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20章 逃离雾江行大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女子跟着夏昭云一起走出船舱,同样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疑惑道,“这么大的雾根本看不清方向,咱们该怎么办?”

    夏昭云道,“本来我想等大雾散了,看得清方向再走,但是到那个时候,天基本上黑了,就更走不了了。而且秦三娘也无缘无故失踪,事情有些蹊跷,不管怎样,现在就是我们逃走的最佳时机。所以,我决定走水路。”

    那女子犹豫了一下,有些为难道,“你的意思是游回岸边?可是我不会游泳!”

    夏昭云道,“并不是游回岸边,你也不需要下水。待会儿我会跳到水里,水中没有雾,是可以看清方向的。然后我会告诉你正确的方向,到时候姑娘你只要按照我说的方向划桨就行了。”

    那女子当即松了口气,随即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夏昭云看着她笑,瞬间觉得心情大好。

    不过下一刻,那女子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不禁眉头一皱,问道,“现在天气这么凉,万一你跳到水里着凉了怎么办?”

    这话让夏昭云十分感动,心道,“我俩只是萍水相逢,没想到她竟然还会关心我。不管怎样,我都要助她脱险,保她平安。”想到此处,夏昭云忙回答道,“无妨,现在也就九月的天气,还没到真正凉透的时候。再说了我身体底子好,这点凉不算什么。”

    “那好!大哥,你千万要小心!”

    夏昭云点了点头,说完用绳索的一头拴住了桅杆,另一头则绑在了自己身上,之后一头扎进了水里。片刻之后,夏昭云才从水里冒出来,一边抹去脸上的水,一边说道,“水中果然看得清路,你往西北方向划”。

    那女子“嗯”了一声,开始用力划桨。两人一路配合着前进。果然两个时辰后,真的达到了岸边。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江面上开始闪烁着点点渔火。夏昭云即刻从水中爬了上来,此刻已经筋疲力尽地倒在了船头。

    那女子深知他已经疲惫不堪,并没有打扰他,而是在他身旁躺了下来。然而才刚刚躺下片刻,耳边竟然传来了秦三娘的声音。

    “哈哈哈!好聪明的小子,要不是你,恐怕现在我们还迷失在江中呢!”

    那女子回过头去,只见秦三娘正坐在船舱顶上,而夏昭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立刻拉着她一起跳下船,往岸上奔去。两人一直跑了十里路才停下来休息。气喘吁吁之际,夏昭云突然意识到自己正拉着对方的手,那女子的手很滑嫩,有那么一瞬间,让他舍不得松开。

    那女子嘴角微微上扬,看起来有些得意,忙道,“你是打算一直这么拉着我的手吗?”

    夏昭云被对方说中了心事,心中一阵慌乱,匆忙松开了手,又道,“姑娘,对不起!刚才一时情急,所以就……”道歉之余,他并不敢看那女子的眼睛,生怕被对方看出了什么。

    那女子笑道,“我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道歉的,道歉不是要诚恳吗?你连看都不敢看我,算哪门子道歉?”

    夏昭云被这话激怒了,猛地抬起头,望着她的眼睛,朗声道,“姑娘,对不起!”

    那女子被这话逗乐了,忙道,“你说这么大声干嘛,生怕秦三娘找不到这儿来吗?好了好了,我接受你的道歉,还有以后不要叫我姑娘了,叫我朔月吧!”

    “朔月?是你的名字?”

    “没错!我叫上官朔月。”

    “是,上官姑娘!”

    上官朔月瞧了他一眼,夏昭云又急着改口道,“是,朔月姑娘。”

    上官朔月无奈摊了摊手,随口道,“你想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吧!”

    此时此刻,两人身处在一片树林中。靠着大树休息片刻后,夏昭云提议去找些柴火来取暖。上官朔月疑惑道,“天这么黑,上哪找柴火去?再说了,这里也没有火种啊?”

    夏昭云道,“可用钻木取火。”

    看着眼前熊熊燃烧起来的火堆时,上官朔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本是富贵人家的大小姐,从来没有过野外生存的经历,当看到夏昭云将一切做的井井有条时,竟然觉得不可思议,对其心生出些许好感。

    上官朔月道,“认识你这么久了,还不知道大哥你叫什么名字呢?”

    夏昭云犹豫了片刻,不知该不该跟上官朔月实话实说。但正是这犹豫的举动,却引来了上官朔月的不满,冷冷道,“你若不方便说就不要说了。”

    夏昭云察觉到了她言语间的不悦,忙解释道,“朔月姑娘,其实我......”

