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90章 父母双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所以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来的?”叶梓辛翘着腿坐在屋子里唯的张楠木椅子上,副让唐殊快点坦白从宽的架势。别说这种换位审讯对方的感觉,还真挺爽的……

    “你进来的第刻起。”唐殊看向叶梓辛的目光有些好笑也有些宠溺,刚刚大殿中的檀香中添加了致幻效果的迷药,和大殿本身布下的迷阵让唐殊在进入的瞬间差点遗失了本心。不过幸好……他在见到叶梓辛的第瞬间便彻底清醒了过来。

    叶梓辛听完唐殊所述的内容后不自觉地挠了挠头发:“为什么我没有被影响?”

    他们两个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顾君言的空间当中,如今应该算唐殊的空间了。大殿门缓缓打开的同时,唐殊就将叶梓辛拽进了空间当中。外面危机四伏也好,难得的机遇也罢,没有什么比两人之间的重逢更重要的。

    “会不会因为我不是阵法所要针对的目标?”沉浸在自己的构想当中的叶梓辛完全忽略了唐殊似笑非笑的表情。“还是我……唔……”

    被堵住口舌的叶梓辛只愣了瞬,便主动伸手搂住了唐殊的脖子。管他阵法如何,破了就是破了!在彻底沉浸入缠绵之后叶梓辛恍惚地想起他在收服麒麟之火时的豪言壮志……那是什么来着?嗯,算了吧……

    对于叶梓辛来说,食色性也,没必要委屈自己,就算在下面他也样能够躺平享受,当然如果忽略唐殊坦诚相见后露出来的下半身的尺寸话。

    “可不可以打个商量。”叶梓辛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他身上的衬衫扣已经解了开有些褶皱地挂在身下,露出线条明朗的上半身。

    唐殊依言停下了动作,只是紧蹙的眉头显示着他憋得并不舒服。

    叶梓辛有瞬间的心软,不过再想想他将近两个月没有开发过的地方,怎么想怎么疼:“我先帮你用手弄次成不成?”

    唐殊平时见叶梓辛肆意惯了,只觉得他这样既可爱又有几分舍不得,他伸手将叶梓辛拽了回来:“乖,我不会弄疼你。”

    叶梓辛听这个语气总觉得等同于,乖躺平了就给你糖吃。哭笑不得的同时,不知道为什么直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了下来。

    唐殊比叶梓辛要更早醒来,他并没有动而是歪着头以种很别扭的姿势看着沉睡当中的恋人。这样的姿势实在算不上舒服,甚至躺不到十分钟就会觉得脖子僵硬,但唐殊却乐在其中。

    情到深处,大概在他眼里叶梓辛因为睡姿问题头上翘起的卷毛都是最可爱的……

    叶梓辛动了动伸出手臂遮挡住自己的眼睛,唐殊这般温柔深情的眼神让他有些不忍直视了怎么办?直视了会忍不住化身为狼……

    叶梓辛虽然挡住了自己的眼睛,但是他并没有堵住自己的耳朵,还能够清晰地听到唐殊的笑声。

    有什么好笑的?叶梓辛撇了撇嘴,也不知道是气恼他的笑声,还是气恼自己没能看到唐老大难得见的笑容。

    叶梓辛随即将胳膊移开转而抓住唐殊的手腕,将他拉向自己,张口便咬住了他的嘴唇,拿那块肉皮磨牙,没羞没躁地说道:“时间还早,再来回?”

    等他们从空间出来的时候,外面正好过了整天。筑基之后身体上的恢复能力也跟着增强,叶梓辛是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反而还有些意犹未尽。

    叶梓辛咂了咂嘴,说出口的话硬生生地变成了:“刚刚忘了好好逛下空间。”

    这倒不是他突发奇想,而是对主角的金手指早有好奇,只是没想到唐老大能够这么轻易地收服那个空间。果然唐老大才是天道真正的宠儿,要是换成叶梓辛占了主角的金手指,大概会被道雷直接劈死。

    叶梓辛似乎忘了主角最大的金手指已经被他占走了,就站在他身边……

    他记得空间能种地来着,不知道能不能种植灵植药草?还有那灵泉水……似乎用晶核能够升级,叶梓辛盘算了下自己空间里剩下的晶核数量忍不住吞了下口水,大概足够使灵泉升级的了?

    陷入休息状态补充能力中的系统,没来由地觉得阵恶寒……它跳到旁,看了看依旧堆积如山的晶核,心满意足地重新进入了休息状态。它早晚会忽悠蠢宿主,将晶核全部吐出来!

    “以后有很多机会。”唐殊理所当然地说道,虽然空间本属于顾君言,但他利用空间坠入魔道。既然如今已经到了唐殊手上便自然是属于他的东西,更何况空间里的物资本就都是唐殊手收集来的。

    叶梓辛点了点头,他们两人已经走进了大殿后敞开的那扇门中。那是条很长的走廊,墙壁上挂着铜质的宫灯,昏黄的烛火点亮了整个通道。

    “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所有东西都不会减少的?”就像他最早去的那条街道,点点的破坏很快就能恢复原样,就像唐殊在大殿里那樽永远都喝不完的酒,还有这里永远烧不完的蜡烛。

    唐殊应了声,他直拽着叶梓辛的手臂并没有继续前进。按照这里的阵法布置,他们前面很有可能还是个全新的阵法,只是在没有踏入其中之前他摸不到阵法禁制的空隙。

    他想了想改为紧紧地握住叶梓辛的手:“会无论如何都不要放手。”

    “好啊。”叶梓辛反握了回去,转头冲唐殊笑了下,声音却是异常地坚定:“我是不会放手的。”

