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135章 沈氏分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盛锦世又惊又怒地瞪着他,声音都有些在发颤:“沈源,你不要触到我的底线!”

    “哈哈哈,看你吓的,我想见见我表弟可爱的孩子,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顺便还可以带他出国玩玩,这多好,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可是真的想你念你了很久。”沈源笑眯眯地上前,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脸,迷恋地道:“锦世,十多年了,我唯不能放手的人,只有你。”

    盛锦世冷冷地扭过脸,怒道:“沈源,你离我远点!”

    “ok,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本来我也不想再来纠缠你,可偏偏你找了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小明星,我是真不甘心,以前你跟杜家联姻,我无话可说,毕竟是商业联姻,对盛家和沈家都有好处,可是现在呢?你居然甩了杜昕,为个小明星生孩子,我就不能忍了。”

    沈源上前步,又逼近了盛锦世,紧紧地盯着他,“我没有想过你竟然肯为个男人生孩子,如果那是我该多好,锦世,我比那小明星差哪儿了?这么多年你都不待见我,不就是前几年差点要了你,如果你还记恨,我可以给你补偿,这几年我听你的,没再出现你面前,可我想不到你就这样跟别人跑了,还是个小明星!啧啧,你眼界怎么这么低?!”

    说着,沈源突地扣住他的臂腕,盛锦世冷冽地甩开他,“你放开我!”

    “今天这层楼会发生什么,没人知道,锦世,如果你现在求我,我还可以考虑不去见见你的孩子,否则……你明白的…….”

    “你真是个无耻的流氓!”盛锦世抬手想给这个混蛋拳,他的力度在沈源面前并不能造成任何危机,沈源从小就在国外长大,因为沈香莲直把自己儿子当成今后沈家的接班人,所以在各方面都早早做好准备,他出落的身形高大健硕,而且还受过定的雇兵训练,盛锦世抬手还没近眼前,就被他反扣住压在办公桌上。

    “我本来就是个流氓,你不是已经体验过了吗?”沈源阴恻恻地靠近他的脸庞,气息喷薄在他面上,“两年前的感觉你还记得吧,在我手里释放时,你那模样真他妈的让人*,可惜我没能再进步,不然现在你怀得肯定是我沈源的孩子,但是现在,还来得及。”

    沈源的目光在他光洁的脖颈上来回扫荡,眼中意味不言而喻。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盛锦世厉声止住他的动作,“姨妈没告诉你,我是谁的儿子吗?”

    听他这说,沈源轻轻地“呃”了声,旋即又笑道:“我前两天刚刚听说沈家的惊天大丑闻,你居然不是盛宁宇的儿子,是我们沈家当家之主沈祝将的儿子,哈哈哈哈,真是个天大的笑话!不过,那又怎么样?你以为我不敢动你了?”

    盛锦世眼中迸出抹冷色,“你敢我动我试试,沈祝将会放过你?!”

    办公室霎时安静了,沈源沉默不语,他的目光仍如恶狼般死死盯着身下的盛锦世,他慢慢弧起唇角,笑意森森,“我就知道你会拿沈祝将出来说事,但可惜,他现在正在欧洲,带着他心爱的女人沈碧莲好好疗养情伤,这会功夫,他没空管你,再说,你那位小明星不也还在美国吗?锦世啊,你今天的运气可不好,我想要你,就没人能帮你。”

    “沈源,你太无耻了,就算你今天得逞了又能怎么样?”盛锦世声音依然强硬,但他心底已经开始颤栗。

    “我能怎么样?哈哈哈,锦世,反正时间足够,我来告诉你我能得到什么吧。”

    沈源松开他,退后步,十分傲慢地摊开双手,“首先,我能了却我多年来的愿望,你知道我想要你想了很久,其次,我要把你带走,说好听点,就是带你出国玩玩,难听点,就是把你给绑了,别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全因为你是沈祝将的儿子,我妈她不会把自己打拼多年的沈氏交到你手上,更不会让你成为沈家最大的羸家,简单地说吧,我能得到你,也能成为沈家最大的股东。”

    “难道你认为沈祝将和我爸会允许你这样做?还有阿司,他要是知道了,绝不会饶你!”

