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中文网

第107章 冷清冷如月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107章

    相貌姣好的妇人,颤巍巍的伸出手,伸向那根让她春心荡漾的擎天柱。

    “好烫。”

    美貌妇人的手刚触碰到那坚硬如铁的擎天柱,仿佛被烫到了似的,猛地缩回手,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怎么会这么烫,简直就跟一根烧红的铁棍一样。”

    中年美妇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看着自己的玉手,刚刚摸了那一下,让她有种错觉,自己的手仿佛要被融化了似的,惊讶之下仔细看了看白嫩柔滑的素手,还好没什么大碍,只是在摸到叶秋那大的吓人的家伙的时候,有些烫的吓人,自己的手并没有什么大碍。

    被烫了一下的中年美妇,并不甘心,长时间的独守空房让她内心中对男人胯下的家伙产生了难以言表的渴望,而且,面前挺着的还是一根自己前所未见的巨无霸,这么大的东西虽然尝不到,但是若是不过足了手瘾的话,无论如何也不会甘心。

    潮乎乎泥泞一片的沼泽地带,也促使着中年美妇下定了决心,就算再被烫上几下,也要把那么大的家伙握在手里,即便是塞不到自己下边那张饥渴难耐的小嘴儿里边去,抓上几下,回家之后也可以自己幻想着摸几下。

    打定了主意,中年美妇一咬牙,冒着被烫伤手的危险,双眼冒着红光,一把就抓了上去。

    “跟烧红的铁棍一样。”中年美妇的手抓到叶秋的巨无霸上,微微哆嗦了两下,强忍着烧灼的感觉,上下撸了两下。

    意外,就在这中年美妇撸了两下之后。

    噗噗噗噗!

    连声的噗噗声响起,一股股浓热的白色液体突然从叶秋的巨无霸上喷薄了出来,中年美妇来不及反应,只看到眼前全都是男人的精华在飞舞,量大的吓人。犹如岩浆一般滚烫的白色精华冲天飞舞,大半都喷落在了中年美妇的头发上,韵味十足的漂亮脸蛋上,虽然烫的吓人,但是那代表雄性的味道,却是在深深的刺激着中年美妇的味觉和神经。

    “好浓烈的味道,有多长时间没有闻到这么招人喜欢,让人心里痒痒的味道了?”

    “很久很久,久的连自己都快要忘记这种气味是有多么的诱人了。”

    中年美妇双眼迷离,自问自答。

    满天喷舞的精华终于告一段落,唯有空气中留下了浓烈的代表男性气息的刺鼻味道。

    若是没结婚的小姑娘闻到这种气味的话,肯定会捂着口鼻紧皱着眉头,但是对于尝过了各种美妙滋味的中年美妇来说,却无疑是天底下最为好闻的气味。

    手中的巨无霸随着精华的释放,慢慢的变软,最后恢复到了正常大小,即便是这样,中年美妇的目光依旧留恋无比的停留在上边,呢喃自语道:“真是个驴货呀,软下去了,比起一般男人的也要大上一号。”

    片刻后,神态迷离的中年美妇终于回过神来,脸上一红,暗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若是叶秋醒过来的话,看到自己用手抓着他的大家伙,会怎么想,怎么看待自己?

    想到后果,中年美妇万般不舍的放开了紧紧握在手中的大家伙。

    刚刚叶秋突然之间的释放,弄的中年美妇脸上头发上,手指上全都是浓浓的白色精华,忍着心里的不舍松开了叶秋的鸟杆子,中年美妇失魂落魄的失神一阵,而后,便鬼使神差的把沾满了精华的手指放入口中吸允了起来,一连串的啧啧声发出,中年美妇脸上充满了陶醉,似乎吃在嘴里的东西,是这辈子吃过的最为没味的佳肴似的。

    “年轻真好,喷出来的精华都带着这么浓烈的味道。”动作姿势撩人无比的吸完手指,中年美妇意犹未尽,用手指不停的刮弄脸上和头发上的精华,一边吃着一边喃喃自语,而后,目光落在了睡在叶秋身旁的白翎身上,目光中闪烁着嫉妒之色。

    女人善妒,一旦自己喜欢的东西落在了别人手里,心里多少会有一些嫉妒升起,而中年美妇现在的心境,便是对白翎有了莫大的嫉妒,甚至是有了些许的恨意,这女娃虽然比自己年轻漂亮,但是自己的身段模样在村里也是有数的呀,除了村长的媳妇之外,村里哪个女人比自己还有味道?

