是为了钟离疏个人设计的,如今硬是挤了两个人不说,偏林敏敏还怀着身孕,钟离疏怕挤着她,所以有大半个身子是悬在床外的。

    林敏敏及时把抓住他,低头看看他那狼狈的模样,忽地就是阵哈哈大笑。

    她的笑声传到船舱外,莫妈妈不由就和弯眉对视了眼。仔细想来,从侯爷出使后,似乎就没再听到过夫人的笑声了呢。

    而林敏敏的笑声,也令钟离疏阵心潮起伏。如今已是深秋,眼见着就要入了冬,这船上到底不比正院上房温暖舒服,“这床也太小了,”他盯着她的脸,小心翼翼抱怨道:“我们搬回正院去好不好?”

    林敏敏看看他,又抬头看看这狭小的船舱,点头道:“是呢,对于你这么个大个子来说,这里还真太小了。”

    从那天起,林敏敏的焦虑状况果然渐渐好转了起来。只是,从头至尾,她都不曾向钟离疏打听过他是怎么脱险的。于是钟离疏便知道,其实在她的心里还是藏着紧张情绪的。

    进了冬月,林敏敏的孕期也进入了第六个月份。某天,正由钟离疏扶着,在后院的树林里散步的林敏敏忽地“哎呦”了声,捂着肚子愣在那里。

    她这发愣,却是把钟离疏给吓坏了,赶紧将她打横抱起,转身就往正院跑,边连声叫道:“快叫老医正!”边又焦急地问林敏敏:“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怎么样了?”

    林敏敏被他这突然的举动给惊着了,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赶紧揪着他的衣领笑道:“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有事要跟你说!”

    见她脸上挂着笑,看着不像是哪里有事的模样,钟离疏这才镇定下来。林敏敏双脚落地,便拉起钟离疏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道:“刚刚好像是宝宝踢了我下呢。”

    “什么?!”钟离疏怔,干脆直接半跪在林敏敏的面前,将耳朵也同贴上她的肚子。

    只是,二人屏息静气等待半天,肚子里的宝宝却是再也不肯弄出什么动静来了。

    见他脸失望,林敏敏忍不住以指尖抚过他的美人尖,才刚要安慰他两句,就见个婆子过来禀报,说是赵老太君来了。

    这老太君已经有整整个月不曾来侯府了。可显然,这个月的时光也没让她有任何的修身养性,才看到林敏敏,她就皱着眉头直言不讳道:“怎么搞的?你这哪里像是怀孕六个月的模样?肚子也太小了!”又打量着林敏敏的脸道:“都说女孩打扮娘,男孩糟蹋娘,看你现在这丑样子,定然是个男孩。”

    她的直言不讳,倒是第次令林敏敏在意起自己的模样来。若不是老太太还坐在那里,她当即就要回房去照镜子了。

    虽然老太太也听说了林敏敏如今思虑过重的事,可到底本性难改,既然不能教训林敏敏,便掉头把钟离疏揪到边给教训了通,直教训得钟离疏阵气恼。老太太前脚刚出门,他后脚就下令,不许任何人再来打扰林敏敏。

    等他转回屋里,就只见林敏敏站在穿衣镜前,前后左右地照个不停。

    这还是林敏敏第次注意到,如今的她果然变得很丑,肤色暗黄不说,脸颊上还有斑,连原本最为钟离疏所钟爱的乌黑长发,如今也失去了光泽。

    再看看她的肚子。虽然这是林敏敏第次怀孕,可看着那从背后看去,几乎都看不出她怀孕的肚子,她也感觉这肚子好像是小了些。

    见她皱眉望着镜子,她身后的钟离疏不禁阵焦灼,生怕老太太的话刺激了她,又叫她掉进之前那种焦虑状态里。

    果然,看到他,林敏敏愁眉苦脸道:“我现在是不是真的很丑?”

