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十六章 卧病曹清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番寒暄后,三人再次分宾主落座。

    丁氏则把曹昂继续拉在身边陪伴,眼中全是关切之情,显然是极为疼爱这个儿子,而传说中的曹操却完全没有出现,顿时让袁云有些失望。

    待侍女伺候了茶水,丁氏才终于高兴的说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以后可不要跟着你那无情的爹爹四处乱跑,谁知道哪天他又把我儿丢下不管。”

    曹昂略显尴尬,看了眼袁云后,苦笑道:“这些事情都是过去之事,娘亲何必还再提起,当日确实是那张绣卑鄙,倒不怪父亲什么。”

    袁云因为见不到曹操,满心都是失望之情,但是转眼看见了丁氏的笑容,这才心中一清醒过来,哪有见客人让自己老婆出来招呼的?再看了眼自己十五岁的小身板,终于心中确定了下来,曹操完全就是把自己当做了个小孩子来看待,根本不像自己想的什么礼贤下士,所以才懒得出来搭理自己。

    丁氏关切的询问了一遍曹昂这次逃难的行程,每每听到凶险处都会张嘴轻呼,袁云却浑身难受,实在不想多待,脑中又开始为了如何去面对自己那些陌生的家人而烦恼。

    不多时,只听曹昂大声道:“云弟,云弟,我母亲正在问你话呢?”

    袁云一惊,赶紧看向了丁氏,只见丁氏笑容可掬的问道:“我之前听闻袁贤侄对于治病很有一手,所以想知道袁贤侄可会治疗咳嗽一类的疾病吗?”

    袁云一怔,疑惑道:“咳嗽?”

    曹昂在一边插话道:“母亲可是为了妹妹的病情做询问?”见丁氏点头,曹昂才转过头来对着袁云道:“我有一个同胞的小妹,自从去年尾牙受了风寒,便一直在咳嗽,虽然风寒已经治好,但是这咳嗽却从未去除,已经试过很多汤药,但是都无法根治,所以母亲才有此一问。”

    袁云稍微搜索了下资料,马上确定了曹昂的小妹估计是风寒引起的轻度肺炎,这病拖了这么久,现在恐怕就不仅仅是咳嗽这么简单了。

    念头才起,马上便看见一名侍女匆匆忙忙的闯了进来,嘴中叨念着:“不好了,不好了,清河小姐咳出了好些血来!”

    丁氏闻言大惊,立刻站了起来,然后随着侍女向着后堂走了过去。曹昂虽然也显得很是急躁,但是看了眼袁云后,还是选择留了下来。

    袁云见曹昂一脸的焦急,心中不仅一叹,这次恐怕还要搭上很多抗生素,之前留下来的那半管消炎针估计也不保了,自己打从沾了曹家人后,好像没有一次不亏本的,可叹。

    “曹昂大哥,如果现在方便,不如带我去看看你那小妹吧,免得在这里一直看着你这张焦急的表情。”袁云说完,再又暗叹一声。

    曹昂顿时大喜,哪里还在乎袁云讽刺他的话语,立刻起身拉着袁云去了后堂。

    这位曹清河的房间充满了脂粉气,四周装饰的纱幔不是粉色就是紫红色,散落在四处的则都是一些女红,和各种小女儿家的小玩意,看来这位千金小姐必然是个娇滴滴的弱女子。

    隔着一层纱帘的床榻,内里还在不停传出少女咳嗽的声响,而在旁边的桌几上放着一个铜盆,铜盆内则有一张带有血痕的白绸布。

    稍微打量了下那块白绸布上的血丝,袁云才稍微放心了些,这些血丝只是因为长时间的咳嗽弄坏了喉咙,并非是从肺部涌出,这至少证明肺炎还未扩散的很厉害。

    袁云心有不甘的打开了腰间的医疗包,首先拿出了曹昂用剩下的半管消炎针,这才示意曹昂将他妹妹的手臂拿出纱帘。

    曹昂之前就已经被袁云这么治疗过,现在显得驾轻就熟,立刻跟纱帘内的丁氏交流了几句,然后找来一根布条,待自己的妹妹将手臂伸出后,便用布条缠绕了起来,不一刻的功夫,那手臂上的筋络就凸显了出来。

