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68章 膝盖中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从勇烈侯府的左边角门进去,有条僻静的廊道,直通后院。廊道两旁栽种着几种常青树,有数丈高,枝繁叶茂,正是隐匿身形的好去处。

    此时,谢堪便蹲在棵大树上面,手边放着张军弩。从这个角度透过枝叶的缝隙向下看去,可以毫不费力地将这条廊道的大半部分收入视野之内。

    他已经在这儿蹲了快个时辰了。这里是前往存放礼花的仓库的必经之路,远离主宅,不引人注意。按照周迟、武云起与谢擎深三人的计划,在宴会正式开始后不久,武云起便会在这里现身,引诱黑衣卫下手。

    若是周辽乖乖吃了诱饵,将目标从蒋府转移到探花郎身上,那是最好不过;若是黑衣卫迟迟不现身,那么就需要他这个假刺客动手,射伤武云起后,和谢添带队的侯府侍卫们打个照面,假意纠缠几下,抽身走开。等回到了侍卫房将黑衣服脱,直接混入人群当中,任谁也不会怀疑谢少卿的亲近下属会做出这等事情。听上去倒是挺简单……

    谢堪吐了口气,将手心的汗在衣服上随意抹了抹。说起来他也是倒霉,谢府侍卫各有所长,但偏偏擅长射箭的只得他个,这活儿也只能落在他的头上。上面那几位脑袋拍就定了这么个不靠谱的方案,他可是从得令那天起就提心吊胆到了现在。

    来这计划也太冒险了,虽说是皮肉轻伤,还是有备而来,但刀剑无眼,武主簿就是个文弱书生,万有个三长两短,这责任又要找谁说去?亏得这计划还是他本人最先提出来的!

    二来就是蒋府了。扮成黑衣卫栽赃嫁祸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那三个男人擅自敲定的,太子妃算是知情,独独瞒着了蒋大小姐。虽说不能放过任何个对付三皇子的机会,但这毕竟是大长公主的寿宴,高兴的日子泼冷水不说还见了红,怎么都有些不厚道。真闹了这么出,搅了寿宴的气氛,往后蒋家大小姐知道了内情,非得火冒三丈不可,只求这把火别烧到他这小兵头上。要是成了这样,还不如让黑衣卫真的过来下手呢。

    当然,谢堪不会明白的是,蒋凝秋得知真相后固然会发火,但恼怒的理由,却绝不仅仅是他们借着蒋府的地盘,在大长公主的寿宴上闹腾这么简单。

    另件让谢堪有些忧心的事情则是,另位正主已经来了。永昌帝驾临、宴会正式开始后没多久,他就看到名黑衣卫悄无声息地翻墙进了侯府,躲在了不远处的另外棵树上。虽说今日为了整个计划的实施,在部署守卫时特地放松了这边的警戒,但身旁不远处就藏着个想要暗算我方人员的刺客,而自己却因为抱有和对方同样的目的而不能动手,这种感觉真的不是般的怪异。

    谢堪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存在,从他的角度虽然不能清楚地看见那名黑衣卫的身影,但凭借经验也能大致判断出那人的位置。他可是忍了好久,才把先下手为强、干掉对方的冲动按捺下去。

    谢堪的纠结自然无处发泄,但现状却也不容许他再胡思乱想下去。因为两人共同的目标已经现身。

    蒋家的个下仆在前面引路,武云起跟在后面,步伐平缓,神色如常。青年手里有周迟的腰牌,蒋府的人自然不会有其他的疑问。谢堪把军弩拿在手中掂了掂,心里轻松了些,有黑衣卫在此,自然不需要他这个西贝货去打自己人。相反,凭借着敌在暗我在明的优势,在对方动手后他倒是可以试试出其不意地发动袭击,让那人有能耐来,没能耐走。若是这边能捉到活口,想必届时对少主与太子那边也会更加有利。

    然而,事情却出乎谢堪的预料之外。那黑衣卫不知怎的,特别沉得住气,看见武云起堂而皇之地从树下经过,竟是按兵不动,没有半点反应。眼看着武云起继续前行,再走段就要出了计划好的动手范围,谢堪的心也跟着打起鼓来。难道是太子那边出了岔子,黑衣卫虽然来了,但目标并不是武主簿?

