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四十四章 神秘地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冯天玉落水后的确被江水冲至下游,花虎紧随着他,直到冯天玉搁浅在浅滩上,花虎将他拖上岸边。

    但是冯天玉并未见醒来,花虎卧在一旁守护。

    很久,有四个蒙面女子出现,花虎警惕的发出虎啸声。

    那四个蒙面女子也不害怕,慢慢靠近冯天玉。

    花虎挡在了冯天玉身前,挡住了蒙面女子的去路,同时发出闷响,似乎在警告,四个蒙面女子若再向前进一步,便会咬死他们。

    一个蒙面女子笑道:“倒是护住心切,可是我们是来救人的,你快让开。”

    花虎警惕的叫了两声,他不相信这四个女子的目的。

    一个蒙面女子道:“这只痴虎倒是忠心,可是现在不是时候,若是不让开,你兄弟可就要死了。”

    那花虎倒是有灵性,知道冯天玉情势危急,也听懂蒙面女子的话,往一边走去,但是蹲在丈远之外,注视着四个蒙面女子,似乎她们有何对冯天玉不利举动,便会扑上来将他们咬死。

    四个蒙面女子,也不理会花虎,径直走到冯天玉身边。

    其中一个女子蹲下,察看了冯天玉一番,然后伸出芊芊玉手,在冯天玉腹部按了几下,便有大口水从冯天玉嘴里流出。

    冯天玉吐水咳嗽了几声,又依旧昏迷不醒。

    花虎在旁啸了几声,蒙面女子道:“你不必担心,你的兄弟不过还有气。”

    她从身上掏出一粒雪白如珍珠的药丸给冯天玉服下。

    “不出一个时辰,他便会醒来。”

    那蒙面女子眼睛落到了冯天玉的手上。

    此时冯天玉的手仍紧抓着龙吟剑,剑身银光闪闪。

    一个蒙面女子激动道:“教主,你看,那是老教主的龙吟剑。”

    “龙吟剑,十六年未见人事,再次出现却是在一个默默无名的男子手上。”

    那蒙面女子伸手去碰那龙吟剑,但是手才碰到,便觉一股吸力吸收她的手,她的功力在不断流向龙吟剑。

    “怎么会这样?”她急忙将手收回,心有余悸。

    其它三个蒙面女子道:“教主,发生了什么事?”

    那蒙面女子道:“这剑已经认主。”

    一个蒙面女子道:“这么说,龙吟剑岂不是归这少年所有?”

    那蒙面女子道:“没错。”

    “那我们该怎么办?”

    那蒙面女子道:“等他醒来,让他放弃龙吟剑。”

    一个蒙面女子道:“若是他不肯,再当如何?”

    蒙面女子道:“把他带走,关起来,不怕他不答应。”

    两个蒙面女子便要将冯天玉抬走,一旁的花虎急拦住他们。

    那蒙面女子冷笑道:“我们要带走你兄弟,你又如何拦得住,除非你生出两翼。”

    只见她们四人身子一跃而起,眨眼间消失不见。

    花虎只能干瞪眼,向天咆哮。

    啸声震天动地,几十里之外的唐飞剑和唐小妹都能听闻。

    “哥莫非是冯天玉那只老虎?”

    “极有可能,也许那只老虎正和冯天玉在一起,我们去看看。”

    循着虎声向东跑去,很快,便见一只老虎向他们奔来。

    唐飞剑和唐小妹吓了一跳,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老虎。

    花虎也顿住身子,冲他们嚎叫。

    唐小妹急道:“老虎,你别怕,我们是冯天玉的朋友。”

    花虎似乎也感觉到唐飞剑和唐小妹毫无恶意,便继续向西北方向跑去。

    “哥,他这是要去哪?”

    唐飞剑道:“不知道,也许他也在找冯天玉,我们跟着他去看看。”

    花虎跑了一阵,又停下,在地上嗅了嗅,又向东北跑去。

    唐小妹和唐飞剑紧追着,这样忽走忽停,跑出数十里路,在一树林中花虎停住脚步,在地上一阵乱嗅。

    唐小妹跑不动,累倒在地。

    “这只老虎是不是真的在找冯天玉?”

