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十五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说当家的,今天还真是出奇,你这还利索上了啊,你也不等我们娘俩回来问问这鱼到底是咋回事,你就这么给收拾啦?”唐初柳看着老公笑眯眯的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说平时干什么都慢吞吞的,今天倒是来什么勤快劲儿呢。

    “啊?这鱼咋啦,不是你买的么?我看还买虾了,晚上做油焖大虾,再来个鱼汤,这鱼大小做汤正合适。”章宏化看着老婆好像生气了,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这位今儿又是怎么不顺心了。

    “哼哼,这鱼呀虾呀,你那宝贝儿子‘亲自’打回来的,说是有个老头看他活泼可爱,聪明伶俐,死活非要传授他天下无敌的钓鱼本领,以后哇,咱们家就能每天吃鱼了。”唐初柳拿眼睛乜斜着自家丈夫,嘴里阴阳怪气的念叨。

    “你说啥玩应儿?”章宏化吓了一大跳,“咱儿子钓的,行啊小子,过来让爸爸看看,我儿子厉害呀,这才四岁就会钓鱼捕虾了。”看着儿子骄傲的冲自己挺着小胸脯儿,再瞅瞅老婆的眼神不像是说假话,不由得乐开了花,伸出手就想把儿子抱起来。

    “去去去,拿一边儿去,一手鱼腥味还抱,一会儿你洗衣服?姑娘呢?”看着丈夫笑眯眯的脸,唐初柳就觉得他怎么笑的这么傻,想的怎么就和人两样呢。干脆一板脸进屋找女儿去了。

    看着妈妈一脸“算了,不和你计较”的表情,章晋阳偷偷的在心里得意的不行,过关了,以后没事儿就可以去抓鱼了。侧着身垫着脚往前窜了两下直接趴在窗台上,看着收拾好的大头虾,回过头问正在洗手的老爸:“油焖大虾好吃么?”

    “那当然是好吃了,来,儿子,和爸爸说说,你是和谁学的,怎么钓的鱼啊?”章宏化看着儿子,眼睛里闪着莫名的神采。今天是开学第一天,他接女儿放学回家回的早,还没到家门口就有好几个人跟他夸奖章晋阳,说他挑着个棍儿背了一小兜儿鱼虾回来,小小年纪就能给家里踅摸吃食了,这孩子将来可了不得。

    要不是早知道情况,他怎么会贸贸然的就自己先把鱼收拾了?然而在收拾鱼的时候他却发现有点不对劲儿,这些鱼的伤口都在侧面,而且都是穿刺伤,明显是被什么利器刺中了腹部,而不是像一般的钓上来的鱼伤口都集中在嘴上,这可不是什么钓上来的鱼啊。

    看着老爸眼神里的探究,章晋阳一翻眼睛,给了他老爹一个大大的白眼仁,“才不要再说一遍,我妈都问了一路了,等晚上吃饭你问她去吧。和你说完了,吃饭的时候姐姐还不是也要问?我可不想那么罗嗦,还要说好几遍。”

    “嘿,你这小子还端起来了,我可跟你说,从今天开始,你就得和姐姐一起学习了,知道吗?”看出来儿子不太想说,章宏化以为是被他/妈妈问烦了,也没在意,反正也就是一会儿的事,他/妈妈才藏不住话呢,估计都等不到吃饭的时候,一会进屋做饭她就得和自己磨叨一会儿,怎么也能知道个大概了,到是学习的事儿要先说,看看儿子的能给个什么反应。

    “学习?学什么?学识字么?”没想到小章同志一听说学习,眼睛亮的跟什么似的,像个小豹子似的一步就蹿到面前,抬着头一脸深情向往的样子,倒把做父亲的吓了一大跳。

    其实这倒不是章晋阳有多爱学习,他也不打算把自己打造成个神童什么的,关键是没有学习就识字太吓人了,不太好解决舆论问题,而且不识字就不能光明正大的翻书翻报纸,对他收集信息十分不利不说,没有书看让他这个五十多年的老书虫怎么受得了。况且以后总是避免不了要上学的,不如现在主动一些,将来的自由度也会大一些。

    看见小儿子这个反应还真是出乎章宏化的意外,他还真是没预料到自家儿子好像对学习很有兴趣的样子,这小子怎么和别人家的孩子表现不一样啊,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嗯哼,识字肯定是要学的,你说说看,为什么学识字要这么高兴啊?”章宏化还觉得问问清楚的好,别是谁说了什么乱七八糟不好的说法逗他儿子来的。

    “当然高兴啊,识字就可以看书了,看了书就会知道好多好多东西,就会知道河里都有什么鱼,什么鱼好吃,什么鱼怎么做好吃,除了鱼还有什么好吃的。还有还有,也会知道除了河里还有什么地方有好吃的,书里都有的,是吧?”无视了老爸愈来愈抽搐的表情,章晋阳沉浸在自己的表演里,当然,从嘴角边悄悄流出来的亮晶晶的不明液体则说明,也许他说的并不是假话。。

    “那个,不光学识字,还有算术,珠算,画画啊唱歌啊什么的都要和姐姐一起学。”章老爹身子周围布满了低气压,感情读书就是为了找好吃的么?还要做好吃的,你看的是菜谱吗?

    看着迈步进屋的老爸,章晋阳有点傻眼,这是怎么个情况?干什么要学这么多东西,老爸你是开玩笑的对吧?自己只是想有个学习的经过就好,为什么还要学那些个东西?完全没意识到是自己暴漏出来的吃货属性让父亲下定决心。

    端着装满鱼虾的盘子进了厨房,发现妈妈已经起好了灶,正在做做菜的准备工作,爸爸正在炉子前面剥葱,旁边还放了一把香菜,菜板上放着一小堆儿已经切好了的姜丝,看见章晋阳端着鱼跟进厨房,就一指灶台,“搁那吧,你/妈拿着方便。”随即又低下头继续剥葱。

    “爸,我为啥要学画画唱歌啊?我又没上学。”看见老爸不理自己,章晋阳赶紧放下盘子追问。

    “怎么滴,你想让儿子学艺术啊,没听你说你有这想法啊,怎么着,新发现咱们儿子有什么天赋了吗?”父亲还没有说什么,妈妈却接下了话茬儿。

    “不是,不知道有没有啊,所以说这不是试试嘛,姑娘上学学什么,回到家了让她教给弟弟,你跟我看着,辅导辅导,正好大的复习,小的学习,教学相长嘛,儿子倒是挺想学习的,想着识字读书,好从书里学习学习什么鱼好吃,怎么做鱼好吃,顺便再找找什么地方还有好吃的,这个馋小子像谁呢这是。”老爸解释了几句,随即十分纳闷的叹了口气。

    “什么像谁呀,那是饿的,你没看见他现在一顿吃多少?合着咱们三个,都没他一个吃得多。都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咱们这儿子身体好,发育早,早一年在山里,两三天一只兔子,怎么也是天天有肉,这一年素汤寡水的,这是可下见着肉了,鱼肉那也是肉啊,你说他能不惦记吗?再说了,要不是吃的好,他怎么能长这么高,这么结实?我今天想抱他都没抱动。”都说知子莫过母,果然当妈的就是了解儿子,这话说得章晋阳频频点头。

    “哎,说到鱼我想起来了,刚才问他这鱼怎么钓的,他不说,非说让我来问你,说跟你解释过了,不想再说第二遍。和我说说,他怎么弄的?”章宏化见妻子没对自己制定的教育计划再说什么,知道这是同意了,听到说起了鱼,把刚才在院子里想问儿子的事想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