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16章 冲出重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们,如毒蛇般等待时机。

    显然,韩墨这种还击方式,让所有的红蝎子忌惮,他们不敢再靠近——因为没人知道韩墨沿途撒下了多少手雷,也不知这个狡猾的特种兵会在什么时候开枪引爆这些“炸弹”。

    可这一切,却不妨碍红蝎子的包围圈在渐渐形成——在己方狙击手的监控下,所有的红蝎子以扇形展开并推进,缓缓围了过来。

    娘的,还想围死老子?

    怒气冲天的韩墨忽然拽掉了自动步枪的消焰器,对着正前方就是一通玩命的扫射。

    “咻!”

    又是一颗子弹射击过来,直接命中韩墨的军帽。

    这次风速果然被考虑到了,子弹几乎是擦着韩墨的头皮飞过去的。

    “总算找到你了!原地待着啊,马上买几个橘子给你。”韩墨冷笑一声。

    狙击手果然按捺不住开枪了,韩墨明锐的目光已逮到了他,立刻将夜视镜往脸上一推——不肖一秒钟韩墨就替手上这把SCAR-L扣上了瞄准镜。

    距离410米,风向西南,风速8m/s,高度落差7米。韩墨在心底冷静念出了一串数字同时,忽然扣下了扳机!

    砰!

    一声巨响,弹头窜出耀眼的火光——凄楚到了极点的惨叫随之响起,树杈上的倒霉蛋整张脸似乎都炸开一朵绚烂的“血花”,从高处跌了下来,栽落在密林的一片淤泥里,很快不动了。

    “跑!”

    接连甩出两枚烟雾弹,韩墨猛地从苏佩琳手中抢过菲琳娜,发出一声示警。

    她刚是迈开脚步,就听密集的枪声又是包抄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很快又围了上来,无数的子弹从身后哒哒哒地射过来。

    该死的!

    这些红蝎子到底有多少人?

    他把身子矮小的菲琳娜扛到肩膀上,一手拉着瘦弱的苏佩琳,另一手死死攥着保命的手枪,在树林里跑的飞快。不断有流弹朝着他们的方向射过来——在韩墨听来,枪声已经离他们很近了。

    “墨,我,我跑不动了!”身后的苏佩琳忽然闷喊了一声。

    韩墨快速回头看了她一眼:这女人是个研究员,这样在林子里奔跑,只怕体力早就耗尽了。眼看她娇小的身子不断地发抖,原本给因寒风冷雨而泛青的脸,现在变得发黑发紫。

    高耸的胸脯在不断地剧烈起伏着,喷吐过来的气息也有种血腥的味道,显然是体力已经到了极限。

    不能再跑了,否则这个身份重要的女博士会丧命。

    “带,带着我女儿跑吧!”苏佩琳脚下一滑忽然摔倒在地,但即便如此,她还满心惦记着菲琳娜的安危。

    “我特么说了,只要老子还活着,他们就休想带走你!”韩墨发了狂似得怒喝一声。

    为了你这个女人,他的哥哥和战友们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连前来救援的G军人也为她打掩护,以失去生命的代价,就只是为她争取到几分钟的时间撤离。

    现在这个女人,居然还轻言放弃生命。

    韩墨只觉得全身都在喷火,声音都无法抑制:“给我跑,现在就!”

    “我,我真的跑不动了……”苏佩琳双手撑着地,痛苦地低声道。

    风雨虽然小了些,但已经她全身都湿透了,更多的脏水顺着她凹凸有致的身体不断流下来,原本卷曲浓密的长发紧紧贴在脸边,眼神显得十分迷离,恐怕随时都会昏迷。

    真是废柴。

    韩墨咬牙切齿,却也没办法同时抱着她跟她的女儿一块跑。

    环顾四下的他忽眼前一亮。

    灌木掩映中,有个荒弃的矿洞。

    G国矿藏丰富,不同于华夏有矿务管理局,像这样政变频发的国家,连平民的生命安全都很难保障,更别说本国的矿物了,私采这样的事相当普遍。

    “走,快进洞去藏起来!”韩墨对着苏佩琳怒吼一声。

    刚搡着女博士藏进这个废弃的矿洞,韩墨把肩上的菲琳娜塞给她,低沉叮嘱着:“听着,除了我亲自回来接你,否则死也给我死在这洞里!”

    惊愕万分的苏佩琳如救命稻草般死死抓住韩墨的军服衣袖:“你,你要去哪儿!?”

    “少废话,就在这里原地等着!”韩墨斩钉截铁地低吼着,“就是红蝎子放火烧山,你也给我死龟在这里!”

    “我……”

    话还没有说完,韩墨从她手上狼狈挣脱,狠狠抹了一把脸,又投身风雨之中。

    以红蝎子的狡诈,不可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藏进矿洞里不被发现。现在只有韩墨引开这些红蝎子,然后从他们手上脱逃,翻身折回来接应苏佩琳,再从另一条路安全离开。

    毕竟,丛林作战是每个华夏银狐的拿手好戏。

    韩墨射杀追兵的同时,沿途丢下烟雾弹,很快把这些急于活捉女博士的雇佣军一路引到了林地深处。

    “真是一群笨蛋。”虽是费了一番功夫,韩墨还是从他们的包围圈中脱身,上手枪枪见血,顺便带走了7个倒霉蛋。

    雨势又是小了些,但横贯的狂风丝毫不见减弱的趋势。头顶的乌云见薄,隐约见东边似乎亮了些,韩墨抬腕核对时间,天快亮了。

    深深舒了口气,再三纠结的韩墨还是从裤兜里烟盒——出任务前,尽管韩辰再三严令禁止,这个瘾君子还是偷偷带烟了。

    长舒了口气,蹲在地上的他并没有直接点烟,而是先快速地撕掉过滤嘴。

    一口,两口,只有两口,这支没了过滤嘴的香烟就少了一半。

    韩墨没有属于瘾君子的享受,看上去,倒很像是在拿烟卷撒气。不管是他那俊逸的脸,还是那漆黑不见底的瞳子,都被极大的仇恨所包覆。

    虽是甩掉了那些该死的红蝎子,韩墨却明白在这种情况下很难为哥哥和战友们报仇了。

    血色毒蝎,都给我等着。

    老子总有一天,要一个接着一个的灭了你们这些祸害!

    撩起眼皮一角,目光冰冷的韩墨校对了方向,正从地上一站而起,却忽然感觉一阵阵头晕目眩。

    心底微诧的韩墨快速伸出一手扶住身边的大树定了定神,头晕的症状并没有减轻,喉头反而多了几丝呕吐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