    凭什么自己就要活活的守寡,不能享受到被男人折腾干翻的权利?

    就因为自己是个寡妇么?

    中年美妇虽然是个寡妇,今天做出的事情也出乎意料的出格,但是在村里的名声却不差,是个很守妇道的女人。

    但是,或许是因为下边那块地久旱成灾的原因,居然让她做出了方才那么大胆的事情出来,这一发便不可收拾,下边那块即便是想让男人来犁,平时也恪守妇道的她,从未有过出轨的行为,只是,有句话说的好,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而现在的中年美妇在看到叶秋那壮硕无比的鸟杆子之后,陈年挤压在心里的欲-火,轰的一下便如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越是守本分的女人,一旦狂热起来,比那些平时看起来作风放荡的荡-妇,更加的可怕。

    双腿之间的潮气越来越浓,中年美妇难受的蹭着双腿,看白翎也就越发的不顺眼。

    她多么想叶秋那喜欢死个人的大家伙,钻的不是面前这陌生女孩的鸟窝啊,可是事实就在眼前,两人疲惫的昏睡了过去,很明显是因为俩人在床上做那事儿做的时间太长,疲累了的缘故。

    中年美妇想着想着就仿佛着了魔似的,脑海中出现一幕幕叶秋压在这女孩身上,用那超级大的家伙在她的鸟洞里边钻进钻出的画面,下边那块地更加的潮湿泥泞了起来。

    嫉妒在这一瞬间充斥了中年美妇的心房,思绪纷乱中,不由想到:叶秋这样的半大小子,看来也是刚刚尝到了女人的滋味,必然食髓知味,而他身边的女孩子并不是村里的人,应该不会在叶秋身边逗留太久,自己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却是女人最为黄金有味道的年龄,若是找个由头的话,说不定自己也能够尝到叶秋那大家伙在鸟洞里边钻来钻去的美妙滋味呢。

    眼神中闪烁着疯狂光芒的中年美妇,突然之间便打定了主意,要用自己成熟的身体作为资本,来诱使叶秋就范。

    熟睡中的叶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此时在他身边,正有一个女人味十足的中年美妇,在打他鸟杆子的主意。

    再摸一把,摸一把之后,就回去,下边的鸟洞已经湿的不成样子了,过一下手瘾之后,回去得马上解决一下,要不然的话,晚上自己得受多大的折磨和煎熬啊。

    “真是我的冤家。”中年美妇又爱又恨的看了叶秋一眼,随后便伸手去抓他的鸟杆子。

    “好热。”

    中年美妇的手刚触碰到叶秋的鸟杆子,叶秋突然发出一声梦呓,随后便翻了个身,吓得中年美妇手一哆嗦,心里一紧张,下边的鸟洞中居然哗啦啦的流出来连绵不绝的泉水。

    “呀,该死的小混蛋,居然这时候说梦话。”中年美妇见叶秋只是说梦话而已,一边用手拍着胸口缓解紧张的心绪,一边忍不住嘀咕道,“得赶紧回去了,被这臭小子一吓,居然尿出来了,丢死人了.”

    说话间,中年美妇连忙起身,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叶秋的鸟杆子,终于离开了房间。

    ……

    村外,一座不大的土岗上,一道倩影孤零零站立在上边,风吹起她的长裙,飘飘然风姿迷人。

    北雪婷心情复杂的看了眼高悬天际的明月,时间已经很晚了,白翎为什么还没有来?难带她真的被叶秋说服,肯放下两人之间的恩怨?

    摇了摇头,北雪婷绝美的脸颊上露出一抹苦笑,她和白翎之间的仇怨,根本就不是叶秋所能了解的,而白翎更加不会因为叶秋搀和在内,便把这萦绕在她们两人心头的仇怨彻底抛开。

    那仇恨已经深入到了白翎的骨子里,这一生怕是都无法消除了。

    月光如水,匹练般的洒落而下,被清冷的月光笼罩的北雪婷,宛如一个九天下凡的仙女,若不是脸上眼中那不时流露出来的苦涩,任是谁见到她,都会以为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绝代仙子。

    原本想着避世,以心直口快利嘴张的形象,一辈子就终老在这座不大的村子里了,奈何天意弄人,刻意伪装了自己之后,却还是逃脱不了宿命这张天网。

    “白翎,这一世我欠你的。”北雪婷呢喃而语,目光凄迷。

    月光更加清冷,天色渐晚,就连平时带着一股灼热气息的晚风,都变得清冷了起来,一如北雪婷那突然之间变得清冷僵硬的面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