    “没关系,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

    虽说心中有些不满,但上官朔月还是给了夏昭云一个很好的台阶下。这让夏昭云对她又新添了几分好感。

    两人相对而坐,中间隔着一个火堆。在火光的照耀下,上官朔月清秀美丽的脸清晰明了地印在夏昭云的眼里,她的眼睛很漂亮,干净清澈,没有一丝杂质。一对小酒窝分布在微动的双唇间,浅浅一笑,酒窝若隐若现,宛如神仙妃子,可爱至极。夏昭云看得入了迷,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但梦里却是另一番光景。他再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家人被杀害的情景,父亲、母亲、姐姐以及大大小小的仆人一个个死去哀嚎的声音,爷爷抱着年幼的他在黑夜中逃跑,那仿佛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突然间,前方出现一个黑衣人,大刀一挥将爷爷杀死。夏昭云被惊醒,吓出一身冷汗。原来已经天亮了。

    上官朔月见他神色慌张,忙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你怎么知道我做噩梦了?”

    “你看你额头上不停冒汗,神情痛苦,可不是做噩梦了!”

    夏昭云不想将自己的身世告诉她,便故意岔开话题道,“天亮了,我们出发吧!”

    上官朔月没再继续追问,两人继续往前走。走出树林后,又走了两天的山路,才到达了衡山城。见到“衡山城”三个字时,夏昭云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始终牢记常靖云吩咐他办的事情,深知其重要性,所以半刻都不敢松懈,谁知路上竟碰到了这档子倒霉事,不过好在已经摆脱离了险境。

    上官朔月见夏昭云心情大好,试探道,“看来你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夏昭云反问道,“何以见得?”

    “一路上见你眉头紧锁,想必是心中有放不下的事。可到了衡山城却眉头舒展,这不就说明问题已经解决了吗!”

    夏昭云有些诧异,但更多的是感动。心道,“她不但聪明伶俐,还观人入微。连我情绪的变化都能很细致地看在眼里,想必一路上有偷偷观察我。”想到此处,夏昭云不禁嘴角微微上扬,心中万分窃喜。

    随后两人来到一家客栈投宿,刚进客栈,就获得店家热情的接待。不过店家并不是接待夏昭云,而是接待上官朔月。夏昭云开始不明白店家为何不接待自己,可仔细一想又想通了其中的道理。原来这位店家是按衣着打扮来分人的,自己穿的很普通,一看就是穷人出身。但上官朔月就不同了,先不说她的衣着多么的富贵华丽,光是那通身的气派,也是藏不住的。

    上官朔月道,“店家,麻烦准备两间上房!”

    店家道,“两位客官不好意思!本店今日客人较多,现在只剩一间房间了。要不二位公子将就一下!”

    夏昭云道,“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扰了!”

    于是夏昭云与上官朔月又接连找了几家客栈,可是几乎找遍了整个衡山城的客栈,都说客满,最后无奈之余,只得又回到最初的那家客栈。

    那店家见二人又折了回来,微笑道,“客官,这个季节想要在衡山城住店可是件难事啊!”

    夏昭云好奇道,“为什么会这样?”

    店家道,“现在是出游旺季,大大小小的客栈都住满了。你们今天还算运气好,就我家客栈还剩一间空房,要不然,你们今晚可要露宿街头了。”

    夏昭云看了上官朔月一眼,当即道,“上官姑…公子,这间房你住吧,我再去别的地方问问。”说罢,准备离去。

    谁知上官朔月突然拦住了他,犹豫了片刻才道,“那就一间吧!不过麻烦店家多准备一床被褥和枕头。”

    “好嘞!二位客官有请!”

    夏昭云有些诧异,但心中更多的是紧张,悄声道,“这样会不会不大好?”

    上官朔月有些不耐烦道,“我一个女子都没说什么,你堂堂一个七尺男儿怎么扭扭捏捏的。刚才我们已经找了一圈了,都说没有空房。这会子天已经黑了,难道你今晚真的想露宿街头?”

    夏昭云没再说话,心道,“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夜晚月色如水,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子里。上官朔月睡得正酣,但夏昭云却是辗转难眠。终于熬到半夜,睡在地上的夏昭云突然爬了起来,走到床边,见上官朔月已经熟睡,于是穿好衣服匆匆出了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