    “哈哈哈,你就别提你那个小明星了,他能有多大本事扳倒我?恐怕这个时候,他已经迷恋上他的超级偶像,搞不好把你给忘了,当他的偶像向他伸出爱情的橄榄枝时,你认为他能抵挡得了吗?”

    “你是说费洛克?”盛锦世大概猜出了沈源的计谋。

    沈源弯了弯唇角,笑容可掬:“当然,他是我资助过的表演系学生,是我给了他第部电影的试镜机会,他跟我可是多年好友,他的喜好我很了解,说不定他真的会爱上魏司。”

    “荒唐!”盛锦世冷怒地迸出两个字,他转身欲出门,刚拉门,门前几个高大健硕的保镖就横在他面前,沈源的话从背后悠悠地飘出来:“我说过了,今天你的运气不好,我想干什么都不会有人阻拦。”

    盛锦世知道跑不掉,他猛地将门关上,转头瞪着沈源,“你休想得到你想要的切!”

    “干嘛这么贞烈,难不成你还能从这里跳下去?呵呵,何必呢,锦世,小时候我就特别喜欢你,可是你总是付冷冰冰的样子,拒人千里,其实我从前都是因为太喜欢你才会去捉弄你,也许让你不高兴了,可我的心意是真的。”

    沈源渐渐靠近他的背后,双手按在他肩膀上,很温柔地侧着脸尝试着去吻他,盛锦世厌恶地扭开脸,“滚开!”

    “锦世!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以前还我忌会你是沈碧莲和盛宁宇的儿子,怕惹着沈老太太不高兴,现在……呵呵呵,你是大房太太的女儿与二房太太的儿子搞出来的逆子,沈老太太早就在家里气疯了,她现在只听我妈的话,我不妨告诉你,沈家很快就要重新分家,沈祝将不定能拥有欧洲全部产业,我看你呢,也别跟我硬拼了,听话点不好吗?”

    盛锦世心神动,重新分家?!他隐约记得小时候听沈老爷提过,如果沈家出了重大丑事,必须重新分配产业,沈香莲是抓着这点不放,她常年哄着沈老太太,这次分家,入成是要彻底分出个胜负!

    沈源步步逼近,盛锦世冷睨他眼,“你敢动我,我就真的从这里跳下去!”

    他说话时候的眼神特别清冽冷绝,沈源不由顿了顿脚步,脸上露出犹豫的神情,似在思索着接下来怎么做。

    而这时,沈源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他不耐烦接通,那边居然是沈香莲的电话。

    “小源,你现在马上给我回香港沈家大宅!”沈香莲的声音冷硬地传过来,这让沈源有少许惊讶,“你是说现在?可我现在正和锦世在起,要不要把他也给带回去?”

    “你跟盛锦世在起?那你有没有对他………”沈香莲说话的语气低了好几度,音调中竟有少许颤抖。

    沈源不在意地说:“那不是因为你的电话才停下来嘛,我说他也真是够倔,还想跳楼呢。”

    “不要逼他,也不要管他了,你现在马上回来!听见没有,不准动他!”

    沈源愕然,这才感到不对劲,“为什么?妈,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你别问了,我叫你回来就回来!”沈香莲尖锐地叫起来。

    沈源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选择离开,他走的时候不甘心地回头睨了盛锦世眼,“我还会回来的,锦世,你逃不掉!”

