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16. 一样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要不要过来,一起吃点儿?”

    谢玉秀知道,双方的年龄悬殊大,自己怎么也应该尊称对方一声“老奶奶”。可是她偏偏不想,在临死之前,想按实际年龄活一次。若真要叫,她最多叫她一声“姐姐”。

    “想不到,还是一个大有来头的人啊,想出去就能出去。”老女人阴阳怪气地说道:“丫头,谁不想好好活着呀?你一心求死,难道是遭男人背叛,一气之下,杀死了那个负心汉?”

    “你还真会编故事?”谢玉秀将菜摆在中间:“过来吃点吧。”

    “嘿嘿,想不到我死到临头,还能吃上一餐美味,也好,吃点就吃点。”老女人挣扎着站起来,拖着沉重的脚链。

    她慢慢地坐下来,伸手接过谢玉秀递过来的筷子。

    “你……你……你是谁?”老女人震惊地看着谢玉秀,声音颤抖:“快说,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谢玉秀不解,她们两人从未谋面,这个女人何来如此一问?

    “我是什么人,关你什么事?”

    此时,那个老女人也慢慢冷静下来,眼里闪过一丝狡猾,嘴角嘿嘿冷笑道:“大妹子——,你不说,我也知道。”

    谢玉秀一愣:大妹子?她刚才还口口声声叫自己丫头,这会儿怎么突然改口?而且跟自己心中所想一样,以她们之间的年纪,最多姐妹相称。

    老女人一把抓起谢玉秀的手,她的手,又黑又硬,如鸡爪一般;与谢玉秀的手放在一起,黑白分明。

    “你……你想干什么?”

    “大妹子,我们是一样的人。”她目光兴奋,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吐:“一样的人!”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谢玉秀用力地抽回手,身子往后挪了挪。

    “我猜猜,你今年,少说也有四十五岁了,我说得没错吧?”

    谢玉秀双手摸着自己的脸和额头,不由自主地往墙上寻找,好像那上面有一面镜子。她老了吗,为什么刚才霍美意来的时候没有觉得奇怪?不,不可能!

    “别摸了,还是那么水灵,那么年轻!”

    “那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不是说过吗,我们是一样的人!”

    谢玉秀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她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老女人的脸,想从那沟沟壑壑中找到答案。

    “一个月前,我跟你一样,肤如凝脂,呵气如兰,任哪个男人见了,都会回头多看几眼。”老女人抚摸着手背上的枯皮,像在抚摸一段回不去的过往。

    “我想,其他的事情就不用我多讲了吧,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一样不会老去的人。”老女人凄凉一笑,轮廓间,竟依稀能看见从前的美好。

    谢玉秀曾经非常羡慕自然变老的女人,觉得她们的容颜经过岁月的洗礼之后,焕发出来的那种淡定与雅致,哪怕是鬓角的白发,额头的皱纹,浑黄色的眼珠……这一切,都是她不能企及的幸福。

    更不要说儿孙绕膝的充实与欢乐。

    “那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一个月前,你是多少岁?”

    “这就对了,我们之间用不着打哑谜。一个月前,我只有二十三岁,正是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纪。”

    “那你现在多大了?”

    “六十五,而且,看上去更老。”

    谢玉秀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明天一样,衰老对于她们来说,竟是如此可怕的事情。

    “那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像花一样,一夜之间,苍老枯萎?”

    “你想听我的故事,要是你的朋友能送一壶酒进来,那就更好了。”老女人夹了一口菜放入嘴中,她只剩几颗门牙还在,咀嚼起来,下巴奇怪地摇摆着,几乎要掉下来。

    “不要用你的那双鬼瞳盯着我看,我又不是鬼。”

    这下,谢玉有更加吃惊了。

    “你……连这个你也看得出来,这么说,你也是一样,能……能……”

    “嘿嘿嘿,我又不会比你笨,当然能分得清人与鬼。大妹子,我告诉你,姐姐我这辈子见过的鬼,比你见过的人还要多。”

    一行热泪从谢玉秀的眼中涌出,她以为到死都不会说出来的秘密,却在这里轻易地遇到了知心人。

    “姐姐,你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既然不老,为什么又老成这样?还有,你是犯了什么罪,被关押在这里?”

    “这个啊,说起来话就长了。”老女人转了个方向,将背靠在柱子上,目光迷离。

    “我叫余清水,二十三岁那年,被一道晴天霹雳击中,从此青春不老,眼睛也像你一样,变成了一双鬼瞳。”

    谢玉秀紧张地不敢呼吸,生怕弄出点点小动静,余清水就不会往下说了。

    “我跟那个死鬼住在山里,前后人家隔得远,连串个门都要走半天山路。当年要不是那死鬼死缠烂打,我才不会嫁给他。婚后他对我倒也还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在老去,而我却一点儿也没有变,反而更好看了。”

    余清水的声音,突然变得温柔起来。

    “我跟他说了我的秘密,刚开始的时候,他觉得这样很好,自己的妻子青春永驻,多好啊。可是慢慢地,我却怎么也怀不上小孩,眼看着他已经是六十岁的老人了,他想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其实,他只要跟我说,我也是能理解的。”余清水脸色一沉,恶狠狠地说道:“可是那个死鬼却瞒着我,趁我上山砍柴的时候,将野女人带回家里,做那见不得人的事情。”

    谢玉秀张大嘴巴“啊”了一声,余清水不能生孩子,那么她……她……,她们是一样的人,她也不能生孩子?

    可是转念一想,也没什么值得叹息了,自己也是将死之人,还想那些做什么?

    “大风大雨的天气,我气得跑出家门,任雨水冲洗我内心的愤怒。”余清水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些都不是最令我痛心的,最痛心的是,有一天,那个野女人走夜路,被鬼迷了身,中了邪,高烧不退,什么方子都试过了,一点儿起色也没有。那个死鬼竟然伤心得茶饭不思。”

    “后来呢?”谢玉秀好奇不已。

    “后来,死鬼跪在地上求我,要我救她。我当然不肯。我们那一带,曾经是两国交战的主战场,血流成河,不知多少亡魂在那里游荡。时间长了,我慢慢摸索出一些对付鬼的办法,也知道中了鬼邪的人应该怎么治疗,只不过,还从来没有在人身上试过。”

    余清水说这些的时候,目光中充满仇恨。

    “死鬼跪在我面前发誓,只要我治好了她,他就守着我一个人过日子,再也不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我见他情真意切,一时心软,竟答应了他。”

    “……可是没想到,当我施展法术,将那个贱女人救过来后,我的头发竟然瞬间花白,人也苍老得不成样子。”

    谢玉秀屏住呼吸,为余清水的命运捏了一把汗。

    “哈哈哈,我真傻,到了这种时候,竟然还对那个死鬼抱有希望,以为他会信守承诺,陪我一直走下去。你说我可不可笑?他和那个贱女人转身就忘记了我的救命之恩……”

    “一天,我趁他和那个贱女人出去了,偷偷地把老鼠药放进菜里,看着他们吃下去。”

    余清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我想跟他们一起死去的,可是我又不屑和他们一起上路。即便是变老了,我也不舍得离开人间。可是杀人偿命,我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所以你是主动投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