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130章 生命垂危入陷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唐广的胸口的伤也渐渐的好起来了,胸口处的茧子也掉落了下来,露出的是个珍珠大小的疤痕。m.乐文移动网

    阿福渐渐离开大约有半月的时间了,身边的人本来就不多,这下子又少了个人,心中难免有时候还是有些想他。

    荣玉书这天正好出来走逛逛,过往的人们络绎不绝,街上的人们是热闹非凡,这个时候,身边人都没带,走到了处拐角的时候,从巷道里面却突然的冲出来人,将捂住了荣玉书的口鼻,将他架起朝着里面走去。

    眼睛长大,眼眸中闪烁出了丝的恐慌,这些人大约有四五人左右,将荣玉书架起,到了巷道中后,有人不停的看着周围的环境,有些警惕。

    荣玉书就这么被架着,上了马车,马车开到什么地方是连他也不知道,这些人虽然穿着的是普通的家丁的衣服,但是浑身的气质却显露出了种训练有素,下手精准的感觉,颇有军队的训练之风。

    不过身上少了几分的血气与煞气。

    荣玉书出来的时候本来天就有些晚了,等到下车的时候,天已经渐入黄昏了,若是再等上刻钟的时间,天便会渐渐的全黑下来。

    这是座颇为清幽的宅院,周围是茂林丛生,稀稀拉拉的声音从树林中传来,还有着乌鸦的嘎嘎的声音,在这深林之中,听起来颇为的渗人。

    他被压着到了这处宅院的深处,这里的装饰看起来分外的精致,小桥流水,亭台楼阁之中,草地上点着的石头路灯,走廊悬挂的琉璃灯盏,无疑不显示出这个地方的主人的品味。

    荣玉书的心本来还有些咄咄不安,但是突然看到来人的时候心却莫名的镇静下来了。

    以往看见崔品迁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眼角弯弯,虽然也是笑,但是笑意也没有到达眼睛中,可是这次看的时候,笑意同样没有出现在眼睛中,甚至连脸上都是副有些严肃的表情。

    倒还是第次看见这样的崔品迁,叹息了口气,周围压着他的人到了目的地之后便松开他了,随即走到了暗处,这里下子变得幽静了许多,即使如此,荣玉书也绝对不能忽略的是暗处的人的凌厉的目光。

    看见是崔品迁,荣玉书的心情莫名的变得轻松了许多,开口说道:“说罢,这次找我又有什么事?”

    崔品迁的眼神却有些奇怪,悲哀中却带着丝可惜,笑了笑,推开门,对着他说道:“进去吧,里面有人想要见你。”

    荣玉书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但是还是随着他起进去了,屋内的装饰就如同外面的风格模样,端庄大方却不奢华奢侈,袅袅的熏香升腾而起,抹轻纱遮挡住了所有人的模样,轻纱的后面,似乎有着个曼妙的身姿。

    帘子的后面似乎还有人,荣玉书看了看,其中人走了出来,呵,也是熟人,居然是之前的有过面之缘的崔知温,脸上是面无表情,席锦缎与身上,可算得上玉树临风。

    不过还有人还在其中,没有透露出里面的人的真面目,听着有脚步声过来,后面的那人转过身来,崔知温为了拉着布帘,后面的人顿时露出了真面目。

    这是个女子。

    身穿的衣服的花纹倒是普通寻常,也算不上是华贵异常,只不过看着料子倒还是不错,算是荣玉书这辈子见过的上品中的上品了,唯让人有些惊异的就是这人的脑袋,带着帽子,但是耳朵上面的青色带着黑色的不长的发须,却让人看着心中有些奇怪。

    女子长得很是美艳,但是浑身的气质却如同是古井中的井水般,沉静幽暗,外表下面却是掩藏不住的火热,就像是岩浆却快喷薄而出般,高贵的气质,不俗的容貌,头上带着镶嵌着珍珠的帽子,让荣玉书的心下子提起来了。

    惊讶的连着口中的话语都有些吐字不清楚了,微微皱眉,说道:“你……你是”

    嘴角微微勾起,女子长相虽然也是美艳,笑起来也算是勾人魂魄,和崔品迁相差无几,但是却比他带了份的母仪天下?

    荣玉书有些怀疑的说道:“你是你是谁?”

    虽然是这样问的,但是那个答案却是呼之欲出,心中猛然的回想起了发生过的事情,看着后面的崔品迁和崔知温,看着面前的人,似乎好像有根线,将那些杂乱不堪的答案全部汇穿起来。

    “素闻先生博学,不知道,可否为我解读下上面的文字呢?”那女子微笑的拿出来了本书,这本书荣玉书应该是不陌生,熟悉的羊皮外壳,熟悉的气味,拿着那女人的手中,芊芊玉指夹着的羊皮书,更显示出手指的纤长白皙。

    荣玉书突然觉得很想发笑,不知道为何,他有种费尽心思做了那么多事情,不过最后的结果也从来不会改变的滑稽感,不过心里面虽然这样想,但是手上还是拿过了那件东西,漫不经心的翻看了下,然后随口问道:“唐广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没有人回答他,他翻看了会,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便将书本摔到了桌子上,自来熟的坐下去,给自己倒了杯茶,润润喉,也不急,就这么等着。

    最后还是女子先破了,转头对着他们说道:“唐少卿在什么地方?”

    崔知温副淡淡的模样,看的很想让人巴掌给赏过去,开口说道:“唐少卿被陛下临时宣召到长安外面去了,现在应该在赶赴外地的路上。”

    呵呵,倒是昨天晚上的时候还见过面的,虽然没说,不过也是今天早上去上早朝了,他还在旁边奇怪着呢,为什么他倒是现在就被绑过来了。

    嘴角扯起的是丝讽刺的笑容,随手翻看着书,这上面的东西可谓是倒背如流,双双日子,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了,于是开口说道:“武才人想要问什么呢?”