    由于那黑衣卫的非常行为,谢堪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若是不动手,那么就会破坏掉计划中随后的所有步骤,他没有自信能承担起这个后果;若是动手,那么暴露自己不说,也会失了先机,反倒让对方得到了左右局势的机会,更是不妙。谢堪越来越着急,他自认没有随机应变的能耐,只知道按照吩咐办事,但上面却从来没有说过如果遇到这种情形该怎么做。

    就好像是老天觉得这么耍他还不够样,这个僵局之内又加入了个更加麻烦的变数。

    被蒙在鼓里的蒋家大小姐,这个时候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蒋家大小姐,偏偏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出现了。

    对于蒋凝秋来说,这顿饭可谓是如坐针毡,味同嚼蜡。大长公主想为孙女寻门称心的亲事,前来赴宴的夫人们自然对这件事心知肚明,大半数也正是奔着这个目的来的。且不提能够贴近东宫的这份好处,就是这蒋家大小姐,相貌清秀可人,懂事能干的名声在外,又是个孝顺识大体、能禁得住大场面的,娶个这样的儿媳妇进门倒也合心意。

    大长公主早就笑呵呵地拉了孟荷吟去偏屋,说是要“讲些体己话”,只把蒋凝秋留在外面,由叶夫人帮衬着,招待这屋子的长辈。蒋凝秋左耳朵听着这些人对自己直截了当的夸奖,右耳朵听着她们对自家儿子拐弯抹角的炫耀,微笑摆得过久,脸上的肌肉都僵硬了,心里直想这是哪门子的羞耻play。

    哪怕知道这只是逢场作戏,蒋凝秋也觉得自己有些应付不来了。无可奈何之下,她只得装作手抖,将半杯茶水都泼在了自己身上,总算找了换衣服的借口告罪离席,逃之夭夭。

    青萝和画屏今日都去了厨房帮忙,倒没有人在她身边跟着。换过身衣裳,蒋凝秋看看天色也差不多了,决定直接去存放礼花的仓库看看。她不过是心血来潮,临时起意,却不料这走,就碰上了武云起。

    “武主簿这是要到哪儿去?”不在宴会好好当你的背景板小透明,跑到这边来干什么?蒋凝秋上下打量着武云起,心里有些嘀咕,这家伙不会又在偷偷给别人挖坑吧?阿奶本来就对他颇有成见,要是再赶在她老人家大寿之日闹出些幺蛾子来,那可就是雪上加霜了。

    太子妃那边出了状况,这是武云起在看到蒋凝秋时,脑海中闪过的第反应。作为女眷,孟荷吟的任务就是将蒋凝秋牢牢看在后厅,不让她有发现这件事的机会。而能干预到太子妃行动的,想来也只有大长公主了。

    谢堪迟迟没有动手已是蹊跷,此时蒋凝秋再搀和进来,只会讲事情弄得更加乱套。临时出了这么多意外,饶是武云起也不觉皱了下眉,但还是佯装无事地回答:“奉殿下之命,去查看下寿礼。”

    他只稍稍敛眉,旋即便舒展开来,但这微小的动作却依旧没有逃过蒋凝秋的眼睛。

    这是不想看到我了?完全不知道自己误会了对方,蒋凝秋顿觉心中不爽,眉头挑笑道:“怎么,殿下是怕我准备得不周全?那干脆我亲自带武主簿过去看看好了。”说罢便遣散了那原本带路的下仆,向前指道,“武主簿,请。”

    事态的发展越来越脱轨了,武云起心中有些无奈,但也不好直言拒绝,只得应声谢过,面跟在蒋凝秋身后继续向着仓库走去。却又把手背在身后摆了摆,示意暂时不要动手静观其变,只希望谢堪能看到并明白自己的意思。

    两人无言前行,蒋凝秋不想说话,武云起自然也无话可说。又走出小段,武云起忽然听得耳后又破空声响。难道谢堪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不对!