    “哪里?!你听那死老太婆胡扯!你在我眼里,是这世上最漂亮的人儿!”钟离疏自然是向她百般保证。

    可不管他如何保证,林敏敏这颗爱美的女人心仍是被刺激到了,忙喊着弯眉等人过来帮忙,直把那几个丫环支使得阵团团转,会儿叫着要做面膜,会儿又想着宝宝,叫人去端她最讨厌喝的羊奶。正折腾着,妹妹来了。

    原本林敏敏多少还有些担忧这小丫头会对她怀孕的事有什么想法,可事实却是,妹妹只要想到她会升格做姐姐,早乐开了花。虽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扑到林敏敏的身上厮缠,可每次只要见到林敏敏,她仍是会毫不犹豫地扑过去,将耳朵贴在林敏敏的肚子上,跟未来的弟弟好番亲热。

    而这次也不例外,跨进门来,她仿佛没看到七叔般,直接就扑到林敏敏的跟前,小心翼翼地将耳朵贴在林敏敏的肚子上,才说了句:“今天弟弟乖不……”便忽地抬头,脸震惊地望着林敏敏。

    林敏敏也是惊讶地低头望着她。刚才钟离疏抱着她半天都没能听到的动静,居然被这小丫头给碰上了!

    “这、这、这……”小丫头结结巴巴道,“他,弟弟他,好像在动……”

    林敏敏点点头,抬头望向钟离疏。

    钟离疏忽地眯眼,不客气地把妹妹往旁边扒拉,巴巴地贴上林敏敏的肚子。

    再次,半晌,肚子里的宝宝都没有反应。

    顿时,钟离疏恼了,扭头瞪着妹妹。

    妹妹被他这凶恶的眼神瞪得阵畏缩,忙跑到林敏敏的腿后,抱着林敏敏道:“七叔瞪我做什么?明明是你太凶了,弟弟才不喜欢你的!”

    这句话,却是叫钟离疏郁闷了好半天。

    晚间,临睡前,钟离疏仍是脸不甘心地贴在林敏敏的肚子上,连哄带劝地跟宝宝说了半天的话,不想宝宝竟点都不买他这亲爹的账,就是不搭理他。

    半晌,钟离疏沮丧地抬起头,可怜巴巴地望着林敏敏求安慰道:“他不会真是不喜欢我吧?”

    他这孩子气的模样,不由就逗笑了林敏敏,“他敢不喜欢你!你可是他的亲爹。他不喜欢你,我就不喜欢他!”如此好说歹说,总算是安抚了钟离疏那颗受伤的心。

    “对了,”望着仍固执地趴在她肚子上的钟离疏,林敏敏忽然道:“都忘问你了,如今外面怎么样了?当初不是说‘远扬号’出事了吗?你怎么比别人都早回来了?”

    这是他回来后,她第次主动问及这个问题。顿时,钟离疏抬头看向她,“你……你肯问这些事了?”

    林敏敏知道他的意思,不禁拉起他的手,将他的手贴在她的肚子上,道:“之前不问,是因为想到那些事,我这心里就是阵发慌。现在好了,我已经好几天都没有这种心慌气短的感觉了。不过,”她以另只手摸着他的下巴,挑眉道:“你可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以后再也不许丢下我,就算你要出海打仗,我也要跟着你。”

    “嗯,”钟离疏凑过来,在她额头印下吻,道:“我答应你,以后不管去哪里,我们都在起。”

    直到这时,林敏敏才第次知道,原来皇帝已经病愈上朝了。而叫她大吃惊的是,太子仍是太子,那个魏王却已经被贬为庶人,如今正在大理寺听审。

    “怎么回事?!”林敏敏问。

    “这二皇子早跟西番的些势力有勾结,‘远扬号’就是他派人破坏掉的,他想以此把大周给拖进战争里去。”钟离疏道。

    却原来,当初皇帝的病就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严重,他之所以把太子扣在身边,而放魏王出来搅风搅雨,并不是像众人所猜测的那样,是想要换太子,而是想着石数鸟。

    这些年,圣德帝在培养太子的同时,其实也直在重用着二皇子。只是,渐渐的他就发现,这位二皇子有了些不该有的野心。加上最近太子也有些贪功冒进,老皇帝便觉得,与其言传不如身教,趁着自己还活着,还能替太子善后,他便设计了这么个圈套。想着来,趁机□□下自己钦定的这个继承人;二来,警告并打压下野心勃勃的二儿子;三来,同时还能借着魏王的手,解决几件他不方便出头的事——比如说,重新分化西番航线的份额。