    那女人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接着扯出了个笑容,说道:“先生果然是神通广大,不知道是从何处看出来妾身的身份的?”

    荣玉书叹息口气,说道:“娘娘自称是妾身也过了,娘娘恩宠依旧,到了皇宫之后,荣华富贵,什么不可能得到呢?”

    按照史书上面记载,这个时候的武媚娘,还怀着龙种,可惜

    心中暗暗的叹息了口气,屋内的灯光比较的暗,看不清楚旁边人的表情,隐藏在灯影之下,让人看得是心中发凉。

    武媚娘笑了笑,并没有接荣玉书的话,而是开口说着其他的道:“当我初入宫中之时,想的也没有那么多,和着寻常的女子样,想的也只不过是得到先皇的恩宠,可是,十二年了,我依旧只是个才人,先皇直对我冷冷淡淡,在宫中的日子,也说不上多好。”

    看着他时,武媚娘眼睛的光芒如同是璀璨的星光般,让人移不开,更重要的是,荣玉书可以从中发现其他的东西。

    “今日将先生请过来,就是想问下,这书中是否提及了妾身的过往和未来,结局又是什么呢?”眼睛中闪烁了丝不甘,丝野心,又或许是其他的别的东西。

    荣玉书淡淡的看了眼旁边,突然笑了,总有那么些人,是多此举的,或许只是为了求个心安。

    或许是人的心中认为,有些东西,求之不得,倒不如先将结局看好,免得到时候白做了功夫啊!

    不过看着那人的样子,重重的叹了口气,身上的气质突然变,有些高深莫测,或许是早就知道了结局,所以也不惧怕了,说道:“如果我说的事情和娘娘想的不样的话,娘娘是否会改变心意呢?”

    武媚娘眼睛中闪过了丝诧异,但是还是说道:“当然不会。”

    “既然是这个样子的话,我的答案是与不是,又有什么意思呢?”荣玉书突然笑出声来,崔品迁的眼神有些悲哀,脸上带着丝苦笑,看着荣玉书在那边,更是无奈。

    脸上闪过了丝了然,仿佛突然悟出了什么道理般,笑了笑,将手上的书本放在烛火上面烧了起来,仿佛大彻大悟般,脸上挂着丝笑容,静静的看着手上的羊皮书渐渐的快要烧到手指了,才放手,到地上,最后的火苗消失干净之后,脸上的笑容便也是绽放开来。

    荣玉书这个时候可没有闲心再管这些事情了,双手报,说道:“既然我已经回答了娘娘的问题,现在可否送我去和唐广团聚?”

    崔知温终于将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微微蹙眉,荣玉书毫不惧怕的与他对视,冷笑声说道:“怎么,难道你们对付我这样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吗?”

    崔知温将目光放在了武媚娘的身上,见着后者淡淡的点了个头,于是不言语,手上做出了个请的动作,荣玉书冷笑声,没有其他的话,只是这么走了出去。

    走过了这座宅子,到了外面的马车上面,旁边站了三人,其中的两个人应该是为了预防他逃走的人,还有个人是赶车的人,其中倒是有个熟人,不过两年未见,有些认不出来了,便是有过面之缘的,在周古县的肖川。

    不过荣玉书的惊讶并没有显露出来,而是非常镇定的上了马车,马车徐徐开动,不知道驶向了何方。

    肖川坐在了里面,可是并没有说什么话,马车中是死样的寂静,荣玉书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只觉得这马车摇摇晃晃,像是过了好几个世纪般,在某个地方慢慢的停下来。

    坐在旁边的另外个人声音非常冷酷,拉扯了把,动作算不上温柔,道:“下车!”

    肖川在旁边面无表情,荣玉书只是冷笑,不管不顾,准备下来,这个地方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周围是片树林,分辨不清楚方位。

    旁边的人点燃了把火把,接着微弱的光线,看清楚这里的情形,周围片茂密的树丛加上树林,杂乱的很,倒是有些地方,树枝被压,加上周围杂乱的脚步和土地上的血迹,无可以显示出这里的番恶战,荣玉书不禁心提起来了。

    三个人各执火把,这里面,倒是显得是另外人是领头的,皱着眉头对另外人说道:“看样子应该是进去了?”接着似乎在思考到底要不要进去。

    荣玉书面无表情,便准备自己朝着那小道进去却被另外人呵斥住了,说道:“站住,你想干什么?”

    荣玉书冷笑声,说道:“既然你们贪生怕死,那我就个人自己进去。”

    “闭嘴!”人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在火把的照耀下面显得面目可憎。

    随即便是阵沉默,最后决定,其中个人打头阵,荣玉书跟在后面,另外的两个人在后面房子荣玉书逃走。

    这树丛到处都是枝桠,倒像是被人活生生临时挤出来的个通道,照着血迹,好像还要向着深处走,背后像是传来了阵闷哼声音,荣玉书和着前面的那个人同时转过头,后面突然的窜过来个看不清楚的身影,向前捅,阵闷响声,紧接着便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沾在了脸上。

    荣玉书愣住了没有反应过来,到时肖川无比的镇定,拉住了荣玉书的手便往外面走着,荣玉书倒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脚下新鲜出炉的尸体躺着,走了没有几步,荣玉书便挣脱开了他的手,结结巴巴的问道:“怎,怎么回事?”

    作者有话要说:怎么办,怎么办,居然没有人回复我,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明明什么都没写,怎么就被锁了呢?

    这篇文快完结了,啦啦,倒数二章,没错的话,下章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