    看着这白若羊脂的粉嫩手臂,袁云再次验证了之前所想,果然是个柔弱的女孩子,皮肤摸起来吹弹欲破,柔滑无比,也不知道拥有这条手臂的主人到底长得多么好看?不过想来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曹昂就长得颇为英俊,同样的基因可会决定很多事情。

    稍微给针头消了毒,然后顺着血管扎了进去,纱帘后的女孩突然低低‘啊’了一声,转瞬便好像被吓呆了,曹昂则站在袁云身边,不停对着纱帘后的女孩说出安慰的话语。

    待消炎针打完,袁云重新站起身来,然后准备去医疗包内拿些抗生素出来,却在这时发现曹昂也兴冲冲的跟了过来,虽然没有伸手乱摸的意思,但是表情却十分好奇,直到见袁云将医疗包收了起来,才故作无事的再次晃荡到了纱帘的一侧。

    这时代人的体制完全没有任何抗药性,一针消炎药下去,不多时就有了反应,只听纱帘内传出一阵轻柔到极致的声音道:“大哥,我现在感觉十分困倦,很想睡觉。”

    这一句女声传出,犹如绕梁三日的优美天籁,听得袁云心中一跳,实在是感觉非常悦耳,如果不是因为咳嗽的多了,使得声音有些低沉沙哑,真的无法想象等到这曹清河的病好了,恐怕她的嗓音不知道会变成多么美妙的存在?

    再想到刚才瞧着的那一截粉嫩玉臂,心中已然勾画出一位古典美女的音容笑貌来,不过很快袁云就心中苦笑一声,觉得自己YY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人都没见着也不知道胡乱想些什么有的没的?

    曹昂此刻已经彻底的成为了一名业余神医,又或是神棍,听到纱帘内的亲妹说话,马上就很有经验的回道:“清河你赶紧睡下,睡着以后反而好得更快,待你醒来说不准这咳嗽就消失了。”

    说完这句,曹昂马上就将纱帘放了下来,丁氏则继续在内里陪同。

    袁云将手里的几颗抗生素交给曹昂,然后说道:“等你妹妹醒来,便给她吃一粒,然后过六个时辰后再服用一粒,服用时只需要用温水吞下去即可,如果咳嗽还得不到缓解,到时候再唤我前来。”

    曹昂一直在边上听着,此刻才问道:“这些丹药炼制起来是否很费力?”

    袁云闻言立刻就顺水推舟的点头道:“这些丹药炼制极为复杂,而且成功的几率渺茫,我师父也说过,这几颗丹药一出世,以后再无法炼制更多,算是绝品了。”

    说完,心中小气的盘算着,老子已经把话说的这么绝了,以后你总不会再不要脸的来老子这里免费索药了吧?

    “如果以后再有人得此病症,那不是等于无药医治了?”此刻曹清河的声音突然飘出了纱帘,看来是听到袁云说丹药极其稀少,所以有些担忧的问了这一句。

    袁云听着一怔,不想这曹清河如此善良温婉,稍微搜索了下资料,知道中药里也有治疗的药材,只是见效很慢,明白这些后,才隔着纱帘坦然回道:“这些丹药属于精华,效果也最好,不过除了这些丹药外,用其他药材也可以治疗,只是时间要长些,同时也麻烦一些。”

    纱帘后的曹清河这才好像放下了一桩心事,然后轻声笑道:“这样最好,如果有药可以治疗这种伤病,就可以造福很多人,不会因为只救了我一个,而让别人失去了被救的资格,这般想来确实再好不过。”

    袁云听着有些呆滞,这曹清河倒是个心善的好女子,但是念头才起,又觉得有些荒谬,难道真的要放弃可以治好自己的机会,而把这种好药送给别人不成?想想也就罢了,心中还是对曹清河的多愁善感表示了欢迎,这种绝世好女子,在后世可算濒临绝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