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十六章 凶险的侦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韩雷惊出一身冷汗,如果被大网罩住马上会被弩箭射成刺猬!

    贺良也没好到哪去,他走着走着,忽然脚下有声响,“呱”!贺良吓得不轻,用强光电筒照射,才发现警靴踩到了一只青蛙,刚想继续往前走,他隐隐约约看到一根细如发丝的金属线!

    贺良蹲下身,沿着金属线寻找,从两棵树下找到了金属线连接的两颗手雷,已经打开保险一触即发!

    他踩不到青蛙,贺良可能已经是“炮灰”了。

    贺良捧起青蛙深情一吻:“你一定是美女变的,专门来救我的对吗,以前听说过‘青蛙王子’,今天真开眼了,我的‘青蛙公主’!”

    贺良刚刚放松精神,对讲耳机传来卜大天急切地求救声:“贺良,我陷在沼泽里赶快来救我,我的方位是……”忽然,卜大天的声音在对讲耳机里消失了!

    贺良和韩雷同时听到求救信号,他们顾不了许多,按照预定的侦查路线寻找。前面不远处,在树木草丛的伪装下,卜大天正在缓缓下沉,无情的沼泽已经没过了卜大天的脖子!

    卜大天的性命危在旦夕!贺良和韩雷不敢靠近沼泽,这样冒然相救不但就不出卜大天,弄不好自己也得陷进来。

    卜大天向上伸出两只手,多年特种兵训练,卜大天养成了心里沉稳情绪冷静,他知道越挣扎陷得越深越快。

    卜大天调侃道:“我还没碰过女人,你们俩忍心见死不救?”

    贺良从怀中取出飞爪,拎在手里晃了几圈:“抓稳了!”

    一抖手甩给在沼泽里的卜大天,贺良太着急,飞爪没扔准,落在距离卜大天一米远的沼泽里。

    贺良骂道:“真他妈失准!”迅速抽回飞爪。

    卜大天下陷速度加快,淤泥已经没过他的耳鼻,卜大天的眼神绝望而平静,向两个战友送去祝福的微笑,他想做最后的诀别!

    “混蛋!打起精神来!你小子还没碰过“荤腥”,不能这么便宜你!”贺良激动吼道,他不能眼睁睁看着战友在自己面前殒命。

    贺良屏住呼吸再次投掷飞爪,他必须把握最后的机会!

    韩雷焦急喊道:“贺良你小子快点!卜大天,你要憋住气,减缓下沉速度!”

    飞爪再次呼啸着飞向卜大天,卜大天因为淤泥堵塞口鼻而即将窒息,他的眼睛露在沼泽的水平线上盯着远处飞来的飞爪,就在飞爪掠过头顶一瞬间死死抓住飞爪绳索!

    事不宜迟,贺良和韩雷两人用力一起拽住绳子,一点点向沼泽外拉。

    贺良看着满脸是泥几乎虚脱的卜大天:“说真的,你小子真的处子之身吗?”

    “这事能骗你吗?”

    “现在什么社会了,哪还有处子之身?上幼儿园都让女老师给摸过了!我呢,上中学就有人追我,咱那时候心气高,都没看上,所以咱俩差不多。有几个女生又陆续给我几次犯错误的机会,我婉言谢绝了!”贺良和卜大天在那吹牛皮,逗得韩雷前仰后合,卜大天也忘了刚刚从死神手里逃脱的窘境。

    韩雷说道:“咱们聊点正经的!你们看出来了没有,这个密林布局和东方国何其相似!利用树木的弹性、韧性作为触发机关,弩箭和大网也是我们丛林布局的训练科目,还有拉线手雷,充满着东方国的情调。”

    “韩雷总结的太对了,你有没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贺良说道。

    “这些布局太符合东方国人的思维,出现在异国他乡有点匪夷所思!”韩雷回答。

    “明天再说,现在吃干粮,吃完赶紧休息,不能点火!”贺良说道。

    贺良安排下一步作战计划:“我们只能选择在白天休息,夜晚前进,要知道安勒夫这里可不是什么安乐窝,绝对的龙潭虎穴,稍有不慎命丧虎口。”

    “可是我们的干粮不够了!我的干粮都掉到沼泽地里了。”卜大天说道。

    “干粮没了无所谓,咱们吃点更好的!我请你们吃生鱼片!今晚上先吃我的吧!”贺良笑着扔给卜大天一包压缩饼干。

    他们找了一处平坦的草地,互为犄角躺在地上,一天劳累,三个人昏昏欲睡。

    热带丛林里的气候有些热,贺良浑身是汗,他脱掉了特战服铺在身下,露出古铜色坚实的臂膀。

    贺良似睡非睡,忽然感觉胳膊很凉。他猛然惊醒,一条4米多长粗壮的热带丛林巨蟒,贴着他胳膊嘴里吐着黑紫色的舌头正立起来观察他!

    贺良忽然醒过来,巨蟒也受到了惊吓,立即对贺良发动进攻。

    贺良光着上身和巨蟒缠斗在一起!

    响声惊动了不远处的韩雷和卜大天,他们端着冲锋枪跑过来,贺良示意图不能开枪,以免暴露目标。

    贺良堪称身经百战,就在巨蟒缠住他的一瞬间,从大腿上迅速拔出美制军用匕首,这把刀锋利无比,黑色的刀身,白色的利刃散发着冷光。

    韩雷和卜大天拿着匕首准备帮忙,贺良说道:“你们先别动,等我不行了,你们再上!”贺良为了两个战友安危,要自己单挑巨蟒。

    贺良深知蟒蛇的习性,先绞杀猎物,猎物死后再整个吞掉。

    巨蟒把贺良越缠越紧,贺良眼冒金星,一度窒息,仿佛能听见自己的肋骨被巨蟒压迫的“咯咯”声。

    他扬起仅剩的一只手臂,挥动锋利的匕首,在蟒蛇诡异的花纹上插入。

    蟒蛇疼痛的满地翻滚,贺良像一只无助的小船,裹在巨蟒的风暴中心上下颠簸。

    贺良手里紧紧地攥着军刀,他见一击不成,迅速改变策略,用军刀顺着蟒蛇身上的花纹一直往下豁,巨蟒血流如注,疼痛使它慢慢失去绞杀的力量,贺良抽出另一只手,双手拿起匕首,给蟒蛇致命一击,直接豁开了蟒蛇的肚子,蟒蛇继续发风似的挣扎。

    韩雷和卜大天过来帮忙,韩雷一刀削掉了蟒蛇的头,蟒蛇缠着贺良的身子软下来,几分钟后蟒蛇死了。

    贺良被蟒蛇缠绕压迫了内脏,他满脸通红不住地咳嗽,那感觉好像咳出肺叶才算舒服。

    贺良拎起蟒蛇的尾巴:“没想到生鱼片来的太早了,本来想明天吃,今晚上就送过来了!”

    卜大天走过来摸摸贺良的脑袋:“没发烧啊,怎么还说胡话呢?这是巨蟒,也叫森蚺,哪是什么生鱼片!”

    “你说错了,在我们东方国的稻田里这种动物叫做泥鳅鱼,也叫黄鳝!”贺良开始给巨蟒剥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