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115章 王者归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佩里克修改了几次,才把这封信改好,重新誊写后再次寄出时,已经到了下午的时候。

    她拉开寝宫的大门,下意识的询问:“今天几号了?”

    “六月十三号,太后。”

    “六月十三号啊!”佩里克喃喃,“后天就是罗焕的生日了……他今年,应该已经二十六岁了……”

    佩里克没来由的就想起二十六年前的那天,她孕育了十个月的生命,终于准备要来到这个世界上。

    腹部传来的疼痛袭击了才十八岁的佩里克,那种让人在地狱中轮回折磨的痛苦,让让这个年轻的女人大声惨叫。

    “腓力~!腓力……”在疼到失去神志的时候,佩里克呼唤着自己的丈夫,希望他能够在自己身边。

    但腓力并不在妻子的身边,他正在和个漂亮的宫女共渡**。

    疼痛越来越利害,那是世间最可怕的刑法,在最疼的时候,佩里克甚至看见了死神在朝自己微笑。

    “啊~!让我去死!让我去死……”

    佩里克哭喊着,在这刻,她是真的想去死——只要能够摆脱那种疼。

    但她并没有死去,在最疼的那刹那,个小生命呱呱坠地。

    刚刚生下孩子的佩里克虚弱到了极点,当她看着那个被抱到自己身边的小婴儿时,眼底都荡漾着温柔。

    “王后,恭喜您生了个儿子!国王陛下定会很高兴!”

    “孩子,我的孩子~!”尽管虚弱,但佩里克在看见这个几乎是用自己命换来的婴儿时,还是忍不住轻轻吻了吻孩子的脸。

    “我爱你,儿子。”

    而腓力,当听到婴儿的哭声时,连裤带都来不及系好,就闯到了产房中。

    他欣喜异常的抱着那个睡熟中的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躺在床上的佩里克微微睁开眼,可看到的却是腓力的脖颈处,那暗红色的吻痕,还有那草草系起来的裤带。

    在这刻,从未有过的恨意充斥着她的心,她看着腓力抱着儿子,看着腓力亲吻那个孩子,她甚至有种要杀死这个婴儿来报复腓力的冲动。

    但当腓力离开这个孩子的时候,佩里克又感到自己前所未有的爱这个襁褓中的婴儿。

    “罗焕,你的父亲是个混蛋,他根本不爱你!”佩里克抱着怀里不足半岁的婴儿,“哪怕他吻你,对你笑,但他就是不爱你!”。

    哇~!尚不知事的婴儿,大哭起来。

    “腓力是个魔鬼,他说的所有的话,都是骗你的。”佩里克吻着那个学会叫妈妈的孩子,“我是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你的父亲不要你了!”佩里克的脸色阴冷,那个三岁的孩子已经因为腓力没有按时回来,哭了整整三个小时,佩里克对此恨得咬牙切齿,“我说过,他根本就不会爱你!罗焕,你是个没有爸爸的孩子!”

    “不!我有父亲!我有腓力……”罗焕双膝蜷缩,在角落里哭的前所未有的伤心,“他喜欢我,他喜欢……”

    “不……我可怜的孩子,你只有母亲。”佩里克放缓了语气,她抱起那个孩子,温柔的安抚他,“记住,只有你的母亲,才是唯爱你的人……只有我。”

    母亲的怀抱让孩子渐渐安静下来,他伸手抱住佩里克的脖子,低声呼喊:“妈妈……”

    “妈妈永远爱你。”佩里克轻轻地拍着罗焕的脊背,她吻着儿子的额头,“妈妈才是那个永远不会伤害你,背叛你的人。”

    “所以你也应该,永远的爱我。”佩里克将因为等不到父亲而哭累了沉入梦乡的孩子放在床上,“永远不要背叛我。”

    “腓力!腓力!”五岁的男孩儿在旷野上飞奔着,他跳上父亲的战马,觉得从未有过这样的快乐。

    腓力用自己的胡子刺着儿子的嫩脸,逗得男孩儿大笑。

    “罗焕,你应该像个男人样成长!”腓力带着儿子疾驰,教他骑马,教他搏杀,教他赢得荣誉。

    “什么是,像个男人样成长?”罗焕抬起脑袋,不解的看着父亲。

    “坚强,勇敢,懂得保护自己的臣民。你将来是要做罗伊斯的王的人,不可以太软弱。”

    “我很勇敢!”

