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一章 玉损红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宋慈,收拾行李。我们走。”白洛熙其实已经和辛弃疾沟通好了,跟着辛弃疾去往镇江,因为这个六扇门太不适合宋慈了。

    宋慈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我们一会去向总爷请辞。”白洛熙说去哪就去哪,好像宋慈已经习惯了。

    两人于辛弃疾相约在城内汇合。辛弃疾,这次被宋宁宗调往了镇江任职。但是白洛熙明白,表面上是去镇江任职,实则是让辛弃疾为北伐做前期秘密的准备……

    白洛熙带着宋慈赶到了与辛弃疾汇合的地点后,辛弃疾却说不急,因为还有一人要携带家眷一起去往镇江任职,让两人先等等。辛弃疾任安抚使,还有一人任知府。此次一同任职,想必也是因为宋宁宗相信两人!

    就在等待的时候,六扇门的捕快急匆匆的赶来。城中有案子发生了……

    “大人。”来人对着辛弃疾抱拳请安后,对着辛弃疾说道:“大人,醉红楼发生了一起命案。头牌花魁被人杀死在她的房间内。我们想先请白仵作和宋慈兄弟回去帮忙验尸。”

    辛弃疾听完便立刻皱眉,起程在即,却出了命案。辛弃疾有点为难,但是好在同行之人还未道。便回复捕快:“本官本是要带着白兄弟和宋慈起程的,我怕耽误时辰。”虽然辛弃疾没有明着拒绝,但是言语之中还是很不愿让白洛熙和宋慈去验尸。毕竟皇命难为,早些去上任为好。

    捕快听完了辛弃疾的话后,立刻小声的对着辛弃疾俯耳说了几句什么,辛弃疾便无奈摇头让带着白洛熙和宋慈去往了醉红楼……

    原来死的这个头牌花魁是朝中一位亲王的红颜知己,要不是因为这个亲王被宋宁宗当做砝码硬取了韩侂胄的女儿后不敢纳妾,早就把这个头牌纳成小妾了。这位亲王自从三月前与这位小妾相识后,便对其神魂颠倒。甚是痴迷。如今知己遇害,立刻大发雷霆下令给六扇门查办,势必把凶手抓住!

    白洛熙到了现场后,只见一女子衣裳完整的倒在地上,腹部有伤,身前已经被鲜血染红。而后窗大开!但是,最吸引白洛熙的,还是墙上的字,墙上竟然有一墙字,是血写上去的。看样子是凶手留下的。而且桌子上还有一把笔尖带血的毛笔!

    “宋慈,干活。”白洛熙对着宋慈吩咐道。说完后,自己先是去窗口看了看,又回到那面血字墙前。

    宋慈先简单的检查了一下,说道:“根据死者关节僵硬情况还有尸斑呈现情况来看,死亡时间应该是四个时辰以上,差不多也就是午夜子时之后被杀。”说完,宋慈开始要解开这名死者的衣物。

    “不可,你要干什么?”这时,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男子,对着宋慈急忙制止了。

    白洛熙回头看了看男子,这男子和宋宁宗有几分相似。而且身边还有几个看似护卫的人伴在左右。看来这个就是刚刚那位捕快说的亲王了。

    宋慈好像没有理会这个亲王。毕竟白洛熙说过验女尸,不能顾忌。更要检查下体。所以宋慈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当然了,他也不知道这个人是王爷,以为六扇门请白洛熙和自己回来验尸,又有辛弃疾陪同,一般人自然不敢干涉什么事。

    “本王说不可,你听不到吗。来人,把此人给我拿下。”这时,这位亲王彻底的发怒了,本来知己已死,现在还要被男人脱衣,不成体统。

    一声令下后,那位亲王身边的护卫立刻把宋慈直接制服。这时,辛弃疾和总爷把亲王叫到了一边,小声说了些什么,估计是替宋慈求情,那位亲王才下令把宋慈先松开。

    宋慈被松开后,那位亲王说道:“本王念在两位大人替你说情的份上,这次就让你验尸。假如你验尸可以抓住凶手,本王对此事就既往不咎。假如你验尸后没有什么结果的话,本王立刻要了你的脑袋。”

    这下子宋慈慌了,验尸就是把尸体上的一些线索找出来,能不能找到凶手,那要看捕快们的了,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宋慈急忙朝着白洛熙递去了求助的目光。

    白洛熙现在的心思全部都在墙上的字迹上,要不是辛弃疾在一旁提醒,白洛熙根本就没有回头。

    看见宋慈求助的眼神,白洛熙对着宋慈说道:“用我教你的方法,大胆验,没事的,想怎么验就怎么验。”说完后,白洛熙再次把头对向了墙面。

    宋慈听完了白洛熙的话后,深呼吸了一下,说道:“把尸体抬到楼下院内,让人来围观我验尸。验女尸不可避讳,必须有旁人在场见证。以正验尸者心无邪念,尸体不分男女,仅是死者而已。我们验尸也仅为找出死亡原因。”

    “很好。”白洛熙一边继续看着墙,一边自言自语道。没有错,根据《洗冤录》里宋慈规定的验女尸一条规定,就是不可避讳,更要让旁人见证!

    那位亲王此时脸色十分的难看,对着手下说道:“由他。”说完,便一个人先转身下楼去了院内。

    现在尸体被抬下了院子内,围观的人也没有被驱散。而更有一些人听说这里出了命案还特意的跑进这青楼之地来看热闹。不过白洛熙却没有下楼,还是在房间内看着墙上的字迹。

    “这字迹刚劲有力,却又工整整齐。的确是一笔好字。可惜留在了这墙上。”辛弃疾看白洛熙一直对着这面墙在看,便也没有下楼,对着白洛熙分析着这幅书法字。

    白洛熙摇头,对着辛弃疾说:“我不是在欣赏书法。”说完,白洛熙拿起了桌上的毛笔,而且还是有模有样的正规拿毛笔的姿势。

    拿起毛笔后,白洛熙开始用笔在墙上最上面的第一个字上按照这个字进行临摹。时不时的调整一下自己的身高,或抬脚或弯腰,好像是在按照墙上的字再写一遍!

    辛弃疾不明所以,只能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而此时的宋慈,已经开始准备在众目睽睽之下验查一具醉红楼头牌花魁的尸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