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105章 回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百零五章

    丝柔拿了笔墨纸砚过来,在桌子上铺好,又兑了水过来研磨。上官汐提笔写了,吹干,折叠好,用信封收了,让丝柔送去,临去前封了百两银子给白公公。“大雪天的劳烦他跑趟,又是节前,不可小气了。”对她来说,封信何止百两,千金也不可惜。这封信正是雪中送炭,解去她多余的烦忧。

    丝柔去了,将信递给白公公。

    “有劳公公,这样大雪天的还跑趟,我家二少爷很过意不去,这里是点小礼物,还请公公笑纳,不要嫌少才好。”白公公收了信,又收了赏银,谢过上官汐,去了。他回到宫中之后,立马去了秋爽斋,尹涵亮见到他,两眼跟着放光。

    “白公公,她有什么话说没有?”

    白公公弯腰行礼道:“回公主的话,没有。”

    “没有吗?”她刚才还兴致很高,如今又不说话了,语气里透出股失望,白公公看着,心里唏嘘不已,皇宫里最与之无缘的就是感情,偏偏公主却这样在乎感情,长的不像这里头的人,他也不跟她开玩笑了。

    “话是没有,信是有封。”

    “信,有信,你刚才并没有说。”尹涵亮顿时眉开眼笑,“信在哪里?还不快给本宫,本宫就知道白公公最喜欢开玩笑。”她突然又感激起来,好笑起来,走到白公公身边,伸手讨要,开了信封口看了。

    ‘尹涵亮你好,你的信我已经收到了,写的这样好,引出我的无数泪来,我从来不知道你文采这样好,我也从来不知道我自己这么爱哭,这会儿全被你的信引出来,你说你想我无数遍,但是你却不知道,我想你的次数,永远要比你想我多次,你说你被禁足了,你放心,我会等你,直等你,请安心,请你相信这个世上再没有人能如同你样使我觉得幸福,我们要有信心,相信不久之后,切都会变好,送句话给你,两情若在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时时刻刻都是念着朝朝暮暮的,但是如果现在不得不为些鸡毛蒜皮的事忍耐,我会看在久长时的面子上,多给它们些时间,我切都好,照顾好自己,保重你自己,等待来时,预祝除夕快乐,新年快乐!上官汐。’

    尹涵亮眼眶湿润,“这个笨蛋,抒情什么的真的适合她吗?她不总是扇子开,嘴角扯,副要笑尽天下人的样子,啊呀,受不了了,还说本宫文采好,明明她比本宫还好,比本宫还会说话,人家受不了了。”

    她先是自言自语的说着,后来竟然伏在桌上哭起来。白公公看了会儿,默默走开了,最难是儿女情长事,他也许懂,也许不懂。出门时,还是漫天大雪,心里竟然跟着惆怅。

    除夕的晚上,到处的烟火爆竹响个不停,外面响动的越厉害,上官汐的内心里就越寂寞,她站在门口,手背在身后,仰望苍穹,尽管这夜的苍穹,如此的阴沉,目视度并不高,但烟花不时会去点亮它。

    她想起过去种种事,巨大的落地窗。空旷而温暖的办公室,里面会打足空调,股与自然不协调的热度,包裹着她的全身,同样也细数着她的落寞,个人的背影,在这样大的落地窗前,画成那样小的个剪影。

    “我真的比烟花更寂寞,涵亮,你呢?你此刻在哪里呢?也在仰望外面的烟花吗?”

    丝柔走过来,手上搭着件件厚厚的披风。

    “二少爷,天凉,别站在外面了。”

    “我想多看会儿。”

    “那把衣服披上吧,您要是感冒了,病了,公主定会很担心,别说她,就说我们,也会担心,您要照顾好自己,带着奴婢们起过好日子,知不知道?”

    “知道,多谢你。”上官汐紧了紧身上的披风,似乎把切寒气挡在身体之外。

    明儿是新年了,她穿越来这里的第个新年,原本打算和尹涵亮起过的,她都想好了节目,如今个也派不上用场了,开茶话会,嗑瓜子,闲聊日常琐事,以前那些小员工最喜欢的事,她件都没做过,当初是不屑,如今是想却不能。

    她想着今年能了,却又因为出了些别的事,又泡汤了。

    老天爷哪里能事事顺人心,没有这样的好事。

    上官汐回了屋,歇着吧,想太多这日子还怎么过。

    秋爽斋。

    尹涵亮无力的趴在桌上,小樱和几个宫女在猜拳,有时候会抹牌赌钱。

    “公主,您不过来起玩?”

    “没兴趣,小樱你说上官汐她现在在干什么呢?”