    唐飞剑道:“看样子应该没错。”

    唐小妹道:“可是冯天玉不是被江水冲走,怎么会跑到这里?”

    唐飞剑道:“也许有人带走了冯天玉。”

    唐小妹同意的点了点头,见花虎还在一阵在地上乱嗅,她道:“它现在看起来遇到了麻烦。”

    “没错。”唐飞剑同意的点了点头。

    一个时辰过去,冯天玉果然醒来。

    他张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石室。

    “这是哪里?”

    他发现自己双手双脚皆被碗口粗的链子捆缚。

    他试着运力将链子扯断,但是根本无用,链子很是坚硬牢固。

    “你不必白费力气。”这时石门打开,走进一个蒙面女子。

    冯天玉自然看出那女子便是船上的四名蒙面女子之一。

    “是你把我带到这里?”

    那蒙面女子道:“你不觉得应该说,是我救了你?”

    冯天玉道:“你果然不像表面看的那么简单。”

    蒙面女子道:“世上的事本就是真真假假,是是非非,谁能分得清,论对错。”

    深奥的人生哲理,冯天玉心里同意,道:“你既救了我,却把我关起来,又是何道理?”

    蒙面女子道:“我这么做只不过是有事想请你帮忙,怕你不同意,所以才将你锁住。”

    既救了他的命,有求于他,冯天玉是知恩图报之人,又岂会不答应,想来那个忙必定是对他不利。

    “不知美女想要我帮什么忙?”

    “对你来说不过举手之劳。”她拍了拍掌,便有两个彪形大汉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彪形大汉手中托着一个木盒子。

    蒙面女子打开木盒子,但见银光闪耀,一把剑躺在木盒中。

    冯天玉定睛一看,但见那把剑剑身有鱼鳞状纹饰,剑柄是龙头状,岂不正是他的龙吟剑!

    他醒来未见龙吟剑,只道落入江水中,未想在蒙面女子手上,但是这和蒙面女子所求又有何关系?

    蒙面女子似看出冯天玉脸上疑惑道:“我想让你把这把剑还给我。”

    冯天玉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我现在已被你关起来,剑也在你手上,你又何必多此一举问我。”

    蒙面女子道:“当你看后就知道。”

    她令一个彪形大汉拿起木盒子中躺着的剑,那大汉手才碰到,便发出一声惨叫,借着慢慢变得瘦小,骨骼显露,接着便是一具皮包骨的干尸,这时他的手才脱离开剑,倒在地上。

    冯天玉看在眼里,心惊胆颤,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蒙面女子道:“这是因为这把剑吸光了他身上的经血。”

    冯天玉想起自己第一次触摸到那把剑时,亦有一股吸力吸住他,幸而他以功力相抗,是以吸力并没有奈他如何。

    五年来,他一直把龙吟剑带在身上,亦没有再感觉到吸力,更不必说像那大汉一样惨状。

    那蒙面女子接着道:“这龙吟剑会噬血,只有他的主人能够驾驭得了他。”

    “那这把剑的主人是谁?”

    蒙面女子道:“这把剑的主人就是你。”

    怪不得几年来相安无事,冯天玉暗暗庆幸。

    他看着蒙面女子道:“你好像对这一把剑很了解。”

    “当然,这一把剑是本教至宝。”

    冯天玉道:“哦,我明白了,你是白莲教的人。”

    他曾听青阳子说龙显生是白莲教教主,此女子岂非也和白莲有关系。

    那蒙面女子身子一顿,道:“你知道的倒不小。”

    冯天玉道:“我是猜的。”

    蒙面女子道:“那你告诉我,这把剑是谁给你?”

    冯天玉道:“我在一个山洞里得到的。”

    山洞?蒙面女子急问道:“可看见有人?”

    冯天玉道:“没有人,只有一具骷髅。”

    蒙面女子听后,久久不语。

    “怎么了?莫非龙显生是你的什么人?”

    冯天玉见蒙面女子不说话,感觉到或许有什么地方不对。

    那蒙面女子道:“龙显生便是我爹。”

    冯天玉大吃一惊。

    那蒙面女子接着问:“那山洞现在何处?”