    “可我听说你昨天晚上怕黑,哭了整整夜。”腓力将儿子从马背上抱下来,“男子汉不可以哭泣,哪怕心里怕得要命,也要坚强去面对。”

    “我不是因为怕黑……”罗焕犹豫了下,小声说,“是因为母亲说,你不要我了。”

    腓力原本满是笑容的脸就此凝固,他的脸色开始渐渐变红,然后变紫,最后铁青。

    他抱着才五岁大的罗焕,闯入了佩里克的寝宫,粗鲁的揪住了那女人的头发,将她拖倒地上:“你这该死的女人,你这个婊—子,你对我儿子都说了些什么!”

    罗焕被父亲的样子吓得大哭起来,他张开双臂拦在佩里克面前,眼泪不住的往下流:“不要打我的母亲,不要打她……我不准你打她!”

    腓力提到半空中的拳头,在儿子那张流泪的脸的恳求中,渐渐放下,他恶狠狠的看了佩里克眼,指着她的鼻尖:“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对我的儿子乱说话,教他些恶心的东西,我就敲碎你的脑袋!”

    佩里克虚弱的倒在地上,绝望地看着步步走远的腓力。

    罗焕依旧无法止住自己的眼泪,他抽泣着走到佩里克身边,将母亲扶起:“妈妈……疼不疼?”

    啪!个耳光打在了罗焕的脸上,孩子粉嫩的皮肤立刻肿起来五根指印。

    罗焕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该死的!混蛋,畜生,废物!”佩里克压抑多日的情感,总算找到了宣泄口,她狠狠的辱骂着这个根本无法反抗的孩子,“你这个坏孩子,你竟然向你的父亲告状,你竟然出卖我,背叛了我!”

    原本无法止住哭泣的罗焕,在这刻,忽然停止了流泪。

    在夕阳的宫殿中,他的眼睛惊恐的看着那个女人,只觉得自己如同根稻草般,被丢弃在了无边的大海上,任由风浪吞没。

    他试图去拉眼前这个声称最爱自己的女人,但得到的却是怒吼:“滚!你背叛了我,休想让我再哄你!”

    那天晚上,罗焕个人在黑暗的大殿中呆了夜,他没有再嚎啕大哭,没有再流泪,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那片黑暗动不动,直到曙光再次将那黑暗撕破。

    几乎有半年的时间,罗焕都很少说话,沉默寡言,他喜欢静静地呆在自己的房间中,看着墙壁上那些精美的图画。

    直到在他六岁的那年,个有着明亮笑容的中年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罗伊斯的王子,罗焕殿下。”那个中年人伸出手,“我被你的父亲邀请来当你的老师,你希望学习什么课程?”

    罗焕抬头,看着那个比自己高大很多,却很温和的人:“你……是谁?”

    “我是来自阿兰卫学院的个教授,叫做亚斯多拉图,看起来你并不太高兴,为什么?”

    罗焕紧紧地抿着自己的唇,他不说话。

    “看来你过的并不愉快,我想你父母对你的评价,都有失偏颇了。”亚斯多拉图在心中叹了口气,他朝着那个孩子伸出手,“我们来握个手,从交朋友开始吧。”

    罗焕狐疑的看着面前的人,那个人温和,坚定,理智,又充满了智慧。

    这是个完全不同的人,他喜欢这样镇定,理智的人。

    小小的男孩儿缓缓的伸出自己的手:“我叫罗焕。”

    亚斯多拉图教了罗焕三年,在他离开的时候,这个孩子已经九岁。

    他的身体健壮,思维敏锐,笑容灿烂,已经非常懂得如何跟人相处。非但如此,他还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克制自己的**,并且懂得如何去爱别人。

    腓力越来越喜欢这个孩子,他不论去什么地方都带着他,花了大量的时间来指导罗焕,教他该如何格斗,如何作战,如何收服人心。

    在罗焕十三岁的时候,他忽然对腓力说:“父亲,我爱你。”

    腓力异常高兴,他紧紧地抱着儿子:“亲爱的,我也爱你!”

    从那以后,父子间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可母子间却在渐渐疏远。

    罗焕很少跟佩里克呆在起,他觉得那里的空气,让自己无法喘息。

    “罗焕,你知道个女人,生下孩子,要经历多大的苦难吗?”