    钟离疏不愧是个老水手,对危险有着比别人都要灵敏的直觉。当初“远扬号”才刚出航,他就感觉到身边似有什么不对劲。第次京城流传“远扬号”出事的消息时,其实就是因为钟离疏的警惕,才叫那些人的计谋没有得逞。只是,到底是有心算无心,在回程的途中,他们到底还是遭遇了黑手。

    因为阿樟的水性不好,钟离疏为了救阿樟,便被海浪冲得远离了众人。也幸亏他们运气爆棚,竟被路过的自家船只给救了起来。而钟离家有套自己的消息传递方式,于是钟离疏上船就知道了京城的事,再联想着出使前后的些蛛丝马迹,他顿时不放心起来,所以才没有就近靠岸,而是直接驾船回了京城。

    “就是说,”林敏敏皱眉道,“打压船队的事,其实是皇帝下的手?!”

    钟离疏摇头,“他倒是没下手……”

    “更正下,”林敏敏气呼呼地抬手,“是他指使的。”

    这个词,顿叫钟离疏不好反驳了,只得苦笑道:“当初他曾金口玉言许诺过我,所以不能做出那种出尔反尔的事。但对于整个大周来说,西番航道上只有我家独大,确实不是件好事。”

    林敏敏不满地嘟囔道:“你还替他说话!他有什么想法,难道不能直接说吗?!竟搞出这么套……”她忽然瞪眼,“那码头的火灾……”

    钟离疏再次摇头,“其实二皇子直想要染手西番航线,皇上只是利用了他这点罢了,却是没想到他竟会做出那些事来。”顿了顿,他又道:“其实可以看得出来,皇上心里也挺后悔的,如果不是他的纵容,二皇子不会走到这步。”

    林敏敏才不关心那个该死的政客皇帝是否为了儿子心疼,只问道:“那我们家的船队怎么办?”

    钟离疏先还垂着眉眼扮苦相,可看着林敏敏似又要担忧起来,他赶紧改面容,挑着凤眼坦白道:“反正那损失的四成是要不回来了,所以我干脆就大方了回,把那四成献给了朝廷。不过,我提了个建议……”

    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下,又道:“敏敏,以前你说过,想去西番看看。如果有这样个机会,你想去吗?”

    “当然想!”林敏敏用力点头,闪亮着双眸道:“我早想去看看你说的那些国家了,去看波斯舞娘,看西班牙斗牛,看加勒比海盗!”

    钟离疏不由就是眯眼,他早就忘了他都跟林敏敏胡吹过哪些事了,可加勒比海盗……他也有说过吗?!

    他摇摇头,转回正题道:“西番诸国在我大周都设有公使馆,但我们大周在西番却是没有,所以我就建议皇上,在西番设立个总馆……”他顿了顿,小心翼翼看向林敏敏。

    林敏敏道:“也就是说,你拿四成的航道,换了个公使的头衔?”

    钟离疏点点头,正待要解说清楚,就只见林敏敏把揪住他的衣襟,闪亮着眼眸道:“什么时候走?!这回打死我也要跟你起去!”

    大使啊!路吃喝玩乐,还能享受特权!最主要的是,还能远离这龌龊的朝堂政治!

    兴奋之下,林敏敏却是没注意到,她把这些话全都说了出来。

    钟离疏不由就是挑眉,才刚要问她是怎么知道这公使的特权的,却不想直放在林敏敏肚子上的手掌下,似有个气泡翻动般,忽地就是跳。

    这跳,直惊得钟离疏跟着也是跳,如触电般高举起手掌,呆呆地望着林敏敏。

    “他……他?!”他不确定地问道。

    林敏敏笑眯眯地冲着他点头。

    顿时,钟离疏呆住了。半晌,才忽地回过神来,连滚带爬地过来,又小心翼翼跪坐在林敏敏的身边,小心翼翼地将手和脸全都贴在林敏敏的肚皮上,小心翼翼地道:“嘿,儿子。”

    林敏敏立马不满道:“你怎么知道是儿子?”

    钟离疏从善如流,笑眯眯地改口道:“嘿,闺女,我是你爹。”

    忽的,他的脸颊下,又似有串气泡跳起。钟离疏蓦地抬起头,冲着林敏敏傻乎乎地笑道:“我闺女跟我打招呼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