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七十五章 湖心授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ps:虽然更新的比较慢,但是都是呕心之作,宁缺毋滥,不出水文。谢谢各位的耐心啦

    我脸困惑,但还是应了,我俩走出帐篷,他走在前,我走在后,前后十步不到的距离保持了很久很久。

    我在想刘伶会把我带到哪里,可是他只顾看着沿路的地势风貌,他在寻着什么,我也不清楚。

    风渐渐大了起来,卷积起地面上的浮雪,刘伶的背影越来越模糊,凛冽的风雪让人睁不开眼。

    时间度被单调的空间所混乱,也不知走了多远,刘伶终于停了下来。

    原来他再找片湖……

    而我跟着刘伶后面不知不觉竟走到了湖中央!

    我惊慌地不知如何是好,眼下才刚刚入冬,湖面还没完全冰冻,错走了步,便是坠入寒冷刺骨的深渊!

    刘伶把我带到这里干什么?我心中有些气恼,但惊慌恐惧却让我没有了数落他的兴致。

    我再反观刘伶,他在薄冰之上怡然行走,毫无惧意。更令人惊奇的是,他向我走来时,即使不低头,落下的脚也都能避开几处薄弱的冰面!如此游刃有余,显然他是有意带我来这里的!

    我不由得更惊慌了,心里忽然冒出个念头:此时我腿脚动弹不得,他却行动自如,真若是在这里动手杀我,那以刘伶的武艺岂不是易如反掌?这就是他带我来的目的吗?

    我还在胡思乱想,刘伶已经走到与我贴面的距离,说:“石崇你不要畏惧。畏惧是心灵的累赘。它会压垮冰面。”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现在总可以说了吧?”我问道。

    “你别误会。我带你来到这里没有任何歹意,虽然这里看似十分危险,但我心中有数,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他自己汲了口酒,又把酒葫芦递给我,说道:“来,喝口!”

    我心想。他不是疯了吧,本来就脚踏薄冰,不敢妄动,再把自己灌个不清醒,岂不是自寻死路?

    我心存疑虑,刘伶是看得出来的,他又说道:“喝吧,喝了它我就告诉你怎么走出这片湖。”

    酒葫芦在我眼前晃了晃,不知哪来的冲动,我夺了过来。狠狠地喝了大口。

    咽到喉咙处才后悔不已,原来这酒如此之烈。刘伶平日是如何把它当水那么喝的?

    脑袋顿时胀得像被人给了记重拳,喉咙如团火焰熊熊燃烧,我张开口急忙吐出这份辛热,浓浓的酒气瞬间便蔓延了周身……

    刘伶此时开腔道:“石崇,我现在就教授你我花了数百年所悟出的拳法—醉拳!”

    “闭上眼睛!”刘伶喝令道。

    “什么?”我大惊失色,明明天色黯淡,睁眼犹辩不清脚下,更何况是闭上眼睛!

    “快闭上眼睛!现在你的视觉无是处,跟恐惧样也是累赘!闭上眼睛,抛下你的恐惧,你的负担!面对绝境你可以选择很多方式应对,但绝不是害怕!”

    刘伶再催促下,我闭上了眼睛,却感觉脚下的冰层正在嘎嘎作响,这是即将破裂的前兆!

    “快移动起来,但是记住脚要轻轻地放下,不要急噪,否则会惊动了湖的平静。你很聪明,不会去想打扰到湖的安宁的。”

    我举足无措,又放了下来,喊道:“你让我移动起来,可是走到哪里才是安全啊!我闭着眼睛,根本观察不了哪边的冰面比较厚啊!”

    飞雪呼啸,似乎吞没了我的声音,我再怀疑刘伶是否听清了我的喊话,或者,我能否听清刘伶的指示。

    然而他的声音轻而易举地突破了风雪,教化之音直传入耳。

    “石崇,你要仔细领悟,我带你来到危险的湖心,灌你喝酒,让你闭眼睛,这些都是有着紧密的联系的!你要去体会,这三样缺不可,是你悟出醉拳的捷径!”