    “当心!”心中警兆陡升,来不及去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武云起急声喝道,扑到蒋凝秋背上,带着她同摔倒在地。从后方射来的那物事贴着他的发冠飞过,“笃”地声扎到面前的地上,没入土中小半截,却是支陌生的箭矢。

    若非两人趴得快,这支箭,只怕早已穿透了蒋凝秋的后心。

    武云起再文弱,毕竟也是个成年男人。承受着两个人的重量,脸朝下地摔在地上,蒋凝秋被压得差点吐血,五脏六腑都快移了位。毫无预兆地来了这么出,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青年搂住腰,按住头,紧紧抱在了怀里。

    对方似乎用的是连弩,见击不中,又发动了下轮又快又急的攻势。两人狼狈不堪地朝着路边滚去,所经过的地方留下了排箭矢。

    “扑哧”轻响,头顶响起声闷哼,环住她的双臂颤了下,却依旧没有松开。蒋凝秋心里紧,她此时已回过神,忙喊了声:“我来!”

    武云起倒也从善如流,当即放开了她。也合该是他们幸运,恰在此时,连弩的攻击停了下来,想必是用完了轮箭矢。此时也顾不得什么遮掩,两把消音手枪瞬间在手,蒋凝秋紧抿着唇,朝箭矢射来的方向连开数枪。

    树枝急速地摇曳起来,却不见人影,许是并没有命中。但干扰对方节奏的目的已经达到,蒋凝秋回过身,用力将左腿中箭、坐在地上的青年拽起来,架着他的条胳膊,就近躲到了旁边摆放着的排桶子后面。

    这场袭击与反袭击开始得快,结束得更快。转瞬间,这处偏僻的廊道已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只有地上的排箭矢见证着刚才的万分凶险。

    蒋凝秋留了把枪握在手里,透过桶子之间的缝隙窥视着对方。事发太突然,突然到完全不给她留下心猿意马的机会。她现在心乱如麻,脑海中反复回放着的,是身边那人前世最后的瞬间。

    数十支箭矢齐穿透身体,那该是何等的痛楚。

    触即发的战机在死寂中酝酿。蒋凝秋的呼吸终于平稳下来。“黑衣卫?”她问,眼睛依旧没有离开外面。

    武云起没有马上回应。谢堪的异常有了解答,他定是看到黑衣卫来了,才没有出手。而黑衣卫先前的按兵不动,也姑且可以认作是同样察觉到了谢堪,因而有所顾忌。但为什么偏偏蒋凝秋的出现,却引发了对方的杀意?

    先前他与周迟在周辽面前做了那样出戏,应该已经将周辽的目标从蒋凝秋转移到了自己身上。比起与皇家沾亲带故的侯府大小姐,显然是孑然身的寒门小官更好拿捏。更何况周辽先前虽然对蒋凝秋多有袭击,却也只是抱着弄清楚火器的目的,并没有取人性命的念头。那么,为什么向来忠实于命令的黑衣卫却会选择痛下杀手?

    这些疑惑在武云起脑海中次第闪过,他也知道恐怕短时间内得不到令人满意的答案。当务之急,还是先化解掉现在的危机。“还不确定对方共几人,先不要轻举妄动。谢添马上就会带人过来,坚持到那个时候便可。这里毕竟是蒋府,那人已失去了最好的机会,不会再冒险出手的。”

    蒋凝秋身体僵,慢慢转过头来看向他。她的神情似乎有些怪异,但还没等武云起去探究这其中的含义,前者已经低下头来,从怀中取出方帕子。

    “我给你包扎。”将枪硬塞进武云起手中,蒋凝秋低声说。

    那支箭插在青年的左小腿上,位置靠近膝盖,箭头没入肉里。心知不能贸然拔出,蒋凝秋只打算先做些止血的急救,剩下的等专业人士来处理。兑换了把小刀握在手中,她将武云起的裤腿轻轻割开。

    伤口终于失去了层层遮盖,暴露在外。看着那有些发黑的创口,蒋凝秋脸上的血色瞬间褪了大半。

    箭上有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