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16章 蛋蛋碎了,还是丁丁骨折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叫掉毛?”

    众目睽睽之下,吴忧没事人般地蹲到掉毛哥身边,不管这家伙正发出杀猪般地痛嚎,只管发问道。

    “小子,你别得意……嗷呜……我姐夫……是津江区第一打仔,他的功夫很了得,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掉毛哥扯了胯子扯了蛋,那种痛苦简直不能对外人道也。

    他心里恨透了吴忧,却见吴忧居然还敢惹无其事地在自己面前装逼,怒得对其狂嚎着。

    “我擦了个去,你不会当真是蛋蛋被扯碎了?要不是丁丁被扯骨折了吧?”

    见掉毛哥疼得胡言乱语,吴忧不禁皱起眉头:“不对啊,男人丁丁是没有骨头的。

    而且我刚才用的力道并不大,还没让你断子绝孙,你就别跟我扯了,还是快回答我的问题,你这掉毛的绰号是怎么来的?”

    “小子,你这样辱我,我姐夫……是不会放过你的……到时,老子一定要把你大卸八块,以泄心头之恨!”掉毛哥疼得快要晕过去了,哪有闲功夫跟吴忧瞎扯什么蛋蛋丁丁的污事!

    “喂,掉毛哥,你妈那个逼的,我入你祖爷爷的姥姥,小爷我可是个文明人,请你不要总是用你的排泄器官对我说话,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你知道不?”

    掉毛哥三番两次拒绝自己的问话,这让吴忧很是郁闷。

    他终于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于是,手一伸,便从口袋里摸出一把明晃晃的小刀来。

    “你……你要做什么?”掉毛哥骂得正凶,突然见到这把闪着寒光的刀,立时便如霜打的茄子般蔫了。

    不但刚才的嚣张之态早已不存,甚至连胯下这钻心的疼痛都忘了,哭丧着脸哀求:“不要阉我,不要阉我,我还没娶老婆……”

    阉你?呃,我擦了个去,这想象力,准没救了……

    吴忧一听,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看来这货以前没少替别人干过这事。要不然一看别人对自己挥刀,就以为要带他进宫做太监了!

    “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去做公公的。国家法律我还是懂的,给社会制造公公,就是赤果果的犯罪,我是纯洁的好人,不会做这种污事!”

    见掉毛哥吓得这副神魂俱销的样子,吴忧赶紧笑嘻嘻地给他吃了个定心丸。

    谁知道,还没等掉毛哥的心落到实处,吴忧却是手起刀落,手中刀片在掉毛哥眼前一阵翻飞旋舞。

    啊!

    掉毛哥不知道他这是弄什么玄虚,两眼都吓直了,两腿之间一股骚味破裤而出,竟是吓得尿失禁了!

    “没出息的东西,我只是觉得你这副尊容很对不起你的绰号,给你修改一下形象而已。看把你吓成什么样子!”

    吴忧收起刀,满意地端详着被自己刮光两条眉头的掉毛哥,再一看掉毛哥早已吓晕过去,不禁无语地摇摇头。

    这软蛋,本来还以为好好跟你们玩玩,小爷还没动手呢,这就不行了……

    哎,无敌,真是一种寂寞啊!

    整治完了掉毛哥,吴忧又让其他混混们也照着掉毛哥的样子,各人全都剃光了自己的眉毛,并双倍赔清了打伤宾馆服务员的医药费,这才大喝一声,让他们滚蛋。

    众混混哪敢不从,只得按吴忧说得做了,这才抬着瘫软过去的掉毛哥,正准备灰溜溜地拔腿开溜,却是不想吴忧又在后边喝了一句:“回来!”

    众混混虽然被吓得心惊胆战,却又不得不回转过头,怯怯地看着吴忧。

    “等这货醒过来之后,告诉他,以后这掉毛的绰号就不要叫了,小爷我听着烦,以后他就叫无毛。听着没有?”吴忧厉目狠狠一扫众混混,掉着早已吓昏过去的掉毛,大声厉喝道。

    “是,是,明白了,他以后不叫掉毛,叫……无毛!我们都叫无毛党!”混混们哪里还敢招惹这个煞神,小鸡啄米般连声点头称是。

    “滚!”吴忧凌厉喝一声,众混混如闻赦令,抬着掉毛哥落荒而逃。

    看到众混混们仓皇逃散,吴忧嘴角只是牵过一道轻蔑冷笑。

    他一转身,正准备再与苏雪姗调侃几句,突听一名女服务员发出一声尖叫:“苏姐,她……”

    吴忧和苏雪姗同时一惊,快步向那名服务员所处的房间跑去。

    近前一看,却是只见刚才掉毛哥强搂的那位迷醉美女,竟然神态癫狂地坐在地上,自个儿脱起衣服来。

    “快,把门关上!”

    苏雪姗一眼就看出这女孩被掉毛下了药,神智不清。现场还有这么多异性在,要是被人看了她身无寸缕的一幕,就没脸做人了。

    咻!

    苏雪姗三步并着两步地冲进房内,正准备关门之际,却见吴忧竟以比自己更快的速度冲向那美女。

    “喂,你是男的,也不能进来!”

    吴忧刚才打跑了掉毛哥,虽说苏雪姗对他的印象不错,可眼下他难道没看见这女孩子没穿衣服吗,他就这样冲过来,又是神马情况?

    苏雪姗刚想阻止,谁料吴忧却是快如闪电,还不容苏雪姗的话说完,他的人已经飞奔上前,抓过女孩扔在地板上的外套,就往女孩身上披了过去。

    那女孩确实是被下了药,脸色酡红,神智迷糊,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将上身的武装全都卸去,将胸前的景致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了吴忧面前。

    “热……热……我好热……”

    吴忧刚把外套搭在她的身上,女孩浑身上下便似是触电般地抖动着。还未容吴忧反应过来,她便伸出手去,八爪鱼般紧搂住吴忧的脖子。

    我擦了个去,这是神马情况,这也太热情了吧……

    骤然间被这具火热的身体抱住,吴忧感觉比沐浴在暖阳里还要舒服。

    他一低头,看着紧贴在自己胸前的那两处白皙的饱满,心中突突直跳,一颗小心脏都差点闪出胸腔。

    更让他纠结的是,女孩在抱住自己后,更是拼命地踮着脚,要把那对灼烈如火般地红唇往他的嘴边凑。

    女孩吐气如兰,神情迷醉而专注,香唇里还发出一串少儿不宜的呻唤。

    吴忧长这么大,还真的没有受到异性如此挑衅,这样强烈地拥抱,还要被索吻。

    这节奏,实在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