    冰面还在嘎嘎作响,我豁出去向前迈了步,脚落得实称心才稍安,这把算是赌对了,可是我知道现在这个位置也只是临时安全。不尽早领悟出刘伶所说的醉拳,那只能是瞎蒙,然而运气不会总在我这边的。

    天虽冷,我手中却攥满了湿热的汗水。

    湖面破开的裂纹如魔爪般在向我这边延伸,骇人的绽裂声在不断地催问着我的选择。

    刘伶再次发话:“闭上眼睛,这样你的其他感官会变得敏锐;你饮了酒,酒气就从你的毛孔中升腾挥发,它在为你探报周围的切。有酒气的地方就是你的范围,酒气到不了的地方就是你的敌人!”

    酒气到不了的地方就是你的敌人。我心中重复着这句话,虽然闭上眼,眼前只有片空洞的黑,可是脑海中似乎浮现出了外界虚渺的轮廓,我能感受到狂乱的风雪,脚下的冰层,冰层下面静谧流动的湖水……

    睁着眼睛什么也看不到,反而闭上眼睛,却能把外界看得更具体些!我惊诧于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理念,但是它确实发挥了作用。

    “石崇,我也喝了酒,但是人与人之间的气味还是有差别的。我要打套醉拳,你瞧着!”

    他说的瞧着,应该是去感觉着。

    我努力地识别着他的存在,渐渐地,脑海中便跃然显现了个贬谪人间的酒仙……

    池中蜉蝣,碌碌匆匆。

    生时朝露,死时暮霭。

    慨然降生,命数苦短。

    惶惶终日,悲多寡欢。

    即知人生聚少离多难如意,何必怨尤天!

    沽酒城郭,醉饮江边。

    俯瞰奔流,昼夜不舍。

    万物有道,是为自然!

    天命难为,奈何强为?

    将军卸甲,丞相弃笏。

    无为无畏,顺民应天。

    化蝶林间,舞姿翩翩。

    不染铅华,悠然若仙。

    刘伶口中念词,跌宕澎湃的酒气层层扑面而来,这样被教授拳法还是头遭。

    不知不觉中,自己也随着口诀打起拳来。

    我暗示自己是只醉意阑珊的蝴蝶,是为欣赏天地而来,不会惊扰湖面的初冻……

    脚下轻盈不少,消去了我心中不少的恐惧,身法竟也跟着自在起来。

    原来整个湖面并不是举步维艰,难以落脚。

    可以落脚的地方有很多,我的酒气散出去,又传回来,它们在告诉我哪里结实,哪里薄弱……

    我还在意犹未尽,刘伶又道:“刚才的是醉拳的上篇,讲的是道;接下来是醉拳的下篇,说的是法!石崇,你可仔细听着!”

    话音未尽,刘伶腾空而起,落地震,冰面瞬间炸开,紧接着又是跃砸地,湖水如潜龙翻涌,我脚下的冰块也跟着摇摆不定,害我险些坠入湖中。

    不期刘伶第三次飞升上天,这次坠地犹如天塌地陷般,到处是水柱喷薄数丈,好像火山爆发般,只是这次不是熔岩而是湖水!

    经刘伶这么砸,诺大的湖面漂浮的竟没有块比脚掌大的冰了!

    “不要傻站在那里,快运动起来!”刘伶近乎命令道!

    话虽如此,谈何容易!刚刚找到状态的我,又被推回了原点。

    刘伶飞梭与湖面之上,脚踏之处,冰块入水,便迅速抽离开,竟然不沾鞋底滴水……

    摇摇晃晃,看似要摔倒,却能马上在别处找回平衡。远处看他,真是个如痴如醉的酒仙,东倒西歪地宣泄着酒疯。

    脚似池中荷,拳如手中杯。

    落脚不惊荷,出拳不溢杯。

    退拳如推盏,起脚赛鸟飞。

    醉形不醉心,醉意不醉神。

    翻手起浪涛,踢腿卷波澜。

    谷卧两山间,山立群水环。

    起落多变化,出手念间!

    “啊呀!”我脚不慎滑,重心不在,仰头便要即将落入水中!

    我感知到刘伶还离我很远,心想,这下可完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