    冯天玉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拿链子锁住我,却又想从我身上打听得到东西,我觉得我有资本可以和你谈条件。”

    蒙面女子道:“什么条件?”

    冯天玉道:“把我放了,我离开这里,带你去找那个山洞,那个山洞实在太隐蔽,一般人不会找到。”

    蒙面女子道:“好,我答应你,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

    冯天玉皱眉道:“我不是答应你,带你去找那山洞,你还有何条件?”

    蒙面女子道:“我要你放弃龙吟剑。”

    龙吟剑是龙显生之物,那时他不过想拿来玩玩罢了,现在既遇到龙显生后人,自然当奉还。何况这剑亦是不祥之物,带在身上,日后难免被正道中人仇视,现在倒不如顺水人情让与别人。

    心中如此思量,冯天玉道:“好,我决定放弃龙吟剑,把他让给你。”

    他话一出,但听龙吟剑发出龙吟声,虽细微却悠长。

    待声音消失,那蒙面女子出手抓住龙吟剑。

    持剑在手,挥舞数下,走剑柔如游蛇,外松内聚,飘然轻灵,虽柔亦刚。

    冯天玉看得不禁拍掌叫好,似乎忘记此时已是别人阶下囚。

    那蒙面女子舞剑罢,眼露喜色,葱白玉指抚摸剑身,似在抚摸一件宝贝。

    冯天玉道:“虽不想打断你喜悦的心情,还是想问一下,现在可以放了我吧。”

    那蒙面女子道:“放了你,明天再说。”

    冯天玉坐在地上,道:“那你可否给我送些好酒好菜,免得我饿晕过去,明天走不了路。”

    蒙面女子也不回答,离开了石室。

    “这婆娘……”冯天玉能想到许多能骂出口的脏话,但是他还是忍住,无聊躺在地上睡觉。

    再回看唐飞剑和唐小妹,他们坐在地上,看着花虎在一棵大树周围嗅了半天,但是什么都嗅不出来。

    “哥,你看,这只笨虎还在闻那棵树。”

    唐小妹有些不耐烦。

    唐飞剑道:“也许问题就在那可树上。”

    他走近那棵树细看。

    这是一棵奇大无比的树,足够数人合抱,枝叶参天,密不透光。

    但是除此之外,他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莫非……”

    他似想到什么,出手在树干上敲了敲,贴耳倾听,但听“咚咚”响。

    这可吓了唐飞剑一跳。

    唐小妹注意着唐飞剑的一举一动,见唐飞剑脸色不对,走了过来,问道:“哥,有什么发现?”

    唐飞剑道:“这可树干是空心的。”

    唐小妹亦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怎么可能。”

    唐飞剑道:“没什么不可能。”

    唐小妹道:“可是他们怎么进去?这树并没有一丝空隙。”

    唐飞剑道:“一定是有什么机关?”

    他扫视四周,发现树干上人高之处生有一根树枝,短而粗,枝干光亮,似乎常被人抓过。

    “莫非机关在那?”

    唐飞剑走近出手抓住枝干,试着扭了几下,发现树干可以动。

    “果然是机关。”

    只见他向右扭动了三圈后,大树的树皮便移动起来。

    “哥快看!”

    唐小妹惊喜的叫起来。

    树皮移动后,露出一个门户,唐飞剑也不敢相信。

    树果然是空的,有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唐小妹道:“哥,你真聪明。”

    能得到夸奖,唐飞剑自然是喜不自禁。

    花虎走了过来,轻吼了一声。

    唐飞剑急道:“老兄,小点声,惊了洞里人,只怕救不了冯天玉。”

    花虎明白,不再出声。

    唐飞剑道:“我下去查探虚实,若是有机会,救出冯天玉,你和虎兄留在上面。”

    唐小妹道:“不行,我也要和你一起下去。”

    唐飞剑道:“不成,下面还不知道有什么危险,人多反而容易暴露,我自己下去就行。”

    唐小妹无奈,只好听从唐飞剑安排。

    两人瞪着那黑黝黝的洞,也不知道有多深,唐飞剑犹豫了一下,跳进了树洞。

    树洞倒是很深,唐飞剑一入洞,便用双手撑着两边洞壁,慢慢往下滑落。

    好一会儿,才看到地。

    地是大理石铺就,唐飞剑一落地便扫视四周,发现正处在一间石室之中,石室里空无一人。

    也不敢久待,眼睛扫过,发现有一石门微微开启,便退开往外看去,发现是一条长道。

    “这是什么地方?”

