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十六章:恐怖的形意五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萧子木一棍轰来,萧逸明显从中感觉到威胁,当即脚步一动,躲开了这一棍。

    火旋棍轰到地面,当即‘轰’的一声,将比武台砸出一个大洞。

    萧逸瞳孔一缩,暗暗惊讶,“好强,凡境六重与五重,果然有着极大的差别。”

    在凡境中,六重是一个分水岭。

    六重与五重虽然只差一重,但彼此体内的真气却足足相差了五、六倍都不止。

    这一点,萧逸之前从吞服九转炼体丹时已经感觉出来了。明显的,从五重到六重,需要的丹药比之前五重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

    而这大量的真气差距,就造成了实力间的巨大差别。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体现在发挥武魂力量之上。

    武魂,之所以是这个世界武者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因为他是武者战斗的主要手段。

    越是浓郁的真气,就能将武魂发挥出越大的威力。

    像萧子木这一棍,足以将箫星扬一棍重伤。

    虽然二者都是橙阶武魂,但因为真气的差距,就造成了萧子木这一棍的威力,比箫星扬的战力强了五、六倍以上。

    比武台下方,箫星扬也是暗暗惊骇,“真不愧是家族排名前五的子弟,若是我对手这萧子木,恐怕单单这一棍就能将我秒杀。”

    比武台上方,萧子木冷笑一声,道,“萧逸,知道我的厉害了吧,现在求饶还来得及。”

    “求饶?”萧逸嗤笑一声,随即握了握拳头,认真道,“看来,要动真格了。”

    动真格?

    萧子木愣了愣。

    其他族人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甚至认为萧逸太过狂妄了。

    “凡境五重和六重的差距太大了,萧逸很可能连几招都接不下,还谈什么动真格呢。”

    “在一个凡境六重面前谈动真格,这跟自取其辱有什么区别。”

    族人们纷纷摇头,仿佛已经看到萧逸落败的下场。

    萧子木更直接,再次发动火旋棍,打算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强大。

    “萧逸,你败了。”萧子木大喝一声,一棍攻出。

    萧逸冷笑一声,怡然不惧,身子陡然间化为了一阵虚影。

    而在这需要当中,一股火焰笼罩全身。

    萧子木的火旋棍打出,轻松被这道虚影躲开。

    “怎么回事?”萧子木一惊,不信邪地将火旋棍再次快速打出,化作一窜连绵不断的棍影。

    然而,棍影虽快,却始终打不中虚影。

    “怎么回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奇怪的身法吗?”族人们瞪大了眼睛,满脸惊讶。

    在他们眼中,萧逸仿佛变成了一条灵动的,浑身冒着火焰的火蛇。

    “是我眼花了吗?”有些族人更是使劲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试图看清那道虚影。

    只不过,无论他们怎么看,始终看不明白。

    不错,萧逸施展了形意五绝之一的蛇形。以形意五绝的精妙,岂是外人能随便看透的。

    而且,萧逸还附加了他的武魂力量,控火兽的火焰。

    这是他的底牌之一,也是这半个月来幸苦修炼领悟出来的招式。以形意五绝,配合武魂力量。

    火焰本身就具有爆发性,且控火兽本身就精通操控火焰,在这爆发性的加持下,他的蛇形变得更加千转百柔,更加灵动,更加让人捉摸不透,虚无缥缈。

    这时,萧子木不断攻击,却始终打不中萧逸,让他极为着急。明明自己的境界更强,却连萧逸的身体都碰不到,这种感觉让他抓狂。

    紧接着,他这般快速攻击,体力和真气都消耗得极快,让他满头大汗。

    “阿...该死,到底怎么回事?”萧子木咬了咬牙。

    连执事,乃至长老们都看不透的形意五绝,他就更加别想看透了。

    “怎么,累了吗?”这时,萧逸冷笑一声,“累了的话,轮到我了。”

    话音刚落,萧逸的脚步动了,化为一窜幻影消失在原地。在幻影之中,还冒着熊熊火焰。

    嗖的一声,萧子木根本反应不过来,甚至连萧逸是怎么消失地都不知道。

    “好快的速度。”族人们惊呼一声。

    而且,更让他们惊讶的是,在他们眼中,萧逸竟化作了一条浑身是火的猎豹。

    猎豹奔袭,速度奇快。

    “该你尝尝我的攻击了。”萧逸低喝一声,忽然出现在萧子木背后,一掌打出。

    萧逸的掌中,竟虎虎生风,仿佛出现了一声虎啸山林之音,‘吼’!

    “这...”族人们惊骇至极,在他们眼中,萧逸再次变了,变为了一头猛虎。

    猛虎下山,势大力沉。

    一掌出,如震啸山林,地动山摇。

    “轰”的一声,萧子木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萧逸一掌震飞。

    ‘噗’,萧子木口吐鲜血,直飞台下。

    当他跌落地面时,已经彻底晕厥过去,背后衣衫尽碎。

    眼尖的族人们明显可以看到,在他的后背上,正有一个醒目的,被火烧严重灼烧的掌印。

    “排名前五的萧子木,竟然败了?”

    “而且萧逸仅仅出了两招,这是完胜吧?”

    族人们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而是震惊,震惊到极点那种。

    角落边缘,三长老萧重流下了一滴老泪,“好,很好,逸儿,你终于长大了。”

    当初他只是受家主支托照顾萧逸,可是家主失踪多年未回,萧逸是他一手养大的,他早已将萧逸视如己出。

    这些年来,他一边要忙着家族里的大小事务,一般要应付五长老等人的暗中为难,一边又对萧逸百般忧心,要为萧逸的长大后的日子操劳。

    偏偏以前的萧逸是个性格窝囊,又觉醒了废武魂的人。

    谁能知道,他这些年来承受着多少的压力,为萧逸操碎了多少的心。

    现在见萧逸竟然完胜家族最出色的子弟,他的心情根本无法言喻。

    狂喜?欣慰?自豪?满足?他不知道,他只来得及无法抑制地留下了一滴老泪。

    另一边,五长老‘咔’的一声,将手中的茶杯一把捏碎,脸上尽是阴寒和愤怒。

    萧若寒也是脸色如霜,“小废物,何时变得如此厉害了?该死!”

    .....

    比武台上,萧逸负手而立,淡淡地看向其他子弟,道,“还有谁要上台和我切磋一番?”

    被他那淡然目光扫视过的子弟,纷纷转过了头,不敢直视。

    哪怕是排名靠前的凡境六重子弟,也哑口无言。他们很清楚,他们绝对做不到晚上萧子木,而萧逸做到了,证明萧逸的实力绝对在他们之上。

    若还上台和萧逸切磋,只会是自取其辱。

    裁判看了一眼,见没人应答,高声宣布道,“此战,少家主,萧逸胜。”

    裁判竟连称谓都改了,主动称呼一声少家主。

    要知道,在萧家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愿意以这样的尊称叫萧逸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以武为尊,萧逸表现出了足够的实力,足够的天赋,便会受人尊重。

    “萧逸,你可以下去了。”裁判和颜悦色地说道。

    萧逸摇摇头,道,“不急。”

    而后,萧逸看向不远处的长老席,那里是长老和执事们观看比武的地方。

    萧若寒也坐在那里,在五长老的下方。

    “萧若寒。”萧逸傲然地说道,“还记得我们的打赌吧,你输了!”

    输了,萧若寒的打赌输了!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所有族人都在的情况下,萧若寒这个年轻一辈第一人,第一次听到‘输’这个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