    “睡觉呗。”

    睡觉,那个家伙也许会干这种事,装病可不就是天天躺着,也许手里拿着账本,在想又能赚几个钱,那个钱眼筒子,真没法子,家境这样好,脑袋里还想着钱。不过她就喜欢她这点,这叫上进心,谁不喜欢有责任感,又对自己好的人呢?

    无聊的家伙!生活也挺无聊,什么事也做不了,也不想说话,想写信,可是又送不出去,她又去把上官汐写的信念了几遍。

    新年,日子又翻了页。

    逍遥府里祝贺声不迭,小厮、丫头先向主子磕头领赏,那些院儿里的平时像影子样的姨娘、庶女们也出来逛逛,磕头领赏拜年,上官汐也出来了,少不得装模作样的挣扎着,她身上穿了件粉红的衣裳,很没格调,不过是尹涵亮特地做的,有她的风格在里头,其他的也就管不得了。

    她有丝柔扶着出来,向众位拜过了。

    “汐儿见过太君、父王、母妃、姨娘们,大哥、二哥、姐姐妹妹们。”

    “身子这样弱,还出来做什么,干脆歇着吧。”上官云殷勤关切,在看到那身粉红衣裳的时候,还是不由得皱了眉头,男人穿粉的,显得油腔滑调,纨绔子弟,可上官汐都病成这样了,他要是再计较这些,就没意思了,大过年的何必惹人不高兴,也就装作没看见。

    “难得是高兴日子,汐儿出来凑个热闹。”她说句话,咳嗽半天,似乎连黄疸水都咳出来了,不断的用丝帕擦嘴儿,这样子真的很恐怖,而且脸白如纸,丝柔可没少上白粉,边轻拍她的背。

    “二少爷您说话慢点儿,歇歇。”

    “不碍,没事的。”

    没事,其余人看着都觉得有事儿。有事儿才合了某些人的心意。上官沮挑着眉头,看了眼武临江,看来他行动的时刻快到了,上官汐病的这样厉害,死是当然了,到时候只要让敬敏把砒霜搀在上官汐的药里,他就死的更快了,上官汐死了,嫁祸给武临江,下子除去两个眼中钉。

    武临江扯着嘴角,他怎不知道上官沮那点小意图,还得意呢,死到临头尚且不知,这回不是他死,而是上官沮亡,没有人再能挡住他前进的道路,身为庶子,只要扫清嫡子,世子的位置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在表面的庆贺中,起阴谋正不断的酝酿着。

    数日后。

    敬敏行色匆匆的来到了西院,又很快离开了。丝柔早把这切看在眼里,将此事告诉了上官汐。“二少爷,他们行动了。”

    “是我该死的时候了,你先去跟母妃说声,免她们担心,我会自己穿好衣服。”

    “明白了。”

    上官汐穿好了衣服,让人弄好假死药,也不知道这药是否真有功效,如果切顺利的话,应该是没问题的,她喊过庄晓和飞龙,把她的后事都交代清楚。

    “切要小心,不要露馅。”

    “二少爷放心,地方已经选择好了,到时候会有人接应,都按你说的做了,只是二少爷,您这样真的好吗?您真的要放弃逍遥府的切吗?”

    “都是身外之物,没有什么舍不得的,荣华富贵而已,只要努力,靠两只手也能拼上,何况,我们已经积累了很多的财富,靠这些基础,定会过上好日子,你放心,你的娶媳妇的钱,就算我不替你留,你家老大也会替你想办法的,不要急。”

    飞龙嘟囔着:“谁着急了。”说话间又看了庄晓眼。

    上官汐不说话,只是笑。这小子还嘴硬,怕心里早就期待着洞房花烛夜了。

    “好了,没人着急,事情就按照约好的办,庄晓你去通知你哥,三日后,在约好的地方,清楚了吗?”

    “了解。”

    交代完所有事,丝柔回来了。

    “都说明白了?”

    “二少爷放心,都明白了。”

    “煎药吧。”

    上官汐坐着,等待命运的再次审判,终于到了这个时刻!她看着屋里的人走来走去,各自忙碌着,静静的坐着,忽然觉得没意思,又去翻箱子,很多箱子已经被搬空了,她的衣服,都空了,早被运到外面,行路用的盘缠,切切,甚至连她的新身份都伪造好了。

    她改了姓,随母姓。马太君直不大看得起林家,她偏要和她做对。只是,看着尹涵亮的箱笼,她还有许多的舍不得,从其中拿了件她随常穿的衣服叠好了,藏在怀里,她知道自己的举动很幼稚,可是……

    留个念想也好,只盼相聚之日。

    过了个多时辰,药煎好。丝柔端着过来给上官汐,“二少爷,请吧。”

    “知道了。”她喝下去,然后什么都不清楚了,就像场梦。

    丝柔的声音遍遍的在逍遥府里传着,“二少爷死了,快来人哪……”这声音好像直在回荡,回荡,久久,久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