    他不知道现在的香港沈家大宅是个什么局面,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或站或坐着几个衣着华贵的男男女女。

    正位上坐着的是沈家老太太,她的左侧边坐着斯文白皙的沈祝将,往远点站着漫不经心抽烟的是盛宁宇,而自己的大女婿老老实实地坐在对面个角落沙发上,沈香莲才打完电话从外边走进来,她扫了所有人圈,神情难堪地坐在沈老太太身边。

    “大太太,你说要分家,我没有意见,但在分家前,我要办两件事,第,我要认盛锦世这个儿子,第二,我要把欧洲的产业传到锦世名下。”

    沈香莲听了忍不住叫道:“这家要重分,欧洲那边产业还指不定是谁的呢!”

    “总之不会是你的,沈香莲,你吃得下吗?”盛宁宇吐出口烟圈冷哼道。

    “关你什么事?!这是沈家分家,你都要跟碧莲离婚了,还渗合什么?”沈香莲恶狠狠地道:

    “盛宁宇,我妹妹她当初为了嫁你跟整个家族的人都闹翻脸了,现在你要跟她离婚,害她大病场,不得不在国外养病,你还有脸跑回沈家来搅和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锦世,我根本不会进这扇门,你以为你香港沈家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说句不好听的,沈香莲,你再不放手,沈家家业迟早被你给败光!”

    “你!你胡说什么!妈,把这个人给赶出去!”沈香莲气极又无力反驳,只能求助于沈老太太。

    沈老太太闭了闭眼,实在是烦不胜烦,她清清嗓子道:“这事已经够丢沈家的脸面,祝将,宁宇,我今天叫你们来,也是为了理清锦世的身世问题,顺便把沈家的产业再重新分分,老爷临走前曾交代过,沈家有家乱时,必须重分家业,昨晚我跟香莲商量过了,沈香莲是我这边大房的大女儿,论什么也是她为先,祝将虽然是沈家大少,但到底是二房那边,锦世无论跟谁,都算不上沈家正房的人,所以这家业呢,我看就照香莲说的那样,大部分划到沈源那边去。”

    沈祝将看了沈香莲眼,眸中浮起讽意,“香莲,这是你的意思吧,这么多年,我对香港沈家不薄,欧洲产业也理得蒸蒸日上,你这招够狠,重分家业,你家独大,别忘了贪得无厌这四个字怎么写,这么大口蛋糕,你个人吞得下去吗?”

    盛宁宇也冷哼,“当年不计切代价把我给赶出沈氏,为得就是今天吧。”

    “我知道你们都不甘心,但谁叫沈家要出这样的丑事呢,我也是不得已为之。”沈香莲咬了咬牙,硬着声回道。

    这时,有管家从外边小跑着进来,小心冀冀地看了众人眼,说道:“门外有位先生说,有件东西要亲手交给老太太。”

    沈香莲蹙眉,“什么东西?拿来给我。”

    “可那位先生说,定要亲手交到老太太手上。”管家低眉顺眼地重复道。

    “那就让他进来吧,我倒要看看是谁?”沈老太太不耐烦地抬抬手,示意他可以请那位先生进来。

    赵亮拿着公文袋走进大厅,他把手里的公文袋递给沈老太太,“这是有人让我转交给你的,老太太,请你亲自拆封看下。”

    沈老太太满眼狐疑,点点地解开封条,抽/出里头的几份文件报告,她低头看了眼就僵住了,紧接着神情愕然地顺着文件排排看下去,还没看完,就哀叫声:“造孽啊!”

    说着,整个人往后仰去,沈香莲大吃惊,忙去扶她,“妈,妈,你怎么了?”

    沈老太太微微睁开眼,看是她,便怒容满面,抓着手里的拐杖向她没头没脸打去,“真是造孽啊!造孽啊!我们沈家怎么就不落点好!全是帮见不得人的混帐东西!丢人啊,你给我丢尽了脸面!”

    “妈,这到底怎么回事?!”沈香莲被她突如其来的打骂惊得也不轻。

    沈老太太颤巍巍地用拐杖指着她,声音都在发抖,“你,你给我说清楚,小源到底是谁的孩子?!他是不是你亲生的!”

    作者有话要说:ok,接下来要虐沈香莲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