    唐飞剑难以置信地下会有这般地宫。

    他推开门,走出石室,沿着长道蹑手蹑脚前进。

    很快他来到了“十”字交汇口,壁上灯光昏暗,不能看尽这条长道尽头,但是可以听到有脚步声传来。

    唐飞剑急钻进一死角躲避,待那人走过,发现是一个彪形大汉,手里提着一个食盒。

    他待大汉走过后,身子似利剑般射出,出手掐住大汉脖子,嘴里警告道:“不要出声,不然杀了你。”

    那大汉身子发颤,急道:“好汉饶命。”

    唐飞剑将大汉拖进死角处,询问了冯天玉的下落,得知他被派去给冯天玉送酒菜后,将大汉击晕在地,他提着食盒按照那大汉所说的位置走去。

    待走到关押冯天玉石室门前,有两个持着厚背大刀的彪形大汉看守着门。

    见到唐飞剑走近,那两个大汉急将他拦住,问道:“你是什么人,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唐飞剑道:“我是新来的。”

    “新来的?”

    左边大汉笑道:“谁找的人?瘦的根猴子似的。”

    右边大汉笑道:“看模样俊俏,说不定是风姑娘的男宠。”

    左边大汉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怎么我就没有这福分?”

    右边大汉道:“这能怪谁,只能怪你娘把你生成这付狗样。”

    左边大汉急道:“和你模样比起来,百战百胜!”

    右边大汉一听不舒服,道:“你懂个屁,我可是村子里第一帅哥,村子里多少姑娘找我相亲都没有答应。”

    左边大汉道:“那有什么,我老家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想当年县令跑到我家门前求了几千遍,要我娶她女儿,我都没有答应。”

    右边大汉笑道:“想必你那县里的姑娘都没有长眼睛。”

    左边大汉急道:“你们村子的姑娘都是傻子。”

    两人一人一句,竟是争论不休,就差打起来,全然忘了一旁的唐飞剑。

    帅哥?唐飞剑看左边大汉嘴歪,嘴角一颗黑亮的大痣,不禁想将他扁一顿。但是和右边大汉眼斜,满脸麻子相比,倒是英俊不少。

    看着他俩吵个不休,唐飞剑道:“两位可否开门放我进去送饭,再吵?”

    那两个大汉顿住,左边大汉道:“你说我们两个谁最帅?”

    唐飞剑眉头紧皱,一个嘴歪,一个眼斜,这恐怕是他一辈子最难做的抉择。

    “其实两位都长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貌赛潘安,堪比宋玉,实乃惊天地泣鬼神之作。”

    两个大汉听得很是满意。

    右边眼斜大汉道:“长相不错,还有文采,怪不得风姑娘会看上你。”

    左边歪嘴大汉道:“虽然如此,你还是没有说我们两个谁最帅。”

    “没错,评评我们谁最帅。”

    唐飞剑心在泣血,他发誓一定要将他们两个痛扁一顿。

    他想了想道:“你们两个谁先将门打开,谁就最帅。”

    两个大汉听后道:“这个主意不错。”

    只见他俩一人出一手,摁在石门两边墙上一块石砖上,然后同时按了下去,但见石砖深陷,石门平移,露出空隙。

    原来开这石门需要同时按两处机关。

    石门打开后,左边歪嘴大汉问道:“门开了,快说我们两个谁帅?”

    再也难以压抑心中怒气,唐飞剑捏紧拳头,出手如风,但听惨叫声不绝,两个大汉本已丑陋的面容,被揍得鼻青脸肿,五颜六色,与猪头无异,直打得两人晕倒在地,唐飞剑才收手,提着食盒走进石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