    “不管你怎么想,我是爱你的,因为没有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

    “你喜欢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吗?”佩里克看着罗焕的新衣服,她很喜欢这套衣服,特别是上面的纹饰,很得体。

    已经十五岁的罗焕,不再是当年那个在黑暗的角落里哭泣的孩子,他的眼眸沉暗了片刻:“我记得我说过,我希望得到本来自奔尼撒的羊皮卷。”

    “可这个更适合你!”佩里克的声音带着丝不悦,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来越不喜欢这个孩子,但却要依仗他,因为这是她唯的儿子,已经失去了丈夫的爱,就不能够再失去儿子:“我因为爱你,所以才给你挑选了最适合你的礼物。告诉我,你喜欢我送给你的礼物。”

    罗焕沉默了下去,他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抬头,看着自己的母亲:“对不起,我不想欺骗你。我不喜欢这件衣服,而且也不会穿。”

    佩里克不高兴地嘟囔:“还是你小时候更可爱,你根本就不爱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罗焕对于母亲的这种情绪并没有动怒,实际上,已经十五岁的罗伊斯王子,心智早已颇为成熟,上过战场杀过人,有很多朋友,生活中大部分都是欢笑。

    正如亚斯多拉图所说,自己的世界辽阔无边,根本不应该将目光局限在域。

    “爱并非是占有和控制,它必须建立在尊重之上。”罗焕沉默了片刻,缓缓的说,“我不希望这样和您相处。”

    佩里克停下抱怨,她感到莫名的阵心虚。

    罗焕的目光直视着她,似乎有很多话想要说,可最终却是什么都没说,简单的转身走开。

    从那以后,母子两人很少再深入的谈话,除了腓力想要另外娶妻那次。

    罗焕从未忘记过母亲的礼物,哪怕是在远征的八年期间,他也从未有过任何缺漏。

    他偶尔会写信回来,佩里克的回信也非常得体,但毫无疑问的,那道隔阂越来越深,最终如鸿沟般,无法跨越。

    佩里克将自己的思绪从多年前拉回来,她缓缓的推开窗户,眺望着远处的海面。

    大海非常宽阔,几乎很少有人能够抵达另外边。

    只有科林斯最熟练最有经验的舵手,才偶尔见过另外边海岸线的样子。

    那里被描述成为阴郁的可怕的大地的悬崖,无法攀登的神之领地。

    年前,身为帝国太后的佩里克厌倦了罗伊斯的寒冷,擅自将自己的寝宫搬到这里。

    当年那“不准再离开罗伊斯半步”的命令,因为罗焕的长期离家,其约束力也渐渐消失。没有人会得罪帝国太后,尽管他们母子关系普通,但那始终是皇帝的生母。

    佩里克关上窗户,她已经快要忘记罗焕的相貌了,印象最深的,并不是当年襁褓中的婴儿大口吃奶,也不是登基大典上那个年轻有力的男人。

    而是那天夜晚,腓力寝宫中,父子决斗时,罗焕那如同野兽般的咆哮,以及那双腥红的双眼。

    “太后!太后!”宫外的侍女们再次喧闹起来,她们的声音中充斥着激动和兴奋。

    佩里克微微抬头,眉眼中流露出不满。

    跟在佩里克身边多年的女官,用严肃的眼神,制止了那些年轻侍女们的激动和兴奋。

    “什么事情?”女官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冰冷。

    “回禀太后,陛下回来了!”

    “陛下?”佩里克的声音有些沙哑和冷漠,她还没有对这个称呼反映过来,“哪个陛下?”

    “是罗焕啊!”那些侍女们在提到罗焕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兴奋,“陛下的舰队刚刚抵达港口,他正在朝这边来!”

    哗啦~!佩里克被惊地从椅子上站起,连连朝后退了两步。椅子被撞翻倒在地上,她的呼吸下子急促起来,种无法言语的恐惧立刻包围了她。

    “不……不可能……不可能这么快……”佩里克的手按住自己的心口,“罗伊斯的大军,现在才走到巴伦,就算日夜兼程,也至少要三个月后……他怎么可能……可能今天就出现在这里!!”

    “听那些跟随陛下起回来的士兵说,他们走的是另外条路,只需要两个月就能够回来的近路。”

    佩里克忽然感到浑身阵瘫软,她的脸色惨白,手不停的抖动,必须要扶着桌子才能够站立。

    她走到窗前,推开窗户朝下看去,发现港口出停泊着数不清的战舰,几乎将海港全部占满。

    那队队看就是远征归来的士兵,正源源不断的从那些战舰上走下来,涌进科林斯的街道,还有些可怕的豹子,那些豹子太多了,出发的时候只有两百头,现在竟然多的根本数不清!

    走在这些队伍最前面的,就是那个身穿铠甲,腰间挂着佩剑,容貌英俊,身材高大的男人,罗伊斯帝国的皇帝——罗焕。

    在罗焕的身边,只白色的豹子,正寸步不离的伴着他的主人,朝着这边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