    他们两人同时往前走了出去,有了上个迷阵的教训,两人开始就调动灵气格挡在自己面前提高了警戒。

    但这次的阵法却并没有用熏香做辅助,当叶梓辛和唐殊走了半时眼前便换了景致。刚刚手还紧紧握地在起,如今却都不见了身边的人。

    叶梓辛左右盼顾了圈,发现这地方很黑什么都看不见之后下意识开始呼唤系统,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这个阵法连他身上的系统也能隔断?叶梓辛皱了下眉,直觉哪里不对,却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他在黑暗中摸索了片刻,在灵气和神识的配合下,看到了墙壁上灯的开关……叶梓辛总算看出是哪里不对了,眼前的房间是他现代的那个家……

    并不算大的房间里面摆着张超大的床,那是在他强烈的要求下换的,占了整个房间三分之二的地方。床头上还摆着他中学时踢球的照片,倒是比他现在的模样还稚嫩了很多。

    叶梓辛顿了顿将手放在门把手上,忽然间不敢打开这扇门……现在是哪年?哪怕是幻境,还能不能再见到他们眼……

    叶梓辛紧咬着下唇,手上握着的门把手就像有千斤的重量,让他没有胆量尝试着打开。再怎么装作不在意,失去亲人的感觉也实在是太痛了,痛到轻轻碰下都难以忍受。

    他站在门口足足有刻钟的时间,才缓缓将门拉开条缝隙。电视的声音从楼下清晰地传了上来,叶梓辛愣了愣,泪水在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模糊了双眼,他却像是无知无觉般,脚步虚晃地走下了楼梯。

    电视机上正在上演着出缠绵悱恻的爱情剧,剧中的男女主人公以将彼此融在起的力度,深情地相拥在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两个人也相依在起,他们头上已经有近半的白发,这是叶梓辛从前从未好好注意过的事情。

    等他想注意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爸妈……”这两个字叶梓辛含在嘴里,想要叫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有些模糊不清。

    叶母吓了跳,猛地坐直了身回过头,发现叶梓辛脸上的泪痕后很快起身走了过来,有些惊讶又有些不解地问道:“儿子,你这是怎么了?”她边问还边手忙脚乱地帮叶梓辛擦着眼泪,在她印象里自己这个儿子过了五岁之后就没再见他哭过。

    叶父也站了起来,皱着个眉有些不悦地问道:“臭小子,你是不是又惹什么祸了?”

    叶母回头啐了声道:“臭老头,你就不能说些好的!”

    其实叶父看叶梓辛竟然会哭也觉得有些不对,只是拉不下脸说好话罢了,听叶母的话后尴尬地站在原地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我没事。”叶梓辛握住了叶母的手,尤带泪痕的脸上却露出了抹笑来:“我也不会再惹祸了。”

    叶父憋了半天,忍不住问道:“吃错药了?”

    “你才吃错药了嘞。”叶梓辛伸手搂住母亲的肩膀将她带回沙发上坐定:“我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叶梓辛声音越来越轻,他忽然明白了这个阵法的意义,没有什么比亲情更容易困住他的了。失去过之后,才更不舍分离……

    叶母坐定后还不放心地回头问道:“儿子你真没事?”

    “没事。”叶梓辛俯身亲了下叶母的额头:“我只是想陪你们看看电视。”

    “去、去,别老来打扰我们二人世界。”叶父嫌弃地挥了挥手,嘴角却挂着怎么都掩盖不住的笑容。

    叶梓辛笑了下,站在二老的身后,眼前的视线却忍不住再次模糊了起来。刚刚知晓噩耗时的悲痛,到后来的麻木,其实他从未曾放下过,所以才会抓住丝亲人间的感觉就舍不得放手。

    再多呆会儿,他还从未好好侍奉过自己的双亲……

    叶母将手放到了叶梓辛手上,那只手已经不再年轻,上面有清晰明显的褶皱,却也如既往地温暖:“有什么事儿,就跟妈说说吧。”

    叶父没有说什么,只是抬手闭了电视,在他心里同样没有什么是比自己儿子更重要的事情。

    “其实……”叶梓辛语塞了片刻蹲□来,他还是舍不得说后面的话。“我现在过的很好,也遇到了能够陪我生的人。你们不用再为我操心了,我也不会……不会闯祸了。”失去了能够为他无条件善后的父母,他再也没有肆意闯祸的资本了。

    叶母有些诧异地问道:“辛辛你在说什么?”她为什么句都听不懂?她儿子这是找对象了?

    叶梓辛像是没听到叶母的问题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们以后会很幸福,百年千年都会在起……如果有可能我会回家看看,虽然不能再见到你们了……我好想你们……对不起,不能多陪你们会了,我舍不得……对不起妈妈、爸爸……我从来没有说我……我爱你们。以后不要……再为我操心。”

    随着叶梓辛的话他所在的空间也开始点点破碎开,他像是无知无觉般紧握着母亲的手,另只手则抓着父亲的肩膀半分都舍不得松开!

    这次的阵法意在让他入局和沉沦,他也想沉沦,可又舍不得阵法之外的那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弥生三月跟团子投下的炸弹o(n_n)o么么哒~隔壁的等开文了再感谢吧……

    缺失的和谐请去群里找共享……或者跟上回样……愁,蠢作者注册了个微博却不知道该怎么往上面发……我上辈子定是蠢死的┭┮﹏┭┮

    小剧场:

    叶梓辛:时间还早再来次吧!

    唐殊干活:……

    叶梓辛:时间还早再来次吧!

    唐殊干活:……

    于是外面已是沧海桑田,换了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