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277.舟山雪岭血染红(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藤蔓像天罗地网样,层层将楚小白包裹起来。冷烟倾尽全力挥出峨眉刺,砰的声发出闷响,漫空藤蔓四散,露出瞬空隙,而她却也口鼻溢血,面目可怖,大声喊道:“还不快走!”喊声刚落,还没等楚小白反应过来,藤蔓又层层布满了整个空间。

    就在冷烟绝望地看着将被藤蔓吞噬的楚小白,楚小白透过细微的缝隙看着徐徐走来的白衣人。

    大地震动,数到金光突然穿过飞藤破空直刺。金芒烈,藤木断,楚小白,冷烟被气劲冲得向外跌去,眼见藤蔓再次扬起,竟比之前迅疾数倍。冷烟大声喊叫。忽然间,道气流冲霄,自迷雾中直劈冰雪大地,随着耳边轰然巨响,阵强横无匹的真气准确击向阵中。自那真气中心,八方雪地岩崩石裂,无数藤蔓横飞而起,半空中同时寸断,纷纷落向地面,化作地残木。

    冷烟睁大眼睛,只见白衣男子自轻雪飞尘中徐徐站起。雪雾中的男子似是纤尘不染,清瘦的身姿却蕴藏着股慑人的力量,透过金色面具只见到双黑眸。冷烟与他眼睛触,只觉得像是看到了万丈深渊,有种忽然坠落的感觉,但只是瞬,那映入眼帘的目光似秋日的阳光,令人周身暖。

    楚小白看到那人,忽地松了口气,险些便坐倒在地,喘息道:“还好,看来我命不该绝,总是在危难时被你所救。”

    那人金色面具遮住了所有的表情,“祸害活千年……”嗓音清冷如雪但又带着微许调侃。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天……”楚小白猛地翻着白眼,开口道:“我们还有人被困在阵里,那设阵之人有些能耐,你也有些能耐,能否帮忙将他们都救出来?”

    那人看了楚小白眼,开口道:“这阵法布置十分巧妙,若非精通奇门术数,根本无法寻到阵心所在,刚才能破这阵,是恰逢阳克木,巧之又巧,若困住你们的是阳水阴火阵,就没有这么容易脱困了。”

    楚小白领教了阵法的厉害,点头却又摇头,“这阵法确实非同般,你讲得再多我也是不懂,我嫂子还有她的朋友都被困在里面,你能否帮忙?”

    那人刚要说话,忽然感觉脚下震动,山谷中雪石纷落,声巨响,竟然整个向下塌陷下去。

    ……

    冷烟楚小白被击出阵心之后,明熙尘收起手里光华,缓步踏上冰台,那黑衣人抬头笑道:“小尘儿,别来无恙?”

    阵中清雪微扬,明熙尘侧身坐下,台上有酒,碧色香醇,她抬指轻蘸,低头浅嗅,随后转眸看着眼前的男子,修冷的眉,恣意的眼,明明已是几十岁的人,看上去确如成熟而俊朗的青年,声音低沉而性感,明熙尘微微错愕,若不是看他出手,很难相信他是她的师叔,被师祖逐出门墙,被师傅追杀到隐匿起来的人。

    明熙尘墨睫微垂,微微笑,“基地那次我可是没有见到师叔的仙踪的?”

    酒是玉髓,人却不是故人。辛远图目视眼前的女子,她丹艳的红唇轻轻沾上琉璃盏,浅酌低吟的姿态如朵清魅的妙莲,在他眸心幽幽绽放。

    “小尘儿那夜没有想见师叔啊,师叔自己却迫不及待的来见小尘儿了。”

    明熙尘把盏抬眸,“师叔这么迫不及待是想活捉师侄吗?还是想要去我的基地破我的阵法?”

    辛远图淡淡道:“你以为你的阵法真有那么难破吗?”

    明熙尘眼梢微扬,“师叔觉得容易那定是容易的,就师叔的阵来说,我是破不了的。”

    辛远图侧眸看她,语气傲然,“你认为你的阵只能用你的血破是吗?你不知道相同的血源也可以吗?你的几个小情人可是都在呢,我就是想看看你能救得下哪个?”

    明熙尘眸光冷,瞬不瞬的与他对视,微雪自两人之间落下,化作地琉璃冰寒,轻轻地扬过,飘入眸心无垠的黑暗。片刻后,明熙尘倏地转眸轻笑,柔声道:“师叔果然有想法,我只是不知,师侄还未与师叔正是会面,怎么就得罪了师叔呢?”

    “你师傅得罪了我,和你得罪我有区别吗?”辛远图容色微冷,“所以我想看看小尘儿是否青出于蓝!”

    明熙尘感觉到随着他声音的起落,整个阵法再次变动,十二门生死轮转,不尽不息,天生水,地六想成,时间变化莫测,无迹可寻,就好像眼前这个男人正真的实力,始终让人探不见究竟。她凤眸微垂,转而迎上辛远图的目光,烟波轻横如月下泓幽泉,似乎直漾到人心尖上去,“此时此刻,我还有第二个选择吗?”

    风雪轻扬,辛远图含笑道:“恐怕没有。”

    明熙尘轻声叹,敛袖斟酒,说道:“师叔与师傅之间的旧怨为何要牵连到师侄的朋友,他们岂不是很无辜。”

    辛远图眸光微冷,“无辜,那我的徒儿呢?个被你的人弄残,个被你弄死,他们不无辜吗?”

    他看住她,唇畔笑意如刃,仿佛迫人窒息。明熙尘时静默,丝缕酒香漫开在她晶莹的指尖,袅袅缭绕不散不休。片刻后,她抬眸迎上辛远图的目光,徐徐说道:“那么,若是我心甘情愿跟师叔走,师叔是否能改变注意,放了他们?”

    辛远图眼底微动,雪光下玄衣女子眉眼如仙绝色出尘,便似昔日那女子般,只要眼就黏住所有人的视线,那时她对他浅笑嫣然。那时她与他对坐弈棋,笑语轻颦,那时她与他同看古书,研究奇门术数。他知世间只有此女子可以与他并肩俯瞰盛世繁华,他所要的切都已在前。

    他不惜自毁前程去偷窥那秘籍,只因她无意的言,说那书定很有趣,他倾尽心思只为这唯令他动容的女子,若不是那天被师兄发现,此时他们定携手在这天地间,他与她将书写段传奇。

    然而这世上终究没有如果,就像江水东逝,落日西沉,光阴不回,世事无常,每个人曾经的选择都决定了眼前的彼此,现在的每步也都必然通向前方的结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